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第三百二十章 說不盡的痛快

  冥土·天舟·七十一次輪換

  此時的天空,化成死一樣漆黑,這時一道閃電落下,把整個天空照得雪亮,幾乎同時,爆出一聲震耳欲聾的炸雷。

  照亮的瞬間,看見著靠近天舟的土地上,充滿了尸骸。

  “時間到了!”

  在漆黑世界中,王存業醒悟著,此時挺身而立,一時間,整個周圍騎士和不死生命都有瞬間停頓。

  眼前的道人,騎士盔甲早已破碎不堪,但卻轉化成了半黑,甚至透出連不死騎士都恐懼的死亡味道!

  本來是死亡之神的忠誠騎士,卻在異教徒的身影里,感覺到死亡氣息,這不可置信,也無法接受。

  下一刻,感受到自己軟弱的不死騎士憤怒的咆哮,繼續沖了上去。

  “雷來!”周圍顯出了雷電,和蛇一樣將周圍的不死騎士毀滅,幾十個不死騎士在空中炸裂,化成了再也無法喚醒的尸骸。

  在雷光閃爍的瞬間,王存業還沉下心,觀看了自己識海。

  識海中,靈池已萎縮到只有一丈,說明可調用的靈力接近著枯竭,但上空,卻是一片黑暗,強大的黑云中,七萬魂魄在黑河里奔流流淌,演化著種種幻象,一個干尸在里面若隱若現。

  短短時間,已有七萬不死騎士被殺,它們凝聚起來,甚至在識海里轉化成干尸的形態,發出細微而肅穆的聲音。

  僅僅是初步的共鳴,就令整個識海震顫,下一步就要破碎一樣。

  這時大陸龍氣已經不再加持王存業,配合著龜殼,努力鎮壓著識海中不死軍團的魂魄。

  龜殼可以輕易碾碎單個死亡騎士的魂魄,但這樣大的烏云,無疑是堅固的磐石一樣,每次輪轉,只能磨下一層,將它化成了赤紅的靈液,這樣大的靈液,對接近枯竭的靈池,已經是巨大的負擔。

  王存業一陣陣暈眩,每個細胞都在發出嘶喊,他甚至能夠感覺到,赤紅靈液中過大的死亡法則和能量,找不到及時中和的話,自己就算不被邪神控制,擺在自己前面的就只有掌握死亡道性了。

  “我以神之名詛咒你,我詛咒你墮落黑暗,墮落深淵!”不遠處,黑暗天使雙目赤紅,發出尖銳詛咒聲,隨著這些聲音,詛咒的力量彌漫而來。

  “去死!”一道劍光劃過了天空,這只死亡天使頓時炸開,一陣無意識掙扎,隨后“轟”一聲炸開,化成了一團濃霧。

  同時,識海上空又多了一只天使的魂魄,就這點負擔,王存業就覺得又一絲暈眩,他頓時知道已經抵達了極限,再也不遲疑,金光一閃,就要掠空而去。

  就在這時,下面有人喊著:“不要,看在道門的份上,拉我一把吧!”

  王存業一眼看去,就看見著一個道人,持著一件法器,在拼死作戰,即將失去一切一樣,發出祈求的聲音:“不要丟下我……”

  “雷來!”一聲雷霆,電蛇閃現,這道人周圍的不死騎士和天使頓時清空出了一片,王存業幫了這把,再也不停留,化光而去。

  天舟

  一進入里面,就感受著濃郁的靈氣彌漫,看起來是全功效開動了,想想也明白,不這樣消耗,難道等攻破了,讓邪神的爪牙獲得?

  進入里面,雙膝一軟,差點跪下,而剛上來的一個道人,已支持不住,滾在甲板上,大口呼吸著靈氣。

  王存業也貪婪呼吸著靈氣,這些靈氣非常純正,幾乎是呼吸進去,就轉化成靈液,運轉全身,全身所有細胞也發出了歡呼。

  王存業支持著不躺在甲板上,就要舉步抵達不遠處一個道人目前,來取用這次的丹藥,現在這丹藥也基本上全力供應了。

  就在這時,一個道人突然之間撲來,對著王存業就是一拳,筋疲力盡的王存業突然之間臉色一變,“噗”的一聲,亮起一道劍氣。

  “不!”

  “別!”兩個聲音同時呼喊,這道人震驚之余,一道黃光閃過,顯是發動了某件法器。

  “噗!”這法器撐了一秒時間,破碎,打得這人飛出去,但卻自這人臉上擦過,這個道人躺在上面,翻滾,喘氣。

  周圍道人都臉色一變,一個道人喝著:“你干什么?”

  “你應該問他在干什么,為什么突然之間攻擊!”王存業冰冷冷的一笑,所有道人都能感受到,頂上的殺戮之氣運重新燃燒起來。

  沖殺七十一次,王存業單是立著,就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殺氣彌漫整個甲板,鄭重其事,王存業緩緩自抽出長劍!

