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第三十八章 因果

  夜中空中一聲雷響,遠方傳來低聲嘶吼,只見一處黑云密布,黑氣自地而起,向著道觀而來。

  不過這股黑氣還是遠遠避開著一些城隍水伯的廟宇。

  這是天庭威嚴籠罩天地的世界,人道大興千年,妖族雖還有余脈不服相爭,遠遠不能同人道抗衡。

  城隍是人皇冊封,但歸根到底還是代表了天庭威嚴,自是不敢相爭。

  到了大衍觀,落下一個黑影,七竅之中透出絲絲綠光,只手一招,頓時面前浮現出兩個鬼將。

  這個黑影對觀上絲絲紅光有些驚訝,對兩個鬼將說著:“這道士有幾分門道,但卻敢扶著這白素素重登神位,這就獲罪于屏山灣,你們先去看下情況。”

  這兩鬼將聽了,頓時合身一撲,化作一股黑煙,朝殿中去了,這時夜漆黑,云遮月,黑煙自地面上升騰而起,漸漸滲入,顯得異常詭異。

  修煉了一個時辰,用過晚點,就在大殿里休息的王存業,神魂突覺有些異常,心臟一跳,氣血翻涌,卻立刻驚醒。

  王存業翻起身,不由瞇起眼睛,看了一眼神像中還在結繭的白素素,自言自語:“還是來了么?”

  在前世地球時,神魂就非同常人,往往有人起意加身就能有所察覺,只是不知道具體的事。

  就在這時黑云隱去,月光照耀而下,王存業心里一跳,寒毛炸起,只是早有準備,嘴角微微開合,念動符咒,光華一閃,兩個天兵降下。

  同時,兩個鬼將撲了上來,神色猙獰,陰氣沖頂而起。

  王存業冷笑一聲:“來的正好!”

  兩手一指,頓時兩個天兵就朝著鬼將撲了上去,互相廝殺了開來,王存業不加理會,出了殿,站在了臺階上。

  取出了法劍,借著天上月華,伸手一抹,頓時法劍上月華流轉,又是一暗,帶上一層透明水晶一樣的符號,王存業將手中法劍舉起,劍尖對著屋子,手指一掠,頓時一道彎月光華帶著朝一處樹下暗處刺去。

  只聽“啊”一聲大叫,叫聲中充滿了慌亂,還夾雜著絲絲驚恐,緊接著就是一聲“噗”的響聲,一個黑影顯露出了痕跡來。

  王存業目光微微一閃,大步踏上,右手持劍一指:對著說著:“大膽,敢在大衍觀上動土!”

  說完話音落下,王存業劍光一閃,就朝這黑影身上斬去。

  這一下子要是斬實了,別說這黑影,就是天兵小神,也要斷成兩截,身死魂消。

  這黑影頓時大驚,不知在哪里抽出一根手杖,伸手一擋,阻住這一下,只聽“噗”一聲,這黑影連連后退。

  王存業一看,這手杖以頭骨為杖頭,脊柱做杖身,上面充滿了鬼冥之氣,眼睛不由一瞇,又是一劍。

  經過了河伯法會的戰斗,奕劍術已經接近大成,這一劍在半空中劃出一道月華,在空中依循一條難以描述的曲線襲來,雖是凡間劍術,卻有一種按照天地至理的感覺,這個黑影頓時亡魂大冒,向后急退,又壓下恐懼,橫身一擋。

  只聽“噗”的一聲,劍光斬下,這杖上的骷髏骨炸成碎片,王存業大袖一揮,碎片掃到別處,又是劍光一閃,只聽一聲慘叫,這黑影身上就貫穿而入,這黑影長聲嘶叫,顯出了形態,卻是一只蝦將。

  王存業知道這種蝦將生命悠長,生命力頑強,斷臂再生不過是幾天功夫,要是放在人族身上怎么可能,當下徐徐抽出了劍,王存業淡漠說著:“你可以說話了,說,誰指使你來?”

  “滴滴”抽出來時,一滴滴水滴的聲音響起,這是血落到地面的聲音。

  蝦將傷口血肉掙扎著要恢復,但是傷口處,不時閃現出一道符文光華,原本剛剛恢復的傷口又是擴大,見此,這蝦將索性不再修復身子,定定的看著王存業。

  王存業見他頑強,不由冷笑:“你當我讓你神魂飛散是笑話不成,還是覺得我沒這能力?”

  頓了一頓,又看向殿內,見得里面神相依舊,而二個天兵已經將鬼將擒殺,頓時致謝遣散,見得了離去,才伸出手來。

  頓時一個龜殼飛出,落在王存業手上,又化作一道黑光,在他手掌之上盤旋不休,絲絲難以描述氣息彌漫出來。

  這蝦將見了此物,頓時掙扎起來,嘶聲說著:“你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掌得這種冥土重器!”

