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高手在異界第一百七十六章 冒充光之子的下場

  “尊敬的光之子……”凱斯比還想要堅持一下。

  城主府邸中傳來了冰冷的聲音:“凱斯比龍騎士,你是覺得我不夠資格嗎?”

  白色的長發,冰冷的面孔!府邸中走出來的男人讓楚南感覺眼睛一花,怎么回事?薩菲羅斯來到這里了?

  用力擠了兩下眼睛,楚南笑了起來,像!這假的光之子為了冒充身份,看來還真下了不少功夫,竟然找了一個身形跟薩菲羅斯很像的男人,頭發也染成了白色的,只是身上的氣息方面比薩菲羅斯差太多了。

  真正的薩菲羅斯給人的只是一絲冰冷,身上絲毫不帶有一點點的殺氣,卻又讓人覺得他無比的可怕,就像是一把絕世的兇刀,藏在刀鞘中的感覺。

  眼前的這個假的薩菲羅斯,剛一出現就讓人感覺周圍的氣溫頓時下降,他身上跳動著真正的殺氣,就像是拔出了刀鞘中的一柄上好戰刀,任何人都能清晰感覺到他身上逼出來的鋒芒,任誰都會為之一驚。

  楚南輕輕挑了挑眉毛,這小子還真是個人才啊,他從哪里找來的這么好的家伙,人級九階啊!不過氣勢上好些有些不對,這人身上有著一股很特別的感覺。

  楚南的眉毛漸漸擰到了一起,這假的薩菲羅斯身上散發的氣息并非是軍隊那種浴血戰斗的氣息,光明神殿也有自己的部隊,那些經過戰火的人,身上散發的不是這種氣息。

  囂張,霸道,隱隱透著一股誰若是不服,就會強勢壓人的感覺。

  “薩斯!保護光之子大人的責任并非只有你一個人的!”

  凱斯比在保護的問題上絲毫不讓,他冷冷的對視著假的薩菲羅斯。

  “是嗎?”薩斯手腕按到了腰間的戰刀上面,身上的殺氣更加強盛。

  楚南笑笑,這刀子仿冒的不怎么樣,如果薩菲羅斯在這里的話,估計能當場把這冒牌的人給斬了吧?這刀子太有損形象了,竟然是一把普通造型的戰刀。

  “薩斯!”假的光之子聲音中多了一絲上位者的威嚴:“我將你從監獄中帶出,不是要你在外面攻擊善良正直的人的。”

  即將拔刀的假薩菲羅斯乖乖的站直了身體,取消了攻擊狀態。

  冒充光之子不難,但上位者的氣勢跟威嚴,是無法模仿的來的!這必須是長年累月一點點積累,在特殊的環境中才能歷練出來的。

  楚南再次打量著假的光之子,這人的身份恐怕不一般,這份威嚴中帶著一分霸道的感覺!那并非是阿夫倫那種高貴的貴族之氣,也不是張光明那種厚積薄發的王者味道,而是純粹的霸道!什么環境才能培養出這種人才?

  “尊敬的光之子大人……”城主的府邸再次響起了女人的聲音:“薩斯只是希望能夠保護您,他在您的教導下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了,這個我們可是都看的很清楚的。”

  “是啊,尊敬的光之子大人。”女人聲音之后,是一個渾厚的男性聲音。

  楚南看到走出的兩個人差點笑噴出來,這兩個人雖然是人類,但打扮的卻一個像是野蠻人,一個像是德魯伊,實力方面到真的跟山豬與凱瑟琳不相上下。

  能聚斂這么多的高手,這人到底是誰?就算不冒充光之子,估計也能活的很瀟灑,為啥要冒充光之子?

  新出來的兩人一翻對白,使得周圍人再次看向假光之子的時候,眼中多了一絲崇拜,能把邪惡的殺人狂教導成如此的好人,真是只有光之子才能做到啊!

  楚南皺了皺眉頭,哥們我今天看你到底想要玩什么花樣!

  “尊敬的光之子!”楚南一聲大吼,整個人突然撲在了假的光之子面前,雙手緊緊的握住了假光之的手臂說道:“您偉大的情操太讓我感動,感謝您愿意帶我進入亞特蘭蒂斯落日森林!”

  楚南的演技這些天下來,那也同樣是超一流的,說來點眼淚那絕對第一時間就能給哭出來的,眾人全部被楚南那感激涕零的表演給吸引了,沒有任何人看到他手中有一個比蚊子還要小一點的金屬顆粒死死的粘在了假光之子的衣服上面。

  “不用這樣,不用這樣。”假的光之子廢了半天的力氣,才把楚南從身邊推開:“我也希望能給你多多呆上一段時間,這樣也可以將更多的光明神殿的教典傳授給你。”

  楚南感激的站到了一旁,哥們這超級煉金竊聽器放在你身上,就不相信聽不到你真正的秘密。

  凱斯比又強烈要求了幾次,但都被假的光之子給擋了下來,楚南這時也被一名城防軍給帶到了城主府邸外面的一個破舊民房院子。

  院門的上面幾個大字楚南還是認識的:假冒光之子居住地。

  推開破舊的院子大門,首先看到的是三名身穿光明神殿牧師袍的年輕人,從他們的外表看還算年輕,身上也都有人級二階以上的光明力量跳動。

  很顯然,這三個也是冒充光之子的人。只是,他們比較倒霉,比起外面那個假的光之子,這三個被人給清洗了出來。

  “哎喲!又來一個假的光之子。”

  “這個,竟然連牧師袍都沒穿,太不敬業了!”

