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透視眼第五零五章 請叫我王大夫

  王卓多年的心結,就是老媽改嫁,雖說每個人總要有自己的生活,老媽選擇屬于她的幸福是無可厚非的事,但王卓對這件事始終耿耿于懷。

  尤其是老媽改嫁之后,再也沒有回去看過他一次,而且也不邀請他在寒假暑假的時候去她家里小住,漸漸的王卓也就變得冷漠起來,既然她把定期支付撫養費當成了一項義務,王卓也就斷了這份親情牽掛。

  不過再怎么說,也是血濃于水的,雖然刻意把這份親情丟在腦后,但當聽說母親近期出現了經濟狀況的時候,王卓還是立刻為她提供了援助,而且是一千萬美金。

  提供消息的是王卓的小姑,她當年和王卓的母親妯娌關系還不錯,這些年來一直保持著一定的聯系,雖然不見面,但偶爾打個電話,或者在網上問候一下,互相都了解對方的情況。

  王卓剛到江洲的時候,已經不是一窮二白了,那時母親就在江洲,但互相并未謀面,在王卓開店做起了老板的時候,母親卻突然移民去了美國,兩人始終沒有見上一面。

  王卓承認,母親的母愛比較淡薄,雖然這并不妨礙這種最深刻的血緣關系,但是在他最艱難的那段生活中,她卻只提供了金錢上的幫助,而沒有任何親情上的表示,再加上他當時正處于一個叛逆的年紀,又要承擔生活的重負,在少年人的負氣之下,一來二去的,母子就發展到了誰也不理誰的程度。

  對于繼父,王卓始終以“那個男人”作為稱呼,他猜測若沒有這個人從中作祟,母子關系也不會變得那么淡、那么僵,所以他討厭這個人。

  聽王正道說“那個男人”對母親專一、不花心,王卓冷笑一聲說道:“專一又如何?一個連老婆都沒本事養的男人,專一有個屁用。要不是我出了錢,他們一家人恐怕已經露宿街頭了。”

  “過日子么,誰還沒有個高低起伏的時候?”王正道苦笑說道:“你就當他是你老媽的管家或者傭人好了,你媽拿著你給的錢,就是一家人的經濟支柱,以后他還不得看你媽的臉色?”

  “便宜他了。”王卓撇嘴。

  “一千萬嘛,對你來說還不是九牛一毛?”王正道嘿嘿一笑,說道:“不管怎么說,那也是你媽呀,你孝敬一下也是應該的。有了這筆錢,你媽也算是一個小富婆了,別看美國比咱們富,這樣的身家也是中產階級呢,可以買一套獨立別墅,后院帶泳池前院帶花園的,再買兩臺汽車,過有錢人的生活了。”

  這些東西,三五百萬美元就搞得定了,王卓聳肩:“是啊,比咱們在國內瀟灑多了。”

  “這樣一來,你妹妹也跟著借光了……”

  王正道話說一半,被王卓一舉手給打斷了:“你等等,那可不是我妹妹,和我沒有任何血緣關系。”

  繼父和他的前妻生下的女兒,自然和王卓沒有任何血緣關系了,王卓甚至連張照片都沒見過,當然不會承認有這么個妹妹。

  王正道也不著惱,淡笑說道:“反正她以后會代你孝順你媽的,不管她們關系如何,以后至少也會看在錢的份上。”

  “不說這個了,沒勁。”王卓擺手道:“你不是要補償你老婆么,我看也沒這個必要了,把你賺的錢留著自己花吧!”

  王正道不置可否的笑笑,丟了個重磅炸彈出來:“兒子,我要是再婚的話,你怎么看?”

  王卓瞟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你隨便,但我先聲明,我不提供叫媽的服務。”

  這話可不是他不講理,王正道成名之后在圈子里緋聞不斷,此君本來就風流倜儻、風流成性,現在又成了風流人物,更加風流的不得了,僅王卓知道的,就有幾個年輕貌美的女演員和他的關系有些不清不楚。

  這還是通過寧瑤傳來的消息,寧瑤不是個愛八卦的女人,既然她都這么說了,那么這些事八成就是真的,萬一王正道在那些演員中選一個娶過門,讓王卓怎么向一個和他同樣年紀的小妞叫媽?

  “那我要是移民的話,你支持不?”王正道又問。

  “換個國籍也好,”王卓打趣的笑道:“最好是那些可以一夫多妻制的國家,比較適合你。”

  王正道嘿嘿干笑,居然點了點頭,見他這番表情,王卓頓時被雷得不輕——敢情這位還真有這種想法啊!

