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戰魂第七章 大蛇

  呂布緩步邁出戰陣,亢明玉不由得暗自稱贊一聲。末漢三國時期,說起武將排名第一人的就是這呂布呂奉先。“人中呂布,馬中赤兔。”的贊譽名揚天下。這呂布身量極高,足有丈四開外。雖然如此高大,卻給人予靈活矯健,柔韌和諧的感覺。臉孔英俊的足可以讓大多數男人遮面而走。

  雖然已經不是生人,但雙瞳中閃耀的兩團綠色鬼火,硬是讓亢明玉有一種無所遁形,赤身裸體的冰冷感覺。雖然對方說話甚為柔和,但亢明玉不敢有半點松弛,全身每一分肌肉都繃緊了,蓄勢待發。

  呂布微微一笑,臉上的詭異表情,讓亢明玉十指劍芒暴漲。還未動手,就給人以如此氣勢,果然不愧號稱鬼神的超級武將。

  “我也不瞞你,此次我乃是有事請托。還望小友能幫我們八萬鬼軍的這個忙!”

  亢明玉雖然不知,自己有何等本事能讓這宛若神明般的武將看上,但是這個忙可大可小輕易答應不得。亢明玉又不想惹怒了對方,只好悶聲大發財,吭也不吭一句。

  “我們被那道士的法術困住,根本無法離開這方圓五十里地界。而且隨時都有可能被那怪物吸收,從此不復存在,魂飛魄散。上次我見小友可以容納項羽英魂,而且不受那道士法術影響。我今日便想借助小友身體,附身借體。”

  亢明玉聽了呂布的話,臉色大變。自己身體哪好隨便給人?項羽陰魂不知千百年時間有了什么變化,似乎并無多少神智,絲毫不影響自己的思維運轉。可這呂布就大大不同,不但神思如常,還清醒的很,若是給他占據了身體,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亢明玉正待拒絕,呂布淡淡一笑,說道:“這里八萬鬼軍,自然不能只借用小友一個軀殼。只要你能把那道士手中的一塊黑鐵令牌奪來,我們就可以借那令牌的法力,解除這法術的限制,大家自可以四散而去。”

  亢明玉還沒等想到如何拒絕,呂布已經是呼哨一聲,十余名鬼將悍然現身。亢明玉只覺得鼻尖勁風鼓蕩,呂布方天畫戟已經直逼眉睫。

  本來數十步的距離,只眨眼之間就被縮短成一步,這呂布的武功非但泣鬼驚神,更簡直恐怖的不似人類。亢明玉當此時候,赤焰劍光術橫掃直射,數百道劍芒在身前布下了層層防御。但呂布似乎無意硬拼,步法一轉又已經不知去向。這等神奇奧妙的身法,端的精奇之至。

  亢明玉還沒來得及感嘆鬼神呂布的武藝是何等驚人。左肋就已經被一道鋒銳的戟芒劃破水云道袍。

  好在這剛剛到手的道門法袍,確實有無窮妙用。淡淡的水氣一激,一股柔韌的力道纏卷而出,幫亢明玉化解了七八分的勁氣。只延緩了這么一刻,亢明玉已經反應過來,大喝一聲,周身黑氣繚繞。再度呼喚出戰魂項羽。

  比起赤焰劍光術來,還是碧焰陰雷刀更利于沙場對決。雖然沒有斬妖除邪的威力,但是亢明玉深知,象呂布這等千年鬼將,自己的純陽真火還不足以拿來應付。還是這碧焰陰雷刀更為實在。

  數十團碧焰陰雷光球,從亢明玉身體噴射而出。一旦呼喚出項羽戰魂,亢明玉耳目六感,靈敏了百倍不止。身體反應亦是快速了不少,真氣浩浩流轉,更是猛增八倍以上。

  剛才一擊就能差點敗退亢明玉的呂布,在他召喚戰魂之后,頓時由鬼神一般難以測度的人物,變成了可以抗衡的對手。亢明玉碧焰陰雷刀縱橫狂舞,轉眼間就跟這般鬼將,斗的不亦樂乎。

  雖然亢明玉得戰魂項羽之助,功力猛增。但是這般鬼將,幾乎個個都是沙場老手,武藝精熟。其中鬼神呂布的武功,只怕還在項羽之上。

  方天畫戟每一轉動,戟鋒運行的軌跡詭異無比。讓亢明玉不可捉摸,只能仗碧焰陰雷刀硬拼。

  斗不上十余招,亢明玉已經是傷痕累累。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還有幾個鬼將并沒有全力出手,呂布更是僅僅圍觀而已。今次不但圍攻的鬼將數量更多,而且更有末漢三國時期,天下第一的武將出手。亢明玉能支撐了這么些時候,已經是非常了得。