  這物它認不得,但是氣息卻知道,這必屬冥土重器!

  王存業冷哼一聲,說著:“現在是我問你!”

  蝦將聽了,突的哈哈而笑:“告訴你,你會放了我?”

  王存業聽了,面無表情:“這樣說,你是不說了?”

  “只是將心比心,你是我,你區區道士,掌這冥土重器,又會怎么樣?”血不停落在地面,這蝦將慘笑的說著。

  王存業點了點頭,起身抓著這偌大身子在地面上拖拽,發出沙沙的聲音:“是了,將心比心,你有你的理由。”

  到了殿內,將蝦將扔上地上,單手持劍,劍身頓時生輝,“噗”一聲,蝦將又被法劍釘在地上動彈不得,這已經是致命傷了。

  王存業退后數步,森凜說著:“你現在實說,我會給你個痛快,留你魂魄讓你回歸冥土,要是不肯……!”

  話到此而止,并沒有說出來,但是意思已經明顯。

  眼見著龜殼上絲絲氣息垂下,這氣息看似不強,但蝦將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對此沒有絲毫反抗力量,朦朧中,這小小一片龜殼,深淵大海一樣,形成旋渦。

  這蝦將頓時慘笑起來,初聲音不大,漸漸越來越劇烈:“想我區區一只河蝦,千般小心,萬般謹慎,才得以成精封入水族,不想還是難以逃脫。”

  “愿你言出守信,留我殘魂轉世,要是作弄與我,就算我魂飛魄散,殘魂也要化惡念,纏繞你一生一世!”話到這里轉厲,一眼望去,甚是可怖。

  王存業大笑,伸手一抽,法劍回到手中,上下打量幾遍劍身,一聲冷笑:“你可以說了。”

  法劍抽出,蝦將慘叫一聲,身體顫抖著,聽見王存業發話,慘笑一聲說著:“其實事情很簡單,青竹河是屏山灣七支流之一,屏山灣河神不希望分支被人占有,原本已經將這白素素打落神位,不想現在又登回神位,故叫我來查看,并且打落之。”

  “嘿嘿,你殺了我,又使白素素重登神位,就得罪了屏山灣河神!”說到這里,這蝦將快意大笑。

  “屏山灣河神,也未必有多了不起。”王存業一凜,卻這樣說著。

  “嘿,你年紀輕輕,就修到這步,又掌冥土重器,也許未必把屏山灣河神放在心上,但是沂水河伯呢?”

  沂水河水流平緩,兩岸都有城鎮,人口密集,頗為繁華,綿延三百里,這樣的神位和神通,已經相當不凡。

  此時蝦將兩眼直盯盯看著王存業,長聲而笑,似極快意。

  王存業怔了一下,說著:“沂水河三百里,十六條分支,上百條細流,這區區青竹河怎么會引得它注意?”

  “嘿嘿!”見王存業臉色凝重,蝦將更是大笑,嘶聲大叫:“水伯要想晉升,就要積蓄力量,統一全部分支,這在百年前就開始了,這屏山灣河神就是它的大將,豈容得外人染指河流?”

  “你殺了我,又使白素素重登神位,就得罪了屏山灣河神,就壞了水伯的大業,看你以后怎么死!”

  就在這時,只聽“噗”一聲,長劍刺入聲令人心寒,這次卻刺入了大腦,這蝦將聲音頓時斷絕,雙目圓睜,頓時斃命。

  這還不算,劍光一轉,頓時一個頭顱滾落下來,噴起一陣血,一個淡淡影子想冒出,只見微光一閃,就被龜殼吸入,再一轉,一個穿著壽衣,面無表情的靈魂就出現,王存業一揮手,就沉入地下不見。

  卻是清洗掉了前因后果,再無人能從這個靈魂里知道消息。

  殿內斑駁血跡,王存業細細端詳,沉吟良久,突啞然失笑。

  話說王存業本身命格是破敗之命,最好結果都是舍棄道觀,和謝襄一起浪跡天涯。

  只是奪舍轉生,違背命數,自生出劫難,每每有劫難降下,河伯之宴這一劫抗過,只是解決了生存問題,但修煉道法,助白素素登神,卻又引出因果。

  這次得罪水伯,看似莫名,卻還是有跡可尋,除非自己現在就舍了這白素素,或可免去這劫。

  只是這樣的話,難道每每遇到劫數,就當縮頭烏龜不成?

  劫數是劫,也是轉機,要是事事退讓,又修什么道呢?

  王存業若有所思,喃喃說著:“是時回鄉探親了。”

  身體父母,卻是莫大因果。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