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高手在異界第九十八章 不朽之王套裝

  楚南自知沒有一顆高尚的心,跟過硬的質量,更是知道既然要裝圣者,讓美名傳遍天下,就絕對不能放過任何一次表演的機會,細節往往可以決定事件最后的成敗,美名也是如此。

  “贊美至高無上的光明神,為我們送來如此賢德的光之子。”

  人們齊聲的贊美聲,傳入了走入房間中的楚南。

  輕輕打了一個脆指,只要繼續這么假裝圣人下去,名聲這種無形資產只會越升越快,無形中也幫助了光明神殿提升正面形象,看來等進入光明神殿見到光明教宗,應該談談自己這些日子的炒作,看看該給自己點什么報酬,最不濟也該把炒作的費用給報銷了吧?

  回到房間之中,楚南又將一塊封印魔石從空間手鐲中取了出來,【真·光之繼承者】的光芒立刻再次大方,在街道上還沒有散去的人們,雖然不能感受到光明力量的慈悲,卻可以看到楚南房間正綻放出比太陽還要明亮的光明元素。

  沒有力量感知的眾人,只能夠用他們的眼睛來判斷,武者跟魔法師的強弱,楚南的光明力量雖然不強大,但因為光明元素的純凈度是最高的,光明元素的活躍性也是無人能夠比擬的,單從光明力量外擴時的表現來看,楚南的光明力量到真是像強大無比的高手。

  仁慈的光之子,果然是光明神選中的,這光明力量比圣女的都厲害吧?昨天見過圣女祈禱時房間綻放光明力量的光芒來看,不少人心中暗暗揣測著。

  左右無事可做,楚南打算利用封魔石趁機打造一件小裝備,日后若是遇到使用魔法的敵人,也可以起到奇兵的作用。

  看著這巨大的石頭,輕輕皺了下眉,制作戒指只需要一塊很小的石頭就夠了,不然制作出太強力的魔法裝備,反倒會被電流搞的戴不上。

  封魔石的堅固度楚南還是很清楚的,這玩意比很多金屬都要堅固幾分,普通人想要從石頭上面分下一點都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不過這件事情對楚南來說完全不是問題,石頭堅固對嗎?那就用比它更堅固的東西打碎它!力量不夠?怎么可能?有蘇菲亞在身旁,單純比天賦力量,比蒙都不一定是她的對手。

  打開空間手鐲,看著躺在手鐲中的兩把八棱亮銀錘,楚南輕輕的笑了起來,這件叫做【不朽之王的碎魂錘】,說起來還是野蠻人一族專用的武器,本身雖只是一件地級一階的武器,但其變態的屬性,在地級武器中也絕對能夠算得上是上品了,而且其名聲之大幾乎到了無人不知的地步。

  增加百分之十五的攻擊速度,對魔族傷害提高百分之二十一的傷害,攻擊不死生物傷害加成百分之三十三,本身附帶兩個凹槽。

  令人咂舌的屬性,同樣擁有著令人咂舌的使用條件要求。

  使用者必須在使用戰技之前,擁有天生兩千斤的力量,本身實力達到地級一階。

  在當年那個人人升級之后加點都追求速度的年代,天生兩千斤的力量已經成為了奢侈品,就是當時的第一高手,也只是在實力上達到了要求,在力量的屬性要求方面差了很遠很遠。

  楚南本以為來到圣元大陸,這件裝備也會一直沉睡在空間手鐲中,沒想到竟然遇到了蘇菲亞這巨力蘿莉,而且僅僅一瞬間就成為了很強的高手,至少從氣息強弱來看,絕對不會遜色于當時圣女卡琳妮娜發出來的強度。

  地級,只是幾階的問題楚南也不清楚,如今想要從堅硬的封魔石上敲下一小塊石頭,讓蘇菲亞用不朽之王的碎魂錘確實是最好的選擇。

  當然,【不朽之王的碎魂錘】當年之所以能有如此響亮的名聲,并非全部來自這一把錘子,而是來自于一套套裝,叫做【不朽之王套裝】。

  那是一套由戰錘:【不朽之王的碎魂錘】,頭盔【不朽之王的意志】,護手【不朽之王的熔爐】,護甲【不朽之王的靈魂牢籠】,空間腰帶【不朽之王的瑣事】,戰靴【不朽之王之柱】,六個大件組成的裝備,當這些裝備聚集在一起的時候,這些分開只是地級裝備的物件,就會成為一套天級裝備!

