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第二百三十一章 形如犁頭

  王存業謝恩后,就要辭出,天子突笑了笑:“真人,你不是說三策嘛,怎么就說了二策?”

  王存業一怔,說著:“皇上,第三策很簡單,就是大道。”

  “我們道人或者社稷神明,可呼風喚雨,改造土質,增益生長,能使畝產增出幾成,不過就算這樣,現在一畝一季最好產出也只有四石。”

  “當然,道人或者神祇要是能精益求精,還可以倍增,并且要是上天能賜下畝產千斤的仙稻,這自是大增氣運。”

  天子一怔,笑得一口茶噴了出來:“剛才真人說的大道,真是令人敬佩,不想真人還會開玩笑,說出這些詼諧!”

  王存業嘆著:“臣只是循理而說,這些雖是詼諧,但是論理還是有可能,只是非常不易罷了。”

  這實際上是暗示,和地球上“科技是第一生產力”一樣,在本世界,實際上也有著通達天道的途徑。

  道人也好,神祇也罷,無非是挖掘出這個世界的真理,科技和修道的區別,只有挖掘的深度,以及大道本身的強度。

  在道法顯圣的世界里,一個精于農業的神祇,完全可以辦到現代農業辦到的事,甚至有過之無所不及。

  只是,王存業卻深刻明白了一點本質區別。

  科學家本質上就是社會養的魚鷹,又叫水老鴉。

  中國南方常用它們來捕魚,需用綠繩或稻草在頸部系以活套,防捕魚后吞食,每次捕魚后,主人取下銜回的大魚,還需要喂給小魚以資獎勵,促使再次下水捕魚。

  科學家就是這樣,它們能推動社會進步,發現真理,但它們本身不具備真理性,也就是說,真理帶來的力量,它們并不擁有,因此不具備獨立性和反抗性,這樣才能源源不斷的剝削它們的智慧和力量。

  而本世界,無論是道人也好,神祇也罷,最關鍵的區別就是真理和力量掌握在一人手中。

  想想地球上假如科學家,比如說牛頓能操縱引力,愛因斯坦能質能反應,居里夫人能核暴拳,這世界會怎么樣?

  沒有上位者會甘心當奴隸,就算精于農業的神祇,它豈會為心甘情愿兢兢顫顫為凡人服務?

  科學的力量和研究的分離,才使剝削科學家成為定制,成為了地球社會的“第一生產力”!

  在這個世界上,要根本發展,還是必須探索大道,研究大道,但修道者在研究的同時掌握力量,這就斷絕了為普通人服務的途徑。

  因此,王存業才含糊的說說,天子說他詼諧,他反而松了口氣,他不是不想說生產力,而是這個世界根本不可能存在。

  天子卻不知道他的心思,此時心情很愉快,回去端坐,說著:“聽聞你今年才二十歲,這真是天降英才,朕視你國寶,你不必回殿了,可以回去,有事可隨時進來面朕!”

  “謝皇上,臣告退。”王存業不再遲疑,稽首。

  說完,轉身退了出去,這時實際上才下午,不過雨繼續下的“噼啪”,天色很暗,一陣陣風撲面,使人精神爽快。

  出了宮門,見著一個馬車迎上來,奉承的笑著:“真人,這風雨雖涼爽,但打著也不是事,您快進來!”

  王存業怔了一下,笑了笑,上車坐了,說著:“你在街道上轉一轉,再給我尋家幽靜點的酒店!”

  “是,真人!”車夫一聲吆喝,車子動了,馬蹄踏在水中連綿響著,雨篩點一樣打在了車身上時緊時慢。

  王存業這才有心思感受著氣運。

  在靈識中,一絲金黃略帶一絲青色的氣運涌來,這氣運開始時一大團,后來就不算很多,卻滴水積缸一樣,不斷而來,并向身體渲染。

  地球上明太祖朱元璋取得天下后,封第四十二代天師張正常為正一嗣教真人,秩視二品,享二品待遇,這可是青紫之氣運,但到清朝時,官階由二品降至五品,到了道光年間,甚至停止朝覲,斷絕與之聯系,連五品氣運都不可得……

  想到這里,王存業突覺得自己想多了,啞然失笑,又集中到自己識海中。

  從本質上說,這些氣運和法力是一樣,但并不是說就沒有區別,大米和石塊在地球上都是原子呢,卻也完全不同。

  要是將其轉化成法力,不是不可以,但就是浪費了,氣運更重要的作用是化兇向吉,而法力卻可通過別的途徑獲得。

  成平道·主殿

  虛空中清光一閃,一個老道臥坐云榻,突睜開眼,看向遠處,良久嘆了一口氣,吩咐:“喚成謹過來。”

  “是!”虛空中有人應了一聲,轉眼消去,過了片刻,就見得成謹真人大袖飄飄而來,踏上玉階俯身鄭重一拜:“見過師尊,不知師尊召見,有何吩咐?”

