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補圣女第108章 蓮液藥效(上)

  冰雪蓮子的濃縮汁液?害了我?正適合給這迷人的萊雅國小公主用?

  聽兩人如此對話,我不禁疑惑起來。難道這一小瓶液體不是唬人那么簡單,真的大有明堂?但是渾身除了有種聞之舒服的香氣籠罩外,并無異樣感覺啊。

  “任何一個女人喝過它以后,都會擺脫不了它的誘惑,你想讓艾琳娜上癮嗎?”維塔拉雙眉挑起。

  金薇殿主卻不答話,手臂一蕩將提著的芭黛兒拋了過來。

  “小心些!”我連忙試圖凌空接住,但身軀不能動的殺手老婆被拋甩的沖來之勢過猛,令我單膝跪地方才吃力地接穩。

  金薇殿主冷哼一聲:“死神就這能耐?小小丫頭敢冒充達拿都斯,一定奸猾得很。”

  太監老媽只是努力賺回剛才丟掉的面子而已,我對此毫不在意,將所有精力都集中在殺手老婆身上。懷中的芭黛兒瞪大雙睛,目光中都是擔憂和焦慮的神色。我心下大慰,看來殺手老婆已然心系本玉米。喝下那個什么冰雪蓮子也不枉了,只要芭黛兒安然無恙地回到我身邊,什么毒藥都閉眼仰脖喝下。

  不過提到冰雪蓮子,印象中原本世界的蓮子藥用是清心除煩、補氣養神,而且常和婦科病的防治有所關聯。異世界的所謂冰雪蓮子的濃縮汁液又具什么效用,難道真的是一種定時毒藥?

  金色三人眾的妹妹尤瑞艾莉似乎對我持有好感,估計是因為曾由復耀救治過腹部創傷的緣故,主動走前兩步擺擺手解釋:“也不必太過擔心,冰雪蓮子本就是女子養顏護膚的極品,你那原本就已細嫩柔滑的肌膚會在雪蓮的效用下更進一步白嫩。冰雪王國的歷任女王皆位居大陸美女榜,與常年飲食冰雪蓮子有相當大的關系。我都只能偶爾吃些冰雪蓮子的干品,對于效力加了幾倍的汁液簡直奢望……”

  妹妹解釋的簡直太過動聽,姐姐絲西娜便添言打斷道:“苔伊公主,你既已飲下冰雪蓮子的濃縮汁液,從今天開始的半個月內,會渾身自然散發出冰雪蓮子的天然馨香。因此逃走等事情你是不必計劃了。而且即便你逃了,恐怕狂蜂浪蝶也會對你發生興趣。”

  “很好的啊,都不必費心再撣香粉了。蓮子的馨香自然柔和,毫不沖鼻,絕對是第一流的香粉替代品,以之產出的美容膏等可是整個大陸搶手的呢。”尤瑞艾莉連忙又補充。

  對了,當初維塔拉就是用冰雪蓮子的衍生化妝品為誘餌,拉攏亞莉絲和亞莎一同出演[薔薇空間]的騙局。后來在邊境集市上,那名性感女攤主也曾有提及類似的東西。

  絲西娜看了一眼殿主,見其并無阻止之意,便繼續說道:“但是,雪蓮子的濃縮汁液除了有散香養顏的效用外,因為它太夠濃郁而藥性較強,就會產生一種結果……”

  產生一種結果?就是藥品的副作用吧,可惜異世界沒有這種說法,不曉得濃縮的蓮液有何不好之處。

  “哼,了解過冰雪蓮子的奇妙用處后,醉心于容顏更增麗色的女子都會下意識地覺得自己需要它。”維塔拉在一旁冷冷言道,語中大有怒意:“還有一種功效未說吧?就是調和女子的身姿,令飲用者過豐則纖細、過纖則豐腴起來。艾琳娜本來就對自己未豐滿的身形大有芥蒂,你這樣給她這種調和圣品,固然對她的發育大有好處,但長久下去她會像很多女子一樣下意識地想要它……”

  “不,濃縮的冰雪蓮子汁液不會有這種不良作用。”金薇殿主一言否定,顯然不屑于使用長久成癮的伎倆:“我讓她喝下這汁液,一是……”

