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醫仙第539章 冥毒

  秦朗結束了給這位“首長”把脈,因為通過把脈秦朗實在找不出問題所在。

  但是秦朗可以肯定的是,這位首長既非生病,也非受傷。

  “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秦朗陷入了沉思之中,隨后他微閉上眼睛,靜坐在病床旁邊的椅子上,似乎在思索,又似乎在獨自練功。

  “這小子怎么回事,他是在裝高深么?”一旁的方錦暄心想道,但是這一次他依然沒有說話,因為他覺得這小子很快就裝不下去了,很快就會穿幫出丑了。

  方錦暄雖然也看不出這位首長的病因,但是方錦暄卻可以通過他的醫術為首長進行調養,延緩首長身體的衰弱,所以方錦暄認為自己是有用,而這個黃毛小子純粹就是一個攪屎棍,居然還敢跟他叫板。

  其余的人不知道秦朗究竟在干嘛,但這時候那位首長卻“咦”了一聲,似乎感覺到了什么異常情況。

  首長向秦朗看了一眼,但是卻沒有打擾秦朗,反而他也閉上了眼睛。

  其余人不知道狀況,卻又不敢打擾,都只是靜待變化。

  即便是方錦暄,此時也都安靜下來了,因為他從首長的神情之中看出這個時候最好不要打擾他!

  大約十分鐘過后,秦朗終于睜開了眼睛,然后微微一笑:“首長,看來我已經找出你的病因了。”

  “什么!你胡說!”方錦暄禁不住開口道。他原本不至于如此失態,只是他料定秦朗肯定是找不出原因,正準備看秦朗笑話呢,哪想峰回路轉,竟然讓秦朗這小子翻盤了,方錦暄自然是不能接受。

  “方醫生,請你出去!”首長忽地發話,這是毫不留情地下逐客令了!

  很顯然,首長已經確定秦朗找出了病因,因為他有些不耐煩方錦暄的胡攪蠻纏了。

  方錦暄氣得脖子都紅了,首長當著這么多人對他下逐客令,這可是赤裸裸的打臉啊,這等于是首長認同了秦朗的醫術,認定秦朗這個黃毛小子的醫術超過了他!

  如果在別人面前,方錦暄還能辯解,但是在這位首長面前,方錦暄知道自己沒有辯解的機會了,因為這位首長一旦發怒,那怒火可不是他能夠承受的!

  方錦暄只能灰溜溜地離開了病房。

  對于方錦暄來說,自己竟然輸給了一個黃毛小子,而且是無緣無故地輸給了他,這簡直是奇恥大辱!因為直到現在,方錦暄也不知道這小子用了什么辦法,竟然使得首長相信了他。

  出去的時候,方錦暄握了握拳頭,他雖然是京城御醫,但這并不代表他的心胸有多么廣闊。反之,他向來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今天在這么多人面前被一個小子“打臉”,這是他無法接受的事情,他發誓一定要找回這個場子!

  “小神醫,既然你已經有了答案,就請告訴我吧。”首長的語氣顯得很客氣,“對了,你好像還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武明侯。”

  無名侯?

  秦朗心說這是什么名字,難道這是一個官職,不過現在應該沒有什么“侯爺”了吧。

  “武明侯,武術的‘武’。”這位首長似乎看出了秦朗的想法,所以特意解釋了一句。

  “這個名字很特別呢。”秦朗笑了笑,“武先生,想必之前你也感覺到了,你的身體本身其實沒有出問題,沒有受傷也沒有生病,問題出在你的神魂上面。”

  “不錯,我也感覺到問題所在了。”武明侯點頭道,“不過奇怪的是,以我的境界修為,之前都沒有發現問題所在,為何你運功的時候,竟然讓我生出感應,找到了問題所在?”

  武明侯的確是奇怪,秦朗的修為不過是養氣境界,照例說是不可能讓他生出感應的,除非是秦朗的功法非常奇特。

  秦朗的功法的確比較奇特,這是他一直修行的無相心法,這一門心法秦朗修煉已經多年了,不過這一門功法不會提升內勁,而是用來激發無相毒體的。最初,這一門心法沒多大用處,直到秦朗進入養氣境界之后,這無相心功才顯示出了利害所在。而第一個“受害者”就是青城派的青陽子,這家伙中了秦朗的“毒血”,幾乎斃命。

  秦朗之所以運轉無相心法,就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看看武明侯是不是中毒了。

  為何是“試一試”呢,因為以武明侯的境界修為肯定很難中毒,而且就算是中毒了,必然能很快就解毒,所以連秦朗都覺得武明侯應該不可能中毒,但實際上武明侯卻真的是中毒了。

  當然,武明侯中的毒絕非一般的毒!

  按照現代人對毒藥的理解,毒藥依然分為七級,依次為微毒、輕毒、有毒、很毒、極毒、劇毒。劇毒,就是普通人所知道的最致命的毒藥了,比如氰化物、鉈化物還有古代傳聞的“鶴頂紅”擇,這些都是劇毒,一旦吸入體內就會死翹翹。

  但是在毒宗的記載之中,在劇毒之上還有更厲害的毒藥,那是傳說之中的毒藥,并且這種毒藥還有兩大等級,分別為冥毒、天毒。

  冥毒,傳聞是從冥界地府之中流傳出來的恐怖毒藥,比之劇毒更加恐怖,而且還是百倍的恐怖。因為劇毒雖然可以讓普通人死翹翹,但是對于一些絕代高手卻未必有用處,而冥毒卻不然。

  冥毒,既然傳聞是“冥界”從流傳出來的毒藥,自然是非同小可,正所謂“閻王叫你三更死,豈能留你到五更”,這冥毒一出,無論你是普通人還是境界高深的修行者,都是難逃一死的。

  武明侯,中的就是冥毒!

  但是秦朗對這種毒藥并不了解,因為即便是在毒宗,關于冥毒的記載也不是很多,而武明侯中的這種冥毒,毒宗的典籍之中并沒提及過。

  不過慶幸的是,秦朗已經找出了問題所在,而只要找出了問題,那么自然也就有解決的辦法。

  但既然是治病,當然還需要病人配合。

  “你說我中毒了?”聽了秦朗的分析,武明侯有些詫異。詫異,但是卻并沒有否定,反而他的語氣之中似乎期待著秦朗的進一步解釋。

  “沒錯,而且你中的應該是冥毒之一。”秦朗點頭說。

  “冥毒……冥毒,我竟然會中冥毒?”武明侯喃喃說道,似乎他也曾經聽說過冥毒。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