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高手在異界第一百六十九章 亡靈之心 倒霉的亡靈之心 大地翼龍族的絕學 惡龍來訪

  今日的地球比起以往有了很大的改變,綠的鱗片比之前沉睡的還是還要深沉,那對龍眼中也比以往更加的有神。

  楚南輕輕皺了下眉頭,這是什么龍的氣息?說是大地翼龍?不對!說是黃金龍的?好像也不對!

  “光之子。”地球在楚南身上用力嗅了嗅:“我醒來后,發現你身上龍力好像更強了。除了龍力跟光明力量外,你的身上怎么會有一股腐朽的奇怪味道?”

  腐朽?奇怪?楚南一愣,體內那股流竄的力量,再次讓他打了一個寒戰,全身的寒毛在這一瞬間完全豎了起來。

  這是?楚南連忙不在說話,坐在地上努力想要用圣龍龍斗氣的仿佛,將這些力量徹底束縛吸收掉。

  但很快,楚南就發現這些力量跟以往的力量不同,它們根本不會去按照圣龍龍斗氣的方式來行走,完全就像是脫韁的野馬四處亂竄。

  光明力量!沒錯!用光明力量的方法……楚南剛一調動【真·光之繼承者】的徽章去控制那股寒流,劇烈的疼痛仿佛千萬根針扎一樣,又仿佛硫酸進入了體內,光明力量一碰到那股寒流,疼的楚南差點當場暈倒過去。

  擁有著內視,楚南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體內那個兩股力量接觸的地方,竟然出現了一絲灼傷!

  在圣龍龍斗氣不停強化的身體上出現灼傷!楚南又驚又怕,這力量實在太古怪了!相接處的瞬間像極了亡靈被光明力量凈化的樣子。

  “難道……”楚南額頭上瞬間浮現了一層冷汗,他連忙打開空間手鐲快速的翻找著亡靈方面的戰技傳承。

  楚南太過驚訝,忘記了在大地翼龍面前隱藏自己的空間手鐲,地球雙眼充滿驚訝的盯著楚南,它那顆巨大的龍心撲通撲通的瘋狂加速跳動。

  空間手鐲!可以使用的空間手鐲!那可是天級高手證明自己身份的最簡單,也是最有效的辦法!

  光之子果然是天級高手啊!不然怎么可能能夠使用空間手鐲?大地翼龍興奮的想要仰天長嚎,自己實在太幸運,竟然跟隨了天級高手。

  狂喜的大地翼龍突然一怔,興奮的心情轉瞬間跌落到了低谷,光之子是天級高手啊!自己不過是一頭最低等的大地翼龍,雖然服用了黃金龍的龍晶,讓身體擁有了一定的進化,但從外形來看自己也只是一頭強壯的大地翼龍,或者說是奇怪的大地翼龍,身份卻絕對配不上光之子啊!

  或許,只有光龍王那樣的龍族高手,才能夠多少有點資格配的上光之子吧。

  大地翼龍自卑的看著地板,一時間情緒感慨萬千。

  【亡靈力量匯聚】這個太簡單了!【亡靈之靈】這最多是個中級版本!【亡靈之心】沒錯!就是這個!死灰一樣的顏色!

  打開戰技【亡靈之心】的修煉篇章,楚南迅速的看著,由于時間非常的緊迫,看完修煉方法之后,立刻翻到了最后一頁去看,這戰技傳承有沒有【圣龍龍斗氣】那種禁忌不能練的事情。

  匆匆看過了最后一頁,楚南關閉了手中的戰技傳承,他試著調動體內的那股凍的他手腳有些冰涼的力量。

  剛剛還非常奔放亂竄的力量,在【亡靈之心】的調動下,竟然變得開始聽話了起來,漸漸的這些力量都被匯聚到了一起,楚南手腳的冰涼也在這時消失。

  倒吸了一口涼氣,楚南愣了一下隨后苦笑了起來,果然是亡靈的力量!

  放任力量亂竄,難免跟光明力量又接觸上。楚南一想到那痛入骨髓的疼痛,無奈的嘆了口氣,自言自語的說道:“看來,也只能練一下這【亡靈之心】了。不然,哥們隨時可能在睡覺的時候,自己把自己就給凈化了。”

  別人都是為了能夠學到一門上乘的戰技,而費盡心機。楚南的煩惱完全相反,兩門戰技傳承已經快要累死他了,如今又添一門,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成為第一個因為修煉戰技傳承過多而累死的人?

  一點點聚集著體內的亡靈力量,一點點的改變約束著體內的亡靈力量,這一團灰色的力量相互糾纏慢慢的蠕動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這些蠕動的灰色力量,最后竟然在一個力量源泉中,形成了一個灰色的小人。

  這個小人看起來像是一名戰士,只是手中的武器卻是一把巨大的鐮刀。

  楚南把單獨這個力量源泉內視放大,仔細的打量著這個灰色的能量組成的戰士。

  他有著完美的體魄,而且也同樣有著非常清晰的五官,非常的生動不說,還釋放著一種強大的威壓,栩栩如生!

