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暴力第六百四十九章 正名之爭

  瘋狗龍突然用出一閃,花花公主往前就地一滾,袖中劍“嘭”的一聲化為無數碎片,迅速形成一片光幕,正如跳動著粼粼波光的海面一樣,無比璀璨、無比輝煌。

  但這把劍并不是真正的碎了,每顆碎片仿佛都有一根看不見的線串聯著,原本筆直鋒利的一把劍,現在儼然變成了一件霓裳羽衣,被花花公主用著一著舞蹈般的優美姿勢和飄逸手法揮舞出來。

  羽衣所過之處金光燦爛,艷麗得不可方物,連陽光仿佛都失去了顏色。

  瘋狗龍從來沒見過如此美麗而奇妙的攻擊,他知道自己一點都沾不得,一沾上就完了。

  而花花公主的身姿時而就像蝴蝶在花叢中翩翩起舞那么輕盈,時而又像毒蛇從草叢中彈起那么險絕,如果不是瘋狗龍速度基本功打得牢固,早就吃了好幾劍了。

  無相怪劍跟天王神刀完全是兩個極端的類型,一個威猛、霸道、陽剛,另一個巧妙、驚險、陰柔,但都同樣具有驚人的威力。

  庭院中無數花瓣都被強大的劍氣激起,這兩人就像是在漫天花雨中激戰。

  忽然間“嘩啦啦”一陣急響,所有的碎片一瞬間收攏,花花公主連人帶劍化為一道虹彩般的金光從高空降落。

  也在同一時間,瘋狗龍的身影“唰唰唰”的圍繞著金光實行多重進攻,他自信《阿爾法突襲》也不是花花公主閃得開的。

  很遺憾,兩秒鐘之中瘋狗龍暴退了五米,他沒事!

  同樣,花花公主落地之后也一樣沒事!

  瘋狗龍的臉色沉了下來,對方身上莫非有什么解除控制效果的技能或是特效?

  花花公主又眨眼笑道:“你看,你的輕語在我的無相劍面前,根本就只有招架的份,完全沒有反擊的可能。”

  這是實話,因為瘋狗龍現在才明白這把劍為什么要叫無相怪劍,你根本看不出它的形態變化。

  此刻花花公主手上握著的不過一把外貌很普通的金色短劍而已,誰都無法想象剛才這把劍可以變形為那么多不可思議的形態。

  花花公主的笑容忽然凝固,瘋狗龍也渾然警覺起來,前面的宮殿來人了。

  “黃瓜,你也到這里了?”這是一個熟悉的聲音。

  瘋狗龍大喜過望,騷呵呵、芳姐、大眼哥三人的身影出現了在宮殿后門。

  只不過三人看到地上的尸體時臉色齊唰唰的變了,瘋狗龍都還沒開口,花花公主卻笑嘻嘻的說道:“你的黃瓜哥殺了你們會的人。”

  瘋狗龍對這古靈精怪的丫頭佩服得要死,花花公主說起謊來簡直太自然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從此又多了一名侯選熱門。

  騷呵呵對她的話毫不在意,但是芳姐和大眼哥的眼中卻露出了疑惑之色。

  芳姐沉聲道:“小騷,正事要緊,前面就是最高點了。”

  騷呵呵道:“黃瓜,自己小心!我們去幫你解決大頭!”

  說完這三人迅速穿過庭院,朝上面的宮殿飛奔而去。

  花花公主又大笑起來,簡直是笑彎了腰:“哈哈哈,你的人就是來打醬油的。”

  瘋狗龍冷冷的望著她,直到她笑夠了才猛的一揚手。

  “錚”的一聲急響,手腕上突然彈出一記晃悠悠的亮星,飛到半途“嘭”的一聲化為無數綠光,漫天飛針猶如仙女散花罩向花花公主,同樣華麗燦爛。

  “好!”花花公主的身形朝天彈起。

  就在這時瘋狗龍的身影在她頭頂出現,袖中劍已經彈出,無數綠芒中有道白光下刺。

  花花公主這次沒用無相劍,她做出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舉動。

  只見她張開嘴唇,“呼”的一下猛吸了一口氣,所有的毒針都被她吸進了口中,然后迅速朝落下的瘋狗龍“噴”出一口霧。

  那薄竟呈藍色,就像一個煙圈一樣要把他套出,無數毒針也反打了回去。

  瘋狗龍硬生生的收回這一劍,空中一個翻身往原位落去,腳一落地人就不見了。

  這個時候花花公主手持短劍站在原地不動,靜靜的感知著對方位置,她知道這是真正的隱身技能。

  但她想不到瘋狗龍其實根本沒動,再度現身時她看見對方輕語的表層被裝上了一個箭筒。

  “不好!”花花公主不愧是一流高手,反應極快,往旁邊一竄、一個側撲就在地上翻滾。

  “嗖嗖嗖,唰唰唰!”

  醉銀劍如同連弩一般被輕語上的彈射裝置疾射而出。

  “轟隆!轟隆!轟隆!”

