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第一百十七章 這就是法度

  殿主長袖一揮,八團陰神灌入了八個軀體中。

  連云道中修為最高這個不好說,前五有誰,絕少不殿主。

  只見金光落在身體內,陰神軀殼脫落,真識化作一點明光回了肉身,頓時醒了過來。

  七人立刻醒了過來,睜開了眼,這時卻是下午,陽光灑了進來,整個世界都在它的淋浴中。

  七人都有些恍惚,幾如在夢中,只聽著上面有個地仙咳嗽一聲,七人不由全身一顫,這才醒轉過來,一起向著殿主稽首行禮。

  殿主知道這次過份了,肯定這七人有著想法,但卻并不在意。

  只見這殿主笑了笑,說:“你們這次辛苦了,這次回來,就加三千道功,別的殺敵數另計,你們攜回的陰神,已經去掉烙印,可以由你們吸取,省得一年打磨的法力!”

  “你們回去休息,七日后來此殿,都有道種可授。”

  七位弟子聞言一震,冥土這行,說是沒有怨恨這是假著,但真種是成仙之根,長生之路坎坷難上,唯有永恒才是追求,種種愛恨情仇只是過眼云煙,眼下還需忍耐才是,于是這七人都不作聲,再次起身稽首,向殿主和長老行禮。

  長老見了,都是還禮,此時無話,七人退了下去,這時都看都沒有看殿中還有一個身體。

  殿中長老見此,一個長老起身,嘆著:“這次怕是有難解心結了。”

  殿主聽了,端容說著:“這很正常,要是我處于這情況,都會寒了心,但這就是法度!”

  “戰爭哪有不犧牲,我們道門平時都注意招攬人心,卻不會因此有著顧忌,為了大局,隨時可以犧牲,這七子就算寒了心也只得屈從!”

  “要是忍耐了,就是聰明人,我們都是這樣過來,要是有怨望,就此貶落,從此再無機會進步,嚴重者可處死!”

  殿主淡淡的說著,眸子清冷掃過,反正殺的人多的是,再殺些也無所謂,于是問著:“你們說是不是?”

  各個地仙都是默默,三百年前,群仙逍遙,哪有此事?

  只是大戰改變了一切。

  過了片刻,一個地仙看一眼殿主,說著:“不過事情還沒有完結,這上百道人的陣亡,是件大事。”

  殿主的確有權說“犧牲”,但是同樣要承擔責任。

  又一個長老就說著:“殿主,這事我會青章上奏給道君,并且給道宗上書。”

  又一人插口說著:“這上百人算不算戰死?”

  殿主見著眾人發話,感受到了洶涌的暗潮,默默片刻,突一笑,說:“當然,師兄上書是你的職權,我不會阻擋,至于這百人,全部算是戰死,要給撫恤,具體就由我來出。”

  說到這里,殿主思量著笑著:“這件事是大過,也是大功,撫恤不但是本人,還需照顧家人,立碑記事,這樣才能安撫人心,免得有小人興風作浪,憑空添了戾氣!”

  說著指著斜在地上的一具肉身,說著:“比如說這個楊玄,就是有功嘛,雖本識受損,斷了仙途,迷了心智,但是我們道門還要禮送回鄉,雇人照顧,使其安康百年。”

  有個地仙就起身欠了欠身,笑著:“殿主既是這樣說,那就按照這個辦!哪余下的七子怎么樣處理?歸在何門?”

  殿主聽了,沉思著踱步,良久,說著:“這七人,我本來是想著不再伸手,都留給師兄弟,只是其中有一人,就是王存業,這人性情桀驁,怕是難壓的住——我想親自收進門,壓一壓,琢一琢,給他留些進步余地!”

  聽了這話,地仙都是默默,這王存業,怕是再難有“進步余地”了。

  王存業這時出了大殿,太陽西傾,站在臺階上,見得三丈主殿巍峨威嚴,左右宮亭榭臺閣,在陽光下云蒸霞蔚,心中不知道啥滋味。

  檢查下自身,自己算受損最小,但是長時間的離體,也讓精血有所虧損,不必有鏡子,都知道自己有些蒼白。

  胸腔中波動讓王存業驚醒了過來,咳嗽了幾聲,思量有頃,放眼看去,遠山郁郁蔥蔥,精神一震,自向下而去。

  修行到現在,都是一路坎坷而來,不過危險雖大,這次收獲也多,別的不說,殺得的大量鬼兵鬼將,轉化的精氣還在沒有消化。

  而陰神本來沒有破解完畢,但是這時殿主卻示著大方,將余下的陰神送給七人消磨,本來只能獲得些法力,說不定還有些隱患,但對王存業來說,卻是大有裨益的事。

  心念一想,露出了然之色,點頭說著:“原來這樣,一禍一福卻也合情合理!”

