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高手在異界第三零五章 八根封魔釘

  楚南用力晃著腦袋,身體的骨骼跟每一個細胞都在發出哀嚎的呻吟,就像是被上百個人拿著鐵棍給抽了一頓一般。

  不久前的那次靈魂撞擊,更是甚至失去了一段時間的直覺,完全被封印在一個黑色的空間之中,幾經掙扎才破開了那黑色古怪空間。

  仔細的檢查了一遍身體,那個古怪的奪取身體的家伙又一次完全消失,楚南找遍身體還是沒有找到對方。

  地上半神使用的武器,以及兩個傀儡戰士的殘骸,證明之前確實發生過一場殘酷的激戰,并不是一場噩夢那么單純。

  楚南發現不遠處天空飄浮的哈加洛斯,連忙灌了一瓶地級藥水,身體的刺痛快速消失著。

  紅色的骷髏精靈,眼中的光芒不停閃動出無盡疑惑,它搞不明為什么,楚南會突然變得那么強大。

  只剩下一個哈加洛斯,楚南的底氣頓時足了不少,骷髏精靈跟其打了這么久都沒有損傷,顯然還是有著一定實力的,加上神出鬼沒的空間魔法幫忙,說不定就能夠把這魔族干掉。

  除魔英雄!想到這個詞語,楚南很是興奮。來到圣元大陸取得了不少的名譽,只是這除魔英雄還真沒有真正當上過。

  “尊敬的領主大人。”

  哈加洛斯從發呆中,又一次變回了原有的幽雅,全身上下沒有一絲一毫的戰意,雙眼更是流露出連楚南都必須承認的真誠目光。

  真誠!沒錯!剛剛斗的你死我活的哈加洛斯,如今的眼神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真誠。

  “請接受我十二萬分的道歉。”

  哈加洛斯的去路被骷髏精靈阻攔,他也不出去攻擊骷髏精靈,只是漂浮在空中非常虔誠的向楚南鞠躬。

  這是怎么回事?楚南靈魂被困了很短的時間,哈加洛斯跟魔尊的對話他并沒有聽到跟看到,臉上浮現出了一些的茫然。

  “尊敬的領主大人,我可以走近一點跟您對話嗎?”

  哈加洛斯問的小心翼翼,如果不是剛剛的激戰,楚南還真懷疑這魔族是不是自己的手下,前后變化實在太大了!

  “這個……”楚南想了一下還是點頭:“過來吧,骷髏你回去吧。”

  強大的死靈力量在生源呆的時間太長,很難說會不會引來其他勢力的注意,楚南必須避諱自己成為死靈的代言人,那樣估計信仰力瞬間就收不到多少了。

  哈加洛斯小心的降落在楚南的身旁,又一次向他行著魔族皇族的禮節。

  “尊敬的領主大人,希望您寬恕我之前的無禮舉動。”

  楚南不知道這期間到底出現了什么樣的神跡,竟然讓這個看起來精神就不是很正常的魔族,變得精神更加不正常了。

  “寬恕你沒什么問題,只是你應該先把我的狼還給我吧?”

  “噢!您說的對!”哈加洛斯一陣風的消失在了山頂。

  下一刻,哈加洛斯提著一個不算打的鐵籠子回到了楚南的面前,小三身體扎著八根古怪的金屬釘子,天級的力量竟然被壓倒了不足人級的地步。

  打開鐵籠,小三嗚咽一聲沖到楚南腳下,八根金屬釘在月光下放著幽藍的光芒。

  “這是?”楚南有解釋的人,就懶得去用煉金王者靈魂之火調查。

  “尊敬的領主大人,這是我們深藍家的封魔釘。”哈加洛斯小心翼翼的回答著:“其實,就是一種可以封住高手力量的魔法道具。越是強大的高手,需要的件數越多。您的狼,本來只需要一根就夠了。只是,那需要徹底打入它的體內。如果想要取出,需要找到創造封魔釘的先輩,只是先輩已經死亡。為了可以輕易取出封魔釘,我選擇了用多根,不完全打入的方式來暫時封印您狼的力量。”

  “原來這樣。”楚南指了指封魔釘:“拔下來這東西應該有特殊的手法吧?”

