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第三百十八章 心悅誠服

  大陸·遙遠之處

  天空一片幽暗,中心大門,這大門黑青色,由無盡的骷髏組成了,而在下面,一個十六里長的干尸在沉眠。

  這干尸上半身在門外,穿透不可知的遠處,隱隱有著別的世界。

  腰以下下半身已經在門內,處于這個世界,隱隱可見黑青色,帶著濃烈死亡的氣息,自下半身延伸出去,通到大陸上。

  這些綿延而去的,變成了一個個血管,滲透到大地,使大陸上也彌漫著黑灰色的霧氣。

  而通過血管,又在無時不在回收些力量,只是仿佛受到了阻礙,回受的不多。

  淡紫色光華帶著難以描述的超脫的意味,彌漫在其中,卻沒有延伸出去。

  “圣哉!圣哉!你是生死的執掌者,你的身軀同時存在二個國度。”

  “圣哉!圣哉!生死的執掌者,因食你的血肉之故,我們得以不朽,這國度的末日審判,快快到來,共筑這榮耀的祭壇!”

  門上,左右二個巨首還是輪流歌頌著這二句,永不停息,但中間的巨首,干涸嘴唇又突然開合,發出嘶啞的聲音:“又有三千神所眷愛的子民沒有歸來。”

  這話一落,所有聲音中止,而干尸微微震動,左巨首就說著:“看來的確不錯,這些稱之是道人的異教徒中,出現了能干擾吾主權能的存在!”

  “這是最嚴重的瀆神,神的軍隊戰無不勝,就因為戰死的子民可以回歸神的懷抱,而在神的力量下重生,而這盜賊偷竊神的權柄,就使神的子民無法復活,這必須不惜代價進行查明和消滅!”

  “或者這就是神說的預知,神將獲得統治世界,成為神王的機會!”

  說完這些,只留下中央的巨首在思考,最后,中央巨首說著:“你們說的對,這雖還沒有到喚醒神的程度,但已經值得我們繼續投入神力!”

  話一說完,三個巨首聲音疊成了一片,同時說著:“以神賜予的最大授權,賜予遠征軍呼喚冥土的權柄!”

  這話在遙遠的大陸,但下個瞬間,就在軍團指揮團的心神中響起。

  下一刻,所有騎士和天使,單膝跪下,整齊祈禱:“神啊!愿你的國降臨大地,愿你的旨意成就!”

  同樣的祈禱,由于回應不同,這次顯出的是一片濃郁的灰霧,同時刮起了一陣陰風。

  陰風打在了天舟的屏障上,使著屏障都波動著,外面一片黑暗,咫尺之外就看不見了,連水鏡也失去了效果。

  并且一種冷冷的感覺襲上了每個道人的心上,但不是普通寒冷,而是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寒冷。

  “這是死亡之力……”

  “豈有此理,這樣濃郁的死亡之力!”

  “不,感覺到連接到冥土,一個有著濃重的死亡之力,但完全陌生的冥土!”

  都是地仙,對這些并不陌生,很快就確認了。

  “這是冥土的感覺沒錯,不過怎么可能,冥土為什么能降臨在大地上,就算這里被邪神影響,也不可能……”

  話還沒有落,灰霧散去,所有道人都目瞪口呆,眼前看見的,是一個籠罩在死亡中的世界!

  這里是黑色大地,到處都是白森森尸骨,還有著一些是干枯的植物,到處都彌漫著衰敗腐朽的死亡氣息。

  最讓人目瞪口呆的是,天舟已經不在天空中了,它半埋在地下,被一種強大的力量束縛著。

  不遠處,是一批不死生命,它們籠罩著濃郁的死氣,這些不死生命不是邪神軍團,而更像是冥土中土生土長的生命。

  就算不遠處,一個身穿黑袍的骷髏,拿著一根法杖,空洞的眼框里放出的是黃色光芒。

  “咦,這船是什么?在冥土上,竟有這樣濃郁的生命氣息,我感覺到異神的氣息,又有些不像!”

  這骷髏喃喃自語,下一刻,發出命令:“殺上去!”

  周圍的不死生命,頓時受命,沖殺了上來。

  在場的道人沒有認識它的,但王存業一看,就知道,這是一個巫妖。

  “轟!”一聲雷霆,道人卻不理會這是巫妖還是貓妖,一聲雷霆下,電光炸開,頓時沖上來的不死生命紛紛炸開。

  “閃電環?”巫妖吃了一驚,連忙避開:“不,這比八級法術更強大些,帶著某種氣息,難道是異神的神力加持?”

  就在這時,這天空突響起一個聲吶喊,這吶喊變成了卷風,自灰蒙蒙的天穹卷下,吹過了荒蕪的平原,隨著這吶喊,整個天地都籠罩著一陣威嚴,天舟本身都在震顫。

  有巨大的聲音在吟唱:“這是神的國度,無論你來自己何方,放棄一切希望,在神的名義下,在此安息,!”

