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第一百六十九章 二轉風劫

  界鎮

  此時接近凌晨了,雨終于變的越來越小了,漸漸停止,云開雨消,這時天色微明,天際紫氣初現,黯淡月亮,隱現高空上。

  “快,趁著還沒有人出來,趕快去櫻館。”藏次郎命令著,連夜快帆,終于在凌晨前靠岸,并且趁著沒有大批行人上了岸。

  當然完全隱瞞是不可能,只是只要不被眾人知道,這就足夠了。

  馬蹄踩在街道上,濺起陣陣積水,水花四濺成片片漣漪,細雨繼續在濕漉漉的路面上下著,街道左右住宅的高高圍墻聳立在黑暗中,這里都是富人居住的街道。

  再行一段路,郁郁蔥蔥的樹木投下陰影,一處住宅漸漸落到眼中,這就是櫻館,在這種雨水漫天的天氣中,能見度極低,看見就說明很近。

  這時偶然有著住宅,開始點燈了,隱隱約約傳來一點活力。

  馬車慢慢過去,停在大宅院的門前,車夫對藏次郎說:“大人,櫻館到了。”

  藏次郎不言,跳下馬車,跺了跺腳,瞇起眼睛看著,的確是櫻館,臉上有點疲倦的神色一下子消失了,拉開上衣,取出鑰匙,上前就開門。

  門開了,頓時就說著:“下車!”

  隨著藏次郎的呼喊,車上一眾人下車,走了出來。

  “把馬車開進!”藏次郎轉身揮手,走了進去,這時里面也被驚動,幾個留守的仆人都點亮了燈。

  雨水繼續下著,眾人都是渾身濕透,但這都不能掩蓋他們的心安,進了這里的櫻館,讓他們有著脫離危險的安全感。

  “把東西都搬進去,還有,所有人輪流洗下換上新衣。”這時惠子出來說著,開始行使著管家權力。

  藏次郎盯了她一眼,沒有繼續說話,到了櫻館,就是內部了,這時惠子作為管家行使著管家權力名正言順。

  黃泉比良坂

  這算是一個很大的草原,密密麻麻的鬼軍圍著一人,檢查著四周,就在這時,大將猛的站起,心中警戒,絲絲灰紅之氣,而強上數倍的鬼軍軍官,頓時圍著大將護衛。

  果是瞬間,一道人影浮現,大將幽光一閃,頓時傳出信息,要著附近大將靠攏,并且令著鬼軍上前。

  “哼。”王存業發出冷哼,長劍直指天空,爆著:“雷!”

  就算是黃泉比良坂也壓制不住,只見一層層電蛇在天空游走,瞬間匯集,形成一道雷霆,直降了下去。

  “轟!”雷電炸開,方圓十米之內,鬼兵和軍官都連悶聲也沒有,化成灰灰,而大將奮力抵抗,炸成焦黑一塊。

  不容著再恢復,劍光一閃,一點點陰綠光芒炸開,宛然煙火,又徐徐消散,鬼氣森森。

  “又殺了一個大將!”王存業冷笑著,識海中,新收入的大將,變成一只黑色巨犬形態,周圍凝聚著死亡和戾氣,詭異恐怖,卻比前二次還要強大。

  但是這對著龜殼毫無意義,它放出黑色光芒,只是一掃,這大將魂魄一下覺得心神搖動,勉強對抗著,又一道黑光掃過。

  這大將魂魄嘶聲慘叫,卻再也抵抗不住,猛的炸開,化成上千個碎片,被龜殼吸取入內,化成絲絲泉水注入了靈池中。

  就算這樣,王存業還是感到一陣力竭,同時有一種麻木感。

  法力并不能代替精氣體力,一夜戰斗五十次,連連砍殺三個大將,三千鬼軍,就算法力得到補充沒有枯竭,但連番激戰,體力已經疲憊不堪,下降到五成以下,這已經非常危險了。

  要是地仙境界,肉體和法力貫通,也許可以以法力補充精力,但是現在卻不行。

  只是自己撐不住,但計算時間,凌晨快要到了,黃泉比良坂不過是法陣,在夜里還可,一旦太陽而出,整個法境就維持不住。

  到時一舉化成劍光,誰能抵抗?

  只要一點縫隙,就可超脫出去,到時是戰是降,就隨著自己意思了。

  “又一種神通,這是雷法,此子怎么這樣多神通?”大神官這時臉色鐵青,再無絲毫雍容,甚至眼中都布滿了血絲,默默的看著。

  “大神官,怎么辦?天色將明,無雨有光,到時我們法境就維持不住了。”晴子是明白一旦破境而出,一個擁有劍道的道人是多可怕。

  而且維持法境需要力量,現在三個長老連著自己,都已經筋疲力盡,別說戰斗了,就再維持一小時都很難。

  大神官抬頭看了看天色,只見這時淡青色天空鑲嵌著幾顆星,大地朦朦朧朧,天際已微露出蛋白,云彩浸了血,顯出淡淡紅色。

  這一看就是大晴天,如果是連綿大雨,遮擋了陽光,還可繼續堅持下去,但大晴天的話,黃泉比良坂絕對堅持不了一刻時間。

  大神官掃看著四周,一旦陽光照下,鬼軍和大將都無法發揮作用,四個大陰陽師都筋疲力盡,而自己三人能不能把此子留下,現在自己都沒有底氣了。

  見著眾人目光,知道他們斗志已去,大神官終于嘆了口氣,黯然說著:“天不予我啊!”

