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高手在異界第二百三十二章 神秘的皇權挑戰者

  “我給它取名叫做【九頭蛇弓】。”楚南微笑著說道:“材料想必我不說您也能多少看出一些吧。它最有意思的,就是可以不需要使用箭矢,緊緊拉起弓弦就可以自動用元素制作出箭矢。如果實力足夠,將弓的力量全部發揮出來,可以一次射出九支不同元素箭矢,而且行動的方式也會讓被攻擊者,永生難忘的。”

  歐冶子微微點頭不斷,大師就是大師,在經過了強烈的震撼之后,可以迅速恢復原來良好的心態,楚南說的這一切都多少都能看明白,那叫做【九頭蛇弓】的武器上雕刻的魔法陣,雖然有很多他都沒有見過,一時間無法準確說出其功用,但憑借著第一大師的經驗,也能多少猜出,那是發射者可以自由設置攻擊軌道的一種能力。

  神器,通常是指威力達到一定層次,那么就有資格稱之為神器。但這樣被人們稱之為神器的東西,在歐冶子的眼中不過是一件破壞力很大的武器而已。

  能夠在擁有強大威力的同時,還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特殊能力,這才是夠資格稱之為真正的神器。

  顯然,楚南手中這一把【九頭蛇弓】,在圣元大陸第一煉金魔法道具的大師眼里,這把強弓有著真正被稱之為神器的資格。

  楚南開心的笑著,這年頭吹龍也要有資本才能隨便吹。如果不是因為實力緣故,就算真的制作一把神器,楚南自信只要花上一定的時間,也可以做出能力不遜色這【九頭蛇弓】的神器。

  “還是手起來吧。”楚南笑著對昭君說道。

  散發著強大氣勢的神器,眨眼間消失了它全部的氣息。

  “尊敬的歐冶子大師,您現在還認為我不夠資格,去研究那條手臂嗎?”楚南輕輕的笑著。

  歐冶子先是愣了一下,隨后臉上浮現出開心的笑容,慢慢的搖著頭:“孩子,我收回我之前對你的輕視。現在的你,有足夠的資格去研究那條手臂。”

  打賭輸了還這么高興,楚南對歐冶子的反應也頗為有些意外。

  “孩子,我很高興。”歐冶子來到楚南身旁:“圣元大陸的煉金術,會因為你的存在而變得更加興旺。”

  楚南連連點頭,這才是真正的大師,并不會因為有人有著可以威脅到他的能力而感到不滿。相反,因為煉金界多出來的人才而感到高興,單單這份胸襟,稱之為第一道具大師,絕對夠資格了。

  “孩子。”歐冶子一副長輩愛惜晚輩的樣子看著楚南:“煉金不是為了制作強大的破壞工具,它真正的意義你知道是什么嗎?”

  “說實話,我不是很喜歡戰斗,也不喜歡制作戰斗的道具。”楚南笑著說道:“我更加喜歡,制作一些可以使人生活更加便捷的道具。”

  “噢?”歐冶子的雙眉一挑,他笑得更加開心了起來:“那么,我有沒有榮幸看一下你的生活道具?”

  “大師想看的話,那太容易了。”楚南摸著下巴很認真的想了一下說道:“不過,在這里跟您繼續談論我各種的生活道具,對外面等待的人,好像不是太尊敬的樣子。聽說,皇帝陛下也有參加這次拍賣會。”

  “呵呵。”歐冶子笑容很是淡然:“倒是我有些疏忽了。好吧!我們先聯手拍下這件手臂,等拍賣會結束后……”

  “到我家吧!”楚南熱情的邀請道:“我那里有很多有意思的道具。”

  “既然光之子邀請,那么我就不推辭了。”歐冶子很開心,站到了他這樣頂端的存在,平時別人跟他說話都會考慮很久才說,那樣的話語雖然聽起來很完美,但卻透著一股生疏不真心。

  這樣的事情,就算是最親近的學生,也同樣有此類問題的存在。

  像楚南這樣,完全不顧忌身份,就是像朋友一樣的交談,是他很久很久都沒有體驗過的生活了。

  沒有人喜歡孤單,然而當人走到一個方向極致頂端的時候,往往最先來到身旁,而且會長期陪伴在身旁的,都是孤獨跟寂寞。

  笑聲從包房內傳出,眾人還在疑惑的時候,大門已經打開。

  歐冶子親熱的抓著楚南的手走出了房間:“今晚我很開心,這件斷臂我放棄競拍。”