  猛然間亢明玉覺得背后一涼,似乎有物鉆進了自己的身體,頓時讓他心下大駭。手忙腳亂之下,碧焰陰雷刀揮出破綻更大。天靈,左肋,前胸,甚至腳心,都有一股股涼意沖襲。亢明玉有了吸收陰魂的經驗,立時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亡魂入體可不是等閑視之的小事。亢明玉無奈下,攝神御鬼大法全力展開,力圖鎮壓體內陰魂。

  亢明玉卻不曉得,這門邪術本身便是吸收魂魄化煉的法門。這一運用亢明玉身體周圍憑空的產生的一股吸力,無數陰魂如同潮水一般被卷入其中。

  亢明玉只聽得一聲朗朗長笑,一股和其余陰魂孑然不同,力量強橫無匹的陰冷氣流猛地鉆入了自己丹田。頓時想起,外面還有呂布這個家伙存在。

  眾多鬼將附體之后,亢明玉只得全力運作攝神御鬼大法。這次跟上次吸收項羽大有不同。上次大多是無主陰魂,除了項羽之外,其余的都弱小的多,而且還有大日法王幫他鎮壓。而這次是眾多鬼將強行附體,在他軀殼內東沖西突,不肯有片刻安寧。

  數十股性質大異,冷熱陰陽,剛柔不定的內力真氣,四散經脈之中,讓亢明玉苦不堪言。

  幸虧呂布的陰魂進入之后,就穩居丹田,再不動彈。而他眉心之中,有項羽陰魂潛伏,任何試圖控制亢明玉大腦的鬼將,都被這股強猛霸道的力量給紛紛震回。讓亢明玉終能保持心頭的一片清醒。

  這些陰魂亂撞亂沖,不經意的引動了亢明玉體內的一件東西。

  一道青氣自亢明玉的頂心升起,吞吐不定。不但驅逐了周圍源源不斷的沖向亢明玉的陰魂,更把接引自天地間的浩然元氣,導入亢明玉體內。

  “青鐚!是青鐚!”

  驀然想到自己體內還有這鎮邪飛劍,亢明玉恨不得再給自己的師父東夷子多磕上百八十個響頭。這口青鐚古劍顯然對陰邪之氣有鎮撫的功效。劍氣引動之后,體內的陰魂逐漸平服躁動。給他收容在周身大穴之中。

  又吸收了這么多陰魂,亢明玉已經是臉色鐵青,好似厲鬼一般。而且,攝神御鬼大法能汲取陰魂的記憶,亢明玉短短瞬間,已經知道了百骨道人為什么要修煉斗母玄靈秘咒。

  而且了解了百骨道人所祭煉戰魂的秘密。

  百骨道人修煉得走火入魔,雖然收集山間禽獸骸骨,聚斂成型。但總有些不妥當的地方,為了讓自己元神凝固,再造軀殼。百骨道人便想利用這無數陰魂強行凝聚成一個戰魂,為自己所用。以便在日后的修練中,有個替身,隨時可以把元神轉移到戰魂之上。

  而他第一個收服的強力魂魄,并非人類。而是一條修煉千年的獨角大蛇。那個黑甲戰魂,不過是蛇獸的元神變化而成。

  動物的魂魄,雖然強猛無比,但知識終究不及人類,反噬的可能較小。因此百骨道人說什么也不愿放棄了這次修煉。

  至于那塊鐵牌,正是《魂印書》的本體。若能得到手,亢明玉就可以收服這八萬鬼軍。有這么一股力量在手,當然有莫大好處。

  腦海中各種念頭紛至沓來,此起彼伏,亢明玉猛地狠狠一咬舌頭,鉆心的劇痛讓他立時清醒了過來。

  “好懸!差點被這些陰魂給控制了!”

  亢明玉強提神識,把剛才種種念頭,驅除腦海。八萬鬼軍雖然威力強大,但是他一個道士要來何用?亢明玉自覺,自己既非貪戀權勢的人,也無需用這多鬼軍去作些甚么。

  “難道我還去造反,或者當什么鬼教教主不成?”