  當然,想要穿上這一整套裝備者,首先要有天級高手的實力!楚南的空間手鐲中除了【不朽之王的意志】之外,其它五大件全部都在其中,只是考慮到小丫頭可能也沒有實力同時駕馭兩件裝備,干脆還是先考慮【不朽之王的碎魂錘】比較好。

  “丫頭,看到那兩個錘子沒?試試看,能不能拿起來?”

  楚南的話音剛落,蘇菲亞已經把那對錘子從空間手鐲中取了出來。

  呼……呼……呼……

  蘇菲亞揮舞著錘子的輕松模樣,就像楚南拿著一雙筷子一般輕松,絲毫沒有點點吃力的樣子,錘子帶起來的風,頓時讓楚南體會到了什么叫做清涼的感覺。

  “呵呵……”蘇菲亞舞動的雖沒什么章法,但勝在速度快,加上這錘子的力量,楚南估計普通高手對上她,恐怕沒有多少勝出的可能。

  一力降十會,這個詞語楚南可不是聽過一次半次了。

  “丫頭,停一下,停一下。”

  楚南看著蘇菲亞舞的歡快,生怕她一時錘子脫手,那兩千多斤重的玩意,加上脫手時的慣性,估計就是一頭大象,也會被砸的當場腦漿迸裂而死吧?

  蘇菲亞聽到楚南的呼喝,停止了繼續舞動的錘子,粉嫩的小臉經過突然的運動,更透著一股子紅撲撲的味道。

  “哥哥,蘇菲亞喜歡這錘子。”

  楚南笑笑,比起空間手鐲中的真正神器,這不朽之王的碎魂錘,還真就連一般都算不上。

  “那就送給蘇菲亞耍著玩吧!”楚南伸手拍了拍蘇菲亞的腦袋,有些不夠把握的說道:“丫頭,這兩把錘子可能還有第二形態,你試著……”

  “合!”

  蘇菲亞突然開口喝道,兩把巨大的戰錘陡然綻放出一陣青光,下一秒鐘她手中哪里還有什么【不朽之王的碎魂錘】,倒是手腕上多了兩個帶著金鈴的手鐲,看起來煞是的可愛。

  楚南無力的笑著,抬手揉了揉額頭的太陽穴,地級裝備當年在游戲中確實有著兩種使用形態,一種是戰斗形態,還有一種是裝飾隱藏用,看來裝備到了圣元大陸依然還是有著這種能力。

  “真有意思。”蘇菲亞看著手腕上的金鈴。

  “丫頭,你怎么知道這么使用的?”楚南有些不解。

  “這個?”蘇菲亞皺起可愛的小眉頭:“我摸到它的時候,腦子中有個聲音告訴我的。”

  什么?楚南很想去摸摸這【不朽之王的碎魂錘】,看看到底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但一想到那類似高壓電一般的電流,還是放棄了這個以身犯險的機會。

  “丫頭,過來讓哥哥抱抱,看看還能不能抱動你。”

  蘇菲亞再次撲進楚南的懷中,很快楚南知道自己的擔心是多余的了,這【不朽之王的碎魂錘】在變成第二形態之后,重量竟然也變成了普通金鈴的重量,并沒有兩千斤那么可怕的重量。

  還好還好,楚南心中連連慶幸,要他抱著兩千多斤的重量那根本是做不到的,就是野蠻人山豬恐怕也做不到。

  放下蘇菲亞,楚南指指一旁的封魔石:“丫頭,把石頭給哥哥大下小拇指甲大小的一塊好嗎?”

