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神兵第二十四章 四海龍王!

  東海,封神天柱!

  亙古之前,神獸作亂,九州崩裂,怒海汪洋傾覆蒼生萬物,普天之下俱成澤國,萬物萬靈死傷以億數論之,始祖見狀大怒,取三界之精華凝煉成六根參天巨柱而定六海,從此六海波濤定于柱下,任海潮翻滾怒吼卻始終未能出其界限!

  封神柱于蒼生之作用,實在無可比擬!后世凡人海客見此雄偉無邊的巍巍巨柱,不知其來歷者,便將其稱為定天柱。

  封神柱遍體神紋、光潔無杈、高聳入云,直與天際極盡之處的神州九天結界連在一處,傳說每一根封神天柱之上,皆有一座宏大神殿,殿中有老祖封印的不滅結界。

  天地不滅、神柱不毀!

  東海封神柱屹立天地之間,不知多少年月,其形狀若巍巍雄山,大若山脈連綿,縱眼望去,足有千里大小,而此刻,巨大無比的封神柱下,四海精兵浩浩蕩蕩、前呼后擁將這千里方圓的封神柱圍得水泄不通!

  放眼過去,妖兵無窮無盡、無邊無際,海水有多寬、妖兵便有多少,四海精兵已然盡數集于此地!

  或魚或蝦、或蟹或龜,各式海族皆是面露兇相、煞氣騰騰,只等著上空龍王一聲號令,隨即漫山遍海的殺敗天宮子弟!

  東海上空,云霧騰騰,神龍矯健身姿隱然出沒云端,嬌美侍女、雄壯海妖俱都面容肅穆的分列站定,眼眸齊齊望向云中四個身穿繡金滾龍袍、頭戴四海朝天冕的老者!

  這是位老者不是別人,正是四海之主,東海龍王吞海、西海龍王哮海、南海龍王怒海、北海龍王量海!

  勾陳大舉來攻,四海鐘響,四海龍王各擺鑾駕玉輦、令牌明珠等儀仗,在封神柱下擺下陣式,靜等勾陳帝君前來,這漫海之兵、軍容整肅,沖天殺氣連天空飛鳥也遠遠避開,有靈生物更是早早逃之夭夭,群龍眼見如此雄壯軍勢,個個面上俱都信心滿滿。

  云端之中,紅面龍王怒海四顧海面,對身旁諸位龍王笑道:“我四海精兵盡集于此,勾陳想必不敢來了!”

  北海龍王一拂龍袍,冷冷笑道:“往日勾陳在六海之中肆意妄為,我也只當不聞不問,如今他要將屠刀舉向我等龍族,實在是狂妄無知!”

  吞海龍王一臉怒色地道:“諸位賢弟有所不知,勾陳攻打封神柱不過十日,我座下兒孫便折了十多個,麾下精兵更是死傷慘重,想我龍族生育艱難,盡東海一地,真龍之子也不過三百余名,他不僅將我兒孫俱都烹煮宰割,還將蛟虬螭三族殺得元氣大傷,如此深仇大恨,我與他誓死方休!”

  吞海龍王一出聲,東海龍族個個義憤填膺、七嘴八舌的說起勾陳帝君種種惡行惡事來,勾陳帝君生性暴戾嗜殺,一向斬盡殺絕,各海妖怪但有觸犯者,無不是隕命當場,此時提及,眾人更是咬牙切齒、憤怨滿胸!

  三大龍王俱都抬眼望向沉默不語的西海龍王哮海,道:“三哥(三弟)你乃我群龍之首,你說,該如何處置?”

  世間以實力為尊,龍族亦不例外,西海龍王雖排老三,但卻是龍族唯一的圣人,這群龍之首除他之外,再無旁人。

  面容清雅、長須過腹的西海龍王從沉思中抬起頭來,淡淡道:“冤家宜解不宜結,若能不戰,便不戰吧!”

  南海龍王怒海聞聲不禁面孔漲得通紅,厲聲道:“三弟此言何意?莫非你也怕那勾陳不成?枉你修成堂堂正道圣人,居然會畏懼一個區區魔孽,實在令人齒冷!”

  量海龍王見怒海極是無禮,兄弟之序遠不如尊卑有別,他急忙出聲道:“二哥不可造次,三哥向來言之必中,不若聽聽他有何見解再作論斷,如何?”

  怒海龍王冷哼一聲,道:“我族乃是上位之族,龍行世間、尊貴無上,除了鳳族能與我們相提并論之外,人、妖、魔、鬼不過如同螻蟻一般,還能說出什么不同見解來?”

  量海龍王見怒海極是自負,不禁微微皺眉,道:“二哥,此言差矣,龍鳳二族雖有神人血脈,不過,你也別忘了始祖戒律,我們可是為蒼生而生的祥瑞,并非作威作福的霸王!”

  “滿口胡言!”怒海龍王聞言面色一冷,斥責道:“千萬年前的老黃歷了,你還拿他還來做什么數?難不成我龍族竟是蒼生奴仆而非主人不成?龍行于空、人行于地,人族豈可架臨真龍之上?這關乎到一族之臉面大事,斷然不可輕乎!”