  這聲音響徹天空,所有不死生命都顫抖著跪下,整個世界陷入冰冷死寂。

  這種境界,王存業知道自己辦不到,甚至神仙、天仙、太乙都辦不到,這是整個天地在回應,是占有了世界本源,而發出的宏偉意志!

  也許,只有天帝勉強辦得到。

  隨著這聲音,一瞬間,整個天舟的幡陣在鳴叫著,似乎承擔著巨大的壓力!

  遠處地平線上,突出現了鐵流,滾滾而來,這是原本的十萬死亡騎士,但給人的感覺,似乎強大了數倍都不止,看著這鐵流一樣的騎士大軍,王存業不由真正動容——這事情,似乎真正大條了!

  大陸·遙遠之處

  天空上的大門在微微顫動,十六英里長的干尸也在微微顫動,雖還在沉眠,但明確絲絲黑青色化成了灰霧而傳遞到遠處。

  待得灰霧散去,只見這干尸又縮水了一些,更關鍵的是,原本干尸上半身在門外部分,又向著這個世界滑進了一些,抵達了腰的上部!

  見此結果,門上的三個巨首都沒有說話,良久,左巨首才說著:“冥土已經降臨這片大陸,不過這消耗了神的大量神力,這已經是我們最高權限了。”

  “神力還在其次,神又被這個世界拉進了一些,這非常危險,甚至影響著神在我們原本世界的權柄。”

  “是的,神在原世界只堪堪維持著強大神力,不能再削弱了。”

  說完這些,又是一片寂靜,最后中央巨首說著:“希望這次能找出神所需要的東西,這樣才能彌補這一切損失。”

  虛空·赤色洪流

  現出一座宮府,門前有一石碑,上面書有“上清府”

  上清府內中央處一座道宮,一絲絲淡青色靈氣彌漫其中,只見道君坐在了天臺上,閉目垂眉,青光盈盈,氤氳彌漫,有著絲絲紫氣。

  而在側座,二個道人也是端坐,同是青氣氤氳,卻只有隱隱見著一絲紫氣。

  這時,道君和二個道人雖面皮不動,卻一時都睜開了眼。

  “道君,事情果起了變化了,我感覺大量邪神的神力投放到了埋骨之地,天舟的感應都消失了!”

  道君聽了,先不說話,只是沉吟。

  就聽著又一個道人說著:“道君,看來長青道兄說的不錯,這天機變化,有著接近尾聲的跡象了!”

  道君聽了,終是頜首,說著:“你們說的是,看來的確是說對了,召集所有太乙道友吧!”

  這話一落,二個道人悚然動容:“道君,何至以此?我們都離開,這道庭的安危怎么辦……”

  只聽著道君一嘆,說:“天帝借我道門之手,打開世界縫隙,吸引邪神入侵,又驅使我道門為馬前卒,和邪神死戰,以不斷吸取著邪神力量,最后時機成熟時,一舉關閉天門,殺滅邪神,就可使世界憑空獲得大量本源,這時已經到了關鍵時,最可惡的是,還不能直接阻止,不然就是徹底與天地敵對,再無生機。”

  “但是,如果坐看天帝成功,只怕我們同樣沒有生路,漸漸被削弱,區別只是一個快一個慢。”

  說到這里,道君淡淡一笑,語調從容:“這時別無生路,只有奮起一擊,將玄尚天地本源奪取到手。”

  “至于道庭,無關大局,我想天帝也不會攻打,就算攻打,也能撐過一段時間,足夠我們回來了。”

  兩個道人默然,他們也知道,道君有些話沒有說,就算萬一攻破道廷,只要道君能奪取本源,也不損大局,再建就是了。

  至于犧牲,是成大事必然的事。

  虛空中

  一個連綿上千里,淡青色氣流在虛空中運轉著,在這道氣息中顯出了一片宮殿,宮殿中心層,氤氳紫氣升騰變化著。

  天帝身上籠罩紫氣,一片幽深,充滿了恒久高遠的氣息,這時把棋子一丟,笑的說著:“春華君,棋子都下完了,棋手要上陣了。”

  “恭喜天帝,一切都如您所料,此子進入埋骨之地,果引起了天機變化,邪神又向本世界滑了一步,不過您何必親自出征呢?”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到了這時,朕豈能坐視,一旦邪神本體全部進入本世界,朕就親自趕去天門,鎮壓之,而二位帝君連同天庭眾卿,立刻組成大陣,利用邪神的本體和那個世界的聯系,吸取那個世界的本質!”

  “朕不妄想把一個世界全部吞下,但朕要把彼方世界的邪神管轄的冥土精華,全部吸干!”

  “至于你,等大事一定,立刻攻打道廷,誅滅之!”

  說到這里,一向雍容從容的天帝,語氣里絲絲殺機彌漫,春華君聽了,心悅誠服,恭謹下拜:“是!”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