  楚南看著拍賣臺上面色有點為難的唐威說道:“我既然喊出了用藥水跟一臺車子換那條手臂,就不會賴賬。所以,尊敬的拍賣師,您大可以放心。”

  得到楚南的承諾,唐威頓時再次紅光滿面,聽到楚南對他稱呼為尊敬的拍賣師,唐威更是飄飄然了,同時認定這果然是他一生中最輝煌的日子。

  人們紛紛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楚南因為已經暴光了身份,也懶得再關閉包房門了,他跟歐冶子并排的坐在包廂的中間位置,一起看著下面的拍賣。

  接下來的拍賣,又有不少藏品,被楚南一口價給買斷了。當人們知道了,買東西的是光之子之后,而且這些東西在其他人看來也沒有太多的作用,誰也不想跟光之子繼續競爭,做出得罪光之子的事情。

  畢竟,不是任何人都有歐冶子如此的地位,可以在拍賣會上公然跟任何一名身份的人對抗。

  拍賣會很快進入到了最后的高潮部分,楚南拍賣的第一輛超級法拉利終于在各種聚光燈類的魔法照射下,緩緩的被推到了拍賣臺的中央。

  這臺造型對于圣元大陸來說有些怪異的車子,如今眾人再看的時候,忽然發現原來這種被稱之為流線型的外觀,還是有著一種非常獨特韻味的美感嘛。

  “超級法拉利飛空跑車。”唐威提高了莊嚴的聲音:“想來大家都知道這臺車子的出處,今夜能夠來到這里,也都是為了這臺車子。即便如此,我還是要再重新介紹一下這戰車……”

  眾人雖然早已經知道戰車的各種性能,但當唐威每介紹一項性能的時候,眾人還是會下意識的齊聲驚嘆。

  什么叫做眾星捧月?楚南這時已經深刻的感覺到了。

  “各位,現在我宣布!”唐威激動的臉有些漲紅:“這臺戰車的低價為!九十萬金幣!每次叫價,十萬金幣起。”

  眾人再次發出一聲驚嘆,九十萬金幣!那是多大的一堆金幣啊!

  “一百萬金幣。”

  處于拍賣大會最高位置的包房中,阿弗雷陛下那平淡的聲音傳了出來。

  眾人心中齊齊暗罵皇帝陛下無恥,在這種情況下身為皇帝陛下喊出了一百萬金幣,顯然是打算用皇權的力量警告所有人,第一臺戰車是他的了,不要有人跟他搶奪。

  唐威的面色漸漸變得難看了起來,眼中閃動著幾絲不滿的光芒看向皇帝陛下的包房,這樣的拍賣方式,在他看來,顯然是在砸他唐威的場子。

  “一百萬金幣!一百萬金幣!有沒有人高過一百萬金幣?”唐威環顧四周所有沉默的人,很是不甘心的繼續喊道:“一百萬金幣!超級法拉利飛空戰車,目前是一百萬金幣。有人出更高的價格嗎?”

  阿弗雷坐在包廂中也微微皺起了眉頭,按照程序這個叫做唐威的人,早該喊一百萬金幣第二次了,結果他連一百萬金幣第一次都沒有喊,難道他不知道這樣是在對抗皇權嗎?

  許久,唐威無奈的喊道:“一百萬金幣第一次……有沒有比一百萬金幣更高的出價者?”

  唐威已經絕望了,自己重要的時刻,竟然要被皇帝陛下用皇權給毀掉了,這將是他拍賣人生中的最大污點。

  “一百萬金幣第二次……”

  “一百一十萬金幣。”

  清脆響亮的聲音,如同昏昏欲睡的歌劇院,突然美麗的女主角跳起了脫衣舞,所有人立刻抖擻起了精神,紛紛尋找著,到底是哪個家伙的腦子壞掉了,竟然敢在神盾城大批貴族的面前,當眾挑釁皇帝陛下的權威。

  聲音是從三樓的一個包房傳出來的,眾人很是好奇,這又是哪位猛人?還是那個腦子壞掉的?

