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劍歌卷一 第18回 脈亂經奇 恐負眾意盛

  林紅楓怔了一下,又看林劍瀾面色凝重,語氣誠懇,倒不好說些什么,只好嘆了一口氣,道:“我是看在成大夫的面上,你起來吧,我受此一拜,以后不用再來了。”林劍瀾直起身來,又沖著林紅楓施了一禮道:“那我去了。”方和成大夫離開匡義堂。

  教授幫主的義子武功也算是一件大事,因此方堂主等人早早來到此地,吩咐任何人今日不得進入演武場,三人則在觀武亭中等候,日上三竿,方見到成大夫帶著林劍瀾急急而來,俱都迎上前去,道:“可算來了。”成大夫便把林劍瀾拜謝林紅楓一事略微提了一下,秦天雄喜道:“這原本是應該的,咱們的小公子雖是鄉野少年,可是也明理懂事。”幾人回到亭中坐下,成大夫道:“幾位不必著急,據我看來,可由我先給瀾兒看看經脈,挑一路適合的內功心法;至于拳腳功夫,一些基本的還是要學的,根基打好,以后喜歡什么兵刃再練便容易許多,各位看怎么樣?”

  方堂主點點頭道:“如此甚好,成大夫可把脈勘查一下再作打算。”成大夫點點頭,將林劍瀾手腕放置石桌之上,緩緩伸出二指,輕輕搭在林劍瀾手腕之上,片刻臉上神色已幾經變幻,時而神色凝重,時而搖頭不已,時而面現驚奇。旁邊的秦天雄等人看他臉色變來變去,卻只是沉默不語,煞是著急,正待相問,卻聽成大夫嘆了一聲,問道:“瀾兒,成爺爺問你一件事情,你要誠實做答,可有人教過你氣息在身體里游走的招術嗎?”林劍瀾“咦”了一聲,面現驚異之色,道:“這問題青叔以前問過我的!”

  林劍瀾道:“我記得很真切,還是青叔決定教我讀書和練功以后,過了一段日子,青叔為我把脈,我還以為我生病了,誰知青叔只是問了我這句話。”成大夫道:“那你如何答對?”林劍瀾想了一想,大大吸了一口氣,又呼出來道:“我當時就是這樣,問青叔是不是這就是吐息之法,青叔搖了搖頭。”林劍瀾瞬即笑了一下道:“我當時太小,完全不懂,后來才慢慢知道,這有些類似于古代方士的吐納龜息之法,那日在院中見青叔救姑姑,飛身而上劍氣縱橫,才曉得原來內功練好了竟有這般威力。”

  方堂主心中驚道:“那日幫主明為救我,實則是救曹夫人,這孩子竟然能看出來,看來天賦非同一般,不知成大夫把脈看出了什么,對他如此相問?”便道:“成大夫,如何了?”

  成大夫將手指撤回籠在袖中,神色凝重道:“不瞞各位說,小公子路中曾經發熱,我給他把過脈,卻發現他周身自有一股微弱脈息流動全身,雖微弱卻綿綿不絕,仿佛生而有之,不似后天教授。那日瀾兒病重,脈象紊亂,所以我想也許是判斷錯了,而今日看來,瀾兒脈象明顯,我更加肯定的確有一股內息在他體內流動。我初還以為是幫主已然傳過他內功心法,現在看來,幫主必定是因為發現了你這股脈息才與你同處三年而未傳授你絲毫武功,恐怕他也是怕擅傳內功會破壞這股內息吧。”

  秦天雄急道:“那小公子的內功卻應該如何修煉?”

  成大夫搖頭道:“這件事難就難在這里,這股內息像是瀾兒與生俱來的,發自天然,對你以后定有很大的裨益。然而若現在修煉別家內功,又恐使你體內的內息流于龐雜,又或可能會有沖突,輕則兩者抵消最后變為內功全無之人,重者,則會導致經脈紊亂,甚至危及性命!”

