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高手在異界第九十六章 抄家

  怎么?這念頭流行閃電結婚,閃電離婚,什么時候流行閃電進階了?楚南皺著眉頭,心中不停的埋怨著老天是不是在耍他,跟凱瑟琳聊會天的功夫,一個完全沒有武技,年紀看起來不過五六歲的小丫頭,竟然成為了一名不知道什么級別的高手。

  “丫……丫頭……”楚南結結巴巴的問道:“你怎么做到的?難道你以前就會戰技?”

  “沒有啊。”蘇菲亞收起了【巨力戰氣】一臉天真的說道:“剛剛我按照哥哥說的,在體內尋找力量,結果……發現里面好多力量,只需要移動一下,吸收一下,就這樣了。”

  原來就有力量?楚南皺皺眉,難道這丫頭失去記憶之前也是武技高手?不對啊!那樣她體內的力量應該完全無法轉換成為【巨力戰氣】。

  難道她是比蒙族的私生女?聽凱瑟琳說比蒙一個比一個長的丑,這小丫頭模樣俊俏怎么可能會是比蒙族的后代?

  考慮不明白,真的考慮不明白!楚南揉著太陽穴想說點什么,房門傳來了彬彬有禮的敲門聲。

  “丫頭,呆會千萬不要在別人面前顯露你的戰氣哦。哥哥,給你買糖吃。”

  楚南又是一翻囑咐,揮手凱瑟琳過去開門,阿夫倫見到房間竟然有德魯伊族的這野性美女,眼中焦急的目光,一下子變得曖昧了起來,左右打量著凱瑟琳跟楚南。

  貴族,幾乎沒有人會對身邊的侍女放過魔爪,阿夫倫見凱瑟琳這時害羞的臉色一紅,更是斷定了自己的猜想,這個光之子看起來還是非常好色的嘛,這樣也好,以后能多一條路子。

  阿夫倫又打量了凱瑟琳幾眼,隨后用力的吞了兩下口水,努力的讓自己鎮定下來,這德魯伊的身材實在是沒得說,找遍整個神盾城,想要找出比她身材更好,更有誘惑力的女人,恐怕也找不出幾個。

  “子爵老弟,你怎么跑的氣喘吁吁的?”楚南招招手:“來,快進來歇息一下再說。”

  阿夫倫走進房間,正好看到蘇菲亞坐在楚南的腿上,吃驚的神色再次增加,沒想到這個從天堂森林出來沒幾天的人,竟然也有貴族的戀童癖?看來有必要通知家里,把送給楚南那宅子的家奴有一部分換成小女孩,最好再弄些能夠干活,模樣端莊秀麗的女人。

  “老哥哥,事情是這樣的。”阿夫倫這些天一點點跟楚南換著稱呼,謹慎的跟他套著近乎:“昨夜,萬惡的暗黑神殿再次出現,只是他們并沒有攻擊咱們,而是殺死了岑世豪子爵。”

  “什么?”楚南故作驚訝的瞪大了眼睛:“死了?怎么可能?”

  不等阿夫倫發言,楚南緊急著嘆了口氣:“哎!都怪我!昨日不改跟他決斗,把他傷的太重,導致國家一名貴族慘死……”

  “這個……”阿夫倫吞吞吐吐的說道:“不是一名,是兩名。岑世豪跟岑全都死了。包括他所有的家奴,昨夜也全部被人殺光。根據光敏神殿的牧師現場查看,發現了這些人體內都留有一絲黑暗的力量。”

  “是嗎?”楚南再嘆口氣,抬手在腦門跟胸口左右兩邊各點了一下:“愿偉大的光明神保佑他。”

  做了簡單的祈禱,楚南睜眼問道:“子爵老弟這次來找我,就是為了這個?”