  ……

  據說小姑和女兒倩倩受邀去美國旅行,已經接到邀請函了,將在倩倩的寒假期間動身。

  王卓對此沒有表態,不過倒是多少有些期待,想從她們帶回的照片中看看多年不見的老媽現在是什么樣子,還有她如今的生活狀態。

  隨著年齡的增長,性格也漸漸成熟,王卓對過去的陳年往事也已經看淡了,不過今后該怎樣面對老媽一家,他暫時還沒有想好。

  周末,王卓再次受邀去秦學家吃晚飯,這是很多人羨慕嫉妒的一份殊榮。

  自從那一次和秦思晴大尺度的曖昧了一回之后,他就沒有再帶女伴到秦家來,別看秦大小姐溫柔、乖巧、懂事,她的驕傲與矜持也是透在骨子里的,王卓單身赴宴,就給她保留了一份顏面。

  今天秦學的心情似乎不錯,吃飯的時候難得的添了半碗,飯后一邊喝茶,一邊就問起了王卓項目上的近期情況。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原材料。”王卓一本正經的說道:“制作工藝上,我們的專家已經分析過了,只要不差錢兒,設備方面就不會成為產能的瓶頸,但是最主要的一份原材料需求量很大,很可能會制約生產。”

  “什么材料?”秦學關切的問道。

  以他的身份地位,能讓他這么關心的問題就真不多了,但是這可不是一個小打小鬧的項目,其前景連他都會怦然心動,可以想見在不久的將來,這將是一個年產值千百億的大項目,光是每年上繳的利稅,都能讓政府部門笑開花了。

  “一種海洋藻類。”王卓嘿嘿笑道:“最先發現這種東西有用的還是日本人,不過他們只能獲得非常微小的療效,深入研究一段時間之后就放棄了。”

  “可以人工培育嗎?”秦學直指問題的根本。

  “當然可以,但是成本比較高。”王卓聳肩說道:“所以在找到這種原料的替代品之前,產能是無法放開的,只能由有錢人專享了。”

  所有的國家領導人,都是十項全能的選手,他們的履歷中即從事過政府和黨委工作,也主持過企業或教育機構的工作。秦學自然也不例外,所以他對王卓所說的東西不僅能夠聽懂,而且知之甚詳。

  早在1998年,吉林省通化市的東寶藥業就成功研制出了中國第一支基因重組人胰島素,成為全球繼美國和丹麥之后的第三個能生產和銷售重組人胰島素的國家。

  但直到十年之后的2008年,該項目的二期工程才落成投產,不是市場不夠大,也不是資金不夠周轉,制約這一項目投產的自然有原料因素。

  受成本和產量的制約,人胰島素的價格自然也就水漲船高、物以稀為貴。需要使用這種藥物的糖尿病患者很多,就算到了今天,也有很多人用不起。

  “產能方面可以慢慢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秦學撫掌說道:“關鍵是早一些研究出一種更方便更廉價的替代品,那樣就可以高速發展了。”

  王卓呵呵一笑說道:“我們有兩個攻關小組,一個在尋找替代品,一個在研究化學合成的方法,如果后一個能研究成功的話,那可就想生產多少就能生產多少了。”

  秦學贊許的點點頭,剛要說話,突然皺了皺眉頭,上身略微低了一低。

  王卓一愣,快速打量了他一眼,發現他似乎有些身體不適的樣子。

  見他流露出關切的目光,秦學微笑搖頭:“這兩天有些著涼,沒什么大礙。”

  著涼了,肚子疼?王卓微微點頭,轉臉對秦思晴說道:“快去,給秦叔叔倒杯熱水。”

  秦思晴瞟了他一眼,以對他的態度表示不滿,起身倒水去了。

  打量著秦學,王卓突然問道:“秦叔叔,以前有這個毛病嗎?”

  秦學疑惑的看了看他,心說著涼而已,誰還能是頭一回?

  “你這個,可能不是著涼那么簡單。”王卓伸出手去:“來,我幫你把把脈。”

  秦學頓時啼笑皆非,這小子扮專家還扮上癮了,當年就歪打正著的看出了自己老父親的肝病,現在好端端的居然把目標轉到了自己身上!

  “我沒空和你胡鬧。”他笑著搖搖頭,伸手就去拿桌上的遙控器,打算把電視機的音量放大,幸福的新聞播報馬上就要開始了。

  “怎么能是胡鬧呢?”王卓這會兒要是有一絡花白的山羊胡子,就是道貌岸然的老中醫了,他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好歹也是名牌醫科大學的學生,而且還是高材生,你怎么信不過科學?”

  “你能代表科學?”秦思晴端著水杯回來,順著話題嗆了他一句。

  王卓眉毛一揚,驕傲的說道:“那咱倒不敢吹牛。不過大夫瞧病講究望聞問切,這前三關你爸一個都沒過。”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