  “二哥,你休要冥頑不靈……”

  “如何是冥頑不靈?是你膽小如鼠!”

  “你……”

  兩個龍王話不投機,幾乎要大吵起來,一旁東海龍王急忙上前勸道:“二位賢弟,此際大敵當前,你們還顧著什么臉面?勾陳此次是決心要滅我族,是龍是蛇就看這一遭了!”

  “勾陳殺不絕龍族,你們且放寬心就是……”

  群龍鬧哄哄之際,哮海龍王站起身來,他望著無盡大海,淡淡一笑,道:“不過,禍由身起,縱然勾陳不殺我族,他日我族亦是大難臨頭了……”

  群龍見哮海龍王說得慎重,不禁愕然當場,不等群龍發問,哮海手撫長須,幽幽道:“始祖造龍鳳,本為護衛人族,昔日人族弱小、壽元極短,我龍鳳生于天地之中、以庇佑萬民為己任,所以,上古之際,人族部落以我二族真身為圖騰,供奉神龍、鳳凰以求庇佑,到如今,變成了何等模樣?”

  怒海龍王冷笑道:“太古、上古之事,還說它做甚?如今我龍族穩占四海,不論江河大澤俱有分支血脈為一地之主,龍族之盛,無以復加,我們還怕誰來?”

  哮海龍王見怒海兀自茫然不知,不禁露出一臉嘲諷之色,道:“龍族之強,可能強過天界神仙否?可能強過世間修仙各大派否?別忘了,這三千年來,龍族只出了我一個龍圣,而人族卻圣人輩出,且不說道門十圣、佛門三圣、儒門宗師,就是天下十大高手,人族就占了七成!是問,我們還怕誰來?”

  哮海龍王帶著微微嘲諷的話音一落,群龍面面相窺,頓時語塞,龍族興盛倒是不假,只不過在這個以實力稱雄的九州世界中,數量再多也無用處,就好比這數百萬的海妖,能拿一個真正的圣人如何?

  天下妖精數不勝數,好似螞蟻一般無可計數,但是圣人呢?

  道家有道門十兵圣,佛門有佛家三圣,儒家最弱,卻也冠帶滿天下,就是魔界眾生之中,魔圣決不下十人!

  放眼天下,妖圣最多,但卻最不中用,龍鳳二族圣人更是少得可憐,僅能拿龍圣哮海和鳳圣含星來充充場面!

  若是人族傾力來攻,眾圣人一齊出動,滅頂之災便離龍鳳二族不遠矣!

  量海龍王最是謹慎,聞言急聲道:“三哥,萬年以來,天下氣運盡付人族,其鋒芒無可抵擋,如今勾陳卻是魔人,該與人族扯不上關系吧?”

  哮海龍王長嘆一聲,搖頭道:“你們只知這一百多年來勾陳大帝縱橫不倒的威名,卻不知道他的來歷,而且還沾沾自喜的為楊蘭賣命,我族當真危矣!”

  量海龍王愕然道:“勾陳之來歷?莫非他有什么厲害來頭?我聽聞楊蘭乃是圣主,三界命運盡要控于他手,追隨于他又有何錯?”

  哮海龍王冷笑道:“楊蘭野心勃勃,意欲與魔界聯手統霸三界為己用,你當他是什么好心腸么?”

  量海龍王面露疑色,若是常人評論楊蘭,他自然不會相信,但龍圣哮海已是群龍之首,法力高強,他雖久在西海潛修,但對天下之事了如指掌,量海心中不禁信了三分,道:“三哥有話直講便是,我等俱是血親,何必吞吞吐吐?”

  哮海龍王點了點頭,道:“好!我便說與你聽聽就是,一百多年前,人族連出兩大不世天才,這決定天下命運的俊杰俱都出自楊門!一個是你們口中的圣主楊蘭,一個便是如今天下第一大派掌門、道家通天教主,俗名楊南,此二人各承老祖運數,天下間無人能出二人之右,在決定天下人族命運、長安一戰中,分出了勝負,結果你們想必個個都心知肚明吧?”

  吞海龍王愕然道:“這愚兄倒是知道,聽聞通天教主極是霸道,將九州全土妖魔俱都籠于麾下,順冒逆亡、定鼎中土,乃是一個極為厲害的人物,不過,聽聞他在長安一戰中早已力戰身亡,怎會與我們龍族有關聯?”

  “通天教主力戰身隕?”哮海龍王嘿嘿冷笑道:“你們未免也將他想得太簡單了,他身具老祖造化神力,就是元神出竅也可活上千年,天界神仙更是暗中相助,如何會輕易死去?楊南、楊蘭乃是叔侄二人,卻是生死大敵,此二人恩怨與我們無關,但勾陳帝君總該與我們有關了吧?”

  怒海龍王心中早已奉楊蘭為主,此時不屑的冷笑道:“通天是通天,勾陳是勾陳,一個是道家教主,一個是妖族之帝,這二人怎會有關系?三弟你莫不是在危言聳聽吧?”

  哮海一臉冷笑的拂袖道:“二哥,你一心想追隨楊蘭,將龍族地位升至眾妖之主,這一番心思不可謂不好,只是,天命如此,人力難為,你是斗不過握有斬妖的勾陳的!”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