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破蒼穹第149章 禁忌大陣

  “外面現在已經有千萬大軍,聽說還有大軍過去,高手方面,現在只有血光城城主羽化天與另外三名城主是九級,不過八級魔帥很多,已經聚焦了近三百,七級都有一萬多,實力非常的強大。”小犬語氣中充滿了擔憂道。

  “主人,你得早想辦法才是,我聽他們說,血戮山得到消息,已經派了十級的魔皇級人物過來,要活捉你,想從你身上得到人類的陣法。”

  心中一凜,此次魔族動用的力量完全超過了龍飛天的預料,如果此時那些魔族開始攻擊,他布置的陣法也未必能夠抵擋得住。

  略一沉思,龍飛天又向小犬問道:“他們是怎么將周圍的空間封鎖的?”

  “是魔神殿的人拿來了一個據說是遠古與人類大戰時得到的法器。”小犬道:“而且那拿法器來的神使,正是上次那個魅魔。”

  “又是那個魅魔?”龍飛天恨得牙癢癢,上次就是因為那個魅魔,差點著了她的道,沒想到此次她又跑來搗亂了。

  情況比想像之中嚴重多了,龍飛天不由得緊皺起了眉頭,好半天,他才向小犬道:“你能不能想辦法破壞掉那個封鎖著空間的法器?”

  “不行。”小犬無奈道:“那個法器有人守著,而且全都是八級的高手,其它人根本就不允許靠近。”

  “既然這樣,那就算了。”龍飛天道:“你就在外面,有什么情況及時告訴我。”

  “是,主人。”小犬無比擔憂地道:“主人,你可要小心一點。”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龍飛天點了點頭。

  “龍兄弟,你怎么了?”看到龍飛天突然站定,東方全好奇地問道。

  “沒事,剛才小犬傳來了一些外面的情況。”龍飛天搖了搖頭道。

  “情況怎么樣?”眾人全都看向龍飛天。

  “不太好。”龍飛天語氣無比嚴肅地道:“現在外面光是八級魔族就有上百,而且還有魔族高手正在從血戮山趕來,情況對我們非常不利,就算我們現在加固陣法,也絕對抵擋不住那些魔族高手的攻擊。”

  “那怎么辦?”所有人臉上都露出擔憂的神色。

  龍飛天沒有說話,而是皺眉沉思了起來,其它人也沒有說話,只是那期待的目光全都看向了龍飛天。

  此時,所有人都亂了方寸,根本沒有辦法,只能期待龍飛天能想出什么辦法,雖然他們不怕死,但并不意味著他們就想死,能不死當然最好。

  “反正這里是魔族,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龍飛天臉上閃過一抹凌厲之色,對著眾人道:“各位,現在我們已經到了生死存亡之際,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龍兄弟,你需要什么幫助,盡管說,只要我們能做到,就絕對不會有二話。”東方全沉聲道,眾人也全都點頭。

  “好。”龍飛天點頭道:“以魔族的實力,普通陣法根本就阻攔不了他們,唯有禁忌陣法才行了。”

  “禁忌陣法?”眾人全都臉色一變,不管是什么東西,只要與禁忌兩個字沾上邊,那絕對是無比邪惡的方法,為世人所不容。

  好半天,東方全才看向龍飛天道:“龍兄弟,能給我們講講這禁忌陣法的內容么?”

  “你們放心,這個陣法雖然無比的邪惡,但絕對不會讓大家送命,只需要大家付出你們身上的法器和一部份的精血……”龍飛天將即將要布置的禁忌陣法給大家說了一遍,聽得所有人都臉色發白,全身顫抖。

  一個個更是一臉恐懼地看著龍飛天,就像龍飛天是一個無比可怕的魔鬼一般。

  直到好半天,云龍才嘆息一聲道:“如果是平時,如此邪惡的陣法,我是怎么都不會同意布置的,但這里是魔域,而且我們已經到了生死存亡之際,也管不了那么多。”

  說著,云龍將自己的儲物袋解下遞給了龍飛天。

  “好吧,今天就讓那些魔物嘗試一下禁忌大陣的威力。”東方全也一咬牙,將儲物袋交給了龍飛天。

  緊接著,溫氏三兄弟也將他們的儲物袋和空間戒指交給了龍飛天,而有了他們的帶頭,其它人略一遲疑,也將各自的儲物袋遞給了龍飛天。

  龍飛天也沒有客氣,接過眾人的儲物袋,將里面的東西一鼓腦的全都倒了出來,然后讓大家將物品分門別類。

  將所有的魔核、靈石、攻擊法器留下,其它東西又重新裝回儲物袋還給大家。

  “你們先選出三百六十件攻擊法器,將所有初級和中級靈石平均分成三百六十份。”說著,龍飛天拿出一張陣圖給大家道:“在山谷中按照陣圖的形狀給我挖出溝渠與深坑,不過你們小心點,別破壞到現在的大陣,現在我去刻制陣法,任何事情都不要打擾我。”

  “明白。”東方全等人全都嚴肅地點頭。

  龍飛天轉身離去,同時,向著小犬傳音道:“小犬,想辦法給我去收集魔族鮮血和尸體,越多越好,等我叫你回來時就給我送過來。”

  吩咐完畢,所有人都立即行動起來。

  龍飛天刻制陣法,小犬收集鮮血,而東方全等人則在山谷中挖出一個個的溝渠和深坑,將整個山谷都挖得坑坑洼洼。

  更是累得滿頭大汗,但所有人都無怨言,相反,在經過最初的恐懼之后,他們也對龍飛天所說的這個禁忌陣法產生了好奇。

  在挖坑的同時,還在議論著這個陣法是不是真有龍飛天所說那么厲害。

  轉眼一天半過去,整個山谷早就按照龍飛天的要求挖好,如果站在半空看,就能發現,它正是龍飛天拿給眾人那個陣圖的放大版。

  “東方兄,龍兄弟說了一天便能完成,怎么這都一天半過去,他還沒完成?”云龍面帶焦急地看著龍飛天,眼中充滿了擔憂。

  此時的龍飛天臉色發白,全身都被汗水滲透,氣息也很是萎糜,就像受了重傷一般,不過他手中的刻刀卻是無比流暢地飛舞著,就好像是在歡快的起舞。

  “大家都別急,禁忌陣法可不是那么容易布置的,否則它也不叫禁忌陣法了。”東方全安慰著大家,而他的說話也得到了眾人的認同,至少龍飛天身旁那比他還高的一堆報廢靈石,就是最好的證明。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