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仙第440章 司徒有難

  林峰已經計劃好,這次返回火炎大世界后干上一票立刻離開,他體內已經禁錮住四大傀儡道嬰,而且自己的體道虛嬰也凝練成功,只需閉關潛修,便可強行的施展血祭之術,煉化這些傀儡道嬰,足夠自己體道大成了。

  體道大成,便是貨真價實的大尊,地位尊崇,就算在大尊級別中那也是一等一的。而且林峰隱隱有種感覺,如果自己再吞服幾滴仙獸金色精血的話,在體道大成的時候或許會有意外的驚喜。

  四大傀儡道嬰中,有一尊傀儡正是那龍相大尊,獅相大尊與豹相大尊也看到了他。

  “不好。”豹相大尊施展出偽仙術“四象烽火”時,一股更加強大的血氣從體內發出,天空之中都驟然出現無數的黑云。

  “作孽呀,有違天道,獻祭信徒居然引發了天地異象,這豹相大尊還真下得了狠手。”林峰知道豹相大尊很果斷,直接獻祭了無數的信徒,數量之多恐怕過萬。皇極煉體術第五變,下品道器,劍道力量全部施展開來。

  最先被轟破的便是那偽仙術,然后狼牙棒威勢不減,直接壓向拼命的豹相大尊。

  “轟……”

  豹相門被力量沖擊波抹平了四分之一,豹相大尊整個人被轟進了地面中,那股濃厚的血氣被打散。

  “好強的戰力,這豹相大尊剛才的力量怕是很接近自己了。”林峰的戰力接近“億”,所以對于自己的戰力一項都和自信,但是剛才那一棒下去,自己的雙手虎口居然有些麻木。

  不過那獅相大尊卻沒那么好運了,她施展出血盾術后,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候,被那強大的力量給轟碎了肉體。就連道嬰都十分的萎靡,竟然連逃跑的力量都沒有了。

  “林道友,請放過我吧,你想讓我干什么都我答應你。”獅相大尊近乎哀求絕望的聲音,絲毫沒得到同情,一只無比可怕的魔爪在他的道嬰頭頂上扣了下來。

  “哈哈哈,獻祭吞魔。”地底下陡然傳來一股股燃燒的火焰,如同盛開的花朵,一瓣瓣地綻放著。這股火焰一出現,林峰的火道空間就震動幾下,顯然極陽之火的等級與之比起來要低些。

  林峰抓住獅相大尊的道嬰躲閃過去,那已經看出那火焰是豹相大尊獻祭出了自己的壽元,乃是壽元之火。不過這股壽元之火一出現,林峰就皺起眉頭,一股股無法形容的危機升起,他仿佛看到了一條洪荒萬古前的巨獸從地下站起。

  突破億戰。

  這個時候豹相大尊獻祭出自己的壽元換來了“億”戰的力量,一聲低哼響起,整個天地都黑暗下來。

  林峰紫府空間中的魂念似乎遭受了無形的攻擊,眼前一陣旋轉。好在這種感覺只是剎那間的光景,不過清醒過來的林峰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無比,想都沒想的瞬移了出去。

  “轟”……

  方圓三百里成為了虛無,整個豹相門消失了。

  “呸……”林峰忍不住吐了口吐沫,雖然有些后怕,但是也有些哭笑不得。那個豹相大尊雖然獻祭出了壽元,強行突破了“億”戰,但是她的肉身相對要脆弱很多,居然承受不住這股力量,而爆炸了。

  “恩,她的道嬰還在。”林峰化出皇極鎧甲一下子瞬移回去,那股洶涌澎湃的力量雖然還沒消散,但是卻已經傷害不到林峰的強悍肉體了。在爆炸中心點,林峰看到了昏迷不醒的豹相大尊道嬰,滿身都是裂痕,顯然在這次意外中雖然沒死絕,但是也失去了反抗之力。

  這個時候,獅相大尊道嬰已經被煉制控制,眉心處的那個火焰紋印熊熊燃燒著,似乎擁有生命般。

  “第六具傀儡道嬰了。”林峰將之收進五行空間中,然后花了十息再次煉化了那個豹相大尊,也囚禁起來。

  “癡天,我們走。”

  一道空間之門出現,林峰毫不留念的鉆了進去。

  三息后,一只覆蓋五百里的手掌從空間中轟下來,但是來不及了。隨即出現一個少女,她的頭頂上空有一個敞開的裂縫,從里面流淌出嘩啦啦的液體,那是仙氣。

  這是一個老牌的太上大尊,能夠將仙氣凝練成液體吸收。她的雙目中似乎有一個微型的世界在緩慢地轉動著,微型世界中已經凝練出一顆虛幻的火種。

  這個老牌太上大尊居然快要將火之規則修煉大圓滿,踏入第三境界‘道化規則’。她閉上眼睛仔細感應一會兒,秀眉微動。好久,才嘆口氣,“罷了,這算是我償還你當日的恩情了。葉飛,下次見面,我一定會斬殺你,抹殺掉我內心最后一絲魔念。”