  “不愧是尊敬的大領主。”哈加洛斯上前雙手在空中結印,一個個古怪的紋章打入封魔釘,這些封魔釘像是活了一般,緩緩從小三的體內退了出來,掉落在地面發出叮叮鐺鐺之聲。

  取出封魔釘的小三惡狠狠的盯著哈加洛斯,卻不敢真正發動攻擊,顯然是被對方狠狠的修理過一通。

  看著收起風魔釘的哈加洛斯,楚南突然開口:“可以送我一根嗎?”

  “這……?”哈加洛斯面露幾絲為難,這八根封魔釘,就算面對半神級別的高手,也只需要打入他體內一根,就能將對方的力量打落到天級的地步,可以說是他重要的殺手锏。

  當然,這封魔釘也并非面對所有高手都有用,比如面對骷髏精靈這怪胎的時候,別說一根封魔釘,就算有一百根也奈何不得這個全身只有骨頭沒有肉的家伙。

  “既然不方便,那就算了。”楚南嘴上這樣說,眼睛卻死死的盯著封魔釘,這玩意這要弄到一根搞明白了原理,日后再碰上半神級的高手,配合空間無規則傳送魔法陣,也可以輕松讓敵人吃大虧。

  哈加洛斯的面上露出幾絲肉痛,稍微的衡量了一番,他還是忍痛拿出了一根封魔釘送到楚南的面前:“尊敬的領主喜歡,哪里有什么不方便。”

  楚南很想在拿到封魔釘的同時,冒險將這東西直接釘入的對方的身體,只是想到萬一失敗可能會很麻煩,加上這封魔釘如果使用上還有一些必要的程序,那后果就更危險了。

  放棄了冒險,楚南很是疑惑的打量著哈加洛斯,搞不明白這家伙怎么突然轉性了。

  短暫的沉默,哈加洛斯首先打破了沉默:“尊敬的領主,其實我并不需要金幣。”

  “是嗎?”楚南也不跟他客氣,直接將保存還算完好的金幣,一包包的放回到了空間手中說道:“還有什么事情嗎?”

  “這個……”哈加洛斯考慮了一下措辭:“其實,我是魔族皇族的深藍遺脈,在魔族有著悠久的歷史。雖然如今魔族看似衰落了,但我們家族依然有著強大的實力。”

  楚南沒有說話,通常地球上的推銷員,在推銷自己的商品之前,也都會先把自己的公司吹噓一番,比如什么五百強啊。當然,并不直接說明是某個村鎮企業中的五百強。申請了多少項技術專利。當然,也不會說明這些專利中有幾項是實用型專利。

  “我們深藍遺脈,一直希望可以跟其他眾族和平共存。”哈加洛斯很是真誠的眼神突然變得滿是痛恨:“可是!魔族中也有害群之魔!纓紅遺脈跟紫緋遺脈,還有萬惡的天凌遺脈,都十分好戰!總希望創造一個只屬于魔族的大陸!將其他種族全部變成可以奴役的對象!”

  楚南笑笑,還是沒有說話。這跟地球上推銷員在推銷本公司產品的同時,打壓其他同行產品沒有什么不同。

  “雖然,我們深藍遺脈目前是魔族中最強大實力的分支,但面對其他邪惡的遺脈,也不能占到多少上風……”哈加洛斯很有熱誠的望著楚南:“尊敬的領主大人,在見識了您的強大,您的睿智,您寬廣的心胸之后,我十分希望可以跟您一起合作,建造您理想中的圣元大陸。”

  楚南嘴角微微上翹起來,一聽就知道對方在吹龍逼,真是勢力最大的還跑來結盟?血瞳族有實力,黃金族也有實力,蠻洲四大部族都有實力,也沒見他們跑來結盟。

  真正有實力的組織,都整天思考著如何才能獨吞天下,即便談判的時候,也不會把龍逼吹成這樣。

  當然,楚南也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哈加洛斯并沒有有意侮辱他智慧的意思,剛剛一番表白,從另外一個方向來看,倒真有幾分真誠告白的意思。

  “你想要跟我結盟?”

