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尸客棧第二百七十七章 吸血

  黑暗中沒有歲月,不知道過了多久,魏寧開始感覺到頭昏眼花,幾乎站不起來了,小青倒是沒事人一樣,咯咯笑著,而那個蠱女,幾乎被小青吃光了,僅僅剩下一點骨頭。

  小青的腳步聲響起,魏寧心中不由得一緊,警覺地道:“你要干什么?”

  “嘿嘿。”小青嬌笑道,“我常常聽人家說血尸如何如何厲害,不死不滅,怎么到了你這里卻成了這番模樣了,你恐怕將成為這個世界上第一個被餓死的血尸,嘿嘿,真好玩。”

  “這和你無關。”魏寧冷冷地道。

  “怎么無關?”小青掩口笑道,“你餓死了,我不就可以‘慢慢地’吃了你么,上次把我的牙都崩掉了,你啊,看來還真得細嚼慢咽,才啃得動。”

  小青故意將‘慢慢地’三字拉長加重,顯然是故意氣魏寧的。

  魏寧心中一沉:看來她還真的在打自己的注意。

  魏寧冷冷地道:“我就算死了,你吃了我也活不了多久的,反正你遲早也得餓死。”

  小青笑道:“晚死總比早死的好,再說了,說不定過幾天姐姐就會來救我了呢。”

  兩人不言,隔了不久,忽然小青暴起,將一張定身符貼在了魏寧的身后,魏寧由于饑餓過度,失去了往日的靈敏,居然被小青偷襲得手。

  魏寧驚聲道:“你要干什么?”

  小青呵呵笑道:“看來你真的是餓傻了,連自己的符咒被人偷了都不知道,哈哈。”

  魏寧往懷里一摸,果然發現符咒少了不少。

  “自然是吃了你。我還真想嘗嘗這血尸的滋味,我還真沒有嘗過呢。”

  小青妖冶地笑著,逼進魏寧。

  魏寧不能動彈,小青一把摟住魏寧,用手在魏寧的脖子上一劃,笑道:

  “你說從這里下口會不會咬斷你的脖子?”

  魏寧覺得小青這一抹,讓自己頭皮有些發毛,但是依然硬氣,只是哼了一聲,不想理會這個妖女,不由得對自己一念之仁留這妖女一命心中追悔莫及。

  忽然小青用指甲一劃,魏寧只覺得有鮮血汩汩地冒出,可是憑感覺,似乎不是自己的。

  小青將手往魏寧的嘴唇邊一送,魏寧只覺得一股冒著熱氣、微咸的液體如一道清泉一般涌入自己的喉間,然后通過食道,到達胃里,頓時全身的毛細孔都猶如張開了一般,這股鮮血來得恰到時候。

  小青抱著魏寧,依然再笑:“知道你是大男人,要面子,是不和我們這樣的女人一般見識的,喏,給你喝點血總成吧,這個不算違背魏大俠您的做人原則吧。”

  魏寧不答話,抱著小青的手臂,貪婪地喝著,小青用手摸著魏寧的頭,笑道:“少喝點,少喝點,我現在也是氣血不足,你再喝我可就要死了,今天就到這里了,明天再說。”說完便要將手抽回來。

  可是魏寧似乎根本沒有聽到小青的聲音一般,緊緊地抱住小青的手臂,小青這才感覺到,魏寧全身的溫度在不停地上升。可惜她現在看不清魏寧的相貌,現在魏寧全身赤紅,甚至連皮膚和臉色都變得如燒紅了的烙鐵一般,兩只手若兩道鐵鉗一般,狠狠地抓住小青的身體,小青渾身若掉入火爐一般,大汗淋漓。

  “放開我。”小青嚇得魂飛魄散,死命地掙扎,可是魏寧似乎失去了理智一般,從小青的傷口處不停地吮吸著鮮血,小青此時明顯地感覺到全身的血液在流逝,身體里面一陣說不出來的陰寒,但是身體外面皮膚卻如同跌入火爐一般,這種冰火兩重天的感受,讓她仿佛置身于九幽地獄一般,痛苦莫名。

  小青忽然想起了魏寧的真實身份:血尸。

  血尸,何為血尸,嗜血為尸啊。

  魏寧缺的不是食物,而是鮮血啊。

  魏寧原本已經瀕臨絕境了,自己卻自尋死路一般將手臂送過去,任憑他吸血,這樣不是以肉飼虎,自取滅亡嗎?

  魏寧的體溫越來越高,小青開始感覺到自己皮膚開始出現血泡,然后再是大面積的燒傷,小青想掙扎著站起來,可是魏寧怎么可能放手,貪婪地從小青身上吸取著新鮮的血液,似乎要將小青榨干一般。

  頭昏,四肢乏力,腦海中亂象紛飛,小青此時再也無力掙扎,開始感覺到生命一點一點的從體內流失。

  “我要死了嗎?”小青心中不斷地問著,看著眼前因為全身發紅而能看清面貌的男人,他正在貪婪地吮吸著自己的血,小青忽然放棄了掙扎,臉色蒼白地一笑。

  “魏寧哥哥,其實我根本沒有想過吃你的。”

  “你想喝,那就喝吧,只要你能夠活下去。”小青不知道為什么,心中會冒起這個念頭,忽然之間,想起自己和魏寧第一次相遇時候,魏寧坐在自己的單車上,當時不知道為啥,總覺得這個男人的肩膀特寬闊,定然能毫不費力地將自己一把抱起。

  而就在他在與玉胎搏斗的時候,他的確抱起了自己,當時自己多么想他一直這么被他抱著。

  “魏寧,你這個沒趣的臭男人,我不跟你玩了。”小青忽然嘴里默默道,只覺得眼皮越來越重,自己也越來越累,好想睡覺啊。

  小青慢慢閉上了眼睛。

  其實,若是能做這個沒趣男人的媳婦,也是不錯的……

  “嗷嗚!”忽然這個無底的深淵中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音,魏寧站了起來,雙目一紅一金,宛如黑暗中的兩顆閃閃發亮的星星。

  “出來了,出來了,他終于找到了他的生存法則,他終于找到了。”遠在萬里之外的一名老者,似乎也感應到了一般,心情激蕩。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