  “叮!”抽出的一瞬間,所有在場的道人,都感受到整個世界,只剩下這一聲清脆抽出之聲,以及刺骨的寒冷,和死亡預感!

  這是原本是雷霆之劍,但是現在,不知是斬殺多少死亡騎士,才擁有的黑暗和凜然!

  王存業的手微動,劍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神態平靜:“有誰想殺我?可以一試,看這里誰能活下去。”

  所有道人都是毛骨悚然,而遠望的崇真道人更是臉色慎重,這種氣息他曾經體會過,這是師長用嚴肅的話告訴過自己。

  這是領悟到道性的感覺,有朝一日,能夠體會到這種感覺的話……那就說明成就神仙近在眼前。

  寧清道人肅穆的跨步而出,問著:“怎么回事?”

  剛才出拳的道人掙扎而起,怒視著王存業,說著:“我在水鏡里看到了,張師兄向你求助了,你為什么不救他?”

  說到后面,他覺得理直氣壯,聲音大聲起來:“你怎么可以見死不救?你這個人渣,我打死你!”

  說著,就要再次撲上去。

  就在這時,王存業眸子一寒,已起了殺心,就在這殺意閃過的一瞬間,寧清道人上前一步,隔離了這個道人,他皺著眉,看了看這道人,令著:“把水鏡這段重放下。”

  這是很簡單的功能,片刻,一面水鏡釋放,只見著密密麻麻滿是兵甲,一批地仙陷入重重圍殺,其中時間到了后,就掙扎著向后撤退,就有一人向王存業呼救,王存業放出了一道雷霆,清出一片空地,就掠過了天空。

  而這個道人掙扎著跟上,卻被一個黑暗天使打下,下一刻,無數黑暗騎士撲了上去,再下刻,“轟”的一聲炸開,一團金黃色光波出現。

  這是道人的自爆,是幾次吃虧后,為了避免邪神獲得道人的軀體而設的最后措施了。

  “玄尚,你有什么說法?”寧清道人問著。

  “有什么說法?連著七十一輪,所有道人都筋疲力盡,這次出擊,我們這批只有二十三人,現在回來了多少?”王存業冷笑,掃看周圍道人:“我釋放雷霆已經仁至義盡,難道還陪著一起死?”

  說到這里,話戛然而止,王存業收還了劍,伸出手去。

  供藥的道人慌亂的將三瓶丹藥放在他的手上,王存業取了,舉步而去,淡淡的聲音丟下:“僅此一次,再有人這樣攻擊,殺無赦!”

  說完,人就消失在了甲板上,看著他的遠去,周圍的道人都是怒視。

  寧清道人和崇真道人都是臉色鐵青,而暗中,崇真道人比了個眼色,而寧清道人略搖了頭。

  不是時候,道門上吩咐,還不到時候。

  靜靜的船艙中,王存業端著冒著熱氣的茶杯,坐著沉思。

  按照戰時規則,二百三十一個地仙,分成了五組,每組四十六人,每組半個小時作戰之后,有著二個半小時的休息,這是哪怕有著丹藥,恢復靈池的最基本的時間。

  王存業抿著茶水,長出了一口氣,嘆著:“時間快要到了啊!”

  王存業并不否認人性,更不否定戰友的情誼,但王存業深刻理解一點——請把組織和個人分開。

  許多人就是分不清這點,個人是講感情的,六親不認的人很少,特別是生死之間的情誼。

  但組織不一樣,它雖是個人的聯合體,卻沒有個人的感情。

  就算你和某些組織成員生死與共,但和領導沒有這際遇和感情,就算你和領導有這個際遇和感情,下一批領導也沒有。

  一個簡單的問題,假如與你生死于共的戰友,受到命令格殺你,他是選擇組織,還是選擇個人呢?

  這不問而知,就算不考慮自己前途性命,也要考慮家人!

  何況這里的道人,沒有真正戰友情宜,就算有,也被剛才的表演破壞了。

  留下是死,不留下就是自私之極,每個人都可能理解王存業的選擇,但是誰也不會認可,特別是身臨其境時。

  誰不希望自己臨死時,有朋友寧死也要互助呢?

  哪怕自己辦不到——是的,有誰辦到?

  但就算自己辦不到,把這行為暴露在眾人面前的王存業,自然就會被反感,自然會被孤立!

  王存業明白這點,嘆著:“孤立任務完成了呀,下一步就是捅刀子了吧?”

  說到這里,王存業聳了聳,一臉微笑著:“看誰殺光誰吧?”

  就算是前一刻是生死與共的同志,下一刻就是組織原則,這是非常普通的道理,王存業看的明,也看的破。

  繼續端著茶杯喝茶,等喝完了,說著:“大陸龍氣,我們交換吧,把你用不著的力量給我,我把純正的靈液給你,雖是陰性。”

  下一刻,識海中的龍氣急速變化著,若有爭辯,再下一刻,一個聲音說著:“如你所愿!”

  聽著這一聲,王存業突哈哈大笑,說不盡的痛快。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