  楚南搖了搖頭,看來每個戰技傳承形成的東西都不同嘛。

  “光之子,你的腐朽氣味變濃了。”

  地球的一句話,驚的楚南出了一聲的冷汗,剛剛自己差點把自己給凈化了,被逼無奈只好修煉亡靈的戰技傳承,沒想到這一轉眼的功夫戰技是修煉出來了,問題也跟著出來了,身上有了亡靈的力量!

  現在這要是走出去,想來圣女艾爾西絲非常樂意,幫助他這位光之子做一下凈化的工作。

  “倒霉!”楚南無比后悔自己睡覺前為什么會去想骷髏精靈。

  飛快的脫下龍皮軟甲,楚南拿出從材料庫中得到的一塊低級光明晶石,煉金王者靈魂之火,從體內飛快的叫了出來。

  大地翼龍眨巴著大眼睛,驚訝的看到這塊光明晶石竟然憑空化成了液態!怎么可能!難道是光之子運用天級力量的領域力量,所以才會有如此神奇的事情?

  領域,只有達到地級十階的高手,才能夠多少觸碰到一點門檻,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領域是天級高手獨有的東西。

  但領域釋放的時候到底是什么狀態,這只有被領域打中的人,或者領域高手才知道,其他人只是聽說過卻沒有見過感受過。

  地球兩只龍眼無法看到煉金王者靈魂之火,直接把楚南的這一番動作當作了施展天級高手的領域表現。

  嘆氣,不停的嘆氣!楚南越是表現出強大的一面,地球越是感覺到自己卑微。

  各種的魔法陣出現在了龍皮軟甲上面,光明晶石的液態很快也覆蓋在了上面,楚南再一次穿好了自己重新制作的軟甲后,笑瞇瞇的望著地球說道:“還有腐朽的味道嗎?”

  大地翼龍抽動著鼻子在楚南身上聞了半天,最后疑惑的搖了搖頭:“怎么消失了?真是奇怪啊。”

  楚南滿意的笑了起來,幸好有煉金王者靈魂之火,不然這次還真不一定能夠過關。

  重新撿起地面上放著的,還沒有來得及收拾的【亡靈之心】戰技傳承,楚南隨手翻著戰技傳承,打算把剩下的修煉更高級別的層次。

  一頁頁翻下去,楚南越看越覺得這【亡靈之心】跟自己的遭遇倒是有幾分相似,它的力量來源竟然也是殺死敵人,然后提高自己的力量。

  當然,【亡靈之心】的提高方式只有斬殺亡靈,斬殺普通人類并不會有什么提高。

  很快,楚南就看完了關于修煉方面的事情,打開了注意事項的第一頁。

  翻開這一頁,楚南像是被人用石化術給打中了一樣,整個身體完全僵硬在了當場。

  看著注意事項的第一頁,楚南有一種想要罵人的沖動!

  怎么每本的注意事項填寫規則不同?【圣龍龍斗氣】的修煉注意事項,是把最嚴重的一條放在最后一頁!而這個【亡靈之心】,竟然把最重要的放在了修煉注意事項的第一頁,第一條!

  本戰技,不得跟其它戰技混合修煉,如有不聽者,后果自負!

  后果自負?什么樣的后果自負?楚南很想問一下,當年那個制作這個戰技傳承的人,到底修煉了其它的戰技傳承之后,再修煉這個會有什么樣的后果?

  “我怒了!”楚南把戰技傳承一收狠狠的說道:“難道,就不能把注意事項放在前面,把練功的方法寫在后面嘛?你看人家《葵花寶典》第一頁就寫著欲練神功,引刀自宮!圣元大陸的人太沒有文化了!”

  “光之子,葵花寶典是什么?”地球有些好奇。

  “葵花寶典?”楚南笑笑:“當世第一戰技傳承!”

  “這么厲害?我能練嗎?”大地翼龍閃動著它那一雙大眼睛。

  “你想練?好啊!”楚南惡意的笑笑說:“練這門戰技,第一件事情是要切掉你的龍鞭。”

  “切龍鞭?”大地翼龍連忙后退了一步,謹慎的盯著楚南說道:“那我不練了。”

  楚南笑笑,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又開口問道:“你為什么要學葵花寶典?你們大地翼龍沒有自己的戰技傳承嗎?”

