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第十一章 太極之力

  一棍劈來,無數雪花環繞在長棍上,威能都暴漲。

  面對雪魔猿猴這一棍,紀寧只是默默站在那。

  岫軻天神也說過,這僅僅只是雪魔分身,若是一招解決這雪魔分身,岫軻師兄就會跟自己走。在內心中……紀寧還是想要幫幫這位岫柯師兄的,畢竟妻子的師傅‘呂祖’和岫柯師兄也算是師兄弟,呂洞賓當年拜在道門兩位大能者門下。

  一位三清道人,另一就是逍遙天尊了。

  單單因為呂祖的關系,紀寧也要幫岫軻天神一把,當然和呂洞賓相比,岫軻天神地位就差多了,在上古時,呂洞賓就是最被看好的絕世天才了,可惜他佛道兼修野心太大,硬是到了三界這次浩劫才最終突破,一舉成就頂尖道祖實力。

  “呼。”長棍劈來。

  咻。

  紀寧的劍光動了,一出劍就已經施展了摘星手神通,令這一劍的力量很是驚人:“這雪魔分身,太慢了。”詭異莫測的劍光,眼看著就要劈在雪魔身上。

  可雪魔手中的長棍略微一繞,竟然擋住了紀寧的一劍。

  “嗯?”紀寧面色微變,手中長劍順勢一刺。

  噗。

  劍尖從雪魔分身的頭顱中貫穿。

  明月劍術之滴血式。

  “嘩~~~”雪魔分身完全消散開,化為漫天的雪花,同時那雪魔聲音卻在天地間響起:“如果你就這點實力,可是遠遠不夠的,哈哈……我在路的前方等著你。”

  “感覺怎樣?”岫軻天神走了過來。

  “我之前小瞧了他。”紀寧道,“他這分身力量速度都一般,我本以為輕松一劍就能斬殺,誰想他棍法很是了得,讓我多花費了點心思。”

  岫軻天神點頭:“前面的那海族夜叉的分身,非常的弱,輕而易舉就能擊殺。可這雪魔分身就難纏多了……至于雪魔本尊更是強大,他的強大在于,他幾乎沒有弱點。或許有弱點,可至少我是發現不了的。”

  “幾乎沒弱點?”紀寧皺眉。

  “放心,其實不一定要擊敗他,只要你的實力達到一定的層次,他就會主動退去了。”岫軻天神笑道,“剛才你一招便殺了雪魔分身,劍術還是頗為了得,那我就隨你一道了。”

  紀寧點頭。

  其實嚴格說剛才紀寧看似一招,但實際上先是無影式,爾后轉滴血式。岫軻天神這般說,也是實在不愿被孤寂的困在這了。

  “走。”紀寧一揮手,岫軻天神也不抵抗,就被紀寧收入了仙府當中。

  ……

  紀寧隨身也帶著一座純陽仙府,仙府中還有紀寧的一尊本尊分身呢,當然作為主人,紀寧將仙府的區域進行隔離開,他暫時沒想讓另一尊分身的存在,讓岫軻天神知曉。三界中知道這秘密的都沒幾個。

  呼。

  乘坐如意靈蛇梭,順著浮木橋不斷前進。

  雪花飄飄,籠罩無盡天地。

  “景色真美。”

  紀寧笑著。

  不斷前進著,過了足足一個多時辰,如意靈蛇梭猛地停下,紀寧面色微變看著前方,在前方遠處的橋面上正坐著一頭金毛猿猴,這金毛猿猴身前放著的長棍也散發著威壓,顯然也是件厲害的寶物。此刻金毛猿猴正盤膝坐著,托著下巴,百無聊賴的等待著紀寧。

  “總算來了,我等你好久了。”金毛猿猴起身,伸了個懶腰,“你的飛行寶物速度也太慢了。”

  紀寧心意一動則收起了如意靈蛇梭,降落在浮木橋上,雙手各持著一血色神劍,遙遙看著前方的雪魔本尊:“這雪魔本尊氣息雖然比分身強的多,可似乎,還沒海族夜叉的本尊氣息強呢。”

  “嘿嘿,怎么,你是不是在想,我的氣息比較弱?”雪魔怪笑著,“可別將我和那夜叉比,夜叉那蠢貨連自己的力量都不能絕對的掌控,純粹靠著蠻力亂來。而我卻是掌控每一絲力量,收斂氣息,改變氣息,改變容貌,什么都能做到。”

  “變。”

  雪魔本尊瞬間就變成了岫軻天神。

  “再變。”又變成了紀寧。

  氣息一模一樣。

  紀寧見狀暗暗吃驚,這簡直就是八九玄功的手段。

  “所以小子,真正的強者是不能從外表看的。”雪魔本尊笑道,“越是強者,一般越是收斂氣息,甚至就如同草木凡石,一點威壓都沒有。”

  紀寧不由點頭。

  對,像自己曾經遇到的源老人,源老人當初化為老花匠,自己當時真當他是個凡人,的確感覺不到絲毫氣息威壓。

  “來吧,把你的手段你弄出來讓我瞧瞧。”雪魔本尊喊道。

  “出。”紀寧眼中厲芒一閃,在周圍憑空出現了足足七百二十九口純陽仙劍,仙劍起伏不定,可大量法力卻都灌入其中,經過轉化凝聚在紀寧的身前匯聚成了一柄鋒利無比的玉劍。

  “似乎頗有點手段呢。”雪魔扛著金色長棍,笑瞇瞇的。

  紀寧眼皮掀起。

  咻!