  唐威興奮了!他恨不得立刻沖上三樓,抱住出價的人狠狠的親上三天三夜,如果這個包房的男人喜歡男人的話,他不介意跟對方展開一場轟轟烈烈的禁忌之戀。

  阿弗雷那從來沒有波動的臉,首次露出了一點驚訝,在這樣重要的場合,竟然有人敢挑釁皇帝的權威。

  “一百二十萬金幣。”阿弗雷不動聲色的喊價。

  雖然他很不想喊這個價格,但身為皇帝陛下的尊嚴,必須讓他喊出這樣的價格。

  皇帝是不能輸的!特別,這臺戰車的價值一百二十萬金幣并不算太貴!如果他不喊,所有貴族都會鄙視他,日后皇帝的權威會因為這件事情而降低很多。

  “一百三十萬。”清脆的聲音沒有任何情緒,卻沖擊著在場所有人的神經。

  “去查一下,那是哪家的貴族。”阿弗雷下了一個命令,連忙喊道:“一百四十萬。”

  不是阿弗雷顧不上皇帝應該有的優雅,而是那位拍賣師顯然在跟他作對,最初半天才喊一百萬金幣第一次,結果這次自己只是下了一個命令的功夫,那位拍賣師已經喊道一百三十萬第二次了,一派很是不想讓他買上戰車的樣子。

  “兩百萬金幣。”包房中清脆的聲音再次響起時,也顯示了他根本不在乎皇帝陛下的存在,直接將價格抬高到了兩百萬金幣的價位。

  阿弗雷一邊皺著眉頭,一邊不得不再次開口:“兩百一十萬金幣。”

  皇帝不能輸,在這個價格上如果認輸,那麻煩就大了!

  “兩百五十萬金幣……”

  阿弗雷第一次有些后悔動用皇帝陛下的權利來參加拍賣了,神盾城從來沒有人敢在這樣重要的場合挑釁皇帝權威,這本來早已經成為了慣例,誰能想到這個慣例今天被人給打破了。

  神秘的包廂人兩次大幅度提高價位,如果皇帝陛下再只是提高十萬金幣的價格,那么就算買下戰車,皇家的尊嚴還是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三百萬金幣。”阿弗雷的心已經在流血了,他暗暗的發誓,一定要找出這個抬價的混蛋,然后想辦法找個借口,把對方給烏龍分尸!

  “三百五十萬金幣!”

  眾人的心同時咯噔一下,這次的叫價充滿了戲耍的味道,這個家族恐怕很快就要從多美滋國,不!應該是從圣元大陸消失了。

  “四百萬金幣。”阿弗雷要瘋掉了,如果可以的話,他很希望直接提著帝王戰刀,直接沖進那個該死的包房,把那個挨千刀的神秘人,給活剮了!

  抬價的聲音沒有再一次出現,從包房中傳出了一陣開心的笑聲。

  顯然,只要不是笨蛋都能從笑聲中聽出點意思,抬價者從最初就沒有打算購買這輛戰車,他從一開始就是在利用皇帝陛下在眾人面前輸不起的這個因素,毫不客氣的抬價戲耍著偉大的皇帝陛下。

  阿弗雷并不是愚蠢的皇帝,就因為他還算聰明,所以才打算利用皇帝的權威,去壓制別人的價格,便宜的買到戰車。

  畢竟,在神盾城的貴族,如果還想要繼續在多美滋國維護自己家族的榮耀,就絕對不會傻瓜到跟皇帝陛下公開爭奪戰車。

  本來完美的戰略,卻因為突然殺出的程咬金,擺明跟皇帝陛下作對,擊碎了這完美的計劃。

  “恭喜偉大的皇帝陛下,以四百萬金幣的價格,購買到這輛戰車。”唐威的聲音充滿了興奮,看著皇帝因此大出血,他感到無比的舒爽。

  “謝謝。”阿弗雷走出了包廂,他的臉色并不好看。

  當然,無論是誰,如果一口氣花掉了四百萬金幣,而且還是被人當眾給戲耍的花掉了四百萬金幣,臉色都不會好看到哪里去的。

  “我很想見一下,是哪位高貴的貴族,跟我一起爭奪這輛戰車的。”

  阿弗雷一天連續兩次動用皇帝陛下的權威,這一次他的動用更是充滿了皇帝的霸道,而且運用的手法更加成熟。

  如此一來,躲藏在包廂中的人,在面對皇帝的特權時,也不得不打開包廂露出自己的身份。

  當人們等待著包廂門自動打開的時候,包廂里的主人再一次挑釁著皇帝陛下的權威,它自始至終都緊緊的關閉著,像是沒有聽到皇帝陛下的話語。

  不給皇帝陛下面子的人,在多美滋國的歷史上也曾經出現過,但像今天這般如此眾目睽睽之下,連續兩次不給皇帝陛下面子,那就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了。