  地球面上泛起一絲苦澀:“低等的龍族哪里有自己的戰技傳承?我們從人類那里弄來的戰技傳承也都不適合我們。只能依靠年紀的增長……”

  楚南同情的看了一眼地球,血統在龍族中低下就夠倒霉的了,竟然連自己的種族的戰技傳承都沒有,這還真不是一般的可憐。

  翻翻空間手鐲中的各種龍族戰技傳承,楚南翻翻空間手鐲關于龍族的戰技傳承,忽然看到了一本綠色傳承,眉頭輕輕皺了起來。

  大地翼龍族這不是有戰技傳承嗎?怎么這地球說沒有?難道它說謊?

  仔細的打量了地球半天,楚南否定了自己的猜測,看樣子地球確實不知道自己的種族也是有戰技傳承的存在。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還沒響完,天空中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龍的咆哮。

  楚南揉了揉耳朵眼,這個咆哮的聲音他實在太熟悉了,喬坤的!

  廣場那光潔干凈的地面上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陰影,緊接著廣場上出現了幾十個巨大的陰影,門外這時候又傳來了敲門聲,只是這次的敲門不在那么急促,而是非常悠閑,不緊不慢的敲門聲。

  打開大門,映入楚南眼簾的是一名非常賞心悅目的美女,但這個美女卻也是他最不想見到的人:艾爾西絲。

  “怎么,圣女今天這么有時間?”楚南保持著微笑,學著其它高貴騎士的樣子伸手去抓艾爾西絲的小手。

  艾爾西絲微微皺了下眉頭,還是任由楚南抓起了她得手,畢竟在這么多人面前駁光之子的面子是不行的。

  波……

  楚南親在了艾爾西絲的手背上面,同時用下巴上的胡子茬,在艾爾西絲的手背上來回摩擦了幾下。

  哼哼!哥們好幾天刮胡子了!正好,長出來的這點疼死你!

  明知道楚南發壞,艾爾西絲卻也不好當場發怒,她忍著被胡子茬扎的疼痛,一點點收回了被扎紅的手背。

  “尊敬的光之子,我聽說今天這里可能會出現非常精彩的比試,所以特別趕來看一下,相信您不會反對吧?”艾爾西絲恨恨的盯著楚南。

  “今天嗎……?”楚南的問話聲音未落,大地傳來一陣陣轟鳴,緊接著大地傳來一陣陣顫抖。

  “光之子,我的傷勢已經全部修養好了,不知道那頭卑賤的大地翼龍,是否也已經養好了傷?還是它怕跟我決斗故意沒有恢復身體?如果是后者,沒關系!我帶來了我們光之龍的恢復系高手,可以幫助它一次。”喬坤高傲的聲音從巨龍堆中緩緩的傳了出來。

第一百七十章 喬坤?金礦?圣龍?龍族寶藏?當楚南站在道德低點的時候,世界將會怎樣?

  今天的喬坤格外精神,看的出來心情一好,就連精神都變得好了起來,唯一跟它如此好精神不是很匹配的,就是它的龍角跟逆鱗。

  斷掉的龍角依然沒有恢復,龍角的形成不是一天兩天,想要重新恢復也并非幾個治愈術或者居里的藥品可以奏效的。

  或許,楚南的天級藥水灌下去斷掉的龍角可以在非常短的時間里重新長出來,但楚南跟喬坤的關系看起來好像并不是友好的樣子,就算把藥水拿去喂豬,也不可能送給喬坤使用。

  逆鱗?龍族的逆鱗一生只會生長一片,這是龍族的最值得驕傲的位置!龍族的歷史上從來沒有哪個龍丟掉了逆鱗,還能重新生長出來的情況。

  楚南饒有興致的打量著喬坤,不知道天級藥水灌下去,龍族一生只有一片的逆鱗會不會重新發育生長呢?

  喬坤感受到楚南打量它逆鱗的創傷,一股激烈的火焰瞬間沖到了它的腦門,巨大的龍眼連續抽動了兩下,它看到不遠處的艾爾西絲,又想起了雙方定下殺楚南的計劃,臉上不由泛起了一絲殘酷的冷笑。

  “逆鱗到底有什么用?”楚南忽然有些好奇了起來:“拔了它,會不會造成你性功能方面的障礙啊?”

  “光之子!”幾頭光之巨龍同時踏前一步,強大的龍威再次壓了過來,艾爾西絲一旁冷笑想要看人級一階的光之子,被龍威給逼得連連退后的丑態。

  楚南體內的幾顆龍晶般的力量源泉,在龍威壓來的瞬間,齊齊的跳動了一下,一絲龍力瞬間布滿了他的全身,無形的龍威壓的楚南身后那些傭兵們連連退后,唯有他本人像是一點沒有察覺到龍威的壓力一般,隨便的聳了聳肩膀,完全無所謂的態度嘆了口氣:“生什么氣嘛,我只是關心的問一下而已。如果不想回答,可以不回答嘛。”

  幾頭光之巨龍微微一愣,它們從楚南身上立刻感覺到了龍族的味道!這種味道純正!干凈!絕對是龍族的高等龍族才會擁有的氣息!雖然這種味道非常弱小單薄,但這確實是上等龍族才會擁有的味道!

