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獨裁者第496章 梅津美治郎的決定(一)

  重慶,委員長官邸。

  自從楊俊然坐上這個位置之后,楊俊然可是有了如坐針氈的感覺,各方面的壓力,讓楊俊然的臉上十分的蒼白,甚至每天休息的時間,根本就不足五個小時,日夜的忙碌在委員長辦公室里面。

  侍從室的機構,雖然分擔一些任務,但是楊俊然可不敢過多的把權力放在侍從室上面,以免讓侍從室成為權力機構的集中點,畢竟侍從室的大多數人員,都是跟隨蔣委員長的,而且各方的勢力,在侍從室里面或多或少的也有眼線。

  “委員長,第一作戰集群電文,第一兵團整編第一師部隊,已經開始對遼寧省展開攻擊,目前正在攻擊朝陽縣,根據前線的報告來看,在晚上之前,部隊有把握攻占朝陽縣。”張治中拿著一份電文走了過來,看著楊俊然說。

  楊俊然接過電文看了看,臉上露出了笑容。

  “文白,你給第一作戰集群回電,部隊指揮權我不干涉,我只要部隊作戰的結果,另外注意日軍的航空兵部隊,關東軍不是中國派遣軍,他們可是有著不少的航空兵。”楊俊然看著張治中說。

  張治中點了點頭,隨即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楊俊然則是繼續批閱桌子上面的文件,至于文件的各個內容,大到部隊的調正計劃,小到部隊的補充,都是楊俊然一手操辦的,好在黨政方面的事情,則是交給于右任和陳誠處理,否則楊俊然可是要崩潰了。

  “委員長,陳誠院長來了。”一個參謀走到楊俊然的身旁,小聲的說著。

  楊俊然點了點頭,示意參謀把陳誠帶進來,自己則是繼續的批閱文件。

  “委員長。”陳誠看到楊俊然之后,敬禮說。

  雖然陳誠擔任行政院長,但是一身陸軍一級上將的制服,卻始終穿在身上,從他的身上,更找不到絲毫政客的虛偽,給人一種軍人的精干作風,每次楊俊然看到陳誠,心里都十分的滿意自己挑選的行政院長。

  “委員長,根據中國的現況,我覺得應該實施二五減租法,比較適合當下的局勢,如果貿然大規模的收購地主的土地權,恐怕會造成社會的動亂,畢竟中國有著上千年的封建思想,另外的一點就是,多數地主的后代,都在黨政軍之中擔任職務,如果我們對他們采取行動的話,恐怕會造成整個國家的動亂,現在日寇未出國境,我覺得現在我們不應該收購土地。”陳誠看著楊俊然,一臉嚴肅的說著。

  楊俊然的打算,是效仿察哈爾省那樣,由政府出資,購買地主手上閑職的土地權,在租給佃戶,由佃戶上交軍糧,擔任租金。或者將國有土地,租給佃戶。

  但是如果在全國實行這樣的政策,勢必會造成重大的動亂,地主可是把手里的土地當成自己的命根子,他們寧愿荒置,也不愿意把土地轉讓給別人,在察哈爾省實施的時候,就有逼迫的味道了。可是如果進行全國性質的逼迫,勢必造成全國資本家的抗議,造成重大的影響,他們要是動亂起來,可是一點都不必農民動亂差。

  “你說的有道理,我們總不能把他們全部殺掉啊,這樣的話,我們的社會成為什么樣的社會了。總不能因為他們掌握著土地,我們就要殺掉他們。”楊俊然無奈的搖著頭,看著陳誠說。

  現在的關鍵問題,即便楊俊然想要下殺手,把這些地主資產階級全部干掉,那么楊俊然又會面對怎么樣的壓力,這些人的后代,可是有不少在國民政府擔任職務的,一旦他們全部鬧起來,后果可是不堪設想。

  “陳院長,你和農民有過接觸嗎,知道他們的想法嗎?”楊俊然看著陳誠,一臉嚴肅的詢問道。

  楊俊然這個問題,可難不倒陳誠,陳誠從政清廉,即便是在臺灣,他死的時候,臺灣各地農民紛紛趕來吊唁,多數農民百姓跪在地上痛苦不起,陳誠對于百姓,可是十分關注的。

  “委員長,農民最關心的不是錢財,他們在意的是糧食,即便我們給他們再多的錢財,也不會得到他們的民心,只要給他們土地,他們就會效忠政府,有了土地,就有了糧食,上千年的封建主義思想,讓這些農民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但是他們的要求不高,只要有自己的土地,只要能夠吃上飽飯,就可以了。”陳誠迅速的回答著說。

  “你說的有道理,一旦你不讓他們吃上飽飯,一旦欺壓沒有任何土地的農民,他們爆發起來的力量,可以顛倒一個政府。中山先生曾經說過,耕者有其田,雖然我們現在做不到這點,但是我們不論付出多大的代價,至少讓農民吃飽飯。讓他們可以體面的活著,天下為公不是一句口號,而是要把這四個字放在心里,只要各級行政官員把這四個字放在心里,那么我們的政府,就可以得到民眾的擁護。”楊俊然看著陳誠說。

