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高手在異界第二百一十九章 難題

  搬家對于普通人來說,是一件比較麻煩的事情,對于楚南來說卻是再輕松不過的事情。

  超凡介紹的房子雖遠遠比不上皇宮那幫雄偉壯麗,占地面積跟小巨蛋體育場比起來還是要大不少的。

  幾頭魔獸在阿夫倫的指揮下,將本來就不多的行李很快都搬入了新家。地球在服用了楚南給出的新龍晶之后,再次走上了危險的進化之途。

  吞食比本身強大很多的龍晶,是吸收成功進化,還是被龍晶撐爆身體,以死亡作為進化失敗的結局,這就只能看服用者的意志跟運氣了,任何的外界力量想要幫忙,都只能增加進化者失敗的可能性。

  巨大的龍繭,是生是死?一切都只能看地球自己的運氣跟意志。

  楚南又做了一件魔法道具后,靜靜的躺在房間的床上,已經熟睡了過去。經過白天的龍族激戰,接著應付圣龍超凡,傍晚十分又張開光之翼在數萬平民面前制造華麗的場景,吸收眾人的信仰,成功將名聲在神盾城再次提升,精神上也多少有些疲勞。

  寵物們在工作完畢后,出去覓食的覓食,休息的休息,唯有寵物們的頭領冰火魔龜,顯然沒有那么好的運氣。

  “你是誰?”昭君看著被她放在桌上的冰火魔龜:“我認識你嗎?你認識我嗎?”

  小龜一雙不解的眼神看著昭君,仿佛不知道這個女主人在說什么。

  “你應該會說話才對吧?”昭君仔細的打量著冰火魔龜:“為什么裝作不會說話?”

  冰火魔龜眼睛中充滿了無辜,可以吞下豪火球的小嘴巴,連連打著可憐的哈欠,仿佛在控訴昭君虐待未成年動物。

  夜,漸漸的深了,幾乎所有的生物都進入了休眠,唯有小龜依舊可憐巴巴的無法入睡,跟昭君繼續做著大眼瞪小眼的事情。

  “我睡了數百萬年的時間還要多。”昭君平靜的盯著冰火魔龜:“早已經睡足了。就算一年不睡,也不會困。”

  冰火魔龜的小眼睛繼續釋放著無辜的光芒,好似在說:我只是一只可憐的神奇小龜,你就放過我吧。

  第二天一早,一群人圍繞在長長的飯桌上吃著早餐,楚南邊吃邊對阿夫倫說道:“今天去校園演講的事情,安排的怎么樣了?”

  “都安排好了。”阿夫倫飛快的搶奪著盤子里面為數不多的早餐,絲毫沒有一點貴族吃飯時的優雅。

  吃飯?等于搶飯!這是跟在楚南身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這里沒有人會跟你假裝客氣什么的,大家吃飯的時候,是最實在的時間。跟山豬,蘇菲亞這種大胃王面前裝斯文的吃飯?其結果只能是吃不飽飯。

  阿夫倫在經過幾次餓肚子之后,終于成功的融入到了楚南這個大家庭之中。

  “都安排好了。”阿夫倫抓起桌布飛快的擦了一下嘴角的油,邊狼吞虎咽的搶奪食物,邊快速的說道:“昨天戰過龍族,光之子的強硬已經傳遍整個神盾城。傍晚的宣揚教義,更傳播了光之子的慈悲,很多校園都爭相請光之子去演講。”

  楚南滿意的點著頭,眼皮忽然一抬,有些疑惑的說道:“小龜?你怎么了?眼睛里面全都是血絲,沒睡好嗎?這是第幾個哈欠了?”

  “昨晚,我研究了一下它。”

  昭君平靜的聲音響起,不少人頓時打了一個寒顫。被這個女人給研究一夜?平時威風八面的小龜,原來也有罩不住的時候。

  楚南一邊擦著嘴,一邊無奈的笑了笑,或許也只有昭君,才能研究出這神秘小龜的背后,到底隱藏著什么樣的秘密吧?

  滿滿一桌子的食物,在眾人的努力下很快被一掃而光,阿夫倫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行程來到楚南面前說道:“今天,我們的第一站是您要求的一所軍校。”

  “軍校……”楚南嘴里重復了一下阿夫倫的話,軍校的孩子通常都是胸懷一腔報國熱情的青年,這種更加容易產生信仰。

  帶上小三,阿土兩只天級魔獸做保鏢,楚南同阿夫倫直接進入法拉利戰車飛向學院。

  兩天來,法拉利在神盾城上空飛行多日,不少人都知道光之子有一件古怪的非空魔法道具。

  當法拉利降落在學校操場中央的時候,被校方召集到操場四周的學生們,對這件可以飛行的道具并沒有表現出太多的好奇。

  走出戰車,五千多雙好奇的眼睛齊齊打量著楚南,緊接著人群中響起了一片嘆息的聲音,傳說中的光之子就這水準的實力?看來傳聞大戰龍族的事情,很可能都是假的,或者并不是他本人出戰。