  “沒錯,沒錯!太不敬業了!一個人級一階的東西,也敢冒充光之子!”

  個頭最大,也是唯一一名人級三階的高手,他斜斜的躺在一張椅子上面,用前輩教訓晚輩的口氣命令道:“小子,既然你冒充光之子,那就要受到懲罰!就要贖罪!過來給本大爺錘錘腿!這樣光明神就會原諒你了。”

  “沒錯!給大哥錘完腿,也給我捏捏肩膀!”

  “對,還有我的!我的肩膀也有些酸!”

  楚南輕嘆了口氣笑著,想不到這個不是監獄的監獄,竟然也流行監獄的一套,進來個新人就先欺負一頓。

  “給你們錘腿捏肩?”楚南回頭看了眼已經被關閉的大門,放心的說道:“你們三個,冒充我光之子的大名招搖撞騙,還不給我跪下懺悔!”

  三名想欺負新人的假光之子齊齊一愣,紛紛用看傻子一樣的眼睛看著楚南,這小子腦袋是不是有病啊?跑到這里來還繼續冒充光之子?而且區區人級一階的實力,竟然也敢如此大喊大叫?

  “小子!你活夠了!”人級二階的一名假光之子怒吼著走了過來。

  楚南連看他一眼的興趣都沒有,隨手一抬,身邊瞬間出現了二十枚圣光彈,轉眼間就直接把人給轟飛出去十來米遠,最后撞到院墻上才停止了倒退,整個人當場暈了過去。

  “你們……還不跪?”

  楚南很有興致的打量著已經完全發呆的兩名假光之子。

  “你……你竟然敢動手!”

  兩名假冒的光之子顯然沒有任何悔改的意思,光明的力量瞬間在他們身上跳動了起來,兩人都是光明系的戰士,面對二十枚圣光彈,他們有信心可以擋住,躲閃,然后移動到楚南的面前,揍翻這個狂妄的小子。

  一抬手,二十枚圣光彈瞬間發出,兩名戰士各顧各的躲閃抵擋著,竟然真的擋下了攻擊。

  兩人的速度都不慢,高速接近著楚南。

  五米,四米,三米!還有一名就能發動攻擊了!

  兩名戰士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然而下刻他們看到了比曙光還要強大百倍的光芒,這個人級一階的假光之子身上,爆出了近百顆圣光彈!

  而且如今的圣光彈,不再是像剛剛小孩子的拳頭大小了,而是像成年人的拳頭一樣大小的圣光彈,足足有近百顆啊!

  怎么可能?兩人第一反應是不相信,第二反應是在奔跑中直接第一時間跪倒在了地面上。

  楚南微笑的看著跪在距離自己兩米遠的人說道:“說說,你們都打著光之子的稱號,干了什么事情?”

  兩人對視交流了一眼,人級三階的高手先說道:“其實也沒做什么,就是騙吃騙喝了一下,順便騙了點錢……”

  “就這么多?”楚南看著對方眼中透出一絲心虛,干脆假裝嘲笑道:“你還真是廢物!冒充光之子的稱號,竟然就得到了這么一點好處!真是給我們騙子丟人!看來我要好好教訓一下你!”

  近百顆圣光彈隱隱有了發動的跡象,那高手聽到這話哪里還敢繼續隱瞞,很干脆的說道:“不不不!我不是只干了這么點!我干的還多著呢!”

  “哦?我看看有沒有比我多?”楚南故意不服的說道:“我覺得,你們絕對沒我做的多。”

  流氓之間也是有攀比心里的,只是正常人比的是誰賺錢多,而流氓攀比的則是誰混的好,誰玩的女人多之類的。

  這人級三階高手立刻不示弱的說道:“怎么可能?我一路上玩了六個處女,偷偷殺掉了一名富戶,奪了他們家產……”

  “你那算什么?”另外一名也不甘示弱的說道:“我玩了兩個別人的妻子,其中還有一個是讓那男人心甘情愿讓我玩的。只要打著光之子的旗號,這些人實在是太好騙……”

  “玩處女?玩人妻?”楚南冷冷看著兩人,臉上的笑容早已經不再,圣光彈也變成了巨大的光之錘:“你們還真給光之子這稱號增光添彩啊!”

  兩人身體同時一顫,高手的直覺讓他們第一時間感覺到了楚南身上正散發出來的殺意,那是赤裸裸如同刀鋒一般的殺意,絕對不是恐嚇那么簡單。

  “糟蹋光之子的名頭?”楚南笑笑:“隨便糟蹋,無所謂。但玩別人的老婆,還說的這么自豪,殺富戶奪家產能說的這么氣壯,還糟蹋了那么多處女?那就太人渣了!哥們不是圣人,但哥們也不想做人渣,跟人渣關在一起老子全身不舒服。”

  “動手!他真的要殺我們!”

  人級三階高手一聲爆喝,身體如電的撲了出去。迎接他的,是一柄巨大的光之錘,胸口瞬間傳出十幾根肋骨同時斷裂的聲音,緊急著整個人猶如一發炮彈般,狠狠的撞破了房間門,飛進了房屋。

  另外一名剛要行動,光之錘直接砸在了他的后背上,他還沒站起來后背的脊椎就被打的粉碎,整個人趴在地面上發出疼痛的呻吟。

  看了一眼被二十幾個圣光彈打暈的人,楚南冷冷一笑:“能跟這兩個人渣混的關系那么好,顯然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我也送你去見光明神吧。當然,如果你們真的信奉光明神殿的話。”

  三百多顆圣光彈直接把三人徹底打成了肉泥,楚南皺皺眉頭徑直走進了單獨的一個房間。

  拉起袖子,又是一聲嘆氣的笑聲,自從來到奪日城這個手鐲就沒消停過,雖然不散發光芒,也不拉著往前走,但時刻都將手腕勒的有些緊,像是在警告著不要向相反的方向走,不然就把手腕給勒斷。

  打開手鐲,拿出一塊外形大小跟手機差不了多少的煉金物品,楚南輕輕點擊了一下上面的魔法陣,立刻從中傳出了人類的對話。

  無線竊聽器的接收器!楚南對自己的設備滿意的笑了笑,幸好光明神殿的材料夠多,不然用高等材料做這中小玩意,實在太浪費了。

  “摩汗摩德大人,您真的要進入那生命的禁區嗎?”