  坤得老龍瞬間來到了幾頭光之巨龍的身旁,低聲在它們耳邊說道:“你們上次沒有在場所以不知道,光之子對我們的龍威完全免疫,而且他的身上確實有著我們龍族的味道。上次我們幾個就感覺到了,回去仔細回憶了一下,我發現有些像是圣龍族的味道,但其中又有著些許的微差。這令我非常的疑惑……難道他曾經長時間居住在圣龍的巢穴,身上染上了一絲圣龍的味道?還是他可能有著圣龍族的血液?”

  幾頭光之巨龍收起了憤怒跟發愣的眼神,疑惑跟忌憚的眼神出現在了它們的眼中。

  圣龍族,這可是龍族里面出了名的能打,這些家伙的圣龍龍斗氣在龍族中都極度出名,其中圣龍王中最出名的圣龍十一,那絕對是任何龍族聽到都會頭疼的人物,就是光龍王喬納森都曾經多次是說過,沒有事情千萬不要去招惹圣龍族,更不要去招惹瘋子圣龍十一。

  楚南神秘的笑了笑,他知道對方在疑惑什么,地球很早以前就說過,在他身上聞到了龍族的味道,而且是高等龍族的味道。

  一頭低等的大地翼龍都能發現的事情,身為高等龍族的光之巨龍們又怎么可能發現不了?除非它們的鼻子集體失去了嗅覺!

  修煉圣龍斗氣還能嚇唬嚇唬其它的龍族,這倒是意外的收獲,楚南得意的笑了起來,之前修煉【亡靈之心】的煩悶也在這時完全解開了。

  是啊!反正圣龍斗氣都不允許人族修煉,否則后果自負,哥們都修煉了!還怕修煉另外一個不允許混合修煉的【亡靈之心】?楚南伸了一個懶腰自我安慰道:“練一個可能出毛病,練兩個也可能出問題。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怕啥!”

  光之巨龍們疑惑的盯著楚南,不知道這位光之子在說什么,一旁的喬坤看到了不滿的說道:“光之子,難道你要違背你的諾言?”

  “違背諾言?”楚南連連搖頭說道:“不不不!我是不會違背諾言的!但就這么打,你不覺得少了點什么嗎?”

  “少什么?”喬坤略微有些疑惑:“你說!”

  楚南露出了財迷的笑容:“既然要打了,我們不如賭點什么,你覺得如何?”

  “賭?”喬坤上上下下打量著楚南,一臉的不屑:“我們龍族是除了名的財寶眾多,你即便是光之子看起來還是很窮的模樣,能拿出什么像樣的賭注?”

  楚南摸著下巴露出懷疑的笑容:“這么說,你有很多的財寶?”

  “那當然!”喬坤高傲的一笑:“我的父親是光龍王喬納森,我的生日總會收到一分貴重的禮物,這些年下來我們喬納森一族的光龍之中,除了我的父親跟我的哥哥姐姐們,我可以說是最富有的之一!”

  楚南首次覺得喬坤這頭高傲到讓人有些厭惡的巨龍,竟然也有著如此可愛的一面。

  楚南第一次發現討厭的喬坤在他眼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巨大的金礦,而且還是那種完全不設防的巨大金礦。

  錢到底有多么重要,作為地球人的楚南十分清楚,這年頭有了錢可以上買天下買地中間買空氣!只要有了錢,那是可以讓活人閉嘴!只要有了錢,讓死人喘氣都不是沒有可能。

  對于空間手鐲里面的晶核神器,楚南從來沒有想過要變賣的想法。這年頭賣一塊高等龍晶魔核,當時可能就會被人給盯上,鬼知道會引來什么麻煩的事情。就算有幸運之神關照,沒有引來心懷叵測之輩,天曉得這高等的煉金材料會不會流落到對手的手中?

  頂級的材料打造頂級的道具!楚南可不想一不小心,被自己賣出的高等魔核制作的頂級裝備給偷襲致死!不賣材料,唯一的辦法就是自己主動賺錢了。

  “可是……”高傲的喬坤話鋒一轉,兩只巨大的龍眼無比鄙視的看著楚南:“光之子,你一個從亂流森林走出來的人,又能拿出什么可以跟我的龍族寶藏相比?難道光明神,除了送給你禁咒卷軸之外,還送給了你其它的神器?”

  其它的光之巨龍們紛紛跟著笑了起來,說起收集寶貝這方面的事情,那絕對是龍族的驕傲,在整塊生源大陸上面,龍族說自己是收集寶物第二多的,就沒有哪個種族敢說自己收集寶物是第一多的。

  楚南等著巨龍們笑完了,揉著太陽穴說道:“我確實沒有什么物品,可以比的上喬坤巨龍的寶藏……”

  “哼!”喬坤冷冷哼了一聲:“既然這樣,你怎么跟我賭?難道要用您高貴的性命嗎?不不不,我是光明龍騎士的簽約龍,我不能賭你那高貴的性命。”

  “我沒有不代表別人沒有。”楚南自信的笑著問道:“不知道,諾貝爾大祭司制作的道具,各位巨龍可是能夠看到眼里?”

