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偵察兵第155章 損失慘重

  “快去后面看看情況!”雖然被高全破口大罵了,孫元慶仍舊一點兒離開的意思都沒有。現在可是關鍵時刻,在這會兒他要是把軍座丟下,就算最后高全沒事兒,將來他孫元慶也難免被部隊里的其他人嫌惡。這可是個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孫團長已經犯過不少回錯誤,這次卻是絕不能再有一絲一毫的差錯了!

  有十幾個士兵抱著槍往后頭跑了,高全看著戰士們,再看看孫元慶和彪子,眼睛轉到了隊伍后頭,順著那幾個戰士跑過去的方向看,有一股股煙柱正在冉冉升起,好像有槍聲響起來了,“我們去后面看看!”既然孫元慶執意不去后頭,高全就只有自己親自去事發現場看看了。車隊到底讓炸成啥樣了,遭受了多大的損失,高全是一定要在第一時間知道的!

  軍座要走,誰也不敢攔著,孫元慶和彪子帶著上百名戰士在四周圍成緊緊的一圈,神情緊張地護衛著高全沿著車隊往后走。

  這些輜重兵真是不錯,雖然前后都發生了爆炸,中間的車隊仍舊是穩穩地停在原地,車夫緊拉著牲口,負責保衛車隊的戰士緊張地注視著四周,沒有擅自離開車隊亂跑的。

  大概經過三十幾輛車就到了爆炸現場。現場不用說就是一片狼藉,滿地扔的都是米面咸肉,機器零件,以及不知道是人還是騾馬的血肉。高全走著走著腳底下一滑還差點摔倒,彪子在旁邊眼疾手快趕緊扶了一把,才沒讓軍座摔到地下。高全低頭一看,原來他剛才一腳踩到地下的一片大米上了!看樣子鬼子這回炸的是裝糧食的車了!

  彪子還想繼續扶著軍座走,被高全一把推開了。輕輕跨過一條腳上還穿著布鞋的大腿,高全一眼看見幾步外的一個鐵圓圈,是汽車的方向盤!鬼子這回炸到卡車了!槍聲還在繼續,看樣子是輜重團的戰斗部隊和偷襲的鬼子交上火了。高全伸手拽出腰里的手槍大步往前,他要去親手擊斃幾個可惡的日本特務解氣。

  腳下有一節銀白色的鐵片,跨過去時不留心腳尖踢了一下,“當啷!”鐵片發出一聲脆響,高全無意間用眼睛掃了一下,當時就愣住了。這玩意兒看著怎么有點眼熟?彎腰伸手在光滑的邊緣處摸了一下,高全的眼睛就瞇起來了,這玩意兒竟然像是飛機翅膀!也只有飛機上才有這種類似鋁合金的白色金屬!如今不管是槍還是炮,只要是鐵家伙,不是黑的就是綠的,銀白色,只有飛機才是這種顏色!而剛才并沒有鬼子飛機被打下來,那就只有一種解釋了:這塊飛機部件是從卡車上被炸下來的!

  為了把衢州機場那幾架飛機運走,高全專門給輜重團長下過命令,讓兆興把飛機拆解了,裝到卡車上拉走,現在看見這半截翅膀,肯定是運飛機的卡車被炸了!高全臉上肌肉抽動了兩下,露出了一絲猙獰。

  “兆興呢?”高全咬著牙問身邊的戰士。

  那戰士往前指了指,幾個人從對面跑了過來,領頭的那個身上臟兮兮的正是輜重團長兆興。

  “軍座。”兆興樣子挺狼狽,倒沒忘了見高全要敬禮。

  “襲擊車隊的人呢?”

  “已經被擊斃了。”可不是嘛,槍聲都已經停了,敵人當然被擊斃了。敵人雖然被全部擊斃,輜重團長臉上卻沒有半點喜色,輜重團這回損失大了!

  “損失怎么樣?”高全惡狠狠地盯著輜重團長,好像他就是肇事者一樣。

  “兩次爆炸,一共損失三輛卡車,十五輛大車。戰士傷亡還在統計中,預計人數將近百人。”兆興的眼里同樣閃動著點點寒光。

  “你立刻組織車輛盡快出城,加強警戒!”車隊堵到城門口,不光是阻塞了交通,人全聚到一起危險性更大!只要出了城,拉開陣勢,憑著輜重團自身的防護力量,也沒那么容易受到傷害。再說,既然已經決定要撤了,老堵到城門口他也不是個事兒呀,從哪方面說都是盡快出城好。

  “是!”兆興大聲答應了,抬手敬了個禮,帶著人朝車隊前面去了。

  “元慶,把特務團的主要精力放到大西門吧,協助輜重團盡快清理爆炸現場,在輜重車隊沒有完全出城之前,務必要保證爆炸事件別再出現了。”高全心里再是氣憤,這話他也不能說滿,他要說一定不能出事故,那萬一要再出了呢?難道能把孫元慶和兆興都槍斃了?他還舍不得呢!

  “是!”孫元慶答應一聲,轉頭又看了看彪子,這才領著人往城門方向跑了。他是特務團長,他的任務是守護城門,保護軍座自然有彪子負責,特務團長必須要按照命令去執行他自己的任務!

  把孫元慶和兆興都打發走之后,高全就背著手往路邊一站,當起了看熱鬧的觀眾。輜重兵們開始清理現場,很快,從隊伍后面跑過來一隊隊拿著鐵鍬的工兵,跟在輜重車隊后面的工兵上來幫忙了,再加上城門口的特務團官兵,清理垃圾的工作進行的倒是挺快,半個小時不到,一口袋一口袋的垃圾就被扔到了路邊。車隊開始緩緩啟動,遭受了重創的輜重車隊終于再次踏上了行程。

  “軍座。”一個長相和高全有幾分類似,同樣是高矮胖瘦大眾化,只是相貌比高全要英俊不少的年輕軍官湊到了高軍長旁邊,是五百軍的偵察團長石磊。

  “石頭,帶上你的人跟我走!”沒頭沒尾的說了這么一句話,高全抬腿就走。石磊一臉的莫名其妙,看了看彪子,彪子輕輕搖頭,他也不知道高全要干嘛。是不是軍座心情不好,要找個人揍一頓出出氣?彪子心里暗自揣測,石磊的身子骨可沒多結實,軍座真要出手,自己得在邊上跟著勸勸,實在不行替他挨兩下也沒啥,人家石團長為人挺不錯的,以往每回出差回來還總是記得給自己帶瓶好酒,今天還剛追上個漂亮女孩,可不能叫軍座盛怒之下給破了相。

  彪子心里胡思亂想著,石磊完全是莫名其妙,高全只顧著低頭走路也不吭聲。彪子、石磊帶著警衛營、偵察團的百余名戰士默默地在后頭跟著,軍座不說去哪兒,他們也不好問呀。這一路從城西走到城東,走著走著前面竟然到了城門口,抬頭一看,衢州東大門。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