  咚!

  封魔石掉下了拳頭大小的一塊,楚南面對這種不精確的打擊也只能撇撇嘴,那就繼續再敲打就是了,反正日后都能用上,倒也真不是很在乎這種事情。

  蘇菲亞又對著拳頭大小的封魔石又是兩錘,終于砸出了楚南想要的大小,期間楚南的心一直忐忑不安,生怕這小丫頭一時興奮對著這封魔石來個什么全力一擊之類的,如果真是那樣,哭都沒地方哭去。

  幸好,蘇菲亞對力量的控制雖然不是很精確,但也沒有楚南想象的那么糟糕。

  收回其它的封魔石,撿起那一小顆封魔石,楚南胸口的【真·光之繼承者】的光芒立刻大減,對付這么一點點的封魔之力,在徽章看來或許不需要釋放多少力量去抗衡吧?

  看看這塊不規則的石頭,楚南也懶得去追求什么美觀,直接叫出了體內的煉金王者靈魂之火,又從空間手鐲中拿出了一小塊在多領加城問人要的生鐵,把這兩件東西一齊丟進了靈魂之火中去了。

  繁奧的字符在靈魂之中火頻頻出現,楚南對這些字符倒是也已經認識了很多,這些字符大都是按照楚南打造戒指需要的要求出現的,早已經化為鐵水的金屬,被在內部打上了一個個繁奧而又緊密的字符,黑色的封魔石跟鐵水混合在了一起,楚南很想在風魔石上也刻下一些字符,那是他看關于【煉金術】方面的書籍得來的知識,那是【煉金術】最頂級的手法,沒有學過雕刻手藝的他,只好暫時放棄了這個想法。

  等到了神盾城,找個時間看看,那里有沒有什么雕刻方面的藝術大師!楚南雖然也想練功,但最想做的還是在煉金術上取得最高的成就,擁有著煉金王者之魂火焰的超絕先天優勢,讓他有著比任何煉金大師都高的起點。

  環顧當今圣元大陸,楚南甚至都有自己是天下第一煉金術師的感覺。跟其他人都還要生火已經用手工制作的條件下,煉金王者之魂火焰早已經同他們不是一個層次了。

  煉金王者之魂火焰中,一顆鑲嵌著黑色封魔石的戒指在高速轉動著,楚南微笑著收回了自己的煉金王者之魂,伸手接住了這顆剛剛制造的新魔法道具。

  此時,【真·光之繼承者】已經不在對封魔石做出任何的反應,楚南再次滿意的笑了起來。

  這戒指的最外層魔法陣是一個特殊的隔絕陣法,持有戒指的人可以不受到封魔石的影響,依然可以調動身旁周圍少數的魔法元素,并且不會壓制魔法使用者的魔法,內層的魔法陣確實一種催發陣,它就像是一個放大鏡的功效一樣,將封魔石的力量擴大,形成一個以使用者半徑十米的區域,在這其中的任何魔法師,只要實力不超過人級二階,都會被封魔石完全封印魔力。

  摘下鐵手套,戴上戒指,再戴上手套,楚南滿意的笑了起來,疑惑若是遇到魔法師,只要對方不超過人級二階,那么這種人在他面前的實力,還不如一個普通人。

  畢竟在身體條件方面來說,沒有進入地級之前的魔法師的身體,還是非常脆弱的事情。

  “哥哥,這個很厲害嗎?”

  楚南看看發問的蘇菲亞手腕上的兩個金鈴,自豪的心情頓時減少了一大半……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一個五六歲的小丫頭,竟然只需要練幾下的時間,就把比蒙族自豪的【巨力戰氣】給練到了地級!這還是人嗎?