  聽成大夫說的玄之又玄,林劍瀾心中納悶道:“怪不得那日青叔為我診脈后就再也沒提過教授武功的事情,唉,我爹爹媽媽早已亡故,外婆哪怕快行幾步都會氣喘連連,青叔還是我遇到的第一個武林中人,哪有人教授過我什么內功心法?成爺爺說我的內息‘生而有之’,難道我在娘胎里就會練功嗎?也許是我自己經脈并不適合練武,他們只是怕我難過,好言遮蓋罷了。”

  張護法神色黯然道:“那豈不是白高興一場,不能修習內功,即使學了武功路數和招式,可也只是花拳繡腿。”

  林劍瀾見眾人面露難過之色,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況且……殷殷妹妹天賦出眾,見識不凡,我看以后必有一番作為,我生來不喜與人攀比,姑姑既然許諾不傷我,我還何必讓成爺爺和各位叔叔為我操心,又要讓大家失望。”

  成大夫道:“事情也不是全無轉機,況且學武之事,只論領悟早晚,而不論耗時多少。小公子怎可輕言‘放棄’?只要找出你體內內息的路子,便可修煉同類的內功,只是我要慢慢摸索,早晚定會有個解決之道。現下你可以先練些身法兵器,也能暫且防身。”

  秦天雄道:“如此要多多麻煩成大夫了。”轉向林劍瀾道:“你成爺爺江湖人稱‘生死神算子’,醫術出神入化,他說一個人能活那便能活,他說一個人今日要死了,那人肯定挨不過第二天,若他說你的內功還有希望,那你有朝一日必定有法修習。”說罷又哈哈大笑道:“若是成大夫的話都信不過,那江湖中可就沒誰信得過嘍!”

  由于林劍瀾的經脈出了這等始料不及的狀況,這幾個人雖說個個憂心忡忡,可也被秦天雄說的面露微笑,均覺也還不是全然無望。張護法反倒安慰林劍瀾道:“你先學些基本的功架,幫主那水榭中甚是安靜,我可給你找些拳譜來看。”又頓了頓道:“你可不要把習學武功想的太輕松,刀劍易傷,拳腳無眼,別看人前威風八面,人后卻要吃的苦中苦,就是你義父,你成爺爺看著他長大,小時候那也是十二分的苦練加上天資聰穎,才有今日的成就。”

  林劍瀾見眾人俱都一片熱忱,對自己滿含期望,點了點頭道:“瀾兒曉得。”

  成大夫捻須道:“今日之事,萬不可叫其他人知道,尤其是曹夫人……”其他人紛紛道:“這個自然曉得。”方錚則正色道:“便是幫中的兄弟,恐怕也要瞞上一些時日。”成大夫點頭道:“小公子不便和幫眾們一起習武,秦護法,你的拳法中規中矩,功架甚是扎實,恐怕要勞煩你教授他了。”秦護法拱手道:“那我就當仁不讓了!”說罷信心滿滿道:“不消多時,便讓你們看看我的成果!”

  成大夫笑道:“那就說定了。幫中事務太多,今早好像滄浪幫又來了人,幫主夫人去世之后一直沒有怎樣聯絡,到底要不要借著以前的情分繼續扶植那一脈的勢力?這些俱都要商討,曹夫人一人恐怕料理不來,你們且先回去吧。我帶著瀾兒四處走走,認識認識路。”

  方堂主三人拱了拱手便離開,林劍瀾跟在成大夫身后,見他身形緩慢,走走停停,心道:“成爺爺必定有話要單獨和我說,不知何事,要避開其他三人。”剛想到這里,卻聽成大夫緩聲道:“瀾兒,你自小并非江湖中人,所以人心險惡你也無從察覺,對人往往有輕信之心,以后應該改了。夫人一直沒有忘卻向幫主報仇,你又是幫主的義子,她以后必定會常常為難于你,你不可不妨。”

  林劍瀾“哦”了一聲,成大夫繼續說道:“幫主認了你做干兒子,且不管他是不是不想讓匡義幫落入外人手中才對你有所托,我們只說你當日既然認了幫主這個義父,就要承擔起作兒子的責任來。大丈夫在世言必行行必果,你雖是幫主的救命恩人,可是我們幫主待你也不薄,你拿什么報答你義父?”

  林劍瀾心中一震,暗道:“是啊,我只考慮青叔不愿意我卷入這江湖恩怨,可是我便什么都不做了,只看著青叔和姑姑繼續恨來恨去嗎?”