  楚南的聽得出來,開口發問的是那名假的山豬,同時對摩汗摩德的這個姓氏感到有些奇怪,好像來到圣元大陸曾經聽到誰提起過這個姓氏的樣子。

  “進入生命禁區?我確實有這種想法,但不是現在!總有一天,我會進去抓幾頭強大的魔獸擴充我的實力。”

  沒有了光之子慈悲的感覺,有的盡是霸道跟囂張的聲音,楚南眉毛擰到了一起,經過了剛才那三個人渣的事情后,他對冒充光之子的人都不是很看好,如果真想做好事,不一定非要用光之子的名頭嘛。

  “我也要進入!生命禁區?不過是外界吹出來的存在而已。”

  這次說話的是之前假的薩菲羅斯,比起真正的薩菲羅斯他顯然欠缺的東西太多了,楚南搖搖頭,這不過是個有些實力沒腦子的蠢貨而已嘛。

  “摩汗摩德大人,那我們什么時候開始我們的計劃?”假的凱瑟琳說道:“咱們來到這里也有幾天的時間了,還不動手嗎?”

  “再稍微等等。”摩汗摩德聲音中帶著幾絲得意跟自信:“今天那個假的光之子,你們不覺得是個很好的利用機會嗎?”

  “利用?”假的薩菲羅斯不屑的聲音傳到楚南的耳中:“那個人級一階的廢物?我看不出他的存在有什么用處。”

  “沒錯,他的存在確實沒有用處。”摩汗摩德笑笑說道:“但如果他消失了,死掉對我們的用處就很大了。”

  “你是說……?”假凱瑟琳想到了什么。

  “在森林外殺掉他,可以用他做一點文章,讓別人更相信我跟崇拜我。”摩汗摩德笑笑道:“就算在森林外有人關注我,那么我帶他進入森林,遇到魔獸立刻把他丟出去喂魔獸,給我爭取撤出來的時間也不錯嘛。”

  “那這一切都要盡快才可以。”假凱瑟琳提醒道:“既然光明神殿的信差到了,那么真的光之子隨時都可能出現,我們必須要加緊速度。”

  “恩!說的對!”摩汗摩德很慎重的響應道:“既然這樣,凱特琳,你就開始行動吧!記住,盡量要小孩子!實在不行,在挑少年!熱血的年輕人也挑一部分!看他們的資質,資質越好的越優先招收!”

  小孩子?少年?熱血青年?楚南皺起了眉頭,這些人到底是要干什么?總之,這幫人不是什么好鳥是定了!那就沒必要跟他們玩下去了!光之子這招牌可不是借給別人為非作歹用的。

  “摩汗摩德大人,還是多招收一些年輕人吧!”假的薩菲羅斯進言道:“我們跟克里奧尼的家族就要開戰了,年輕人是主力軍……”

  克里奧尼?這個姓氏怎么也這么熟悉?楚南揉了揉額頭,眼睛忽然一亮:“對了!摩汗摩德!克里奧尼!阿夫倫曾經跟我說過,多美滋國除了貴族之外,還有四個很大的黑道實力,其中就有這個兩個姓氏!怪不得這個叫摩汗摩德的身上有上位者的氣息,怪不得他身上有霸道的氣息!媽的!黑道梟雄級別的能沒有霸道之氣嗎?看樣子,這小子應該是摩汗摩德家族的直系成員了。”

第一百七十七章 打架我不行!騙人?你們不行!你們能打?我的小弟們更能打!

  假的光之子依然跟他的幾個手下在對話,楚南也在這對話中漸漸的了解他們冒充光之子的意圖。

  摩汗摩德家族跟克里奧尼家族在爭奪一條內陸河的控制權,這兩大的黑道家族已經從最初的談判,漸漸上升到了火拼的地步,但雙方誰也不敢把所有的家底勢力拿出來跟對方大干一場。

  如今多美滋國中的黑道,這兩個家族算是最大的,但還有一些小家族也是存在的。兩大家族真刀真槍的全力一戰,贏的那個不見得就能得到什么真正的好處,最后很可能是一些小家族趁著這個機會立刻崛起。

  再說,多美滋國也不是傻瓜,兩大黑道表面上還是做著正經的商業,如果真的雙方大打出手,多美滋國立刻就找到了剪除這兩大勢力的借口,很可能會進行全國性的圍剿。

  黑道的勢力是不小,但在國家機器面前黑道也不過一只能咬疼國家的蟲子而已。

  這些年來,黑道家族也有了自己的解決方法,就是讓小一輩的年輕人各顯其能,最后贏的一方獲得大部分利益,輸的一方也會分配到一部分利益,并不會完全分不到。

  這次的摩汗摩德·索輪目,假扮光之子的目的一邊是為了騙取少年從小就進入黑道,培養未來的勢力班底,另一方面也是招收一些熱血青年,撒謊騙他們說光明神殿要做一個秘密的組織,去清除那些頑固邪惡的暗黑神殿,以及秘密維護圣元大陸的和平。

  正義!這是一個無比偉大光輝的詞語,年輕人在熱血沸騰的年紀,幾乎都有著夢想做正義的朋友,正義的代言人!

