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陰壽第一百三十五章 詭異的消失

  我沉聲說道,剛上樓三樓,我便是感覺到了這房間之中傳來了一股陰邪之氣,而且并不是一般的陰氣,好像是從某種東西上面散發出來的。

  所以我才說了那樣的一句話!

  “小伙子,話不能亂說,我們這宅子可是什么事兒都沒出過。”不過聽到我這么說,楊諾的母親卻是不高興了。

  直接沉聲對著我說道,我卻是沉默不語,直接推開門,朝著房間之內走去。

  打開房間門的瞬間,我看到房間一片漆黑,窗簾什么的全部都拉上了,就連燈都沒有開。

  而且就在開門的瞬間,我感覺到一股冷氣直接撲面而來。

  然而,當我看向床頭的瞬間,我整個人體內的靈氣也是瞬間運轉,對著身后的楊諾母女出聲喝道。

  “你們先退出去。”

  因為現在的我已經是筑基境了,所以一般在遇到臟東西的時候,體內的靈氣就會自動的涌上我的雙眼,自動開天眼。

  而現在,我看到在床頭,有著一個全身烏青的孩子死死的抱著一名中年男子的腦袋,準確的說,是勒住那男子的脖子,使得男子的呼吸極為的虛弱,甚至這東西還在不斷的對著男子的嘴巴吸氣,將男子的陽氣吸入自己的體內。

  在我開門的瞬間,按全身烏青的孩童也是豁然轉過頭來,一雙猩紅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我,嘴角泛起了一抹詭異的弧度。

  “小伙子,你大驚小怪的做什么?本來我丈夫就身子虛弱,你現在還不讓他好好兒休息?”

  身后再度傳來了楊諾母親的喝聲,聞言的我則是微微一笑,出聲說道:“伯母,就伯父這種情況,休息再多的時間都沒用。”

  “小伙子,我說你怎么說話呢?你這是在咒人嗎?”楊諾目前的聲音再次傳來,而我則是死死的盯著那鬼嬰。

  我只能這樣稱呼,這東西我第一次看到,說實話并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兒,只能暫時以鬼嬰稱呼。

  這鬼嬰盯著我看了一會兒,便是再次轉過頭,對著那男子的嘴巴吸了起來。

  身后也是傳來了楊諾和她母親的聲音,楊諾就是讓她母親別這么跟我說話,說完又看著我。

  “李一兩,你別跟我媽計較,最近因為我爸的事情,她操了不少的心,也急壞了,而且之前來了不少的騙子,所以我媽變得有些草木皆兵。”

  楊諾的聲音傳來,聞言的我也是點了點頭,隨后掏出了身上的朱砂,然后運氣在楊諾和她目前的眼睛上面畫了一筆。

  “你們做好心理準備,別被嚇到。”

  說完,我讓開了身子,讓楊諾母女二人朝著房間之內看去。

  這個時候,她們自然是能夠看到床頭上的那鬼嬰了,兩聲刺耳的尖叫頓時傳出,我看到楊諾的母親直接是被嚇的蹬蹬后退。

  楊諾連忙扶住了她的母親,而我也連忙讓她們叫眼皮上的朱砂擦掉。

  此刻,楊諾的母親身子已經開始有些顫抖,我也是連忙出聲安慰:“伯母你也別怕,那東西道行有限,所以伯父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楊諾母女的尖叫聲頓時將下面的人驚動了,幾個下人一起上來,問發生了什么?楊諾說沒事兒,讓后讓其中兩人帶著她母親先去休息。

  楊諾的表現使得我挺驚訝的,沒想到這么快就鎮定了下來,我看著楊諾,問她怎么不怕?

  楊諾拍了拍那傲人的胸脯,出聲說道:“不怕才怪,不過這不是有你在嗎?對了,那東西到底是什么?看樣子好嚇人?皮膚怎么還是青色的?”