  一直臉帶不屑的光之巨龍們,頓時齊齊換了一個敬重的臉色。龍族是一個強大的種族,它們崇拜的不只是力量,只要你有著別人做不到的能力,那么它們就會給你應有的重視跟尊重。

  諾貝爾,光明神殿第三煉金大祭司,他煉制的道具對于光之巨龍們來說,也是無法抵擋的誘惑!

  美輪美奐的外形,新奇與強大并存的能力,這是光明神殿對諾貝爾一致的評價,這些巨龍們也都非常希望能夠得到一件諾貝爾為它們專門打造的道具,只是它們的身體實在太大了,為它們打造一件道具不但使用的材料非常之多,同時為他們打造一件道具消耗的時間也是非常可怕的。

  龍族身體的就有著抗物理跟抗魔的雙重能力,普通煉金師打造的東西龍族根本看不上,諾貝爾打造的東西龍族倒是喜歡了,但對于一名煉金大師來說,那實在太耗費時間了,所以很少有龍族能有煉金大師為它們打造的專屬道具。

  短暫的沉默,喬坤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光之子,首先你要明白,我并非看不起諾貝爾大師的作品。但我的寶藏在總價值上,一定高出大師單件甚至雙件作品的價值很多……”

  “是這樣嗎?”楚南看出了喬坤的猶豫跟貪婪,故作無所謂的態度聳了聳肩:“既然這樣那算了,那我們還是不賭了。”

  “不賭?”喬坤愣了,其它的光之巨龍也都愣住了,他們的龍眼幾乎全部都要從眼眶中爆出來了。

  龍族是強大的種族,但不是笨蛋的種族。它們崇尚力量,但漫長的生命也帶給了它們智慧跟經驗。

  多日前楚南跟諾貝爾之間的變現,誰都能看出兩人的關系不簡單,喬坤本打算用自己的寶藏做誘餌,誘騙楚南加價,沒想到光之子竟然一口就給回絕不賭了。

  這怎么行?其它的光之巨龍不同意,喬坤自己也不同意!光之子這哪里是在打賭啊,完全就是在送給他諾貝爾大師的道具!一頭大地廢龍,哪里是光之巨龍的對手?哪怕這頭光之巨龍還沒有成年,在實力上只是高出大地廢龍不多的一點,但這多出的一點已經足夠收拾這頭大地廢龍了!

  “光之子,作為光明神殿的代言人之一,你怎么可以如此輕易的改變自己的話語?”喬坤一臉正義的使者模樣譴責著楚南說道:“作為光之子,你說的話語一言一行都代表著光明神殿,怎么可以說出去的話立刻當作沒有說過?既然你要求賭,那就一定要賭!”

  楚南英俊的臉上泛起一陣紅光,羞澀悔過的神色代替了之前無所謂的神態,他低聲中帶著一點自責,又帶著一點小孩子想要強詞奪理那種,卻又膽氣不足的樣子說道:“我……我……我不是不想賭……我真的拿不出那么多的賭注,兩件已經是……已經是我能在諾貝爾大師那里拿到的道具極限數量了。你的寶藏是那么珍貴……我拿不出跟您寶藏等價的東西……”

  “喬坤王子……”一頭光之巨龍連忙來到喬坤的身旁低聲在他耳邊說道:“諾貝爾大師親手打造的道具,就是您的父親光龍王喬納森,都非常想擁有一件。如果您能拿到兩件道具,其中一件是為光龍王專門制作的,那么相信您在光龍王的眼中一定可以成為它所有孩子中,最出色的一個!”

  “沒錯!是這樣的!”喬坤眼中也放出了一絲貪婪的神色,擊敗大地廢龍根本就是輕而易舉,如果把賭注要的太大,反而會把光之子嚇跑,這樣即便殺死了大地廢龍,也會因為失去道具讓心情不在舒暢。

  殺死大地廢龍,得到諾貝爾大師的道具!喬坤嘴角泛起了一絲淡淡的笑意,同一天遇到了兩件喜事,這實在是太令龍興奮了!

  楚南看著喬坤面色的接連轉換,眼底快速的閃過了一絲笑意:看來,龍上鉤了!

  “喬坤王子……”坤得老龍有些不放心的來到了喬坤的身旁說道:“這件事情好像有古怪。大地翼龍是龍族最低等的種族之一,這是圣元大陸都知道的事情。光之子并不是傻瓜,他拿出兩件諾貝爾大師的道具跟你賭你所有的寶藏,你就不覺得奇怪嗎?”

