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第一百二十五章 回程

  夜幕蒙蒙,瀟瀟炊煙而起,前面就是一處村落。

  駕風直到高空三十丈,這是法袍能抵達的高度,一日可行千里,此處距離弘明郡有一千七百里,就算晝夜不停,也要兩日時光。

  王存業由法袍御風而行,自己卻無需行法,當下就繼續修行,絲絲靈氣自四面八方涌來,被人體吸取過去。

  這時識海中,原本化為假山的真文基本上已經不見,都被道種吸取,道種宛如活物,隱含道韻,不時變幻著外表形態,每一次形態都是一種功法,不過主要還是青華寶箓。

  海量靈氣被“青華寶箓”吸引過來,不斷將靈氣轉化成真氣,又不停運轉一個個穴竅,經過肉體循環,絲絲縷縷化成精氣滲透而出,如煙云,如霧氣,緩緩包裹住全身。

  這些精氣又盡轉化為絲絲赤霧,絲絲垂到赤色小池塘中,而靈池波濤聲滅,蘊含難以描述的道韻,漸漸擴大。

  里面又有著絲絲黃氣,潛伏在內,這道韻和黃氣,正是成就真種時垂下,本來只是提前參悟片刻,不想給黑光一掃,全部禁錮在內,這現在沒有多少用途,對以后卻有非常大好處。

  這是以后的事,先罷了,原本在人仙顛峰時遇到的屏障,在凝了真種后就完全消失,王存業殺得眾多鬼兵鬼將,又能轉化成精氣,因此就達成人仙極限三尺半靈池,賞下的陰神軀殼存著沒有消化,這時正巧補充根基。

  只見一點陰神軀殼漂在靈池上空,宛如一顆淡黃色明珠,這時絲絲抽取,一絲淡黃氣,化成了海量赤氣,相差十倍左右,因此泉水一樣流淌下去,注入了靈池之中,靈池迅速擴大。

  直到三個時辰后,陰神軀殼全部消化掉,靈池變成了五尺。

  這時隔了多時,隔了一望,發覺是午夜,正巧路過一片大湖,月光照得萬頃澄波,水天一色,湖中漁火明滅,點點星光,而遠處有一個山寺,隱隱有著鐘聲。

  當下一笑,又沉入了心神中,只見十個真文浮了出來,個個金光燦爛、八角垂芒,奧義隨之在心中流淌。

  第一個是六陽圖解,已經修成大圓滿,在肉體現在還在發揮作用。

  第二個是青華寶箓,雖只得到修到鬼仙卷,后面地仙、神仙都沒有,但本是階梯完整,中正平和,經過龜殼返本歸原,推演修訂,真文更是完整。

  話說龜殼推演,總帶有一種高屋建瓴的味道,特別是在連云道藏經閣閱得三萬卷道經后,種種妙法信手拈來,自高處將修煉形成系統,一步接一步,真是增一字多減一字少,王存業私下估計,其品質至少提升半階,這已經非常了不起了,這是現在主修的功法。

  第三個是劍道真解,劍道真解分三部分,奕劍術、引劍訣、御劍訣三部。

  奕劍術練成后,手持青鋒,十步內,立刻拔劍就殺,普通人斷無幸免之理,不過這就是一門武道頂峰劍術,自己已經修到大成,引劍訣只有半部,在獲得三萬卷道經后,已經推演完成,凝了道種后可修煉,修成可御劍而行,短暫游戲青冥上,超脫大地束縛,并且殺戮最盛。

  王存業并不想繼續推演“御劍訣”,第一就是沒有必要,第二就算有龜殼之助,憑空產生一門道法也很不容易,這門王存業準備回去就修煉,但最沒有潛力,只是過渡。

  第四就是“煉丹術”,這些法門是輔助性,道門也希望這些人才多多益善,因此連藏經閣中很是完整,總計有一百七十一個靈方,這個真文金光燦爛,八角垂芒,只要一觸,奧義隨之在心中流淌,當下一笑。

  第五門就是“雷法”的道術版本,藏經閣中只有“誅靈陰雷”和“云霄神雷”,但是這兩門已經是非常強大的法術,足夠在地仙以下使用。

  剩下五門是“回溯藏跡術”,能查找和隱藏自己。

  “顛倒天機先天密法”,顧名思義,是擾亂天機,雖極粗淺,但對付地仙以下足夠了。

  “陰神橫渡術”,陰神狀態來去橫渡,機動性強大。

  “離合神光”一門以陰陽轉化為本修出的神光,保護靈神。

  “奇門七絕惡陣”,陣法,這些都是王存業和龜殼共同在這浩瀚三萬卷中挑選和整理出來,這十門道法,除了一門主修,一門修成,一門煉丹可以先不修,別的都可修行,一旦修成,王存業的實力會膨脹十倍都不止。

  分析著,駕著風,兩日后,到了弘明郡,遲疑了一下,王存業取出一張道符,默默轉化,最后一彈,這道光符飛出,向著道宮而去。

  接著,就去了云崖山地界,傍晚時直直落在大衍觀正中。

  這時碧空云凈,幾個道童在掃地,就在這時,突聽一陣異聲,接著就是一道輕云飛來,落了下來,卻變成了觀主。

  道童都是目瞪口呆,王存業見了笑著:“怎么,不認識我?”