  成大夫又道:“我們關上門說話,自從曹公子遭難,夫人心性大變,眾兄弟都擔心夫人以后做出什么危及龍門幫的事情來,辜負了林家前輩辛辛苦苦創下的基業。唉,本來我不想說得這么明了,不過紅楓遭遇也實在可憐,……自己好自為之吧。”

  林劍瀾連聲答應,心中卻道:“成爺爺有些話說的還有道理,可是提到姑姑他卻總是把事情想的太過嚴重。”又暗道:“是了,我看那日青叔提到,好多人受了姑姑丈夫的恩,可是唯獨沒有說成爺爺,想必成爺爺不曾欠姑姑什么,他雖看著青叔兄妹從小長大,可是青叔是男孩兒,他當然喜歡青叔勝過姑姑了,所以說什么都向著青叔。”心下了然,雖然他對成大夫的話并不全然贊同,可是不免對成大夫又多了幾分親近之意。

  二人不覺又走回匡義堂,卻聽見二樓之上隱隱約約傳來爭論之聲,林劍瀾見成大夫皺眉仰視,便道:“幫中事務很多嗎?姑姑一回來便要開始忙碌,我還以為只是大家一起練練武,打打架。”成大夫仍仰頭觀望,呵呵笑道:“有的小門派或許如此,匡義幫規模浩大,二十四個分堂遍及各地,每隔一段時日便要送來分堂的報告,況且我們既為武林第一大幫,江湖紛爭還要出面幫忙調停,有無數的事情要處理。你別看秦護法他們對你如此親善,他們在江湖中可都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

  林劍瀾道:“我知道成爺爺是幫中的元老,您也去忙吧,我自己認得回去的路。”成大夫道:“也好,看紅楓做事我總是不放心,唉,也許我是老了,你先回去吧。”說罷急急進了大堂。

  林劍瀾站在門口,又對這匡義堂仰視了一會兒,方慢慢向回走去,此時艷陽高照,透著小徑旁邊的樹隙撒下光來,明暗交替,若這里不是匡義幫的總堂所在,四周景色倒也賞心悅目,只是防范嚴密四處均有暗卡機關,一想到這些林劍瀾便再無心欣賞,一路之上暗暗忖道:“幫派越大,反而越難打理,維持江湖第一大幫,便要提防其他派別,少不得明爭暗斗。分堂遍及各地,總堂又如一座小城郭一般,必定也是官府中的眼中釘肉中刺。饒是像青叔的兄弟們上下一心,各種事情也要費不少力氣,更何況習武恐怕也像讀書一樣,不進則退,秦叔叔他們除了商討事務,還要教授幫眾,又要自己修習,真是苦的很。”

  一路思來,抬眼一看,已經到了水榭所在,曹忠早已迎了上來道:“小公子這么快便回來了?成大夫他們都是幫中頂尖高手,想必已經學有所得了?”林劍瀾知他得了林紅楓的授意,有打探之意,也不回答,只微微一笑,便步入屋中,只留下他們二人面面相覷。

  時辰尚早,雖然林劍瀾并無爭斗之心,但是聽聞自己不能修習內功,畢竟還是有些心灰意冷,在床上悶悶躺了一會兒,頗覺無趣,又跳下床來,走到書架旁,細細翻閱。卻見架上所放書籍種類頗雜,倒不像他想象的那樣俱都是什么武學秘笈,突又覺得自己的想法愚不可及,暗笑道:“真要是這樣隨隨便便放著,那也不是什么‘秘笈’了。”找了一會兒,才找到幾本,仔細一看,卻是隨處可見的拳法、劍法,便隨意抽了一本《羅漢拳法》來看。

  少林十三棍僧救唐王這一故事,林劍瀾從小便聽村中的老人說過,少林寺門前還樹著御賜的金牌,他雖未親見,但是少林武功卻因此在民間廣為流傳,村里應征的兵丁或給有錢人家看家護院的壯士俱都打得一手好羅漢拳,他也和伙伴們去偷看過鎮上的武師授徒,最開始也是一路羅漢拳教過去。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