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蒙玄修第212章 血拼!

  “哼哼,玩大了就好,我們這里兩百多天帝期的高手,難道害怕他們不成?敖拜,鯤鵬就交給你了,那個鬼車是我的!九頭鳥,我倒要看看他是否真的向傳說中的那般擁有九條命!”

  伏天渾身散發出強大的戰意,就連雙眼也變得血紅。

  “好,就這么定了!”

  隨意的說了句,只見敖拜緊盯著鯤鵬看著一臉不屑的說道:

  “鯤鵬,我還真的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成了飛禽一族的敗類,出賣了妖域,今天,你必須以死來謝整個妖域的罪!”

  “出賣妖域?哈哈,你太抬舉我了,我最多也就出賣了飛禽一族而已,傲天宗乃是仙界實力最大的宗派,在他的幫助之下,我才能一統妖域!哼,我看你還是不死心,上次留了你一命,你竟然還敢來,真是找死!”

  右手一震,破虛神刀憑空出現在鯤鵬的手中。

  “出賣飛禽一族,你知道竟然還敢說,哼,今天就算你拿出破虛出來我照樣取你的狗命,是時候讓你見識下我真正的實力了!”

  敖拜雖然仇恨鯤鵬,但是他并不著急報仇,而是想分化鯤鵬同飛禽一族的關系。

  “哈哈,敖拜,你的那點心思就不要用在這上面,實話告訴你,他們都同我簽訂了奴仆契約,只要他們膽敢反抗,只要我一個念頭,他們就會化身恢恢,來吧敖拜,不要耍嘴皮子,有本事打贏了我再說!”

  能統一飛禽一族,鯤鵬的這點智慧豈會沒有,不過這些都不他擔心的,而且拖得越久對他越有利。

  “你、你……”

  聽到鯤鵬竟然同所有飛禽一族的妖獸都簽訂了奴仆契約,敖拜一時間氣的沒話說,右手一震,一把散發著金黃色的長槍再次出現在敖拜的手中,也不廢話,只見他嘶吼道:

  “我有心留你一命,看來你這個妖域的罪人今天還真是必死無疑了!”

  右手握槍往前一指,整個人便如同是離弦的弓箭一般直射鯤鵬而去。

  “哈哈,還是裂天神槍,中品神器你也拿得出手,看我的破虛神刀!”

  鯤鵬整個人哈哈大笑,仰身便朝敖拜沖了過去,其余的人也沒閑著,在敖拜和鯤鵬打斗的同時,雙方大軍怒氣沖沖的撲到一起,一時間,刀光劍影鋪天蓋地,狂暴的能量肆虐整個空間,實力低下的高手一個不小心就會命喪敵手。

  不過戰斗之前敖拜就已經傳令給伏天等幾大族長,叫他們下令不要滅了鬼車、畢方、南海蝴蝶、玄蜂以及重明鳥等人,這畢竟是內斗,如果戰后實力大損,即使贏得了勝利也會好事了野心勃勃的傲天宗,但是對于五十位紅衣暗影高手,敖拜協同著另外三位族長則是下了死命令,殺無赦!

  大戰在即,隨風當然也沒閑著,之前的頓悟使得他的速度在某種程度之上已經達到了一個神鬼莫測的境界,此時明知紅衣人的實力強悍,但是隨風想借此驗證下自己的實力,興致勃勃的對奔馳和法拉利說道:

  “我現在的修為是天君后期頂峰,你們倆都是天帝初期,要不咱兄弟仨比試一番,看看到底誰殺的暗影高手多!”

  “哈哈,老大,我怎么感覺你這是在自取其辱啊?我的實力加速度不用多說了,老三實力達到了天帝初期,防御變態,再加下神器板磚,對上一個天帝后期的暗影高手不在話下,即使不敵也不至于落敗,至于你,恐怕只有被虐的份了,老大,這人活一口氣,但是你的修煉速度變態,不急這一時啊,以后有的是機會!”

  奔馳有些看不起隨風的意味說道。

  “就是就是,我都沒把握干贏那些紅衣人,老大你還是……”

  法拉利也是奚落起隨風,不過話還沒說完,法拉利的頭上就被打了一下。

  “你兩個小兔崽子好好給我看著,看老大是怎么虐殺那些暗影高手的!”

  說話的瞬間,隨風整個人便已經消失不見了。一眨眼間從自己的眼皮底下消失不見了,奔馳法拉利都是震驚的干瞪眼,一臉不敢相信。

  “太快了點吧!就連我也是看到一團幻影,老三,看來墊底的人是你了,我去也!”

  奔馳雖有震驚,不過也釋然了,整個人也化為一道幻影沖向了暗影高手中,一路上所遇到的那些蝦兵蟹將身體都不由自主的向兩邊到了過去,不過還沒等她們反應過來,那道幻影便已經遠遁而走。

  “就是你了!”

  認準一個對手,隨風便輕聲低呼道。

  “恩?你小子就是隨風?”

  紅衣人明顯知道隨風,但仍是不死心的問道。

  “哈哈,沒想到我的聲名這么大,竟然連你都知道!怎么,不會是傲無情那老兒有囑咐吧?”