  阿夫倫笑笑:“小弟聽說岑家的事情,立刻想到了暗黑神殿可能會對付老哥,急忙就趕來了。既然老哥沒事,那么小弟想跟老哥商量一下處理岑家的事情……”

  “處理?”楚南皺皺眉:“國家應該有專門處理這些事情的機構吧?我只是一名光之子,好像沒權利過問這種事情。”

  “老哥您有所不知。”阿夫倫解釋道:“這個鎮子因為比較偏僻,而且占地面積又不大,所以岑世豪即是這里貴族,也是這個鎮子的行政長官。如今他死了,本因為由統轄這附近所有鎮子的行政長官來處理。但由于距離較遠,他們現在恐怕還不知道岑世豪死亡的消息。根據國家的規定,如果遇到類似情況,可由當地最高身份的人,來暫時處理這里的事情。”

  “最高,老弟現在就是這里的最高身份了。”

  “哪里,哪里。”阿夫倫連忙謙虛:“在集聚所有美德一身的大賢者光之子的面前,我這個小小的子爵又算得了什么,還是應該請老哥來處理。”

  楚南皺皺眉毛,上下打量著阿夫倫,這驕傲的年輕貴族什么時候這么謙虛了?不會是隱藏著什么陰謀吧?看他那誠實的樣子,又好像不是陰謀。

  阿夫倫尷尬的露出幾絲苦笑,看來有些事情并不是幾天的馬屁就能完全化解的,楚南對他還是有著一些戒心,只是這次自己確實是發自內心的請楚南出面,調查一個貴族的莊院,這可算得上是肥差了,隨便從里面順手拿點東西,都能賺不少金幣,如果不是為了拉攏楚南,阿夫倫還真不想請楚南出面。

  看看懷中的蘇菲亞,楚南也知道后悔也來不及了,干脆不去想這件事情,看看托拉斯昨夜的工作成果也不錯。

  “老哥哥……”阿夫倫湊到了楚南的身邊說道:“您的事情我都已經聽說了,昨天您回到鎮上,還派人將自己身上為數不多的金幣分發給鎮民,這件事情讓小弟深受感動。岑家這些年也搜刮了不少百姓的金錢,相信您可以利用這次機會將它們用到更好的地方……”

  楚南徹底樂了,昨天下馬車的時候,看到鎮上的人生活也不算很好,當時咬牙跺腳拿出一百個金幣,讓山豬四處分發,也算是用金幣給自己買些名聲,沒想到這么快阿夫倫就已經知道了,而且……

  “走!看看去!”

  楚南抱著蘇菲亞推開房門走下樓,當他來到街道的那一瞬間,微微的一愣,上千的鎮民齊齊跪在街道的兩旁,雙手虔誠的抱在胸口,用近乎朝圣的眼神望著他。

  五十萬人集體歡呼的場面楚南見過不是一次兩次了,楚南對這樣的場面多少有些準備,但這上千人的場面依然非常的驚人,特別是那虔誠的雙眼,就是圣女路過的時候,也得不到如此的注目。

  阿夫倫內心一聲嘆息,身份不同行善的效果都不同啊!光之子充其量手中有五百金幣,全部發放到鎮上,也不會對改善人們的生活水平起到什么作用才對,但就是這五百金幣竟然能讓這些人如此的虔誠,對待楚南如此的恭敬!

  家族就算拿出兩千金幣來改善鎮上人民的生活,這里的人也不會念叨家族什么好。阿夫倫輕輕摸了摸鼻子尖,同樣的金幣數目不同的人送出,效果差距實在太大了。

  望著踏上馬車的楚南,阿夫倫感覺自己眼前一花,仿佛看到這光之子登上的不是馬車,而是光明神殿光明教宗那神圣無比的寶座。

  從今天開始,光之子若是一直保持四方行善的模樣,他的成就很快就會超過當代教宗,甚至超越光明神殿的第一代教宗大人!

  用力甩了甩頭,阿夫倫翻身上了戰馬,心中暗暗發誓,等回到神盾城之后,無論如何要說服家族,全力支持光之子!哪怕跟部分貴族的家族翻臉,也絕對不能得罪光之子!這是讓家族徹底崛起成為當世大族最簡單的捷徑!