  光之子!這是一個正義的代名詞,摩汗摩德·索輪目自從聽說了光之子出現之后,第一時間感覺到了這是一個可以利用的稱號,隨即派人做了一些收集資料的事情,當知道光之子是人類跟精靈混血兒的那一刻,這名由父親強奸女精靈而出生,在家族中一直沒有多少地位的年輕人,終于看到了自己的出頭之日。

  “一個人級九階,一個地級,還有兩個人級三階的家伙……”楚南數著指頭計算著摩汗摩德的實力:“早知道真該帶蘇菲亞或者薩菲羅斯過來,直接深夜潛入干掉他們就可以了。現在當面揭穿他們?這些家伙會惱羞成怒吧?奪日城有人可以擋住他們嗎?難道要讓我暴露最后的底牌釋放白虎?看來要玩點手腕了。這幾個一定要一網打盡!被他們拐跑掉一個加入黑道,光之子的稱號都多少會受到損失的。”

  打開房門,楚南圍著院子走了一圈,感受了一下院墻外的動靜,這里的防御算不上什么嚴密,除了前后門有人看守外,墻外的四周并沒有任何的看守。

  當然,這并非是這里的放手寬松,反而是最嚴密的一個院子。墻壁上雕刻了不少的魔法陣圖,一絲微弱的魔力波在墻頭上面數米的地方,布成了一張特殊的網,如果有人想要翻墻逃走,這些波就會斷掉,墻壁就會發出怪叫。

  “很特殊的器材嘛。”楚南細細打量著墻壁上的花紋頗為意外的說道:“怪不得眼熟,原來諾貝爾曾經來過這里,這東西是他做的!也對!只有像他這種擁有天馬行空想象力的人,才能做出類似于地球上雷達一樣的東西。”

  煉金王者靈魂之火出現,墻壁上的魔法陣圖迅速的被改變著,這個幾乎讓可以讓圣元大陸任何人離開時都發出警報的墻壁,面對楚南完全猶如不存在一般。

  很快,修改完了墻壁上的魔法陣,楚南大搖大擺的翻墻跳出了院子,重新來到了城主府附近的位置。

  從街邊買了一張可以寫字的紙,由懷中摸出代表光之子身份的印章,楚南快速的在上面寫了幾個字,最后又在簽名處留下了光之子身份的印章,最后將它折疊了幾下小心的封好。

  找個一個隱蔽的角落,楚南輕輕笑道:“哥們很久沒用本來面目見人了,現在送信不適合使用這幅半精靈的面容,我還是用自己原來人類的面容吧。”

  眨眼間楚南恢復成為了自己最初的面容,身體的光明力量完全被光之繼承者徽章暫時控制住,取而代之散發在體外的是純正的圣龍龍斗氣的味道。

  樣貌,力量的味道完全改變,楚南很自信的走出了沒人的角落,重新來到了城府府邸的門前。

  “站住!這是里城主大人的府邸,也是你能隨便進的?”高傲的官腔響起,一名城守軍擋在了楚南的面前。

  “這個……呵呵……”楚南笑笑說道:“大人,我想求見光之子大人。”

  “光之大人?”守門人不耐煩的說道:“就憑你也夠資格?”

  “大人,我是不夠資格,所以才請您通融一下嘛。”楚南說這話,從身上摸出了五個金幣遞了過去:“我真的很有誠意,想要求見光之子大人的。”

  唰!守門人收錢的速度之快,讓楚南懷疑就是薩菲羅斯的刀子都沒這家伙快。

  “恩!誠意確實不錯!”守門人偷偷的掂量了一下金幣的重量說道:“但,我怕光之子可能在見更有誠意的人呢。”

  楚南心中暗罵了一聲,五個金幣按照物價的對換來看,差不多等于地球上五百人民幣,兩千多新臺幣呢,一個看大門的竟然嫌錢少。

  無奈,楚南干脆一口氣又遞了五十個金幣過去。

  這一下子,守門人對楚南的態度頓時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他連連點頭大笑:“果然非常非常有誠意!你等著。”

  “大人,都拜托你了。”

  “放心!我在光之子大人那里還是有些面子的!”守門人打著包票往城主府走去,光之子大人的稟性他還是非常清楚的,凡是求見的就從來沒有拒絕過,這五十個金幣相當于白撿!

  楚南苦笑兩聲站在門前等著:“這年頭,看來不論是地球還是圣元大陸,都是金錢開道。”

  沒多久的功夫,守門人興奮的跑了回來說道:“走吧!我帶你去見光之子大人。”

  “謝謝大人了。”楚南跟在后面的快步的進入了城主府。

  “你可真要謝謝我。”守門人路上不停的說道:“光之子大人是很忙的,為了求他見你一面,我可是幫你說盡了好話。”

  “多謝大人,多謝大人。”楚南為了見到摩汗摩德也不在乎多給這看門人幾個金幣,等回頭找個機會把這小子打暈了,再把金幣拿回來就是了。

  又一次得了是個金幣,看門人很快帶楚南來到了摩汗摩德的房間門口。

  敲門完畢,楚南在守門人的帶領下走進了房間,摩汗摩德的房間非常簡單,看起來還真有點光明神殿光之子的派頭。

  “光之子大人,他就是想要求見您的人。”守門人點頭哈腰的向門外退去說道:“那我不打擾你們了。”

  咚……

  楚南身后傳來房門關閉的聲音,摩汗摩德上下打量著楚南說道:“你就是那個想要捐獻金幣給光明神殿的虔誠信徒?”

