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第九十六章 一起貶落

  天色近晚,大地蒙上了一層夜色,深藍天空顯得靜謐非常。

  “道友,看來今日不宜前行了。”楊玄望著遠處一些船,取出個折扇悠悠的說著。

  “嗯,我且看看這小鎮上哪里有道觀,好借宿一宿,同為道門一脈,應該不會拒絕這個!”王存業略微思量,就出言說著。

  “嗯,那就這樣。”楊玄仰著看天,不知何時,又陰了天。

  王存業就去詢問,走了幾步,就見前面一個拉車的車夫,陷在泥坑里,臉上憋的通紅,吭哧吭哧拉不上來,王存業見了,上前去只是用手推了一把,轱轆一下,車輪滾動著,就上了地面。

  車夫吐了口氣,正要道謝,轉身一看,卻見是一位道士,頓時有些惶恐。

  “小人多謝道長幫忙!”車夫連忙道謝。

  “無妨,我且問你,這附近哪個道觀離著最近?”王存業擺了擺手,問著。

  車夫尋思了一下:“直直向前五里,就有一家道觀,里面的觀主是個老道士了,頭發都白了,在此主持道觀有三十年,已有九十多高壽了,道長要尋道觀的話,可以去看看。”

  “多謝!”王存業謝過,轉身而去。

  “前面五里就有一座道觀,我們可以去看看,借宿一宿。”

  “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啟程。”

  兩人都是人仙顛峰,在世俗中同于武道先天宗師,在這個階段,雖不及武道宗師日行五百里夜行三百里,但一夜百里只是等閑,這點腳程根本算不上路程。

  一炷香時間,就到了小道觀前,雖說是小道觀,但前面有段青石板路,門前柳樹搖曳,甚是秀美。

  道觀內還隱隱看見桃樹,不過此時當然都結了桃子了。

  “咚咚!”王存業上前敲了敲,片刻里面出來一位道童,打開了,見得是二個道士,頓時稽首:“兩位道長可有何事?”

  “我自云荒海域而來,此時夜了,卻是想借宿一宿。”王存業略回個禮,說著。

  “請進,我向觀主稟告一聲。”道童就連忙進去了。

  兩人進了門,見著前面就是正殿,正殿前卻是寬闊的香火鼎,左右是兩排廂房,窗戶上都糊著窗紙,聞得些人語聲。

  再一看,墻根上還種著一叢叢梅花,灰蒙蒙一片都是齊人的梅樹,不過這時當然不可能有清芬寒冽的梅香,這環境還真的雅致。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過來,就見得一個老道帶著一個年輕道人進來。

  這老道須發皆白,顯是高壽,但腿腳靈便,眼眸中神光湛湛,讓人不能相信是一位超過九十高道。

  這時隔了些距離,楊玄見了,似笑非笑,嘆口氣:“你我要是不能登得仙位成就鬼仙,被貶落下來,年老后怕是和這位道兄一樣!”

  聽了這話,王存業低聲說著:“嗯,我觀這位老道內息蘊然,絲絲法力凝聚,卻是凝元奠基,卻始終沒有堪破生死,轉成鬼仙,可嘆……這人后面的徒弟,也有運元開脈,按照年紀算的不錯了。”

  正說著,老道就帶著弟子進來,兩人停止不說話,一起稽首:“楊玄(王存業)見過觀主。”

  三人境界一樣,但是老道年紀大了,自然是二人先行禮。

  老道目光一掃,就心中暗凜,就說著:“請入內,二位從何而來?”

  楊玄緩步上前,說著:“實不相瞞,我們自云荒海域而來,卻是受著任務,要尋本地道宮,卻是要問一問,這道宮怎么走。”

  老道也是過來人,一聽就知是考核的道人,嘆口氣:“先進來休息用膳,明日我將行路路線寫出來,給予你們。”

  “就多謝道友了。”楊玄和王存業對視一眼,說著。

  說了這番話,引著入殿禮敬之,只見老道吩咐幾聲,立刻就有五六個道童人來人往,在西院弄出一間雅室來,清掃著,擦著家具。

  院中又燒著水煮著茶,沒幾分鐘,滿院的茶香撲鼻。

  “兩位請喝茶!”老道笑著:“這水可是收集的露水,存在了里間。”

  說著,這時道童已用條盤端著茶盅上來了,茶水碧色琥珀,滿室里蕩漾著茶香。

  王存業是閱讀著經書知道情況,而楊玄是家世,都清楚茶水的話,以朝陽初露水為最上,雪水次之,雨水又次之。

  當然泉水不在此列,又有講究,不過適宜煮茶的泉水不多,很少有人能有茶泉。

  這道人用露水上茶,顯見是用心了。

  王存業屏息細品,果茶香空谷之蘭清冽沁人,贊著:“好茶!”