  一念及此,亢明玉還真覺得有些怦然心動。

  不過轉念一想,自己剛剛拜得明師,日后勤修苦練,不難有所成就。明月高崗,清風鼓琴,松鶴為伴何等消遙自在。每日里營營茍茍的忙碌,也實在太無趣味。

  青鐚的劍氣雖然護住了亢明玉的身體,但是外面數萬鬼軍卻依舊不肯離去。并非所有陰魂都能保有生前智慧,沒了呂布等強悍的鬼將鎮壓,這些鬼軍只不過是憑借本能行事的厲鬼而已。

  見生人便要撲覓,正是陰魂的天生習性。

  亢明玉身上陽氣奇旺,正如吸引的陰魂的萬丈燈光一般。

  好不容易懾服了體內戰魂,亢明玉剛把神識轉到外界,心里著實嚇的不輕。青鐚沒有主人催發,淡淡的劍氣,已經給眾鬼壓到了不足半尺。亢明玉張眼前看到的就是無數的扭曲臉孔,和不住狂抓的青黑鬼手。

  心情浮動下,青鐚劍光再弱一分,亢明玉已經看到了有個鬼軍,已經抓到了他鼻子不足一寸的地方。心下鎮駭,亢明玉狂催真氣,碧焰陰雷猛地爆發出來,威勢空前的猛烈。

  亢明玉真氣運行,本來已經被壓制的呂布陰魂,猛地暴漲,一股陰氣沿著亢明玉奇經八脈,十二正經沿路之上,把本來潛伏其中的陰魂,一一吸收化納,威勢越來越強。一路破關直上,亢明玉只覺得腦海一涼,自己就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

  本來的項羽陰魂,卻不知如何怎么也呼喚不動。亢明玉眉心一股青綠色的氣團暴起,轉瞬間已經覆蓋周身。一個聲音在他體內哈哈哈哈長笑到:“你仔細記了,現在你體內真氣運行的線路,就是我平生絕學,‘鬼神限’。就是鬼神遇我,也是大限臨頭。”

  一股絕不和亢明玉本來真氣運行線路相同的內力,在他體內急速流轉。亢明玉只覺得自己的身體輕飄飄的,直欲乘風飛去。一股凌厲的氣息籠罩戰場,本來躁亂的鬼軍在這股氣勢的壓迫下,緩緩安定下來。

  “哈哈!哈哈哈!小友,你修煉的功夫還真是龐雜,這門攝神御鬼大法很是古怪啊!”

  亢明玉還沒有理解呂布所說何指,就猛地發現體內的真氣再度發生變化。不受控制的身體,強行運轉攝神御鬼大法。亢明玉驚駭的發現,被呂布操縱的身體,功力竟然一增,再增,攝神御鬼大法威力早已突破極限。

  強猛無匹的吸力,在他身體周圍形成了一股漩渦,八萬鬼軍,鬼聲啾啾,前仆后繼的化成滾滾黑煙被漩渦吸入。

  呂布大喝一聲,亢明玉再次心中狂震。本來沉重的肉身,竟然違背了世間常規,緩緩拔地上升。亢明玉的修為不但沒有真人位,連道人位都沒進過,居然有此異象,這呂布的曠世神功“鬼神限”的威力,也實在太駭人聽聞了。

  “哈哈!哈哈哈!有趣,原本我以為自己終身不能突破‘鬼神限’的‘鬼神之界’。沒想到死后卻能在武功上再有進境,我真是死的好啊!玄德公若非你把我埋在風水絕佳之地,我又怎會有今天!”

  總是亢明玉再怎么愚鈍,也聽得出這鬼神呂布,心中的滿腔怨憤。積累了千年百世仇怨,那是頃盡五湖四海之水,也洗刷不了的。

  “我是三國呂布,老子天下無敵,我看還有哪個小人,敢阻我去路,陰謀算計我!”

  撕天怒號,讓眾多鬼軍也戰栗不安。攝神御鬼大法已經完全失去了控制。亢明玉只能眼見自己緩緩的飄飛半空,濃密的鬼氣形成了通天徹地的黑云。

  如此邪祟的強橫氣息,讓九天之上都受了震動。本來晴空萬里的天際,猛地一暗,雷電交加,大雨毫無預兆的呼啦拉落了下來。

  如此多的陰魂涌入體內,亢明玉只覺得經脈暴漲,全身肌肉骨骼都似乎要被吹爆了一般的難受。偏偏自己想要緩解一下,卻半根手指也動彈不了。

  似乎受了如此強烈的氣息牽引,在西南的古墓方向也是一團黑云升起。筆直的黑氣直插云霄。亢明玉也不知那邊發生了什么事情,自己師父東夷子和道門七大高手,究竟和大日法王,百骨道人斗的怎么樣了?

