我以半部《塵緣》評仙俠

仙俠文一直是網文毒點所在:遠到《飄渺之旅》,近到各種披著仙俠的皮寫的東方玄幻,再加上一個令人作嘔的煩人流。所謂仙俠小說,沒有仙氣也就算了,《搬山》這本書就是非常土氣的仙俠。但是此文比起這些個殺人奪寶的所謂仙俠,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塵緣》一文,實煙男極盡野心的表現。如此繁密的布局以及高強度的文筆,《塵緣》的半途而廢其實也是無法苛責的,筆力有盡時,只能唏噓。

喜歡《塵緣》的理由千千萬,不喜歡的卻很統一: 換主。

可換主,卻是全篇最讓人驚艷的片段了。

難道看一個謫仙升仙的故事有意思么? 當然沒有。塵緣暗換、情愫嫁接、奇巧非凡。《塵緣》奇,奇在換主,奇在換緣。所以說《塵緣》一書,實煙男野心最大、布局最重,也是最可惜的一本書了。煙男不滿足于一本中規中矩的主角成長升仙的故事, 他要寫的是一本令人冷汗直流的仙俠,令人壓抑非常的仙俠。



塵間多少事


我的很多朋友對于《塵緣》的女角色的選擇都不甚相同。就我而言,日子一天天過去,我也慢慢從喜歡青衣變成了喜歡張殷殷。

這其中并沒有什么大道理,只是自己談戀愛之后越發覺得青衣這樣的人,這世間是不存在的。舉手投足間都是大道的痕跡,卻沒辦法落下腳來,落到地上。對于青衣這樣的人物,有望重開靈智已經是煙男的仁慈,這樣天地間都不應該存在的妙人,自然是要消失在天地間的。

顧清曾跟小二說,男子當有十蕩十絕的豪邁。然而顧清和小二卻一直被所謂的此生來生、塵緣前緣糾絆,唯有張殷殷才是真正有著一往無前的意氣風發。蘇姀說的好,在她想決出輸贏的時候她就輸了一輩子。

我們這些庸俗男人,最是見不得美人怒發,光是遠遠瞥見就讓人心思神往。

時常有人問我,為什么《塵緣》里的感情那么輕率,那么簡單就托付生死,甚至托付生生世世,無論是因果,還是后世纏緣,都可以瀟灑斬去。

可是有些時候,當你愛上一個人,他的談吐,他的風姿,他的那一刻、那一瞬間被你收入眼中,從此就再也沒法抹去了。這不是你長久生命里想要永久收藏的時刻,而是你想要介入卻沒辦法介入,以至于你倍感遺憾的那一刻。

這種讓你覺得遺憾的心情,讓你想要介入別人生命的心情,會讓你奮不顧身。



豈必消無蹤


我們講《塵緣》,文筆是繞不開的。

若非要給煙男的文筆定性的話,奇詭之外也許就沒有更適合的了。

煙男對于陰冷場面的描寫能力,比暖色調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罪城》里李察在深藍學習那一段時間,寫到李察德初戀,筆觸清新卻不干凈,讓人有種明珠蒙塵的感覺——這更證明了煙男對于后續情節的把握能力——雖然罪城后期讓人想報警。

我們仔細想想塵緣里較大場面的描寫,幾乎都以陰冷為主。無論是煌蛇出世還是東海,或是仙人大戰——這與煙男善于處理詭譎脫不開關系——當然劇情才是主要的。我們或許無法弄清楚煙男的天賦樹是不是點歪了,還是說煙男本身就是個卑鄙猥瑣的人(笑),讓煙男的筆觸如此奇巧。

我曾說,總管的文字,重奇不重正,重側面而不重正面,導致他對于大場面的描述能力弱了不少,這才有了《雪中》一幅眾生相——也只有眾生相,主線收攏落了下風。但有意思的是,總管文筆灑然明快,大抵文由心生,總管一直保持了那一口心頭熱血,才能用側面描寫表達出那種文字的熱切。

煙男同樣重奇不重正,但其文筆正面描寫強悍而穩定,這讓他的冷冽如刃鋒的文筆一直抵在讀者的胸口,讓人冷汗練練,卻也大呼過癮,甚至淚流滿面。


摧葉折枝滌舊穢


煙男是一個天才寫手,寫西幻像西幻,寫仙俠像仙俠,每有奇巧機鋒,都讓人嘆為觀止。前半部《塵緣》,主角紀若塵(小二)背著驚天秘密,活得壓抑非常。這種壓抑并不只是劇情帶來的,更有煙男那詭譎的文筆渲染,令人看得汗如雨下,這可能也是很多人不喜《塵緣》的原因。

小二不像羅格那樣狠辣果決,也不像蘇那樣隨波逐流。小二端架子,又是破落戶,令人備感難受。其實類似金庸所說,張無忌是大家都不喜歡的主角,不像郭靖、楊過。這倒不是我在說紀若塵像張無忌,只是這樣的人物不討喜。網上對《塵緣》的評價也是兩極分化嚴重,更有甚者,我記得在幾年前的塵緣吧,對于小二以及人肉包子情節,口誅筆伐也不見少了。