  捐獻金幣?虔誠信徒?楚南一愣,才反應過來自己竟然被那守門的小子給坑了,竟然這么介紹自己。

  “尊敬的光之子大人。”楚南學著普通人的樣子對摩汗摩德行禮說道:“我確實是一名虔誠的信徒,但這次我不是來捐款的。”

  “哦?”摩汗摩德微微一愣,以往凡是來人,只要自己丟出這話,一般都會不論多少先捐款意思一下,才說自己的事情,今天這個男人怎么這么直接?難道他根本就不是光明神的信徒?

  “事情是這樣的。”楚南恭敬的說道:“今天我在街上行走,碰到了一名身穿光明神殿的年輕人,很巧合。他跟您一樣,也是擁有著精靈血統的人類。只是……”

  摩汗摩德眉毛連續跳動了兩下,急忙問道:“只是什么?”

  “只是,他的衣服不像是牧師,也不像是祭司,更不像是戰士。”楚南假裝苦惱的樣子說道:“看起來非常的神圣,但卻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款式。”

  摩汗摩德眉毛擰到了一起,楚南都說的這么清楚他不可能不知道這被形容的人是誰。

  “就他一個人嗎?”摩汗摩德小心翼翼的求證著。

  “不是的。”楚南很認真的說道:“他身邊有一個野蠻人,有一個很美的女德魯伊,還有一個跟薩斯大人一樣滿頭白發的刀客。”

  摩汗摩德沉默了幾秒,最后懷疑的打量著楚南說道:“你來就是為了跟我說這個?”

  “不是的,尊敬的光之子。”楚南趕忙將自己準備好的紙條子拿了出來說道:“那個怪人給了我一張這個,要我一定要交到您的手上,說是對您有很大的用處。所以……我剛剛把自己身上帶著準備做買賣的五百個金幣,全部給了看門人大哥……”

  五百個金幣?摩汗摩德眉毛連續跳動了兩下,作為黑道自然可以下手搶奪這信,問題現在他正在假冒光之子,就算明知道眼前這人說的五百金幣可能是謊話,但總不能跑去找人來對質吧?特別是那封信……

  摩汗摩德非常想知道信的內容,真正的光之子為什么不當面跑來揭穿,反而要派人前來送信呢?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有什么打算?

  為了暫時還要使用光之子的這個牌子,摩汗摩德一聲嘆氣:“凱瑟琳,準備六百個金幣,給這位為我們送信的教眾作為感謝。”

  “那怎么好意思,那怎么好意思啊……”楚南雙手連連搓個不停,直到把凱瑟琳手中的錢袋子接了過去,才將信件遞給了凱特琳。

  不好意思?凱特琳望著幾乎是從自己手中奪過錢袋子的楚南,一臉的鄙視。

  “如果沒有什么事情,那我先走了。”楚南點頭哈腰,完全一副小人物的模樣退出了房間。

  咚……

  房門關閉凱特琳望著摩汗摩德說道:“大人,難道就這么便宜那個送信的騙子?”

  “便宜了他?”摩汗摩德陰冷的一笑,眼中劃過駭人的精芒:“我們是黑道,還能被個騙子給耍了嗎?呆會叫山豬,去把這人搶了!現在先看這個才是重要的……”

  展開紙條,摩汗摩德陰冷的神情變得愈發沉重,紙條上面的話語很簡單,只有幾句。

  “先生你好,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誰,也不知道你是想用我的稱號做好事還是壞事,但如果今天晚上月亮升起的時候,我在城外靠近亞特蘭蒂斯落日森林的位置見到你,那么你就等著被我揭穿身份吧!”

  落款處,除了一個光之子的專用印章外,還有最后一句話:想跟你好好談談的光之子楚南。

  “光之子!”凱特琳眼皮突然一跳,這幾天城市人對于假的光之子仇恨程度已經被他們給完全挑動了起來,顯然如果被人知道事情的真相,就算是地級高手的摩汗摩德,能不能活著逃出奪日城也很難說。

  要知道,即便奪日城沒有光明神殿存在,但這里的城防軍跟邊防軍為了不丟面子,搞出上上百名魔法師發動奉獻生命的大型魔法攻擊,地級高手存活下來的可能性也幾乎是零。

  凱特琳瞬間失去了主意的望著摩汗摩德:“怎么辦?不如我們立刻離開,去別的城市?”

  “別的城市?”摩汗摩德笑笑:“奪日城的人距離亞特蘭蒂斯落日森林最近,他們雖然不敢進入其中,但也算是民風彪悍的地方。你認為短時間內,我們還能找到相同的好地方嗎?”

  “那怎么辦?”凱特琳有些慌張,這次冒充的不只是光之子,還冒充光明神殿招人,若是被發現了那絕對是要被訂在木頭架子上活活燒死的。

  “怕什么!”摩汗摩德冰冷一喝!黑道梟雄的霸氣油然而生,一旁緊張的凱瑟琳頓時打了一個寒戰,這個平時在摩汗摩德家中總是被人欺負,被人辱罵的年輕人,看似性格上是窩囊廢的人,竟然有著比他那些兄長們更強的霸氣。

  “光之子是嗎?”摩汗摩德眼中劃過一絲殺機:“如果真的光之子死掉了,那誰還能說我是假的?”