  陳誠沉默了一陣,看著楊俊然說:“中山先生革命一生,目的不過為天下百姓謀取民權,為中國在世界謀取生存地位。我們政府官員,繼承的大多數都是清朝的官員,雖然我們的政府是國民政府,但是官員仍然是清朝的官員,路是一步步的走的。如果我們推翻中國數千年的地主和佃戶之間的關系,就會造成重大的動亂。但是我們使用二五減租法,卻避免了這樣的情況發生。”

  楊俊然臉上露出了微笑,示意陳誠繼續說下去。

  “二五減租,就是糧食收獲后,優先提取百分之二十五的糧食給佃農,剩下的百分之七十五由地主和佃農對半分。這樣以來就增加了農民的糧食數量,并且提高農民增收的動力。當然這只是權宜之計,是土地改革的第一步。在戰爭結束之后,我們會有大面積的國有土地,我計劃將土地全部租給農民,收取適當的糧食租金,并且收取土地稅,讓一部分農民擁有自己的土地。這是土地改革的第二步。等到社會穩定之后,我們開始制定相關規定,規定每戶地主只有擁有一定數量的田地,其余的田地則是由政府出資收購,然后租給農民,完成耕者有其田的設想。”陳誠一臉嚴肅的說著,這些設想,可是他幾個月來思考的。

  楊俊然滿意的笑了笑,看著陳誠說:“陳院長,你如果解決這些問題,你不僅是政府的功臣,更是整個中國百姓的救星。二五減租法立即執行,凡是阻攔的資產階級,一律嚴查。”

  “委員長,中國是農業大國,但是我們也要爭取發展,地主可以不在擁有土地,但是他們有大批的錢財,一旦社會穩定下來之后,我們可以鼓勵地主投入工商業,為政府開展工商業投入資金。當然我們必須要制定嚴格的法律,用來保護工業人員的利益。最近我在研究德國在1918年制定的工人保護法,受到很大的啟發,我們需要完善法律,才能夠穩定社會的各級人員。”陳誠看著楊俊然,繼續的說著。

  楊俊然臉上可是充滿了笑容,只要解決土地問題,工人問題,那么社會就可以穩定了下來,至于國民黨內部的腐敗,楊俊然很清楚,要想改變一個政府,是需要時間的。

  在不久之后,國民政府發布公告,宣布二五減租法的規定,并且由行政院長督促各級政府的實施,對于拒不實施的地方政府,楊俊然授權行政院有權查辦各級政府官員。

  東北,長春。

  關東軍總司令部里面,梅津美治郎看著第三軍發來的電文,臉上可是有些驚訝了。

  在得到電文之后,梅津美治郎迅速的下達命令,出動十余架偵察機,對滿洲國四周進行偵查,并且出動了兩個戰斗機大隊,一個轟炸機大隊,投入到了錦州省的作戰之中。

  “總司令官閣下,根據79師團的報告,中國部隊至少出動了兩萬余人,攻擊錦州省的朝陽縣,目前其它地區暫時沒有發現中國部隊的動態,79師團已經抽調了獨立混成132旅團,290聯隊,山炮兵聯隊,從錦州省各地出發,增援朝陽縣的日軍部隊。”笠原幸雄走到梅津美治郎的身旁,報告著錦州省的情況。

  梅津美治郎隨即走到了地圖面前,看著偌大的作戰地圖,臉上露出擔憂的表情。

  之前關于中國部隊的調動,他是知道一些情況的,但是他可是沒有想到,中國部隊竟然對關東軍動手了,梅津美治郎現在可是十分的驚訝,即便是在諾門坎的作戰之中,雖然關東軍失敗了,但是蘇軍的傷亡人數,是在關東軍之上的,只不過自己損失的武器彈藥比較多一些而已。

  “八嘎,楊俊然死啦死啦的。”梅津美治郎咒罵著,這句話他已經不知道罵了多少次了。

  “按照楊俊然部隊以往的作戰習慣來看,他們絕對不會出動這么點部隊,很有可能他們的大部隊就在熱河省,等待我們的援軍部隊到達之后,然后在對我們進行攻擊。”笠原幸雄提醒了一句。

  數次的作戰之中,日本人的援軍部隊,往往都是最倒霉的,只要出動了援軍部隊,那么援軍部隊很有可能直接被中國部隊圍殲,這可是日軍吃了楊俊然很多次虧才總結出來的。

  所以這次戰斗剛剛開始,笠原幸雄就提出了自己的擔憂。

  梅津美治郎皺著眉頭,看了看地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面,開始沉思了起來。

  笠原幸雄也不敢打擾,站在一旁,等待著梅津美治郎的命令。

  “參謀長,第三軍電文,第三軍司令官村上啟作中將打算出動兩個師團部隊,增援錦州省的作戰。”一個參謀走到笠原幸雄的身旁,小聲的說著。

  笠原幸雄看了看一旁的梅津美治郎,也不敢多說什么,只是揮揮手,讓參謀離開這里。

  參謀迅速的敬禮,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