  “奇怪?”喬坤瞪著兩只龍眼不爽的看著坤得說道:“我確實是奇怪,父親怎么會派你來幫助我?我更奇怪,我身為高等龍族光之巨龍,你竟然會懷疑我敗給那么一頭廢龍?我想不明白,為什么你要阻止我為我的父親贏取道具?你是怕我積累的功勞超過你?怕你在我的父親那里不再得到信任?”

  坤得靜靜的聽著喬坤的提問,楚南距離它還有一段距離,也能夠聽到這頭兇猛的龍,正在憤怒的攥緊了它的龍爪,龍骨都被它捏的一陣爆響。

  短暫的沉默,坤得仰天輕輕發出一聲長嘆,喬坤畢竟是光龍王喬納森的兒子,在這么多人面前,就算自己是老臣子也不能依靠資歷,去不給喬坤面子。

  它慢慢的轉過了巨大的龍體,疑惑的望著楚南,這個光之子到底想要做什么?憑什么這么肯定大地廢龍一定可以勝過喬坤?

  坤得把目光又移到了地球的身上,好像鱗片的顏色比上次見到的時候更加深了,個頭也長高了一些!它的力量波動竟然在短時間內也提升了?人級五階?怎么可能?大地翼龍竟然也能達到人級五階?成年的大地翼龍只能通過歲月來一點點積攢力量,這頭龍怎么會突然力量急速增長?

  坤得又一次懷疑的打量著楚南,難道這就是光之子自信的來源?喬坤也是人級五階的力量。

  坤得嘴角輕輕的向上翹起,光之子雖然聰明,但龍族的事情哪里是一個人類可以完全明白的?

  龍品,不但是決定龍族各族最終實力的頂點位置!龍族與龍族的戰斗,如果雙方實力相同的時候,那么龍品之間的差距就會非常明顯!

  同樣是人級五階,大地翼龍對上喬坤沒有絲毫的勝算!坤得自信的笑了笑,光之巨龍族的光明力量,幾乎是龍族中光明力量精純度最高的種族!

  而大地翼龍?它們卻并非龍族中土系力量最精純的種族!

  同樣的級別,不同的精純度,這一個最簡單的細節,就成為了雙方勝敗的關鍵點。

  坤得在打量楚南的同時,喬坤也在不滿的打量著坤得,父親為什么要派這頭老東西來?不但事事不肯幫忙,反而經常在沒人的地方,利用老資格老臣子的身份壓龍!如果沒有這老東西,光之巨龍族在光明神殿發展的一定更好,早就得到了更大的權利跟地位!說不定……

  喬坤色瞇瞇的偷瞄了一眼艾爾西絲,如果沒有坤得這老東西在旁邊礙事添亂,或許自己早已經用舌頭添到了艾爾西絲的那里。

  感受到喬坤色瞇瞇的眼神,艾爾西絲故意做了一個更加性感的姿勢,看的喬坤頓時血液涌上了腦袋,一種雄性想要在雌性面前表現自己強大的欲望在它的腦海中閃動。

  “不要再說了!”喬坤龍爪一擺很豪氣的說道:“光之子!雖然你的賭注比我的賭注小了很多,但沒有關系,我們龍族永遠是圣元大陸最豪爽,最大方的種族!所以我愿意用自己的寶藏,跟你賭!”

  最豪爽大方?楚南差點笑噴出來,雖然沒有具體接觸過很多龍族,但也從阿夫倫那里聽來了太多關于圣元大陸龍族的傳說。

  其中對于龍族在對待財寶方面最有代表性的一個案例,就是黑龍族的一頭黑龍寶藏,因為看管不嚴的緣故,有一枚銅幣落到山下,正好被一群山賊撿走了。

  結果,這頭黑龍在發現少了一個銅幣之后勃然大怒,在找到拿走它銅幣的山寨之后,單槍匹龍的殺進了擁有一百多名山賊的山寨。

  一夜之間將那座山寨完全夷為平地,同時把山寨中所有的財寶。當然,也包括黑龍自己原來的那個銅幣,全部帶回了它的巢穴之中。

  山寨中幸運活下來的兩名山賊,從此轉行做了吟游詩人,所過之處全部都是講述他們這段悲慘的過去,同時告誡所有人,可以搶奪總督的金幣,可以打劫城主的財寶,甚至可以想辦法劫掠向國王進貢的物品,但千萬不要拿走龍族的一個銅幣價值以上的東西,不然會遭到非常可怕的報復!