  這時一個道童李庸這時搶先醒過神來,忙第一個稽首行禮:“我現在就是觀主家的家養子,怎么會不認得觀主!只是您御風而下,一時沒有回過神來!”

  這時周圍幾個才醒悟過來,紛紛稽首行禮。

  王存業笑了:“你很伶俐,賞你!”

  說著取出一個小元寶,丟給這人手里,就在這時陸仁聽得聲音連忙跑過來,見得王存業立在院子當中,又驚又喜,伏身叩拜:“觀主!”

  這態度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拜了后,又顫顫巍巍問著:“觀主,你成仙了?”

  王存業見了一笑:“快了。”

  真靈完全長成,就是超脫生死鬼仙真人,生死不能拘,法力神通都會打磨出來,在上古時就是仙凡之分,是以王存業此時就實話實說。

  陸仁聽了,本站起來的兩腿一軟,幾乎癱倒在地,片刻才顫聲說著:“老觀主,老觀主,你看啊,你的弟子成仙了……”

  王存業見他老淚渾濁盈眶,忙說著:“這是好事,哭什么呢,小姐呢?”

  陸仁擦了擦眼淚,說著:“在里面準備呢,先前就聽說你要回來,只是不想這么快。”

  王存業聽言,不由得眉一皺:“你們怎么知道?”

  陸仁躬身解釋:“官府已通知過來,聽說是道宮告知了!”

  王存業聽言,笑了笑:“原來這樣,我們進去吧!”

  王存業向內而去,看著熟悉大衍觀,腦海中突想起正殿上抉擇,心中不快,陸仁見得王存業神色有異,不由出言:“觀主,你有什么吩咐?”

  “沒事,想起一些可笑的事情罷了。”王存業趕到內室,這時謝襄已得了消息,正換著衣服趕出來,見王存業進來,有二個丫鬟都行禮。

  此時深秋近冬,開始生了炭火,一進就覺得溫暖,謝襄這時矮下身子,輕輕行了家禮,她目光深情凝看著眼前的男人,動了動唇,卻又沒有說話,只喃喃了一句:“師兄,你回來了……”

  “嗯,回來了!”

  謝襄定了定神,說著:“師兄才回來,肯定疲倦了,先淋浴洗塵,再弄個小宴如何?”

  王存業一怔,又笑著:“你說的是!”

  當下就去洗了,換了衣,出來時,一桌已擺布停當,只見八只菜,琳琳瑯瑯,謝襄這時親自在點著蠟燭,燭光下,她穿著淡黃色衣裙,更顯的美麗,王存業一時間看呆了。

  謝襄一回首,看見了,浮上一層紅暈,卻對丫鬟說著:“你下去吧!”

  丫鬟看看王存業,又看看小姐,說:“我曉得了!”

  出了把門掩上了,頓時王存業上前握住她的手,淡淡幽香就滲了過來,謝襄靠近了,說:“剛才師兄想些什么?”

  雖有著沉甸甸壓力,見到這時的師妹,王存業不想把這快樂破壞,笑著:“在想你呢,總覺得看不夠,師妹你說怎么辦呢?”

  謝襄貼過來,王存業將她摟住,過了良久,謝襄長長出了一口氣,說著:“真想一輩子都靠著,師兄,你一日千里,我怎么都追趕不上,以后怎么辦呢?”

  王存業低下首來,看著她含笑的容顏,頓時明悟了她的憂慮,突又想到了楊玄和青籮,心中一沉,卻笑著:“我不是在這里?我去哪里都不會丟下你。”

  這話本是平常,但說的卻很真摯,謝襄怔怔的抬起看著,見得的卻是眼前少年神色中的堅定,一時間就癡了。

  道宮·大殿

  道正接著一張赤符,又接著一張金符,不由苦笑。

  “道正?”過了良久,夜明執事欠身問著。

  “你看下吧!”玄云說著,她不是先前道正,也不能用原本方法治理。

  夜明執事接了,一讀下去,臉色就一變,接著就有些苦笑:“原來是這樣,難怪有些遲疑。”

  “是啊,現在這情況,我是開宴好呢,還是不開宴好呢?開宴的話,王存業嚴格說來,還不是內門弟子,連道號都沒有取。”

  “不開的話,他又是自凝真種,鬼仙指日可待。”

  這話一說,殿內頓時一片沉靜,過了片刻,夜明才頓了一下,小心翼翼說:“依我之見,開還是要開,卻不必大張旗鼓,只要開個小宴,到場幾人就可。”

  玄云聽了,沉吟片刻,說著:“也罷,看來只有這樣了。”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