  成平道道主雙鬢微白,神色平靜,只是略帶一絲惋惜,不過這神色一閃就過,說著:“汝弟子玄尚論道精妙,已受天子加封,不過世俗不是道人久留之地,修道苗子不能受得世俗污染,你且立刻發令,喚他回來。”

  成謹真人聽了這命,不敢怠慢,立刻應了:“師尊,弟子這就回去飛符召見玄尚回島。”

  老道微微一笑:“你這弟子漲了我道門顏面,回來后可晉升洞府,位列嫡傳,只是嫡傳必須是地仙,這樣罷,玄尚立下大功,別的考核也不必進行了,你可立刻賜下赤陽迎劫丹,使其渡過陽光火海之劫,成就遍知真人之號。”

  成謹真人聽了,大喜,所謂嫡傳,就是有資格繼承道統的人,相當于世俗的太孫,恩,太孫之一!

  這無疑是進一步肯定自己道儲的地位,不過又有些遲疑:“師尊,只是這度劫之事,雖有靈丹,還要看道行本性,玄尚雖天資過人,悟道深刻,但虛年才二十,根基似有些不足,是不是再等等?”

  這又不是壽元將盡,至少有百年左右壽元,又何必著急。

  老道聽了一笑,說著:“玄尚能勝這場天子論道,根基已經扎實,服食赤陽迎劫丹并不成問題,而且為師樸算天機,此子卻是盡快服食此丹才是大佳,一旦拖延會有著意外之變。”

  聞言,成謹真人明白了,心想:“原來師尊預算天機,想必是知道某些機緣或者劫數,這才匆忙要著玄尚服食此丹進晉,這真是師門大恩。”

  想著點點頭,當下應了下來,俯身一拜:“是,全憑師尊您的意思!我會盡快賜下此丹,讓玄尚度過火海之劫!”

  說完成謹真人再抬頭一看,發現云榻上行蹤渺渺,當下也不以為意,過了身轉身而去,出了洞府,只是默運片刻,一揮手,一道帶著金光的符咒,就沖天而起,破開連云道的屏障,向著遠處飛去。

  這種金光能日行萬里,就算抵達帝都,也不過是半日時分,想必入夜時,玄尚就可收到了。

  “不想師尊這樣看重玄尚,我能抵達神仙位業,又多了些把握。”

  就在成謹真人尋思時,原本云榻上行蹤渺渺的老道,又重新出現,帶著些惋惜遠望一眼,嘆著:“而且,這是上面的意思,連我都無法違背,有此道論,何不在道門論述,卻在天子面前?”

  “年輕人就是不識大體,而且你自成丹種,再不磨礪,怕以后就失了法度,去了敬畏,這就無藥可救了。”

  “有此丹磨礪心性,雖緩了幾步,卻更能扎實根基,這是為了你的前途,希望你能明白這番苦心才是。”

  自言自語到此,老道閉上眼,一絲絲清氣彌漫,玄之又玄。

  帝都街道·蒙蒙細雨

  一輛馬車一停,車夫恭聲問著:“真人,您有何吩咐?”

  王存業神情有些恍惚,目光掃視了一下,說著:“給我找一間靜室就是了!”

  車夫哪知他此刻心境,說著:“對面的平山樓不錯,庭院深,樓閣精,您可以去里面尋些樂子!”

  王存業這時,卻一陣心悸,出了一身冷汗,皺著眉砸出一塊銀子:“你別嘮叨了,快去準備!”

  說罷就向里面去,車夫連忙接了,快步趕著前去,不知他怎么樣說著,王存業進了里面,就見一個老板滿臉堆笑迎了出來,行了禮說著:“哎呀!真人快進里面來,風雨透衣,似熱返涼,卻最易著涼……”

  王存業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廢話少說,靜室呢?”

  這老板連忙引著,到了里面一個院子,很是幽靜,說著:“這個您看呢?”

  “不錯!”王存業這時一陣陣心悸,又丟下一張銀票:“你不要打攪!”

  說著,就踏步而入,關上了門。

  到了里面,見著四下無人,王存業神色陰沉,就立刻沉下心去默用了龜殼,只見黑光一閃,龜殼在識海中沉浮,一口精氣噴了上去,默念要算之事。

  龜甲本就“嗡嗡”示警,這時頓時氣運盤浮現了出來。

  王存業盯了上去,只見自己一顆赤星,這時有著一絲絲金帶青的氣運盤旋,又有著絲絲淡青之氣垂下,這卻是眷顧。

  但幾乎同時,一道金光化成直撲而來,形如犁頭,背后更有一絲若有若無的青紫之氣。

  眼見著這金光犁頭,寒光閃閃,不斷靠近,王存業頓時臉色鐵青。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