  楚南坐在馬車上想象過很多次,一個土財主的家中能有多少財產。當他到達莊院,就被阿夫倫的手下,神秘的帶入了后院一間看似普通的房間。

  “這里?”

  楚南打量著四周光溜溜的墻壁,就是安裝一個機關都沒地方安裝吧?

  阿夫倫使了個眼色,兩名手下從背后拿出兩根撬棍,熟練的把地面上用來裝飾的大理石板給撬開了,一條閃動著微弱光芒的暗道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老哥請。”阿夫倫彬彬有禮的一伸手。

  看著并不寬敞的地道,楚南并沒有被里面可能藏有的財寶迷惑,天曉得里面會不會有什么暗器機關?第一個下去不是傻瓜是什么?

  阿夫倫看到楚南的表情立刻恍然,連忙笑了起來:“小弟給老哥打先鋒。”

  楚南跟在后面緊張的握著雙拳,如果遇到哪怕一絲的危險,也會毫不猶豫的立刻放出白虎跟殺人蜂,先保住自己的安全再說,其它通通都是扯蛋。

  地下的階梯很短,走了大約二十多級的臺階,楚南來到了一個寬敞的地下室。

  兩邊插著幾把剛剛點燃不久的火把,這顯然是阿夫倫之前來過一次,事先放好的火把,只是不知道這小子會不會把好東西都給弄走了?楚南左右打量著阿夫倫,很快否定了這個想法,這小子看起來態度非常恭敬,顯然是想拉攏,不會為了一個小貴族的寶藏做這么沒腦子的事情。

  重新打量寶庫,楚南的下巴還是感覺有些松動,眼前足足有數千金幣,放在一旁堆成了小金堆,兩把看似有些古樸的寶劍,一套盔甲,還有零碎的一些珠寶,其它還陳列了一點點看似古董的東西。

  不錯嘛!這個小鎮子的財富恐怕都在這里了!楚南眉毛連連抖動,這次可真是發財了,把這些東西拿出一半的數目,沿著路途一直發放到神盾成估計都足夠了。

  胸口處忽然一熱,楚南感覺【真·光之繼承者】的徽章,就像是一顆跳動的心臟般,在他胸口猛然跳動了一下,緊接著敞亮并不耀眼的白光霎時間從他的胸前發出,瞬間將整個個昏暗的地下室照射的敞亮異常,阿夫倫跟他的兩名手下,驚訝的望著光亮的源泉,楚南。

  阿夫倫已經不記得這是自己第幾次對楚南的表現感到驚訝了,從小到大貴族練的就是那種從容不迫的態度,雖然這些年也經常有事情讓他驚訝,但這所有讓他驚訝的事情加起來,也沒有楚南一個人給他的驚訝次數多。

  雖然知道楚南的光元素非常活躍,但今天的光元素顯然比上次還要活躍,并且這些光元素的純凈度之高,同樣也是當世罕見,至少神盾城那群站在光明神殿的當權者,也比這位光之子光元素的純凈度遜上一籌。

  除了光明力量的強度外,光之子展現出的光明力量幾乎是最完美的!

  阿夫倫相信,這絕非楚南全部的力量,在這昏暗的地下室,用這樣強度的光明力量已經足夠了,天級高手的想法,哪里是普通人可以猜測的。

  跟眾人的猜測不同,楚南感覺胸口的【真·光之繼承者】的徽章就像是心跳加速一樣,越跳越快了起來,一種難以形容的無形壓力正壓向他的胸口處,那是一種很令人厭惡的感覺,這種厭惡來自于……

  楚南很快找到了【真·光之繼承者】厭惡的來源,那堆金幣旁邊還放著兩塊人頭大小的黑色石頭,石頭中釋放出的并非是暗黑力量,而是一種想要壓制光明元素的特殊氣息。

  這是?楚南壓抑著心中的驚訝,一步步向黑色的石頭走了過去。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