  玉劍瞬間破空而去,在空中留下了一道虹光,玉劍詭異莫測的便斬向雪魔。

  “嘭。”雪魔拎著金色長棍,輕易的長棍一震,便砸在了玉劍上,玉劍當即破碎。

  “嗯?”紀寧面色一變,“去,去,去。”

  一柄柄玉劍接連飛出。

  雪魔卻是悠閑的邁步前進,金色長棍隨意的幾次震動,棍頭化為一個個圓圈,輕易的砸在了一柄柄看似玄妙莫測的玉劍上,嘭嘭嘭,又接連砸碎了三柄玉劍。

  “你就只會這一招么?”雪魔本尊瞪著眼睛,很是無奈,“那就太沒意思了。”

  說著雪魔拎著金色長棍忽然飛奔起來,化作一道金色閃光。

  “我的無影式詭異莫測,配合大千劍陣第九重,竟然都被他輕而易舉擋住。看來必須得用心力了。”紀寧也沒想到一來就被逼迫到這份上,只見他身前再度凝聚成一柄玉劍,又一次化作虹光,直接斬殺向那頭雪魔本尊。

  雪魔飛奔。

  玉劍破空。

  二者瞬間相對。

  “死。”紀寧心中念頭一起,玉劍中蘊含的心力爆發了,玉劍速度威能頓時暴漲,更加的快,沿著詭異莫測的弧線,斬向雪魔本尊。

  “嗯?”雪魔本尊終于露出了肅穆之色,一直拎著的長棍,瞬間就是雙手持著長棍。

  嘩,長棍一抖,空中便出現了一圈圈,只見淡淡的黑白二色氣流出現在了長棍上。

  嘭!

  再度砸在了紀寧的玉劍上,即便蘊含著第四層心力,依舊被砸的粉碎。

  “有意思。”雪魔本尊眼睛亮了,“哈哈哈,再來再來。”

  只見雪魔本尊迅速飛奔過來,他飛奔時,連步法都詭異莫測,時而左側,時而右側,沿著曲折線路不斷逼近。

  顯然雪魔本尊認真了。

  “第四層心力都被他擋住?”紀寧心中一涼,每一次用心力消耗都是很大的,自己也只能放出十幾劍罷了。

  “去去去。”紀寧一咬牙。

  又是接連三道玉劍射出,其中僅僅只有一道玉劍蘊含著第四層心力。實則虛之,虛則實之。

  “哈哈哈……”雪魔本尊狂笑著。

  嘭嘭嘭!!!

  接連三聲炸響,即便其中那道突然威能爆發的玉劍,也同樣被劈的粉碎。

  “什么。”紀寧頓時意識到,這次麻煩大了。

  而這時雪魔本尊已經殺到身前,紀寧顧不得其他,收了那些純陽飛劍,同時一晃身就化作了三頭六臂,持著六柄神劍朝那雪魔本尊殺了過去。

  鐺~~~

  勢大力沉的棍法,在交手的一剎那,紀寧就倒飛了開去。

  “好強的力量。”紀寧往后倒飛,直接撞擊在了那冰封的海面上,嘭的一聲,冰封海面震顫了下,卻絲毫無損,紀寧則是翻滾著往后飛滾了開去,爾后又迅速飛起。

  “我不施展摘星手,恐怕力量上都沒法和他比拼。”

  紀寧感到了頭疼。

  摘星手消耗神力太快了,三頭六臂本就力量的增幅,加上六口神劍,對方才一根金色長棍,紀寧想著以多打少,自己或許能贏。誰想一個照面就被砸飛了。

  “力量雖然比不上海族夜叉本尊,卻也比我強的多,棍法也玄妙莫測,步法身法也驚人,簡直毫無破綻。岫軻師兄面對著雪魔竟然能靠身法躲開,也真夠厲害的。”紀寧到了此刻才意識到岫軻天神的身法多么驚人。

  “我必須利用我的優勢。”

  紀寧只能動點心計了。

  “哈哈。”雪魔本尊狂笑著,一躍沖出浮木橋,直接朝冰面上的紀寧砸來。

  紀寧三頭六臂手持六柄神劍,當雪魔本尊到了身前時,他動了。

  面對劈來的一棍,紀寧不管不顧,他的六柄神劍也盡皆朝雪魔本尊身上招呼,你打你的,盡管砸,我仗著八九玄功,我根本不在乎。我的神劍只要將你劈死,那便算功成了。

  為了成功,紀寧甚至同時施展摘星手,六條手臂都爆發出驚人的威能。

  “哈哈哈~~~”

  雪魔本尊手中的長棍猛地一絞,那黑白二色氣流再度顯現,形成了巨大的漩渦,將紀寧的六柄神劍盡皆纏繞在其中。隨后雪魔本尊的長棍就是猛地一劈!

  嘭~~~~長棍砸在六柄神劍上,又砸在了紀寧的神體上,令紀寧往后倒飛,轟的聲撞擊在冰面上,這次冰面都咔咔咔龜裂出了大量裂痕。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