  “大人……”

  “不用說了!”摩汗摩德·索輪目一揮手打斷了凱特琳的進言:“先不要管那個送信的了,通知【薩斯】跟【山豬】,讓他們立刻集結我們帶來的人馬,去城外提前進行埋伏!今晚,我要讓真正的光之子徹底消失!”

  楚南走在大街上,手拿著自己魔法竊聽器的接收器,輕輕笑著贊了一聲:“哎喲!這小子夠狠的啊!不愧是黑道出身!”

  收了竊聽器接收器,楚南伸了一個懶腰望了望天空,自言自語的說道:“你們能騙全城的人,我只要把你們給騙了,就代表我比你們更聰明!至于打架?一對一我還真打不過地級的黑道梟雄,但咱小弟猛啊!我很期待夜晚的到來,不過在這之前我餓了,想吃點飯。”

  夜色,很快籠罩了圣元大陸。

  奪日城靠近亞特蘭蒂斯落日森林的一面無比的安靜,這里就算是白天沒有必要也不會有人出現在這里,到了深夜聽到森林中傳來的陣陣獸吼,更不會有人沒事跑這里來。

  嫌命長?不想活了的,在家里上個吊啊,喝點毒藥啊,做這種環保的死亡方式就行了,跑來給魔獸們當夜宵?鬼曉得死的時候會不會被折磨一通再死?

  楚南把手中的望遠鏡放回到了空間手鐲中,這一下午摩汗摩德家族是如何埋伏的,如何制作的陷阱他是看的一清二楚。

  兩百多人,身手都還不錯,也就比一般的正規軍人稍微差了那么一點,其中的高手還是只有四個,摩汗摩德·索輪目,假的薩菲羅斯,凱瑟琳(凱特琳),以及山豬。

  聽著森林中傳來的真正野獸派搖滾的獸吼,楚南身體四周散發著晶晶亮的光明元素,完全一個黑夜中的電燈泡。

  “各位,晚上好啊。”楚南親切優雅的微笑,親切的向在明處的索輪目,跟他的三個手下打著招呼。

  “是你?”摩汗摩德·索輪目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楚南,這個白天主動承認自己是假光之子的男人,竟然是真的光之子:“你……你……你真的是光之子?”

  “我說,你們借用我的稱號招收黑道成員,詐騙信徒的金幣。”楚南皺皺一副很為難的樣子說道:“這讓我很困擾啊!給我的名聲造成了很惡劣的影響。你們打算怎么賠償我?想必你們這些天搜刮了不少金幣吧?把金幣都交出來,還有招收人員的名單,麻煩也給我一份好嗎?我也好把他們都遣散回家。”

  摩汗摩德·索輪目吃驚的望著楚南,這人竟然知道如此機密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一個剛來到奪日城的人,怎么可能知道這么多事情?難道他也是假的?只是他的造假技術更高?

  “你不是光之子!”摩汗摩德·索輪目一指楚南吼道:“真正的光之子收服了天赤監獄的殺人狂徒!他應該有著強大的光明力量!真正的光之子身邊,應該有凱瑟琳,山豬,薩斯高手存在!你只有一個人!你絕對不是光之子!真正的光之子,不可能使用大地翼龍……”

  “怎么?還不信?”楚南笑笑:“你打聽的消息是不錯,我身邊確實有幾個跟你身邊很像的這么幾個人,但你們不知道吧?光之子本身的實力并不強,這年頭會打的一般都只能給別人當打手。你看皇帝是全國最高統治者,那他是不是天下第一高手?不是吧?我估計前一百都不一定有他。還有,我真的是龍騎士,我的龍也確實是一頭大地翼龍,如果你還有機會冒充我,記得在這方面下的功夫。”

  “哼哼……”摩汗摩德·索輪目陰狠的笑了笑:“不必了,我不需要在那些方面下功夫,因為今晚上你會……死!”

  摩汗摩德話音一落,埋伏在四周的人們第一時間向楚南發射了機弩,近兩百跟的弩箭瞬間襲來,摩汗摩德嘴角微微一翹,仿佛已經看到了楚南的死亡。

  叮叮叮叮叮……

  飛來的弩箭在距離楚南身體半米的距離,忽然間全部撞到了什么東西上面,所有的弩箭全部被彈了開去。

  這是?摩汗摩德緊張的四下張望,強大的地級力量在戰場上散發了開來。

  壓抑!無情!冰冷!毫無生命的氣息!沒有任何光明的味道!楚南身體外層出現的魔法防護罩,并非是光明力量的防護罩!而是擁有著強大暗黑力量分支的死靈!

  死靈的力量!光之子身邊周圍包圍著令人靈魂都在顫抖的死靈力量!

  這一刻周圍人有的不在只是對強大力量的恐懼,同時更多的是對楚南身邊這股力量的驚訝疑惑跟不解!

  他們不明白,永遠無法理解!為什么光明神殿的光之子,竟然會帶著一個釋放死靈力量的人?為什么光之子身上,也散發死靈的力量!怎么可能?難道光明神已經投降了冥神?

  黑暗中,平緩的馬蹄聲響起。

  完全由白色骨頭組成的死靈龍馬!四個蹄子踏著淡藍色的火焰,讓它的身體漂浮在空中。

  龍馬的背上,一頭接近兩米高的巨大的紅色骷髏,骷髏的身體外面是白色的龍馬骨骼組成的戰甲,牢牢將它包圍在其中,黑色的死神鐮刀散發著無盡的寒意。

  當注意到這紅色骷髏雙眼處跳動的火焰,摩汗摩德·索輪目忽然有著奇怪的感覺,被定性為低等死靈,完全沒有思考能力的骷髏,眼中竟然閃動著憤怒的情緒!