  庭院中發生了大爆炸,炸得火光陣陣、狼煙滾滾。

  連續三十支箭射出,瘋狗龍這才取下箭同,《龍武之氣》套在《飛閃電步》上面,又是一個一閃飛身到前面宮殿天臺邊緣。

  花花公主這次是再無閃避的余地,袖劍“哧”的一下釘入她的肩膀,她的臉立即抽搐。

  紅傷數值:“—1980!”

  “你也別想逃!”花花公主憤怒的刺來一劍。

  瘋狗龍立即抽回袖劍,鮮血立即狂飆而起。

  與此同時,他左手的夜影往旁邊墻壁上一插,整個人空中一個轉身閃開這一劍。

  看似閃開了,其實根本沒有,因為短劍“嘩”的一下膨脹了數倍體積,而且變成了一個螺旋式的鉤子,鉤子直接鉤中的瘋狗龍的左手。

  “嗤啦”一聲。

  紅傷數值:“—1366!”

  這條傷口已經可以看見森森白骨了,瘋狗龍顯然受到的傷害比花花公主高,因為好不容易恢復起來的屬性又降了大半下去,視野又模糊了。

  這一瞬間他有了一種預感,花花公主這把劍注入的魔靈肯定就是附帶在普通攻擊中的,否則哪來這么可怕的被動特效。

  花花公主事實上現在情況也不見有多好,醉銀劍帶來的科技傷害本身就炸得她夠嗆,最后吃了一記袖中劍差丁點就報銷了。

  “嘿嘿嘿……”花花公主此刻披頭散發,搖搖晃晃的站起來獰笑道,“我說了我這劍才是正品……”

  她舉起右手看似又要刺來,這時兩個人的臉色同時變了。

  不是因為又來人了,而是兩個人忽然感覺到地心引力突然增強了數倍,產生了一種強大的吸力,這種吸力不光地下有,后面的宮殿似乎更為明顯。

  瘋狗龍隱約聽見了芳姐的驚呼聲,騷呵呵那邊是發生什么事情了?

  不應該有玩家,難不成是BOSS現身了么?

  重力加強的情形也是很奇妙的事情,因為現在兩個人每移動一步都很困難,手臂變得有千斤重,原本疾如風快如電的出手現在看起來就是電影慢鏡頭。

  花花公主一劍刺來,那動作慢得真是像小孩子在過家家一般,要是有旁人在場,一定會發笑的。

  可是瘋狗龍卻笑不出來,因為他要閃避發現自己的腳步同樣是慢動作。

  勉強后退十米后,花花公主已經刺出了四劍。

  瘋狗龍的眼睛又亮了,他想到了一個問題,天王刀和無相劍是因為武器本身的屬性夠高夠強,所以殺傷力才那么大,但是花花公主本人的基礎卻不如天王刀,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是很難傷到他的。

  只不過這次情況遠沒有上次危險,畢竟大行會的高手多。

  前面宮殿的后門走來一條人影,在如此巨大的吸力之下,這個人的步伐很沉穩、面容也很安詳,就像是正常人走路一樣。

  胡薇薇!

  來的人居然是胡薇薇!

  胡薇薇一身黑袍,腰畔上別著一把黑鞘長劍!

  只是她頭發也很亂,臉上血跡斑斑,估計在下面經過了惡戰才趕到這里。

  瘋狗龍立即大喊出聲:“胡姐小心,這是無相怪劍!”

  胡薇薇非但沒有驚訝,反而是原本平靜的臉上竟然出現了一種興奮的表情。

  她眼中的光芒更熾,看著花花公主冷冷一笑:“過來!”

  花花公主驚訝道:“陽虹都死了,你居然還沒死?”

  胡薇薇又朝她勾了勾手指:“過來!”

  她的聲音有一種奇異的魅力,既讓你無法抗拒又能讓你感覺得到她的殘酷無情。

  花花公主站著沒動。

  胡薇薇不屑的笑了:“拿著無相劍這樣的名器,居然連過來的膽子都沒有!”

  花花公主大怒,二話不說再度飛身而起,由于吸力的作用,無相劍這一次的變化瘋狗龍看得很清楚。

  她先是一劍直刺,胡薇薇腰畔上的劍也是“嗆”的一聲出鞘。

  饒是慢動作瘋狗龍也看得心驚,胡薇薇的出劍速度比起一劍飛雪也慢不了多少,而且她跟一劍飛雪的路數完全不同,劍尖指向花花公主手腕。

  若是在平時這一劍絕對奏效,但花花公主似乎對胡薇薇的手段特別清楚,無相劍突然“嘩啦”一聲扭曲,不但體積膨脹而且變成了三個絞在一起鉤子,那模樣怪得瘋狗龍完全形容不出來。

  這一瞬間的變化也相當驚人的,胡薇薇的劍式又變了,長劍在她手上非常瀟灑的轉了個圈,變成了單手捏劍尖,她身體前傾,好象要把劍柄送給花花公主來刺自己似的。

  花花公主果斷收劍、落地,無相劍還是變化為正常形態刺向胡薇薇的左臂。

  這些高手們的顛峰對決已經不是瘋狗龍這種科技刺客當場就能想明白其中原理的。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