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第一百十二章 戰事

  幽暗冥土中,陰風帶著鬼氣吹著,王存業立刻感覺到陰神在搖擺著。

  陰神第一劫,就是風劫,初生陰神非常脆弱,別說陽世的風(罡風),就算是冥界的陰風都有些受不起。

  王存業不在遲疑,陰神一閃,就進了一處洞穴。

  “這已是陰山了,對于陰性有著巨大牽引力!”王存業感覺到了一股隱隱的力量作用在陰神上,充滿著死亡和沉淪之意。

  要不是此身現在都在觀照之內,王存業真想分析一下。

  這不多說,王存業向內遁去,里面到處都是密密麻麻洞穴,還有點點鬼火,時有鬼氣隱匿其中。

  王存業站著,沉思片刻,漸漸手中一點光氣凝出,變成了一把劍,鋒利銳利的氣息就凝聚出來。

  踏步而行,穿過一處側道時,只見劍光一閃,一個鬼兵頓時命中,鋒利陰寒的劍氣,只是瞬間,就擊中了這鬼兵核心,只見絲絲黑煙冒出,一個呼吸,大半身軀已消去,慘叫著化成恢恢。

  見這鬼兵化作恢恢,王存業收回了劍,世人總以為劍對鬼眾效果不大,但實際上很可笑,就算是鬼眾,其魂魄也有內部結構和循環,這是天道。

  只是和人類肉體的循環和要害不一樣,所以才顯的效果不大,要是一絲劍意襲殺而上,破壞這鬼兵結構,照樣灰灰。

  殺得一個,王存業默默看著遠處,龜殼玄之又玄,在靈眸中分出二層視角,一層是正常陰山洞府。

  第二層,就是密密麻麻的火光,小小的鬼火就是一個鬼兵,火炬一樣的代表是一個強大的死亡騎士,但是這并不被陰神記錄和傳上去。

  王存業雙眸掃看,大步踏上去。

  積分前十可獲道門真種,一旦有了道種,只要法力足夠,就可成就鬼仙,超拔凡世,仙凡分離,這是成道之機,多少修士就是爭的就是這個。

  王存業浮現出冷笑。

  不遠處一道道琉璃一樣的小點,偶然閃動著光明,不斷閃現,明滅不定,和夢幻泡影一樣的不真實,一次又一次斷斷續續的閃現著,王存業瞇起眼睛。

  他知道,這是道脈上百試煉弟子用法身神通滅殺鬼兵,但這樣大肆使用神通,恐怕不一會,就會引來大批騎士。

  這還罷了,最關鍵是每具陰神雖可吸取和轉化冥土氣息轉化成自身法力,但卻非常緩慢,要是不能節省使用,以后就只難以支持下去。

  就在此時,一隊鬼兵察覺到王存業的氣息,不斷的飛遁,如影隨行,這樣速度,最多五息時間就要到了王存業跟前。

  王存業細細掃視,只有一個火長和十個鬼兵,他露出了絲絲冷笑。

  不待多想,一隊鬼兵已撲了上來。

  “咻咻咻!”鬼兵的聲音,自一身皮甲中傳了出來。

  “殺上去!吞噬這個修士的陰神碎片!”一個火長大喝著,這個火長,顯不是單單只有本能的鬼兵,還有著些靈智,知道要讓這些鬼兵當成炮灰,隨著一聲命令,這些鬼兵使著長矛和長刀撲了上來。

  洞穴以石筍覆蓋形成長長走道,王存業根本沒有避讓的意思,揮著長劍撲了上去,只聽著“噗噗”之聲不絕,鬼兵任何部位只要受到一劍,頓時會慘叫一聲,黑氣就絲絲散開,當場斃命。

  轉眼間十個鬼兵都被殺死,化作煙絲消散,王存業揮了揮劍,對著剩下的鬼兵火長冷冷一笑:“你以為這些就能消耗我的法力?真是可笑之極。”

  火長震驚莫名,卻見王存業一劍斬來,這一劍鋒利無情,瞬間而至,它頓時大驚,知道不好,怒吼一聲,身軀化作一道滾滾黑煙向后疾退。

  它深深知道,這種劍氣下,根本無法對抗,只有逃去才有一線生機。

  只是此時,卻聽得一聲哂笑。

  “噗”的一聲,一點紅色的劍氣直直打入濃黑云團中,這點劍氣迅速破壞著黑煙內部的某些神秘結構,只聽“啪”一聲,濃煙化成絲絲黑霧散開,卻已伏誅。

  陰神眸光一閃,絲絲影光閃過,卻是記錄下來,王存業感覺到了,心中一寒,這就是連云道的手段了。

  只是此時無法,只得繼續而行,躲避著死亡騎士,尋找著落單鬼兵和火長,只要十人以下的隊伍,甚至不必埋伏,直接上前殺戮。

  雖道功重要,但必須在大戰略下進行。

  同時,上百陰神,都撲進了洞府,在里面廝殺著,不住明焰生滅,殺聲震動。

  連云道·大殿

  水鏡上是特意顯出了王存業的影像,眾長老和殿主都觀看著,一人見了就說著:“不想此子對劍術這樣精通,已經凝聚出劍韻。”

  “這劍意的確不錯,花費法力極少,但殺傷很大。”一個長老沉吟片刻,說著:“最重要的是適宜戰斗,是不是道宮中可以推廣傳授?”