  怪異的夜晚,怪異的光之子,詭異的紅色骷髏,摩汗摩德·索輪目緊緊的握著手中的戰刀,溫和的光明力量從他體內爆出,竟然給人一種霸絕的味道!

  “弟兄們!我們有兩百多人!他們只有兩個人!”摩汗摩德·索輪目冷靜的分析著:“這個怪異的骷髏又要分心保護沒有戰斗力的光之子,我們人多!占據著優勢!只要……”

  “人多?”楚南笑笑一揮手:“真的是這樣嗎?”

  楚南的身旁出現了四個巨大的魔法陣,灰黑色的死靈力量像是火山爆發一樣,從魔法陣中瘋狂的噴發著。

  一百……兩百……五百……一千……兩千……三千……五千……

  越來越多的魔法陣在從地面冒了出來,瞬間的功夫,魔法陣已經不再只是有楚南的身邊出現,就是摩汗摩德等人的外面,也浮現了大批的魔法陣。

  轉眼間,足足出現了八千名死靈,如果不是楚南揮手命令骷髏精靈切斷魔法陣,出現的絕對不只是這八千死靈。

  所有人都呆住了,他們聽說過雨后春筍可以一夜之間長三尺高的,還從沒聽說過喘息一下的功夫,地上能長出八千死靈的事情。

  站在成群的死靈之中,楚南第一次有了國王的感覺,這種感覺還是非常爽的嘛!只可惜,這種力量不能在人多的地方用,不然引來的恐怕不只是光明神殿圍剿了。

  死靈……這玩意恐怕除了信仰冥神的人之外,沒有人會喜歡這些玩意了吧?聽托拉斯的意思,好像就是在多神殿中,平時也沒有多少人愿意接近,這幫信仰冥神的這幫死靈法師。

  “大家動手!這是幻象,是假的!”摩汗摩德·索輪目一聲咆哮首先出刀:“投降只有死!”

  兩百多名黑道成員,先是一愣隨后紛紛拔出了戰刀,光之子既然讓眾人見識到了他控制死靈的一面,就肯定沒有打算留下活口。

  “骷髏精靈,記得把這個摩汗摩德暫時留下活口。”

  楚南身處數百亡靈的包圍,悠哉的對正砍的摩汗摩德倒退不止的骷髏精靈下了新的命令。

  八千打兩百?一方是不知道疼痛跟死亡叫啥的死靈,一方是受傷流血,知道死亡是什么,平時依靠聚集在一起才能壯著膽氣去欺負普通百姓的黑道,結局在戰斗開始之前就已經注定了。

  楚南滿不在乎的笑著,誘拐青少年加入黑道,欺騙別人錢財,這樣做不只是毀了被騙的人的一生,可能連他們的家人親戚都會因此受到牽扯,這些黑道人渣殺了都不可惜。

  一聲慘叫,假的薩菲羅斯握刀的手臂,被骷髏精靈一刀斬了下來,緊接著龍馬一口咬掉了假薩菲羅斯的腦袋,鮮血很快被吸入到了龍馬的骨頭中去。

  凱特琳,山豬不知何時早已經被成堆的死靈給活活堆死了,所有的人員只剩下了摩汗摩德·索輪目還活著。

  地級實力的高手,又是光明力量的他!跟骷髏精靈的力量完全是相互克制的,如果是殺死摩汗摩德·索輪目的命令,骷髏精靈早把他砍成不知道多少斷了,但楚南給出的命令是活捉,想要不受傷的很快做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小龜。”楚南拍了拍冰火魔龜的腦袋:“有沒有辦法,給他胸口或者后背來一下子?”

  冰火魔龜一對小眼睛散發著貪婪的光芒,死死的盯著楚南空間手鐲的位置,嘴巴不停的留著被誘惑的口水。

  “你又進不去。”楚南笑笑說道:“等你能進去再說吧。”

  唰!冰火魔龜很不給面子的把頭一揚,用行動表示了自己拒絕出戰的態度。

  “給你四個火球?”

  唰唰……冰火魔龜不給面子,很堅決的搖了搖頭。

  “外加四個冰球?”

  冰火魔龜沉默了幾秒,最后又堅決的搖搖頭拒絕掉了。

  楚南笑笑,這小龜比地球上耍大牌的明星們,更加耍大牌啊!

  “五個火球,五個冰球?”

  小龜抬起了自己的兩個爪子用力比劃了兩下,那意思是在說我要十個冰球,十個火球!

  “你這已經不是小龜大開口,是巨龍大開口了……”

  冰火魔龜再次把頭扭到了一旁,完全沒有絲毫談判的覺悟。

  “去撞吧,十個就十個……”

  楚南的話音還沒落,就感覺腳下的地面突然猛的一陣抖動,比大地翼龍從空中自由落體直接墜落在地面會造成的震動差不了多少。

  黑夜中,只看到紅色龜殼的冰火魔龜就像是一顆強烈大火球,摩汗摩德·索輪目雖然看到了冰火魔龜的攻擊,卻因為骷髏精靈的干擾,還是被烏龜給撞在了小腹。

  嗖……

  摩汗摩德·索輪目飛退撞碎了一塊大石,才停止了繼續的倒飛,他半跪在地上嘔吐連連,紅的是鮮血,白的是晚餐的食物,全部被烏龜給撞了出來。

  刷……

  骷髏精靈無情的死神鐮刀架在了索輪目的脖子上,他又吐了一會才慢慢抬起頭用不解的眼神看著楚南身旁的小龜。

  這東西,白天他就見到過了,幾乎是一頭完全沒有魔力的烏龜,說它是魔獸都有些會感到侮辱魔獸這個詞語。

  怎么?這么一個沒有實力的烏龜,暴發出來的力量竟然如此驚人?索輪目大口大口的喘息著,這烏龜剛才的沖擊顯然是留了一些力道,不然就算是比蒙也能給撞的昏死過去……

  “我說,把名單跟金幣交出來吧。”楚南笑呵呵的說道:“到時候,我可以讓骷髏精靈送你走的痛快一點。”