  “包廂的主人,請你出來。”

  這次說話的不是阿弗雷,而是其他的貴族。在多美滋國,皇權是至高無上的,第一次的戲耍皇帝,也算是幫助眾人出了一點惡氣,不會引起大家什么反感。

  但第二次這樣的態度,那就是藐視皇權!藐視皇權,就是藐視整個貴族階層!如果包廂的主人自己主動出來,貴族們還會想辦法,聯手保住這位勇敢的人,但現在的態度已經超過了玩笑的界限。

  包廂依然沉默,一名年輕的貴族終于忍耐不住了,利用快速的移動來到包廂門口,在沒有得到包廂主人同意的情況下,雙手拉開了包廂門,同時說道:“我做了一件有損您榮耀的事情,現在向您道歉,也愿意接受您的挑戰……”

  大門被打開了,所有人都呆住了……

  寬敞的包廂內,兩名貴族被鐵鏈牢牢困住,嘴巴上還被封了一只臭襪子。

  看到有人打開房門,他們早已經淚流滿面,下巴不停的指著包廂桌子上的一個拳頭大小的金屬鐵盒子。

  “這是怎么回事?”阿弗雷微微皺起了眉頭。

  兩名貴族被解開鎖鏈,他們連滾帶爬的來到阿弗雷的腳下:“陛下,我們被人襲擊了!剛剛喊價的不是我們,所有聲音都是從那個鐵盒子里發出的。”

  被人耍了!而且還是耍的這么徹底!阿弗雷面色陰沉了瞬間,隨即恢復了平靜,他輕輕的笑著:“有點意思,真是有點意思。”

  “厲害,真的厲害啊!”楚南擠過人群,一臉驚訝的看著阿弗雷手中的鐵盒:“竟然用這種方法,太厲害了。”

  一道贊許的目光射來,歐冶子露出淡淡笑容點著頭。大家都是煉金術的行家,這樣的手法雖然看起來簡單,但想要制作這么一件道具卻不是容易的事情。

  太多的煉金術師,將精力都放在了開放戰斗道具上面,就算他們有水平做出這樣的道具,恐怕也不會能夠想到制作這樣的道具出來。

  面對歐冶子的贊許目光,楚南一副非常無辜的神情。

  “你看到是誰攻擊你們的嗎?”阿弗雷皇帝終于問出了一個像樣的問題。

  “沒有……”貴族很是羞愧的回答著:“他的速度太快了,我們只敢覺到一陣勁風撲面,人就昏迷過去了。等醒來就這樣了……”

  說話的貴族也有地級一階的實力,既然這樣實力都看不清,那么說明對方應該是天級的存在。阿弗雷看向楚南的目光中有了一點懷疑……

  貴族受到襲擊也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阿弗雷立刻下令嚴查這件事情。

  隨即這件事情告一段落,眾人紛紛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畢竟這最后一輛戰車的歸屬,才是真正的重頭戲。

  楚南回到包廂,很是開心的摸著小三的那金色的腦袋,桌子上的肉塊也全部送給了這只擁有著天級實力的三頭魔狼。

  “光之子大人,今天您好像格外喜歡小三啊。”阿夫倫的話里有話的笑著。

  “是啊。”楚南點點頭:“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忽然之間就特別喜歡小三了。”

  眾人都不是笨蛋,稍微思考了一下,回憶起拍賣大會開始前,小三曾經非常神秘的失蹤了很短的一段時間,多少都能猜到一點什么。

  神秘的魔法道具鐵盒子,強大的天級突襲存在。詭異的抬價,這一切能得到好處的,顯然只有一個人。能做到這一切的,顯然也沒有幾個人有如此能力。

  “唉!可憐的皇帝陛下!”楚南一臉傷心的樣子,端起了桌上的酒杯說道:“讓我們一起沉痛的哀悼皇帝陛下那陣亡的四百萬金幣。”

  “讓我們一起沉痛哀悼皇帝陛下那陣亡的四百萬金幣……”眾人開心的一起高舉起了酒杯。

  楚南的包房里一片快樂的笑聲,在隔音魔法的幫助下,這些聲音并沒有泄露到包房外面。

  至于,最后一輛戰車到底能拍賣出多少的金幣,楚南已經不去關心了,其他人更不會去關心這個問題,既然已經有個“好心人”,幫忙從皇帝陛下那里弄出了四百萬金幣,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呢?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