  “這還是因人而異,我們調出了資料,這王存業一年內就殺人上百,連連血戰,可所謂殺人割草,性情符合劍道,才能有這成就,要是別人,也成不了這樣的劍意,更難以殺得鬼兵。”

  這是一番道理,眾人聽得無不點頭應著,一人就笑著:“此子性情剛烈偏激,我看就算授種,也要磨一磨,才能為我們所用。”

  這說得大家都是一笑,殿主笑容轉瞬即逝,說著:“這還要此子能在這次活下來,其實磨一磨也無所謂,只要授得道種就是雙益——可以讓此子多接些任務就是了,不過不能磨光了,讓他一蹶不振,這對以后出征無益。”

  頓了一頓,又說著:“現在還不是說這事的時候,現在要加快對這死亡道律的破解。”

  “是!”有七個人應著,這時已經看見一面古鏡,在緩緩推動著,漸漸,古鏡變幻出連綿光影,卻是追溯著這事來龍去脈,以及破解著這臨時建構的陰山結界。

  地府

  一處地穴,遠遠是一個陰氣所化泉水小湖,湖面上,淡淡霧氣扭曲飄渺上升著,一個陰神施展著法術:“破!”

  一道明光炸開,幾個鬼兵雪遇見太陽一樣飛快凈化著,絲絲黑煙消去,慘叫著化成了灰灰。

  這陰神冷哼一聲,琉璃通明,與鬼兵截然不同。

  就在這時,一個黑影已自后方洞穴悄然而出,這黑影披著黑甲,頭盔里閃著血光,持著長槍,上面纏繞絲絲黑色火焰,下面戰馬悄然無聲,長槍舉起。

  “不好!”這個陰神隨手一擊,又一個鬼兵破碎,只是這時,一陣危險感覺浮在心中,頓時心神凝聚,掠出三丈。

  “噗”,原本站立的地點,一道燃燒火焰的長槍插在地面。

  這時騎士不在隱藏自己,單手一招,長槍又飛回手中,眸中血光直直盯了上去:“褻瀆主的領域,異教徒,你必永世沉淪!”

  騎士冰冷的話語,直接響在靈魂中,只見戰馬一動,瞬間向前掠去,黑色長槍帶著火焰,直直刺去。

  這一攻就是幽冥中的死亡邀請函,要將他拉入地獄,永遠沉淪在此處。

  這弟子見了,心中一沉,自己這樣早就遇到了鬼將!

  不過這時手上卻不停,捏起一道手印,喝著:“敕!”

  一道符文,流星一樣帶著滾滾尾焰,“轟”一聲撞擊到騎士身上,這騎士根本不避讓,受此一擊,見此,這個弟子正是大喜,就聽著一個冰冷和鋼鐵一樣聲音,自火焰中傳了出來:“異端,就算我拼著重歸吾主懷抱,也要將你徹底埋葬!”

  火光中,身軀破裂,戰甲上都布滿了道道裂紋,但這聲音卻更是冰冷,只見自破碎的裂紋中涌出絲絲黑霧,整個騎士帶著熊熊黑火,奔了過來,幾乎同時,一槍又是刺出,只聽“砰”一聲,琉璃身子刺入。

  陰神光焰冒起,這弟子慘叫一起,跌了出去,破開的傷口處迅速在愈合,只是色澤同時在迅速暗淡!

  騎士低吼一聲,長槍再次一刺。

  “啊!”這弟子根本無法躲避,眼睜睜看著長槍貫入陰神,“轟”的一聲化作碎片,卻是再也不能凝聚成形。

  冥土氣息絲絲纏繞上來,同化著這尊陰神碎片。

  而在這時,這弟子慘叫一聲,它眼睜睜著看著陰神頭部炸開,一團金光帶著本識迅速化成一道光,直沖上去。

  金光中,浮現出一張面孔,這弟子滿臉失意,他知道在這試煉之地死去不過是假死,只是失去一次考核機會,當下幽幽一嘆:“可惜了這次考核機會,這就浪費了,不過我才第一次,下次就有經驗了!”

  自己才殺了一百左右鬼兵和火長,連一個鬼將都沒有殺死,就算身死不是絕對貶落,還看總體成績,但這成績也不可能取得名額了。

  正想著,金光飛遁而上,轉眼就抵達了晦暗冥土天空,眼見著遁回陽世,只聽著“轟”一聲響,卻似撞上了一層透明的屏障,他不由大叫一聲,帶著不解和震驚。

  不是這樣啊,這里明明是回歸之門,卻為什么不能回去?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