  精靈大世界距離火炎大世界似乎十分遙遠,光是在空間通道中飛行就耗費了半個時辰。在一過程中,隨時都可能會發生通道斷裂癱瘓的事情,那么林峰也隨時會遭遇洪荒亂流的吞噬,以他的實力最多能堅持十多息便會被徹底的煉化成虛無。

  凝空虛度空間通道,這是太上大尊才能擁有的手段。

  好在林峰安全的飛出了空間通道,在空間之門的另外一點,林峰看到的是高聳入云的古樹,這些古樹每片葉子都擁有兩個人體積大,上面的紋路跟人體血筋一般,里面流動的綠色液體發出嘩嘩的聲音。

  不過這種聲音傳入耳朵中不是噪音,反而形成了一種奇妙的聲樂,令人有種心神寧靜,渾身舒暢的感覺。

  而且這個世界的天地靈氣非常濃郁,比起源心大世界都要濃郁很多。

  魂念一掃便是十五萬里之遙,無數的生靈在這片不知道多長的古老森林中生存著。

  “那個司徒倩南是玄靈門的弟子,不知道這玄靈門在哪里?”林峰身形一動,便是數千里,連續三個瞬移,來到一片稍微平坦的地方,方圓千里都籠罩在一層禁陣中,這種禁陣居然還禁止了人的魂念探查。

  “這是一個修煉門派,方圓千里,規模比起獸靈門是只大不小,就是不知道總體實力如何。”林峰想了想,還是覺得不能冒險,自己是外來修士,萬一受到敵視,那么將來的修煉大計就要落空了。這次出來歷練,已經七十多年了。紫衣,茹菲等人也到了修煉最關鍵的時刻,只等他們凝聚出法道虛嬰,便可血祭傀儡道嬰,助她們成就大道。

  正要轉身離開,那層禁陣波動幾下,從里面飛出數十人,大概有四十多個,人人都極其俊美。尤其是那些女精靈,容顏之美極其罕見。就算是紫衣,茹菲等人也略有不及。

  他們都是天道的寵兒。

  林峰的外貌一看,便知道是外來修士,很顯然這些精靈修士們都聽說過,或者見識過異度空間的修士,所以見到林峰只是稍微愣了下就恢復常態。

  能夠到異度空間試煉的修士實力都是不俗,至少這批精靈修士中實力最強大也就是神通境巔峰層次。所以當那個實力最強大的女精靈走出來時,說話還是非常客氣的,“請問這位道友,來我千靈門有何貴干?”

  千靈門?林峰想了想,也非常客氣地回道:“不知道道友可知玄靈門在何方?”

  不問還好,這一問,所有千靈門弟子的神色都變了,眼中都露出了警惕之色。

  “道友與玄靈門有什么關系嗎?是認識某個人,還是……”

  這些林峰倒是奇怪了,怎么一提玄靈門,這些人的神情都變成這樣了。難道他們與玄靈門是死敵,這個猜測還真有可能呢。

  “近兩百年前,在一處危險之地試煉時認識了三個朋友,他們都是玄靈門弟子,既然來到了精靈大世界,順便也拜訪一下。如果道友不方便說的話,那在下就告辭了。”

  “你是玄靈門弟子的朋友?”一聽是朋友,這些人的神色紛紛露出懷疑,似乎很不相信。

  林峰內心嘀咕幾下,被他們的反應弄得有些糊涂了,“司徒倩南,石印生與司徒明,當年曾經在源心大世界的罪惡之域中有過一點因緣。不知道道友可曾聽說過他們?”

  能夠進入罪惡之域中修煉的,都是天賦優秀之輩,既然眼前的人知道玄靈門,那可能也聽說過那些優秀的弟子。

  “想不到閣下居然認識司徒姐姐。”就在這時,又從禁陣內走出三十多人,這些都是高等級修士,實力最強的已經是命劫境初期修為了。說話的同樣是個貌美的女精靈,在她的右手臂上纏繞著一根三丈多長的藤蔓。準確的說,那應該是個中品法器級別的法寶。

  第二批走出來的修士明顯有些高傲,他們看向林峰的眼神多少都帶點不屑之色。為啥,因為林峰此刻表現出來的氣息也僅僅有神通境巔峰層次,與他們相比那是相差好大的一段距離。

  林峰自然不會將他們的表情放在眼中,如今他的實力之強可以徒手斬殺大尊,不論從戰力上還是從心態上,他都懶得跟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修士計較。

  突然,第二個說話的女精靈腰間的一塊玉佩爆裂了,出現一個精靈虛影。

  “司徒道友。”林峰一眼便認出了這個虛影,正是那司徒倩南的模樣。

  “不好,司徒姐姐有難。”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