  王存業收回目光,快步而下,直直到了自己房舍中。

  到了里面,就端坐,沉下去心,只見靈池上空,一大片黑云,時時有著模糊的面孔,這卻是吸取的鬼氣精華。

  靈池正中是一塊龜殼,絲絲幽氣被絲絲吸取,又絲絲轉化,滴入到赤池中,只是一運轉,身上絲絲煙云就緩緩生出。

  王存業打量著靈池大小,心中暗想:“想必消化完了這些,靈池就可達到人仙極限——三尺半!”

  再看上去,這時一點陰神軀殼,卻是地仙收回神識賞賜下來,它漂在靈池上空,宛如一顆明珠琉璃,望去明光滟滟。

  種種思考在王存業腦中一一閃過,漸漸定了神,這時不必考慮別處,先看這能反哺多少精氣法力才是。

  想到了這里,王存業淡淡一哂,龜殼感受到心中所想,突嗡嗡一陣震動,開始全力吸取幽氣,這些黑云涌動翻騰,紛紛往龜殼匯聚而去。

  龜殼轉化了幽氣,又滴出一些赤水,而在這時,一個金中帶青的真文,正是“青華寶箓”所凝化,宛如活物,隱含著道韻,將這些赤氣抽取,又將身外靈氣吸引過來,運轉周天,化成真正屬于王存業所有的法力。

  只見絲絲縷縷云氣緩緩包裹住王存業全身,形成云霞。

  龜殼吸取著,隱隱有著幽黑的磨盤影子,這些幽氣黑云就算源源不斷,都填不滿,深淵一樣盡數吸進。

  只過了半個時辰,這幽氣黑云就被吸攝干凈,龜殼一震,叮當一聲,只見這時漸漸有著黑玉光澤,幾處小小裂縫彌補了。

  絲絲赤氣化作一口清泉流了下去,給著“青華寶箓”所凝化真文煉化,不斷滴到了靈池中。

  靈池漸漸擴大,水面漸漸上升,淹過了真文所累的假山半山,在抵達三尺半時,王存業只覺得全身竅穴一動,欲要掙脫什么禁錮,卻感覺到了一層難以描述的屏障。

  這也是鬼仙屏障,這個世界武道,精血煉成玉液,甚至形成法力,以武入道,但是始終打不破這層屏障,因此武道始終不能超脫。

  藏經閣里有萬卷經書,其中也有一些是武道大宗師嘔心瀝血之作,他們不甘心著自己的命運,想找出通達仙業的路子。

  其中有一個就提出,假如真元能無限增長下去,也可沖破這層屏障。

  但是上面有著一個地仙真人批示,卻說理論上是可以,但是要把真元凝練到極大,至少十倍真元才可道性自凝,成為鬼仙。

  可是不成鬼仙,人身有時而窮,永遠不可能突破二倍。

  因此這就變成了謬論。

  王存業也不去多想,只是觀看著,只見三尺半靈池開辟后,就摸著了某種極限,再也增長不了,絲絲赤水滴下,又絲絲消散。

  王存業心情無喜無悲,不見絲毫波動,只是運轉著,讓龜殼噴出一道清氣,繼續對著明珠琉璃一樣的陰神分析著。

  只見一個個真文析出,字字金光燦爛、八角垂芒,無數奧義也在心中流淌,不知不覺就沉浸其中,不知日月升降,晝夜輪轉。

  精舍前,二個道童在廊下用著小扇吹著爐煮著,絲絲香氣彌漫出來,一人指的就說著:“這是十全大補湯,看似俗名,實際上真的是十全大補。”

  還有一個道童捧著小瓶放在小案上說著:“但是凡人補不起,只有人仙顛峰,才能吸取轉化,不過這十全大補湯,還及不上這一瓶呢!”

  “這是坤元落地丹,最最能補益道基,這次也賞了下來了!”說著拿起,就聞了聞,就算封著,也覺得一絲清香,頓時精神一震,卻是不敢開封:“哎,這些內門弟子待遇真好啊!”

  “也是用命拼來了!”話音才落,先前路人甲道童就說著,他用蒲扇扇著火爐,上面砂鍋鼎沸,絲絲草藥氣味彌漫開來。

  “你說,里面這位內門弟子,什么時候醒?”路人乙道童問著。

  “誰知道呢,不管什么時候醒,我們就必須在這里伺候著。”路人甲道童嘆了一聲說著:“希望醒了,能指點我們一二,這樣我熬上幾天都愿意。”

  “你想得真美,如果說原來,這些內門弟子春風得意,心情極好,指點一二說不定有,但這次死了這樣多人,他們都是心情郁悶,還能指點我們?不發火在我們身上,就算很好了。”路人乙道童郁悶的說著。

  這話一說,兩個道童都是無語。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