  如此的稟性?說大方豪爽?楚南強忍著笑意,一臉猶豫的說道:“可是……可是……可是我是光之子,我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光明神殿……我不能在賭注上占你的便宜,那樣會影響光明神殿的名聲……所以,我們還是不要賭了……”

  “不行!”喬坤身后那條巨大的龍尾重重的一砸地面,震得大地都發出了微微的顫抖,它惡狠狠的看著楚南用近乎咆哮的聲音吼道:“光之子!你提出的賭博!如今又反悔,那才是給光明神殿摸黑!難道你以為光之巨龍族,是可以隨便讓你說賭就賭,說不賭就不賭的嗎?那我們光之巨龍族的榮耀,將會蕩然無存!”

  面對氣勢洶洶的喬坤,楚南都不得不暗暗一挑大拇指稱贊一下這年輕的光明巨龍,竟然能把賭博這種不算什么光彩的事情,跟光之巨龍族的榮耀扯到一起,還真是夠龍B的!不過這光之巨龍族的榮耀也太不值錢了,竟然跟賭博能畫上等號。

  “真的是這樣嗎?”楚南像是被怪叔叔誘騙去看金魚的小妹妹一樣,眼中不停的閃動著猶豫跟疑惑望著喬坤:“我真的傷到了您的榮耀?”

  “當然!”喬坤把頭一昂,頗有幾分龍王級高手的態勢!

  “既然如此……”楚南嘆了口氣:“為了光明神殿跟光之巨龍的合作,我不能傷害到您的榮耀,那么我答應繼續的賭博了。”

  “很好!”喬坤聽到楚南服軟的話,心中立刻大爽!能夠在言語上擊敗光之子,這絕對比打贏大地廢龍還要有成績感!

  喬坤高高在上的俯視著楚南,它感覺道德的大棒如今已經握到了它的手中,就是道德的代言人光之子,還不是被自己用大棒一頓亂抽,乖乖的同意了繼續賭博的事情?

  “這個……這個……”楚南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喬坤自認剛剛在話語上擊敗了楚南,心中正爽,頗為高傲的問道:“光之子,你還有什么疑問?”

  “事情是這樣的。”楚南態度沒有像以往那樣自信,傭兵們跟門衛李灑看的心中都有些不是滋味,卻又被龍威給壓的無法靠近,楚南慢慢的說道:“首先聲明,我不是不相信您。但,您真的要用您自己全部的寶藏跟我賭?”

  “當然!”喬坤把龍頭昂的更高,反正這次的賭博絕對不會輸,壓上所有的寶藏在美人面前還能顯示一翻豪氣,這種機會怎么可以放過?

  “這個……不是我不相信你的龍品……”楚南再一次的解釋著,遠處的李灑眼中突然放過一絲了然的光芒,同時疑惑的望著楚南的背影,暗暗猜測著光之子是如何有把握,一定可以獲勝?所以才會用示弱的方式來騙對方的。

  “如果……如果……”楚南的話語打斷了李灑的思考:“如果您可以用您父親的名義起誓,那么……”

  “不信我?”喬坤感覺到自己的尊嚴受到了侮辱,它把龍爪向天一指說道:“我!喬坤·納森!在這里以我尊敬的父親的名義發誓!今天,我愿意用我所有的寶藏,跟光之子的大地翼龍決斗作為賭注!若我輸給大地翼龍,我如今所擁有的寶藏都將屬于光之子!”

  “光之巨龍喬坤。”楚南一臉懺悔的樣子:“我為我剛才對您的龍品產生懷疑,向您道歉。”

  “光之子,請你記住!”喬坤話語中透著一絲上級教訓下級的味道:“我們光之巨龍族的榮耀是不容懷疑跟侵犯的!這次就算了,希望不要再有下次。”

  “我會記住的。”楚南輕輕的笑著,下次?下次你都沒有財寶了,我憑啥懷疑你?我堅信你不會再有財寶了!

  “那好!”喬坤一轉龍體,走到了光之巨龍們讓出來的巨大空間說道:“光之子,現在決斗可以開始了!希望你的龍不會退縮。”

  大地翼龍有些擔心的看了一眼楚南,龍品決定著雙方的差距,黃金龍的龍晶雖被吸收了,但還沒有完全融入到血脈之中,跟高等的龍族戰斗,還真沒有什么獲勝的信心。

  楚南輕輕的笑笑,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明明雙方的實力不相上下,卻在見到了光之巨龍喬坤之后,就對地球獲勝有了充足的信心。

  “來吧!”喬坤興奮的瞪大了雙眼,全身的龍骨噼里啪啦響個不停:“來吧!我會徹底的撕碎你!”

  地球走進了戰圈,望著眼前囂張的喬坤,它也同樣很奇怪,之前的擔心在這一瞬間為何完全消失了,張牙舞爪的明明是一頭光之巨龍,為何卻又一種光龍蜥的感覺?

  很奇怪!非常奇怪!地球的心情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平靜過,眼前這頭曾經欺負過它的光之巨龍,為什么會看起來那么可憐?像是人類口中說的小丑?