  喝了茶,晚膳就端上來了,三菜一湯,二人都不再客氣,用了起來,片刻用完后,再說些話,老道就說著:“帶兩位道長去廂房休息。”

  “是,觀主!”兩個道童各自引了過去,只見靜室清雅,已鋪了床,王存業就說著“你們退下吧!”

  說著上了床,開始打坐,見此,這個道童躡手躡足退出了房間。

  連云島·大殿

  三三兩兩的道人站立著,殿主安坐其上,具體的商議出來了。

  “凌霄子!”

  “弟子在,殿主有什么吩咐?”一個女冠出來應著話,這女容華清麗,慧根入骨,行著一禮,說著。

  “雖決意貶落,但具體還要你去查看,不必直接和他們糾纏,去各長老處,把這些鬧事弟子一一記下,回來將名單上報與我。”

  “謹遵法旨!”凌霄子應聲轉身而去。

  大殿中只留下殿主和一位長老。

  “殿主,真要全部貶回凡間么?”這時空曠大殿中沒有別人,這個長老遲疑了片刻,又問著。

  “嗯。”良久,殿主才應了一聲。

  此時凌霄子行到大殿外,身形一縱而起,化作一道流光,下面山川河流飛快掠去,片刻后就落在了西山居小峰處一個洞府。

  只見金霞一閃不見,洞府就開了,當日領著王存業這一隊的老道就出來了。

  老道雖鬼仙成就,修行不曾松懈,但卻始終沒有突破地仙,看這樣子就只得名錄鬼仙,沿著神道而進了,而這位可是得了“元妃”的封號的地仙!

  女弟子進位鬼仙,得“夫人”封號,進位地仙得“元妃”封號,進位神仙得“真妃”封號,進位天仙得“元君”封號。

  當下這老道就立刻出來迎接,稽首行禮了。

  凌霄子就把話說了,這老道就帶著怒容說著:“藏經閣內含萬千妙法,本是扎實根基的大好機緣,不想這些人如此乖僻邪謬,我這就去看看,要是不在就立刻登記稟告上來……您請稍等。”

  這凌霄子聽了,就靜坐著,等候著。

  話說這老道雖不能凌空而飛,但是是長老,卻有法器,當下金霞一閃,道衣加持,化成一道光氣下去。

  見得一處藏經閣,見得這處藏經閣已空曠無人,不由冷冷一笑,權記錄在案,又化光而起,去了下一處。

  這樣飛遁記錄,一一查看,十一個地點個個而去,卻見得藏經閣這一處,連一個弟子都不在,頓時臉色陰沉。

  別的職責的弟子,大多都安分守己,就是有幾個出格,也還可原諒,唯藏經閣弟子個個都不自愛!

  雖早就放棄這批人,但還是顏面無光,這老道帶著怒容回去,稟告著,又說著:“這些弟子,真不堪造就,還請建議殿主重重責罰,不但這次貶落,下次也不許參與才是!”

  聽了這話,凌霄子淡淡說著:“這事還得殿主決定。”

  說著,身子一晃,化光遁去,又趕去別的長老處詢問著缺勤私出的名單,有著飛行遁光,這事辦的異常快速,只是半個時辰,就重新回到大殿。

  凌霄子行了進去,到得殿中,躬身說著:“啟稟殿主,不在職責的弟子名單,都在此處!”

  凌霄子說著,把一份名單交了上去。

  殿主把名單接過,展開一看,看著一行,眼神就是一凝,問著:“這藏經閣所派十一人,全部去鬧事了?”

  凌霄子略遲疑,說著:“這個不知,但長老巡查,十一人都不在藏書閣內!”

  殿主大袖一揮,冷哼一聲:“這樣弟子,皆不可教化,全部貶落,以懲前毖后,以敬效尤!”

  凌霄子聞言,應聲說著:“謹遵法旨!”

  這話一落,遠遠千里,一處靜室。

  王存業正吐吶著,將絲絲靈氣吸取,一點一滴存在了靈池之中,就在這時,龜殼突“嗡”的一聲,一聲震響,將他自入定中醒了過來。

  王存業猛的驚醒,感覺到了心血來潮,起身踱步,越感到有種不祥的感覺,再走了幾步,終于忍耐不住,黑光一閃,龜殼出現在手中,熟悉的以指代劍,“哧”一聲劃破自己手臂,將大片鮮血,均勻涂抹在龜甲上,再默念要觀的事。

  龜甲沾染著鮮血,發出“嗡嗡”聲,將鮮血都吸了進去,片刻后黑白之氣就浮現了出來。

  王存業盯了上去,只見一顆大星有一道強光升起,劃過天際,射向自己的星點,自己的星點已晦暗不明,顯得慘淡無光,有著搖搖欲墜之勢,這可不是當日預測,是現在的情況,頓時大驚。

  這……又是何事?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