  “一是香味確保我不敢逃跑,即便逃了也容易跟蹤。”換作我冷冷說道。

  金薇殿主未置確否,簡直像不理會我的怒氣一樣,自顧自地繼續說道:“一是你沒有逃跑的意義。二是你確實中了毒,如果沒有僅有我知道的解法,你便永遠不能戀愛。”

  “啊?”眾人齊聲驚訝,當然那個始終穩如泰山的占卜師美杜莎仍舊沒有反應。

  金薇殿主早料到眾人有此反應,淡淡說道:“冰雪蓮子的濃縮汁液會令飲用的女子身心圣潔,對污穢的男性產生自然的抵觸,冰雪王國歷代女王均是圣潔之體也與之有關。你一旦對自己所心儀的戀人動念,就會心痛不已,渾身都難受不堪,仿佛不斷有尖針在扎刺每一寸肌膚。”

  不會吧?這冰雪蓮子的濃縮汁液居然有此功效,豈不是異世界的情花之毒?我望向維塔拉,只見她雙眉微蹙,輕輕點點頭:“薇薇所說屬實,雖然不到永遠不能戀愛的地步,但在這蓮液效力漸漸消失的月余時間里,艾琳娜你的確不能動情。”

  啊!天哪!果然是這樣!從色狼夫人那里得到確認,我差一點昏倒。難道我都不能想念希維,也不能對芭黛兒動念了嗎?

  等、等、等等!我突然想到最為關鍵的一點……

  趕快確認一下,我急問道:“就是說……在蓮液效力消失前,我不能喜歡任何一個男子?”

  “嗯。”金薇殿主和維塔拉應答一致。

  “嘿嘿……呵呵……哈哈哈!”我傻笑起來,懸著的一顆心放回肚子里。

  看來金薇殿主并不想在短時間內掠奪復耀來治愈自己的太監兒子,因此以次來預防月天使在這段時間里對其他男子產生感情。

  身邊眾女幾乎都以一種不明所以的目光看著我,只有芭黛兒若有所悟地在懷中望著我,維塔拉則思酌著什么,目盲的美杜沙則如常人般指揮侍女籌備馬車了。

  天大的笑話啊!從未想過自己會中異世界的[情花之毒],更未及時想明白自己現在的身體根本……根本不怕情花之毒!

  在旁邊的維塔拉似乎想通了什么,怒容漸漸消失,代之以向我撲嗤一笑。

  在尤瑞艾莉略有同情之感的目光注視下,我故作忿忿不甘卻又無可奈何的表現。由維塔拉解開芭黛兒的魔法禁錮后,順從地隨眾女乘上了馬車。此回是金薇殿主、美杜沙、絲西娜、維塔拉、芭黛兒和我六人擠在馬車中,尤瑞艾莉嘟起嘴負責駕趕馬車。

  哈哈哈,本玉米怎么會對男的動情呢?那么多老婆候補都愛不過來,女身泡妞之路尚且長遠,怎么會把心思放在那種惡心的事情上?!

  一路上,維塔拉對金薇殿主撩撥不已,后者回了幾句[沒人叫你跟來]的一類話語無效,干脆作出睡姿閉目不理。色狼夫人自覺無趣,嘟囔了幾句[晚上看誰厲害]等話語后便也閉目養神。

  我則和芭黛兒話語不停,分別不過一天卻象整月未曾見面。看著殺手老婆露出溫柔的笑容,我感到一種甜蜜的感覺不斷從心中涌起。這就是情之所至吧,唯一遺憾的是藍妹妹老婆等女未在。

  可憐異世界的情花之毒,對候補圣女來說毫無效用!坐在馬車中,摟著身體無大礙的殺手老婆問寒問暖,仍沒有任何痛苦感的我大覺喜悅,忍不住心中暗笑不已。同時也確定了裝著銀血的玻璃瓶未失,仍在芭黛兒身上,更令人放心一層。

  美杜沙向拉車的三匹駿馬施展了一種增速魔法,令馬匹急奔,車速大大加快。夜幕拉下不久后,終于在大約晚十時左右趕到了下一間金薇勢力所屬的宿屋。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