  沉默……沉默……沉默……

  索輪目沉默了半響,他緩緩抬頭仇恨的盯著楚南,嘶吼般的瘋狂咆哮質問著:“憑什么!我憑什么要把自己的努力成果送給你!憑什么!憑什么你是半精靈,我也是半精靈!憑什么你就是被圣元大陸稱贊的光之子大賢者,而我就是那個可以被人當面指著鼻子罵【強奸得來的雜種】!”

  楚南愣了一下:“你在說什么?”

  索輪目吼完跪在地上嘴里喃喃的念叨著“憑什么,憑什么?都是半精靈,為什么你就可以過著不被人歧視的生活,還被所有人捧的高高在上。而我,卻要過著不被父親喜歡,那些所謂的兄弟姐妹誰都可以指著我鼻子隨便謾罵我是【雜種】的生活?為什么那個人渣父親強奸了我的母親,就為了一個家主的破位子,親手把唯一疼我的母親送給別人當玩物!為什么?光之子不是仁慈的嗎?為什么你要阻止我?這是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被人重視,向真正權利中心攀爬的機會!只要能做好這件事情,我就有機會一路爬上最高的位子!殺掉光這個人渣家族!偽神要阻止我……”

  索輪目的聲音不高,楚南卻聽的清清楚楚,他靜靜的愣在原地看著地上的索輪目不停的問著自己:難道,我殺錯人了?難道我真的殺錯人了?索輪目現在絕對不是在說謊,那是真正情感的迸發。

  輕輕的握了握拳,楚南有點茫然,以前想的總是如果誰得罪了我,那么我就要教訓他……原來……力量用錯了,真的可以害到人……

  不!我沒殺錯人!這些死掉的人,如果他們不死就要害更多人加入黑道!我殺他們沒什么錯誤!我救了更多的人!楚南用力的告訴著自己。

  “你殺光這幫人渣,我感謝你……”索輪目平靜的掃視著躺在地上的手下:“這幫人渣,就算你不殺,我也會找機會殺掉。但,你殺了他們卻阻止了我,我一樣不會感謝你……動手吧……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公平……”

  楚南露出了輕松的笑容,至少這兩百多人真的沒有殺錯。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過去,楚南蹲下身子靜靜的看著眼前的索輪目,憤怒,不甘,充斥著他的雙眼,其中卻沒有那種令人感到骯臟的感覺,這對雙眼反而有難以說出的明亮。

  阿夫倫說過,半精靈的血統很難得到別人的承認跟認可,在社會地位上先天比別人就低一些,這也是為什么擁有了光之子稱號的他,還會屢屢遭到別人的挑釁。

  人類跟人類之間的混血,被人稱之為優秀,人類跟龍族的混血也可以被稱為之優秀,但跟其它種族的混血,幾乎就是二等公民的存在。

  楚南有些同情的看著索輪目:“如果……我不殺你……你還會繼續冒充我,去欺騙別人加入黑道嗎?”

  索輪目怔怔的看著楚南,兩人的雙眼緊緊對視著,很久很久之后,他輕輕的點了點頭,什么話都沒有說。

  兩人都是聰明人,索輪目知道,自己如果說謊欺騙對方,那不只是在侮辱對方的智慧,也是在侮辱自己的智慧。

  楚南滿意的笑了笑,這是個不錯的年輕人,走黑道實在太浪費了。自己身邊武力的有不少,能看出輕重緩急的也有,但像索輪目這種既有武力,又擁有很強判斷力的人……到也不能說沒有……

  薩菲羅斯或許是一個,但這人……楚南搖了搖頭,根本指揮不了的存在,他到處殺人惹事已經算是燒高香了。

  “如果,我能幫你報仇,你打算怎么感謝我?”

  “你……?”索輪目有些不相信的看著楚南。

  “這樣說吧!”楚南很干脆的說道:“我呢,需要提高光之子大賢者的名望,打擊黑道對我的名望是一種很大的提升,這其中也蘊含著武力值的名望。能夠消滅黑道的光之子,不覺得很有趣嗎?”

  “有些人,我要自己動手!”索輪目說的同樣干脆。

  “這個好辦。”楚南答應的更加干脆:“但你怎么感謝我呢?”

  “你不是想收我嗎?”索輪目回答的比楚南還要直接:“我沒什么錢,對于光之子來說,您也不缺那點錢。幫我報仇,我的命,是你的!就這么簡單。”

  楚南單手摸著下巴嘴角帶著一絲微笑:“聽起來是筆不錯的買賣。”

  “應該不會虧本。”

  “那好吧!你先回去修養一下,回頭我告訴你我的想法。”

  “好的。”索輪目輕輕點了點頭,在骷髏精靈撤去了死神鐮刀之后站起了身子,在他轉身的剎那嘴里用只有他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說了一句:“謝謝……”

  大家都是聰明人,他很清楚,光之子出手幫忙并非只為了招攬,以光之子的身份真想找人才,并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