  我搖了搖頭,說我還真不知道那東西是什么東西,不過只能推測那東西的道行似乎不算高,不然根本就等不到我來了,一夜之間恐怕她父親的精氣就被吸干了。

  這個時候,我問楊諾房間里面怎么是這幅樣子?

  楊諾這才出聲告訴我,說只要有光,她爸就會不但的喊說呼吸不了,但是沒光就好了,就能正常點兒,也不大喊大叫。

  我心中一凝,說那東西是怕光的,而剛剛她也看到了,那東西的雙手勒著她爸的脖子,所以只要一有光,那東西勒住脖子的雙手就會用力,自然而然的,他爸就會喊出不了氣了。

  楊諾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隨后問我怎么救她爸?我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說我得先去試探一下那東西是怎么一回事兒。

  我讓她在門口等我,我自己進去,隨后我直接在門上貼了一張符篆,防止那東西逃跑,進了房間,我直接將門關上,又貼了一張符篆。

  取出了一支蠟燭,在房間里面點了起來,蠟燭的火陽氣很弱,不像白天的光,所以鬼物是可以接受的。

  蠟燭的微光將房間照亮了許多,而我也是看著床頭的那鬼嬰。

  “孽障,還在吸人陽氣?還不快快住手!”

  我身上的氣勢陡然一提,便是對著床頭的那鬼嬰冷喝出聲,這時候,那鬼嬰也是再度被我的聲音吸引了過來,抬起頭來看著我,但是眼神之中卻是布滿了一陣怨毒。

  是因為我出聲打擾了他,所以他不高興了,但是我感覺到這東西道行似乎只是怨鬼,我還能夠對付,心中倒也并沒有過多的害怕。

  手中一張破煞符出現,靈氣涌動。

  “孽障,你要逼我動手嗎?”我再度出聲,對著那鬼嬰喝道,但是那鬼嬰齜牙咧嘴的看著我,發出一陣咯咯咯的聲音,我的心中有些發毛。

  但是下一刻,我直接冷喝了一聲,手中的破煞符朝著那鬼嬰打了過去,然而,就在我手中的破煞符即將打到鬼嬰的瞬間,那鬼嬰竟然就這么詭異的消失在了床頭。

  不錯,就是消失了,和之前我看到的朱思夢消失的樣子一樣,竟然就這么詭異的直接消失了,這使得我整個人都是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怎么可能就這么消失呢?

  但是我仔細的感受了,并沒有從房間之中感受到任何那鬼嬰的痕跡?

  “奇了怪了?難不成這莊園也被人用大陣籠罩了嗎?沒道理啊!”

  我的心中充滿了疑惑,但是那鬼嬰卻是真的消失在了這房間之中,我將整個房間都找了一遍,仍舊是沒有鬼嬰的痕跡,隨后我直接過去,將窗簾打開,陽光透了進來,照射在房間之中,而這個時候,那鬼嬰要是出現的話,定然是會被這陽光所傷。

  隨后我直接取出了四張破煞符,然后在床的四個角落都貼上了,這才走到了那中年男子的身邊,我看到中年男子面色煞白,身上陽氣虛弱無比。

  看來都是被那鬼嬰給吸了,但是現在最主要的是要找到那東西是從什么地方來的,必須要將那東西徹底的解決之后,才能夠徹底的處理這件事情。

  要是治標不治本的話,那根本就是沒有任何的作用。

  這會兒,我開了門,外面的楊諾看到我出來,連忙出聲對著我詢問怎么樣?我的神情有些凝重,直接出聲對著楊諾說道:“不見了!”

  “什么不見了?”

  楊諾顯然是沒有聽明白我說的是怎么回事,我給楊諾解釋了一遍,說我要解決那東西的時候,它突然就那么詭異的消失在了房間里面,我可以肯定,房間里面沒有那東西的蹤跡。

  “啊!怎么會這樣?不會是逃了吧?”楊諾驚駭的看著我,出聲說道,我搖了搖頭,說這種可能性不大,因為門我已經用符篆封住了。

  現在只有等她爸醒過來,問問他知不知道關于這東西的事兒。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