  似乎為了響應亢明玉這邊的異變,西南方的黑氣愈來愈盛,在云端隱隱下壓。向亢明玉這邊移動過來。當亢明玉看到那碩大無朋的蛇頭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看到了甚么。

  雖然亢明玉從呂布那些鬼將的記憶中知道,百骨道人把千年獨角大蛇煉成戰魂。但是他可沒想到這千年獨角大蛇,居然有這么大。

  通體腰圍最細的地方,也有十丈左右,數人合抱。鱗片足有臉盆大小,自地面直穿入云端,在半空中探下蛇頭,兩眼煌煌,燦爛若星斗。亢明玉粗略估計,這大蛇一口下去,半個城池的人也才夠一飽。若是一日三餐,加上夜宵,不上幾年,就能從大江南北,直吃到塞外草原。

  而且還是人畜不拘,生熟不論,略略挑嘴些,估計海外諸國也就吃到了。

  給大蛇的陰氣一沖,亢明玉猛然覺得自己身體恢復了行動。給周圍千百陰魂一帶,亢明玉真氣一沖,猛地拔升了數十丈高下。

  他卻不知陰魂終究和生人不同,呂布雖然可以借用他的記憶,使出攝神御鬼大法,但終究不能如常人一樣,對身體異常,有所感應。攝神御鬼大法在呂布的催運下突破了本身極限,吸納的數萬陰魂,這么多陰氣入體,頓時沖淡了呂布對亢明玉身體的控制。呂布雖勇,終究不能以一人之力抗衡千萬鬼軍。

  面對如此恐怖的蛇妖,亢明玉想也不想,就要逃命。默默揣摩剛才的真氣運行,亢明玉急提“鬼神限”神功,希望自己能如師父東夷子,那樣御氣排空,腳底摸風。

  亢明玉照葫蘆畫瓢,果然肋下生風,飄飄悠悠,只不過周身陰魂繚繞,黑風陣陣,不象神仙馭云,倒十足似妖怪駕風,未免美中不足。

  亢明玉不動倒還罷了,這一動彈,立刻引起了蛇妖的注意。巨口大張,自云端反身向亢明玉吞來。蛇妖巨口還沒接近,一股腥臭之極,中人欲嘔的氣味就已經讓亢明玉頭暈腦漲,不堪忍受。

  “鬼神限”雖然是呂布平生絕學,但并不能排氣馭空,飛翔天宇。這門神功的主旨,在于提升人類本身體質的極限,突破先天限制。一旦修煉有成,必然行動比常人迅捷百倍,力大無窮,感觀知覺超勝常人。體魄之強韌,當真堪比鬼神。

  只不過亢明玉現在的情況有些特別,他現在能御氣排空,飛升半空,不似道門七大高手,靠的不是真人位的修為,而是靠的八萬鬼軍的邪力,陰氣。因此轉動之際,顯得笨手笨腳,踉蹌僵拙。沒飛出百余丈遠,就給蛇妖追上,大口吞天,咬了下來。

  “媽媽的!這般鬼道士不是自稱法力無邊的么?怎會放了這條大蛇妖怪來追咬老子?”

  生死關頭亢明玉也說不上尊師重道,心里反復把道門七大高手嘀咕個遍。心知此時只有自己努力掙扎,才能保住小命。真氣迫發,無數團碧焰陰雷繞體飛舞。吸收了不少陰魂,正覺得體內鼓脹如球的亢明玉,這一記碧焰陰雷刀威勢遠超從前,達致前所未有的境界。

  八萬鬼軍的陰魂邪力,果然非同小可,亢明玉這一記碧焰陰雷刀威力直追項羽生前。雖然沒有項羽那般,修成七十二道地煞氣,碧焰陰雷刀的威力可以通天徹地。但全力鼓勁下逼出的碧焰陰雷少說也有四五十團,形成的碧焰刀氣,空前暴漲。夾雜著亢明玉狗急跳墻,老鼠噬貓的悲憤之氣,一刀斬向蛇妖的頂門。

  面對亢明玉的瀕死反擊,通天大蛇巨口一張,噴出一道黑氣,準確之極的擊中亢明玉的碧焰刀氣。兩股力量一撞之下,頓時炸開千團碧焰,萬片黑云。威力所及數十里的天空之內,都轟轟雷響。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