  隨風依舊嬉笑道,絲毫不以為意。

  “哈哈,一劍劈死四十二位天帝期的高手,小子,就算宗主不囑咐,我想不認識你也難啊!何況宗主特意交代過,碰到你了,就算是自爆內丹也要讓你一名嗚呼,可以說碰到了我是你的夢魘,受死吧!”

  天帝后期的高手早已置自己的生死與度外,百萬年的寂寞,這遠遠比不上來一個令人振奮的高手痛快,而一劍劈死四十二位天帝期的高手,這份實力足以讓紅衣人興奮。

  一劍劈死四十二位高手,這也是悍彪回到了傲天宗才聽說的,想想那時自己還傻不拉幾想追殺隨風,面對冰泓十位天風王高手退走而嘲笑時,悍彪感覺自己的后背心都汗透了。

  “是嗎?”

  微微一笑,隨風整個人的身影卻已經消失不見了。

  “恩?人了?”

  僅僅是一眨眼,紅衣人才發現,原本站立在自己眼皮底下的隨風竟然消失不見,突然上方傳來一股強烈的風勁,來不及思考,紅衣人直接舉起自己手中的寶劍抵擋了過去。

  “鐺鐺……”

  身體一晃,紅衣人的身影直接出現在百米之外,然而,還沒來得及穩住身形,右方又是一股強悍的風勁彪飛過來,心里大駭,紅衣人本能的舉劍防御,根本來不及思考,他知道能一劍劈死四十二位天帝期高手的一劍,絕對能在自己不小心時要了自己的小命。雖然能輕松的抵擋隨風的攻擊,不過紅衣人依舊在心里感嘆:

  “這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得讓我都沒有出手的可能!”

  “小子,有本事同我正面決斗一場,不要多多藏藏的了!”

  在抵擋了隨風近百次快襲之后,紅衣人終是忍耐不住,有些憤怒的大吼道。

  “好啊,接下我這一劍再說!”

  話音剛落,緊接著便聽到一聲金屬碎裂的聲音。

  “咔咔……”

  此時,原本是一道幻影的隨風此時也顯出了真身,不過怒氣之極的紅衣人胸口之上卻駭然的又一個大洞,丹田之處更是詭異的爆裂。

  “怎、怎么可能?”

  紅衣人手握著只剩下劍柄的寶劍,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隨風,不甘心的問道。

  然而,此時的他嘴角已經溢出了鮮血,腹部和胸口更是像一條小河一般,鮮血流個不停,但是他不死心,他不明白為什么之前的近百次攻擊他都輕易的抵擋下來了,這最后一擊卻要了他的命。

  “傻逼!前面的那百次攻擊都是忽悠著你玩的,為的就是放松你的警惕心,至于這最后一次嘛,你千萬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紫風神劍!”

  詭秘一笑,隨風卻已經將紫風神劍收了起來。

  “哈哈,想我雕月修煉近百萬年,沒想到竟然栽到這個坑里,我不甘心啊!噗噗……”

  怒極攻心,紅衣人雕月狠狠的吐了兩口鮮血,陡然趿拉的躺在地上,形神俱滅。不過隨風在看向雕月手中的戒指時,單手一招,空間戒指立馬飛到了他的手中。

  “呵呵,殺人劫貨,不弄點東西豈不是對不起自己?”

  然而,雕月在臨死的一聲大呼卻驚動了所有的紅衣人,其中一個紅衣人見雕月悲慘的倒在地上時,一劍劈開自己的對手,血紅著雙眼,如同像是出籠的猛虎一般沖向了隨風。

  “是你!殺害了我的二弟!”

  揮劍怒指隨風,左手則是將雕月抱在懷里。

  “沒錯,就是我殺的!”

  隨風也不否認,而是看著怒氣漸漸攀升的紅衣人。

  “好大的膽子,小子,我是雕日,哼,萬年的兄弟之情今天竟然讓你扼殺了!納命來!”

  輕輕的將雕月放在地上,雕日整個人竟然化身為劍,漫天的劍氣以雕日為中心,直撲隨風而來,然而,隨風的速度豈是他所能比擬,劍氣未至,隨風整個人卻已經消失不見了!

  “不用白費功夫了,我在你后面!”

  依舊是那淡定的笑容,隨風從始至終像是沒有移動過一般。

  “恩?好快的速度,難怪二弟會死在你的手里!”

  身體猛的一震,雕日此時已經從深深的仇恨中清醒過來,他知道,這樣莽撞的拼下去很可能就步了雕月的后塵,只見他眼中厲色一閃,頓時便見雕日的身上竟然燃氣了火焰,整個人更像是渾身浴火一般。

  “燃燒內丹?”

  隨風在心里震驚的想到,沒想到這兄弟二人只見的感情如此深厚,竟然拼起命來。

  “哼,你的速度再快,能趕得上我燃燒內丹時的血遁嗎?”

  前一刻聲音還在遠方,下一刻隨風便感覺自己的身體受了一掌,鉆心的疼痛使得隨風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五臟六腑在這一掌之下更是駭然的四分五裂。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