第九十九章 邁入一階,手鐲異象

  楚南左右打量著蘇菲亞,暗暗好奇一時的好心,到底撿回了一個有著什么樣背景的女娃子?戰氣跟斗氣還有魔法等其它戰技傳承一樣,都是需要一點點積累修煉,才能夠慢慢獲得到的力量,任何一本戰技傳承中都沒有記載,誰能夠第一次修煉就到達人級高手!更不要是說是地級了!

  難道?她的體內早已經練就了很強的戰氣?那也不會這么巧,正好是巨力戰氣吧?不是說任何戰技想要轉換修煉,都會痛苦萬分,承受常人無法承受的痛苦嗎?

  正在思考的功夫,小丫頭突然咕咚一聲暈倒在了地上。

  “丫頭……丫頭……”楚南緊張的湊上前去,小女孩粉嫩的臉上漸漸變得熱了起來,額頭處很快也流出了汗水。

  “這是……”

  楚南連打了幾道治愈術在蘇菲亞的身上,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小女孩的身體也漸漸開始發熱了起來。

  發燒?怎么會?難道是練習【巨力戰氣】的事情,終于開始進入生死轉型期?楚南暗怪自己太過魯莽,連忙掏出天級藥水,掰開蘇菲亞的嘴巴灌了下去。

  身體的溫度不在升高了,蘇菲亞的身體也不再如剛才那般猛烈的顫抖,但卻依然沒有絲毫降溫的跡象。一向半瓶藥水用不了就可以治療任何疾病傷勢的天級藥水,在灌下了整整一整瓶,依然沒有完全的好轉,楚南知道就是再灌藥水也是枉然了,剩下的需要這小丫頭自己撐過去了。

  小心的將丫頭抱到床上,楚南坐在窗前緊張的注視著蘇菲亞。

  不知道過了多久,楚南眼前突然一黑,再次明亮的時候,人已經又一次的進入了夢境之中。

  “這里是……”

  楚南很快確定了自己在夢中,卻絲毫找不到蘇菲亞的身影。

  人呢?現實中的她遇到了危險,怎么夢境中的人也消失了?

  不等楚南考慮太多,夢境中的光元素開始快速的聚集著,楚南知道如果讓這光元素聚集成為錘子,又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外面的丫頭因為自己的問題在生死上掙扎,夢境中的蘇菲亞竟然也消失了,一種不詳的感覺襲上了他的心頭,向來不在乎的態度,在這時也變得焦躁不安了起來,楚南圣龍龍斗氣一爆,高速沖向聚集的光元素,口中狂暴的喊道:“今天要抓幾個才能過關?”

  半夜十分,月正當空。

  楚南的身上爆發出一陣猛烈的強光,透過窗戶光芒四射不斷,坐在門外沉睡的山豬猛然睜開眼睛,吃驚的望著身后的房門處。

  一階!人級一階的力量!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人級一階的力量!

  凱瑟琳同樣驚疑不定的望著這扇門,中正平和的光明力量透著一種讓人心情平和的感覺,另外一種力量卻有著隱隱的威壓!

  這種力量,凱瑟琳在楚南身上已經不是第一次感覺到了,每當他拿出那個古怪的鐵管時,都有一種龍族的威壓!

  如今!楚南身上又一次出現了龍族的威壓,雖然比起之前的威壓要小了很多,但這力量她卻可以感覺出,絕對是出自于楚南本身!

  難道楚南是龍族?不可能!凱瑟琳很快否定了楚南是龍族的可能,他那人類跟精靈的混血兒模樣,已經完全展露了他的種族。

  龍威!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氣息!它是龍族特有的一種屬性,在戰斗的時候,哪怕是同級別的高手對轟,龍威的威壓也依然存在,它會成為干擾對手心神的一種特殊氣息,所以哪怕是絕頂的高手,也不希望跟同級別的龍族戰士交手,那種天生的吃虧,是不會因為后天的努力而改變的。

  除非……除非修煉者的氣息,也有著特殊的屬性,但這樣的戰技傳承實在是太少了,就是天級高手的戰技中也不一定會有特殊的屬性。

  天才!楚南果然是天才!多少武者,法師,終其一生的努力,也無法達到人級一階的高度!