  “是的。”哈加洛斯正色道:“您開啟者的身份,如今雖然還能說的上是非常秘密的事情,但相信總有一天不會是那么秘密了。到時候,不只是魔族會來找您麻煩,就是那些隱藏在大陸上的半神,甚至神靈的仆人都一定會來找您的麻煩。當然!相信,那些傳說中的神,也會想盡一切辦法來找您的麻煩。”

  “開啟者?找麻煩?”楚南感覺如同黑夜中突然找到了一盞指路的明燈:“你知道開啟者?找我什么樣的麻煩?你了解開啟者嗎?”

  “知道一些。”哈加洛斯自從見到了楚南體內的魔尊,想法早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腦海中快速的做出了一套新的計劃,這一切不但要圍繞開啟者,同時還要圍繞魔尊來展開。

  強奪楚南?哈加洛斯自問干不過魔尊,倒是很容易被魔尊給搞死,那何不借助魔尊去搞死其他的對手?

  “說來聽聽。”楚南一副高人的樣子:“我也看看,你到底知道我多少的秘密。”

  哈加洛斯見識楚南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自然知道楚南對【開啟者】這個名詞并不了解,但他也不當面說穿,真正聰明的人要學會裝笨,這樣才能獲取最大的價值。

  “等等!”楚南從空間手鐲里拿出兩塊他制作的放大鏡丟給了對方:“放在你的眼睛上。”

  哈加洛斯不解的看著兩塊古怪的東西,心中暗暗猜測這應該也是一種測謊的東西。他輕輕笑了笑,開啟者還真是夠小心的,但今天自己并沒有打算說謊。

  “傳說,開啟者是掌握著一切的鑰匙。”哈加洛斯陷入了回憶:“不僅僅如此!傳說,開啟者可以掌握眾神的生命。永恒不滅的神,在開啟者的面前也將不再是永恒不滅。”

  楚南眉毛止不住的跳動,心中暗罵:這個傳聞可真是夠混蛋的!眾神聽到這種事情,不管是真是假,肯定會把危險消滅在萌芽之中的。

  “傳說,開啟者來到大陸,是為了結束一段恩怨。”哈加洛斯繼續的說道:“他可能給大陸帶來毀滅的命運,也可能給大陸帶來永久的和平。”

  說到這里,哈加洛斯重新打量了一下楚南,很是不解的搖著頭:“傳說,開啟者降臨大陸的那一刻,每一名開啟者都是帶著強大的力量降臨的……”

  帶著強大力量降臨?楚南嘴角泛起一絲的苦笑,對方的眼神中分明在說:怎么降臨了個菜鳥?

  “每一名開啟者?”楚南想起了昭君的話語:“你是說,開啟者并非一位?”

  “是的。”哈加洛斯很認真的答道:“傳說,開啟者降臨到大陸,最少也要有數十萬,就算同一天降臨千萬都不奇怪。在那一天,降臨的開啟者們,將撕碎天空,破開空間,以強大的威勢將落到這片大陸。但不知道為什么,到現在我只看到了兩名開啟者,其中一名還被您給殺掉了,這同傳說完全不相符。”

  楚南撇了撇嘴巴,看來地球上的網絡游戲真的有問題,那應該是一個巨大的魔法傳送陣,準備大手筆的一口氣傳送所有玩家,給地球制作一起大型特大人口失蹤案件,只是不知道為什么,這個大手筆的傳送失敗了。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