前半本《塵緣》劇情沖突最為激烈的,當屬洛陽煌蛇出世。煌蛇出世牽扯出了長安與洛陽,道德宗與洛陽,道德宗與各個門派,紀若塵與青衣、張殷殷,紀若塵與吟風與顧清等等各種勢力人物的互相糾葛。劇情沖突盤根錯雜一旦理起來,讓人頭皮發麻,但煙男竟然寫得完整寫的清晰寫的有力,令人嘆服。

洛陽之戰的各路人馬,煙男的分鏡處理也是讓人拍案叫絕。整個劇情流暢又不失詳實,在解決一些沖突的時候又埋下了不少布局,在填好坑的時候還不忘挖坑,煙男的功力可見一斑。兇星入命、濟天下,都是在這時埋下的伏筆,可惜星君這個情節也只是暴力填完,枉費了一番布局。



仰天猶恨雨無鋒

《塵緣》斷更大半年以后,煙男勉強重新構架,完成度于預期值實在相差太多。尚秋水、蘇蘇、含煙、懷素,包括和含煙有所牽連的“師叔”都沒有好的交代。沈伯陽也是個大坑。楊家兩個小女孩也是看似有所布局,最后又棄掉,把他們塞到了虛無身上。洞玄的劇情很莫名,到了劇情收尾的時候實在有些奇怪。姬冰仙倒是有所描寫,卻被煙男的惡趣味把仙氣寫成了媚意,讓人想罵娘。

最可惜的還是紫薇了,鋪墊了大半本,一筆就寫死了令人難以接受。并非不合理,是難以接受。

地級神鐵的相關劇情有些沒頭沒腦。

這些劇情上的不連貫,讓《塵緣》雖然完成了整個故事,卻讓人覺得完成度十分得低,也是這種不完整,才能凸顯出前半本塵緣的可貴與絕妙。

需要注意的是,我說《塵緣》完成度不高,意思是《塵緣》完成了,只是被縮短了。

我們可以看到,煙男雖然在斷更大半年后才重新開始填坑,但是他并沒有忘了大綱,或者說他的劇情收束能力依舊很強。但是我們也能很明顯地感覺到,很多東西煙男完全沒能展開描寫,這導致了《塵緣》全文格局非常小。雖然有黃泉、有九幽、有天庭、有各方勢力的互相糾纏和布局,但是因為一些劇情的不連貫,導致了這些布局變成了故弄玄虛。

故事的劇情脈絡是依附于安史之亂這一歷史事件的,通過“通天塔”這一設定來解釋安史之亂的突然爆發,非常熨帖。其中又嵌入了小二和楊妃的糾葛,給小二的紂王背景設定一些補充,可謂非常人所能。

然而到了后期,不知是才思已竭還是煙男感到累了,安史之亂以及相關的人仙大戰都以暴力填掉了坑,在小二九幽冥炎大成之后就沒有特別多的謀略,只有無敵的九幽冥炎、無敵的小二。



影散酒寒人寥落


我很喜歡小二這個主角,瞻前顧后、戰戰兢兢,也會因為胸中意氣灑然赴死。我喜歡他法寶盡出、戰無不勝,也喜歡他青衫破碎、戰無不勝。

但是《塵緣》的人物塑造事實上是極度失敗的。雖然煙男對于幾本書的主角區分度的把握令人贊嘆,但是架不住小格局帶來的人塑模糊。小二前期塑造的還算不錯,但是中后期,我不知道煙男為了劇情考慮還是什么,直接寫死了小二,然后造出一個不像小二的小二,所謂前生今世都斬斷的小二——結果他還是磕磕絆絆、當斷不斷,一邊自我催眠,一邊又猶豫不決。 等我們都接受了小二還是原來的小二了,煙男又用青衣之口,說小二變了,我只能說: nmb。

以小二為例,我們可以很清晰的看出《塵緣》的人塑失敗,在于過于緊湊的劇情。《塵緣》情節開展快,很早就抖出了“修羅塔”這個設定,但是收束得也很快。這種快速的收束讓劇情有突兀感,甚至割裂感,很大程度上導致了人塑的不合理。

緊湊是《塵緣》所有問題的根源,緊湊的劇情、緊湊的人塑都導致了后期爛尾爛到驚天動地,從一本9分起步的神作跌到8分檔。只能說筆力有盡時,真讓人長恨如斯。



最后援引槍城的評價


影散酒寒人寥落,怎堪驟雨狂風,情天恨地兩蒙蒙。塵間多少事,豈必消無蹤。

摧葉折枝滌舊穢,任他遮擋重重,仰天猶恨雨無鋒。萬絲青釭劍,斬罷落殘紅。


《塵緣》和《亂世銅爐》、《幽冥仙途》并列為網絡仙俠三大里程碑,固然《塵緣》是三大里程碑里面最弱的,但這是因為爛尾實在太過兇殘的緣故,掩蓋不了煙雨江南超拔的才思。

悶棍逆襲,主角易位,是為一奇;仙緣錯系,情絲難定,又為一奇;謫仙重生,雙雄交戰,又為一奇。至于前生牽纏無數,牽出塵世迷局,終于曲終人散,當中可圈可點、可嘆可思之處多矣!

然丘君終乃西幻中人,文墨雖佳,才思雖詭,卻少了幾分先天道韻,缺了幾分渾然之意,以至于布局過于繁密,終成故弄玄虛,草草收尾,真可謂長恨如斯!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