  說完,不再遲疑,現在結束,還可爭個體面,要是再等半個時辰,陽光照下破了陣,就完全不一樣了。

  一聲令下,里面的鬼軍如蒙大赦,漸漸在草原上隱去,再過了片刻,整個場境中再無一兵一將,只有灰黑之氣彌漫。

  “這位道人,我們談談。”一個聲音在場境中浮現。

  王存業聽了,心中一喜,這卻在預料之中,他不由冷笑一聲:“這時怎么就想著談了?莫非是天要亮了?”

  就算是回話,身影繼續若隱若現,只要說話之后幾步路,又彌漫不見。

  大神官聽了見了,頓時挺直了背,表情稍稍凝固,最后一點心思都消失不見,嘆著:“你我都奈何不了彼此,我知道你等著天亮,但就算天亮又怎么樣,這里是扶桑之地,真的到不得已地步,我可請出大神……你覺得如何?”

  里面一陣沉默,王存業冷笑說著:“大不了我趁舟出海,難道你的大神還能遠程追擊不成?”

  這下輪到大神官一陣沉默了,過了片刻,他澀聲說著:“你要如何?”

  “我有三個條件,你許了你我就休戰。”王存業說著。

  “你說來聽聽。”大神官說著。

  “第一,我必須殺了豐隱歧神,這是我尋仙之路的功課,伐山破廟,這樣才能回去交代。”

  這第一個就是非常苛刻的條件,讓大神官頓時大怒,但他一時沒有發作,陰沉沉的說著:“還有呢?”

  “其次就是殺了豐隱歧神,其神社改成八尋耶姬,連著二個神社附近的土地都受到承認。”

  這條件只是第一個延伸,卻不苛刻,大神官臉色稍平息,問著:“第三呢?”

  “第三就是我在扶桑建立的近田家不受影響。”

  這更是小條件了。

  大神官沉思片刻,說著:“我也有三個條件,你答應了,我就與你立誓同約,以各自主神起誓。”

  “你說來聽聽。”這次換到王存業這樣說了。

  “第一就是只能再殺豐隱歧神,不能再有第三個,并且只能殺得三次,如果三次殺不得,就不能繼續。”

  “其次就是八尋耶姬同樣必須只能保持二個神社。”

  “第三就是你不能繼續用神通法力干涉扶桑,近田家可以保存,但是必須換個家主,并且按照正常情況發展。”

  聽了這些條件,王存業沉思片刻,良久說著:“可以答應,但神社我方不會人為增長,不過扶桑人自己建,你也不可阻擋干涉,并且一切誓約,都必須有時限,五十年內!”

  “成!”大神官見著天色,思考了下,就應了。

  當下兩人都以自己主神發誓,完成后,灰霧就漸漸散去,片刻,只見王存業處在一處田野前,天色已亮了,四周人已經散盡。

  看了一眼天色,王存業知道再堅持半個時辰(一小時)就天亮了,不過斗的兩敗都傷,也沒有意義,當下就直沖上天,轉眼不見。

  到了一處,王存業尋了顆樹端坐,繼續煉化著陰神,這時只有著一個陰神還沒有徹底消化,卻已漸漸變小,一塊塊沉入到龜殼中,每到這時龜殼必微微一亮,又轉眼熄滅。

  全身穴竅溝通外界靈氣,以十倍的速度納入體內,融入真氣循環中,再煉化成自身真氣,經過靈池時,又一點點轉化成法力。

  沉下心觀看,就見得靈池絲絲擴大,三千個鬼軍和三個大將,足夠抵上五個陰神,只見最后陰神化盡,靈池堪堪有著十五尺半徑,這就是五米,波濤生滅,蘊含難以描述的道韻,自身陰神已完全變成紅色。

  “此時不渡,又何時而渡?”度過風劫,成為真正的鬼仙真人,雖肉體戰斗力不會有明顯提升,但是元神卻有一次巨大提升。

  想到這里,王存業再不遲疑,一絲紅氣出現,漸漸化成一個人影。

  這陰神一出,被微風一吹,就感覺到了千刀萬剮一樣,似乎再大一點,就要將自己陰神吹散。

  “這簡直是凌遲!”王存業的陰神不敢遠離身軀,就在樹陰下,被微風吹著,陰神不時扭曲著,似乎要飄飄欲散。

  王存業心中不動,忍住種種疼痛,絲絲感覺著風吹著魂魄,每一次風吹過,只要堅持下來,都會感覺到結構越來越純!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一下子平靜下來,風吹過來,陰神挺立不動,原本有些模糊,現在卻和真人一樣清晰,只是赤紅著,不似真人。

  不過這時,遠遠有著熾痛,一種恐懼襲來,仿佛只要一照,就化成虛無。

  王存業知道這是事實,雖現在陰神漸漸實質,但遠抵抗不了陽光,當下一收,就將陰神收回竅去。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