  這就是傳說中的光之子,樣子倒是很英俊,但卻沒有絲毫強者的氣勢,看來外界的傳聞很可能是受過光之子恩惠的人,編造出來了一些虛假的故事。

  楚南微笑著跟軍校的校長握手,面上帶著一點發愁的苦笑,階位能量波動這事情,是他一個非常非常無奈的事情,明明實力還算不錯,但因為波動總是被人誤會成為徹底的廢柴。

  “光之子,請。”

  腰板筆直的校長已經白發蒼蒼,面上保持著基本的禮儀,既沒有表示出對楚南實力的不屑,也沒有表現出對楚南光之子這種特殊身份的親熱,更沒有去制止下面學生們的竊竊私語。

  楚南來到講臺的中央,臺下學生們的竊竊私語聲越來越頻繁了起來,五千多雙眼睛幾乎都是失望跟懷疑的眼神。

  這種眼神,或許以后每到一個學校,都會遇到。楚南撇撇嘴,雖然早有了思想準備,但同時被五千多人給鄙視,還是一件非常不爽的事情。

  “各位……”

  “光之子!”人群中一名學生突然站起,響亮的聲音打斷了剛剛要開始張嘴施展忽悠絕技的楚南。

  “哦?”楚南見校長坐在一旁沒有制止學生的意圖,只好裝出大度的樣子說道:“有什么事情?”

  “有!”學生很不客氣的說道:“我不相信你可以擊敗龍騎士,而且還是一人獨自擊敗十幾名龍騎士!”

  “沒錯!我也不信!”人群中起立的學生,胸前的龍騎士徽章已經告訴了楚南,這年輕人是打算踢場子的。

  隨著兩人的質疑,學生們開始紛紛起哄,表達著自己的質疑。

  看著激動的學生們,楚南聳了聳肩膀,被一個人質疑很多人都遇到過,被一小群人質疑也有很多人遇到過,被五千人質疑?這還真是一種榮幸啊!

  “不信是嗎?”楚南等人群漸漸稍微安靜了些,把手指向最初發出質疑的兩名學生:“你們是想要驗證一下?”

  “如果可以的話。”龍騎士身份的那名學生說道:“我很希望有能夠跟光之子交手的榮幸。”

  “光明神曾經說過,要有光……”楚南一臉的虔誠,反而讓龍騎士身份的學生呆住了,不明白光之子想要干什么。

  坐在主席臺上的校長,還有訓導主任等老師的臉色,突然之間全部大變!不等他們開口,龍騎士眉毛一挑連忙抬頭向上看去,就聽到楚南后半句話說了出來:“這個世界就有了光。”

  龐大無比的光之錘,帶著雷霆般的咆哮,由空中狠狠的砸了下去。

  地面一陣塵土,站在龍騎士學生身旁的同學都呆住了,那龐大的錘面在就要碰到他們腦袋的時候,突然消失了!

  龐大的錘子,變成了一個普通的光之錘,狠狠的砸中了龍騎士!

  塵土散去,光之錘已經消失,龍騎士學生眼角,嘴角,耳朵都滲出血絲,雙腿更是已經陷入了土地之中。

  龍騎士一臉憤怒的望著楚南:“卑鄙,你竟然偷襲……”

  “偷襲?”楚南跳下講臺來到龍騎士的面前淡淡說道:“你認為,我不偷襲。你就可以贏我?”

  十名光元素戰士憑空出現在了楚南的身旁,每一個身上的實力波動都是地級的樣子。

  龍騎士一臉的憤怒,順便轉化成為了呆滯,瞬發地級魔法?而且這種地級魔法,只是在昨天的傳聞中出現過,大陸上都沒聽說過有誰會使用。

  “偷襲?”楚南皺了皺:“這里不是軍校嗎?打仗的時候,如果敵人偷襲了你,將你的部隊全部殺死,你也會像現在這樣譴責對方卑鄙,竟然使用偷襲?那樣你的戰友可以復活?那樣你的敵人就會因為你的譴責,而羞愧的自殺?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這里真的是軍校嗎?”

  剛剛還沉浸在憤怒中的數千名學生,在聽到楚南的提問后,全部都呆掉了。身為軍校的學生,每天除了戰斗訓練課外,就是戰術訓練課,天天研究的就是如何偷襲別人,今天竟然五千人被一個光之子給正大光明的偷襲了。

  “還有誰?”楚南環視著身旁所有的學生:“還有誰需要我證明一下的?”

  嘈雜的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人群中確實有實力不錯的年輕人,但看到楚南瞬發十名地級光元素戰士,都自認為做不到這么龍逼的事情,干脆閉上了嘴巴。

  光之翼忽然張開,楚南緩緩飄向講臺,手中的光明治愈術砸在之前龍騎士學生的身上,讓學生們再次見識了什么叫做光之子的神奇。

  瞬發地級光明治愈術!這個令人贊嘆的技巧,并沒有吸引太多學生的注意,大家都在注意那對神奇的光之翼,能夠親眼見到擁有著只有在神話圖鑒中才有的光之翼!這不能不說是一件讓人感到興奮跟激動的事情。