  半年多以前,他還只是一名擁有著超絕實力的天級法師。由那時起開始了艱難的修煉武技,結果僅僅只是半年的時間,他走出天堂森林時擁有了五品的實力,今天竟然已經達到了一階的高度!而且斗氣中還帶著一絲特殊的屬性,日后哪怕是遇到龍族的高手,也不會有任何的龍懼!

  楚南還在沉睡,如果他醒著一定會驚訝于自己的變化,爆發出的光明力量一如既往態勢,但【圣龍龍斗氣】在噴發的原有基礎上,斗氣竟然有些微的鱗片狀,如果不仔細觀察,到也不是很容易發現這個小的細節。

  一階的力量,不足以引起其它勢力的注意,團隊中其它的高手們該睡覺的還在睡覺,該修煉的還在修煉。

  楚南的【圣龍龍斗氣】慢慢消失收回到了體內,光明力量也隨之進入了體內,房間終于恢復了徹底的安靜。

  楚南睜開雙眼的剎那,透著無比的焦急。今夜的訓練還是他第一次真正拼命,情緒的左右下使得他爆發出了從來沒有想象到的力量跟速度,【圣龍龍斗氣】的爆發連續沖破障礙,光明力量顯然也沒想想到一夜之間的人竟然如此瘋狂,僅僅只是眨眼間的功夫,就被他抓到了十六個光明力量,一直不算強大的光明力量,瞬間進入了人級一階。

  灌了憑人級藥水恢復體力,跟制止肌肉的酸痛,楚南見到蘇菲亞的溫度比之前降低了不少,焦急的心多少放了下來。

  回想之前在夢中的發狂,楚南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這一次的瘋狂暫時將自己體內,近段時間潛力全部激發了出來,就算近幾日再遇到讓他發狂的事情,力量也不會有什么太大的增長了。

  還是少一點這種刺激性的事情發生的好,楚南又一次搖了搖頭,這種拼命的事情實在太累了,當時發作的時候感覺不到,等事情過去了之后,沒有人級藥水的恢復,還真撐不下來。

  打開空間手鐲又看了一圈,雖然對里面的東西大部分都能記住了,特別是裝備方面只有中高級的裝備,以及不少的神器,但楚南還是希望能夠自己的記憶出點問題,從中找出一把人級一階高手可以使用的武器。

  然而,很可惜……楚南的記憶一點問題都沒有,再次搜索了一遍,空間手鐲中依然沒有什么一階高手使用的武器。

  “看來……空間手鐲里面沒有,只好想辦法從圣元大陸弄一把了。”楚南撇撇嘴自言自語,煉金王者之魂火焰雖然可以化鐵制造魔法武器,卻不能打造質量優良的刀劍出來,最多可以制造一把釋放魔法的魔法劍,至于劍身本身的質地……估計連尋常的菜刀都不如。

  煉金王者靈魂之火也不是萬能的,楚南用力揉了揉額頭,空間手鐲再次出現了那虛幻的白衣美女,一絲絲不甚清晰的“解封”二字從空間手鐲中飄出。

  “解封?怎么解封?”

  楚南好奇的說了一句,空間手鐲那廣闊的黑暗空間忽然閃出一絲亮光,他模糊的看到,黑暗的空間中有一個人,一名高大偉岸的男子!

  男子身穿一身潔白的圣騎士套裝,古銅色的皮膚,劍眉星目,霸絕的氣勢從體內油然散發而出,睥睨天下的態勢任誰見了都會精神一陣!

  這個英武不凡的男人,楚南都知道該用什么詞語去形容他!腦海中只是簡單的閃過了一個詞語!