  收回光之翼,楚南再次掃視五千名學生的表情,鄙視的目光,懷疑的眼神,早已經被茫然,震驚給取代了。

  嘆息一笑,跑來演講還是要先表露一次實力,真是件麻煩的事情。震撼的效果已經取得,接下來該是或許信仰力的正式步驟了。

  楚南清了清嗓子,真正拉開了神盾城所有學校巡回演講的第一站,煽情的,熱血的,魔法展示,一個早上的時間,楚南把能用的手段全部都用上了,結果收到的效果并不好。

  這些學生確實產生了崇拜,卻沒有產生所謂的信仰!他們只是單純的崇拜,楚南那些熱血煽動的話語,也曾經讓學生們心潮澎湃,但在信仰的產生方面卻幾乎完全失效。

  在一片掌聲中,楚南帶著阿夫倫離開了演講的第一站,來到了另外一間講授生活技能的學校。

  在這里,楚南沒有遇到學生們的挑戰,這里的人都不是學習魔法跟武技的,他們學習的課程就是如何學習一門手藝,日后成年可以謀生。

  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楚南感覺到自己在浪費口水跟唾沫,學生們對他有崇拜,卻不能產生任何的信仰。

  第二天,第三天,楚南又接連走訪了數間學校……

  三天學校走訪收斂到的信仰總和,還不如每天晚上接見平民時收斂信仰的千分之一。

  到底哪里出錯了?楚南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剛剛閉上眼睛,眼前突然蹦出了昨晚噩夢中的畫面。

  昨晚,那個沒有夢境訓練的夜晚,楚南夢見鳳凰女還有一些古怪的強大存在突然出現,然后弄了一口大鍋,竟然把他給煮著吃了……

  穿越回到地球的魔法陣,并不是一個簡單的工程,楚南初步的估算過,那恐怕比建造亞特蘭蒂斯落日森林中的那座城市,還要艱難的多。

  段時間內無法離開圣元大陸,那么隨時可能會遇到鳳凰女說的東西,快速提高實力是首要的任務!但近段時間的行程跟浪費時間沒有什么區別。

  “到底如何才能打開,這群龐大的信仰提供者的來源?”楚南重新坐了起來,手指不停的敲打著膝蓋。

  “你想讓他們信仰你嘴里的那個什么光明神?還是信仰你自己?”

  房屋的窗戶不知什么時候被打開了,昭君一襲簡單的白色長裙,靜靜的坐在窗框上,在月光的照射下有一種說不出的美。

  風一吹,長裙輕輕搖擺,長裙中的美腿若隱若現,楚南用力搖搖頭從美女的誘惑中掙脫了出來,有些訝異的看著昭君:“你……怎么……?”

  “這并不難猜。”昭君仰頭望著天空的明月:“你的信仰力,從來沒有過一絲外泄。說明,你只信仰自己。”

  “那你還問我?”楚南笑笑,這個失去記憶的女人,有著超乎常人的洞察力,看來以后要多注意一點,千萬別被她發現自己那種馬后宮的想法,不然小弟弟恐怕難保了。

  “想法不錯,但路線錯了。”昭君將雙腿放入楚南的房間,面對面的說道:“演講只會崇拜,如果想要他們信仰你,首先要讓他們對你有歸屬感,隨后因為你能讓他們感到自豪,這樣才最容易產生信仰力。”

  楚南輕輕的點著頭,昭君又說道:“演講就算吸收信仰,也只是一次而已,無法造成持續。”

  “持續……”楚南皺了皺眉毛深思道:“如果想要持續,就必須經常跟他們在一起,這顯然是我做不到的。想要讓他們各種不同學業的學生都因為我而自豪,要么我再成為國家英雄,而且是可持續性的,這顯然很困難。要么……”

  “學校的校長。”昭君淡淡說道:“自己建立學校,讓學生進入學校為榮耀,自動產生自豪,信仰自然可以……”

  “對啊!”楚南從床上跳了起來:“對啊!打造一個名校!讓所有進入學校的人感到自豪!哪怕畢業之后,走出校園在社會上生存的時候,也要感到自豪!太對了!”

  “建立學校!沒錯!”楚南興奮一把將昭君抱在了懷里,完全忘記了自己抱著的是一個天級高手,這些日子壓抑在心頭最大的石頭突然消失,讓他有些忘乎所以。

  被人突然抱住,昭君想要掙脫,卻又看到楚南的臉上絲毫沒有往日的痞樣,那種純真的開心笑容,讓她有些不忍掙脫。

  “……”

  興奮之后,楚南很快感覺到了自己的問題,但看到昭君沒有反抗,連忙繼續努力做出高興的樣子,雙手一點點的從她的后背向下移動著。

  嗯?昭君敏銳的察覺到了楚南的小動作,她也不用力掙脫,只是淡淡的在他耳邊說道:“你有足夠的金幣開辦學校?有什么方法,吸引別人進入你的學校,以你為自豪?”

  “啊?”楚南一呆,自己可以說是圣元大陸最富有的窮光蛋了!這時又聽到昭君在他耳邊說道:“記住,我是你的女人,所以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男人,所以你是我的。如果,我知道你跟其他的女人在一起,我會先殺了你,再自殺。”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