  英雄!看到那個圣騎士模樣的男人,楚南唯一感覺到的就是,這男人絕對是英雄啊!

  黑暗空間的光亮一閃即逝,楚南只感覺那圣騎士的前面,應該有著類似于玻璃一樣的東西,隔絕著他們雙方。

  伸手進入空間手鐲,作為主人的楚南,本應該輕易觸摸到黑暗的空間,但他的手剛剛觸摸到不久前他看到的那個圣騎士出現位置的地方,一股強大的電流猛然爆發,楚南體內的【圣龍龍斗氣】隨即自動反擊加以保護。

  楚南的手臂被電流打了出來,強烈的電流把楚南的頭發都給電的根根倒立,若非是【圣龍龍斗氣】使他的身體得到了強化,若非是【圣龍龍斗氣】及時出現的保護,這次楚南就算不被電死,也會被電的口吐白沫,黑暗中的電流太強太強了!比神器上的電流還要強大數倍!

  到底?那圣騎士是什么?不是一個女人呼喚我嗎?怎么我看的是一個男人圣騎士?這……楚南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研究了這么些天的空間手鐲,不但沒有研究明白為什么他一個普通人可以使用神器手鐲,現在反而又有新的怪異事情發生在了這手鐲上面。

  不想了!楚南想到了頭疼,干脆把目光再次轉移到了神器上面,如今好歹也是人級一階,就算不能動用神器,電流的弱度總該……

  啪……

  絲毫不遜色于剛才黑幕中的電流,再次把使用著【圣龍龍斗氣】的楚南手臂打了出來。

  升到了人級一階,這神器的電流反而更大了?楚南有些不解,同時也十分的震驚!黑幕中的東西,釋放出來的電流跟神器釋放出來的反擊電流竟然是一樣強大,這不是說明,黑幕下的古怪是跟神器一樣強大的存在?

  空間手鐲越來越怪異了……楚南晃了晃頭,把精神再次放在了蘇菲亞的身上,這小丫頭的呼吸已經平緩了下來,溫度比之剛才又有了一點下降,臉色保持著充滿活力的紅潤。

  無事可做,楚南又拿起一個【煉金術】的傳承看了起來,相比其它,他最喜歡的還是煉金方面的事情。

  夜,在平靜之中安然度過,太陽驅散了黑夜的最后一絲黑暗,大地再次迎來了光明,蘇菲亞又一次睜開了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舉起雙手伸著懶腰打了一個可愛的哈欠:“好舒服……”

  楚南關閉看了一夜的【煉金術】傳承,苦笑了兩聲,這丫頭睡的舒服,可知道有人為了她一夜沒有睡覺呢。

  “哥哥,蘇菲亞餓了……”

  房間的門這時被人敲響,楚南收好了傳承前去開門。

  圣女卡琳妮娜站在門口對著楚南微笑,跟在她身后的是阿夫倫子爵,還有麥卡倫等人。

  一天多的時間不見,圣女卡琳妮娜好像變得更加漂亮了,看來真是女大十八變,越變越漂亮啊!

  看到眾人身上的打扮,楚南把眉毛一挑:“怎么?你們把行李都收拾好了?難道可以走了嗎?這鎮上的事情……?”

  阿夫倫一臉悲痛的樣子:“昨夜,萬惡的暗黑神殿又派人燒毀了岑家的莊院,兩名看院的戰士也慘遭不幸。”

  “是嗎?那我們更不能走了!”楚南義憤填膺的攥緊了拳頭:“為了鎮上百姓的安全,我們應該繼續住在這里,打擊萬惡的暗黑神殿!”

  “尊敬的光之子大人。”阿夫倫子爵一副認真的樣子說道:“昨晚深夜,這片領地的總管已經派人前來,如今他們正在岑家的莊院做搜索工作,希望能多查到一些暗黑神殿的蛛絲馬跡,所以特地托我代他們向您問好,就不給您搞什么歡送儀式了。”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