  “怎么?大地廢龍!你被我嚇的不敢動了嗎?”喬坤獰笑著,它不著急一下就擊敗地球,它要一點點折磨死地球,最后再撕碎它的身體!只有這樣,才能夠讓光之子認識到,他惹到了不該惹的巨龍!

  “還不來?”喬坤背后龍翼猛然打開,雙腿也配合著猛踏地面,巨大的身體直撲地球,速度不比上次被蘇菲亞丟出去的差多少。

  喬坤的速度很快!地球眼中的它,速度卻并沒有那么快,雙方之間的距離足夠它準備防御的。

  轟……

  地球沒有去躲閃喬坤的攻擊,它也想要試試自己服用龍晶之后到底有著什么樣的變化。

  四只龍爪全部攥成了拳頭的模樣對轟在了一起,地球連續退了十步才停止了后退,每退一步地面的石板都變得粉碎,它的雙拳微微有些顫抖跟發麻。

  一絲笑意浮現在地球的嘴邊,這樣的攻擊如果是以前遇到,只是一下雙臂到肩膀的骨頭恐怕就全部都要碎掉了。

  喬坤落在地面只是后退了兩步,口中發出一絲驚呼:“咦?”大地翼龍接下它的攻擊,只是后退了十步,并沒有骨頭斷裂讓它非常的意外。

  “你竟然進階了?”喬坤這時才發現,地球擁有著跟它同級別的實力了。

  坤得嘴角同樣掛著一絲笑意,這次的撞擊能擊退地球十步,那么就算扣除喬坤主動發起沖擊占據的主動分數,喬坤的實力還是在地球之上!地球沒有絲毫獲勝的可能。

  “沒關系!”喬坤傲然一笑:“進階更好!這樣打起來更過癮!也讓你知道,即便你擁有著跟我同級別的實力,但龍品之間的差距讓你永遠都是低等的龍族,無法戰勝我的!”

  喬坤又要發動攻擊,沉默的地球卻搶先發動了攻擊,它學著喬坤攻擊的樣子沖向了喬坤。

  砰!

  喬坤也學著大地翼龍的樣子反擊阻擋,它連續退了五步就停止了后退,地球卻也退了五步。

  “我說過,你打不贏我的。”喬坤身體一晃,巨大的身體展現出不俗的速度,轉眼間繞到了地球的身后,巨大的龍尾化為一道強硬的鋼鞭直抽地球的后背。

  喬坤的速度快,地球的速度也不慢,尾巴還未掃到它已經避出了喬坤尾巴的攻擊范圍,同時回身甩動它那條巨大的尾巴跟喬坤的尾巴再次做了對轟。

  兩龍同時后退分開,緊接著誰也沒有絲毫的示弱,再次沖向了對方。

  咚咚咚咚……

  廣場上,兩只巨龍的每一次撞擊都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楚南捂著耳朵欣賞著這場巨龍跟巨龍之間的對撞,嘴里嘖嘖的說道:“以前一直以為牛皮的鼓是最響的了,現在看來龍皮才是做戰鼓最好的材料嘛。”

  一旁瞇縫著眼睛密切關注戰場形勢的坤得,聽到楚南的話差點沒忍住沖動,把楚南一口給活活的咬死!這光之子的膽量也太大了,竟然想拿龍皮做戰鼓!

  咚咚……

  大地在顫抖,周圍的墻壁也在顫抖,兩頭龍的實力雖然都是人級,但體重噸位擺在那里,真打起來這激烈的聲勢還確實讓人嘆為觀止。

  咚咚……

  又是兩聲巨響,坤得臉色從最初的滿不在乎漸漸變得凝重了起來,雙方對撞了近百下之后,大地翼龍竟然從開始的處于下風,漸漸的扳平了雙方的差距!每次對撞之后,兩人后退的情況完全相同,喬坤竟然絲毫占不到任何的優勢了?

  怎么可能?坤得微微皺起了眉頭,龍族幾乎沒有過在戰斗中快速提升實力的事情,除非這龍在進化期!顯然一頭成年的大地翼龍不可能再進入進化期了!

  難道是一開始隱藏實力?坤得很快堅決的搖了搖巨大的頭龍,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老龍,它可以肯定,大地翼龍在最初跟喬坤交手的時候,絕對沒有隱藏任何的實力。

  這是怎么回事?難道它真的在進化?坤得有些搞不明白,好像什么事情一跟光之子粘上關系,這事情就不能用常理來推斷了。

  喬坤越打越是心驚,越打越是無奈,怎么眼前這大地翼龍每一次對撞過后,都比之前還要兇猛?這家伙到底是不是龍啊?

  喬坤越來越焦急,身為高等龍族的光之巨龍,竟然用了這么長時間還無法打敗一頭廢龍?這以后怎么在圣女面前彰顯男性雄風?怎么在龍族繼續混下?

  地球卻是越打越興奮,從第一次對轟開始,它就發現自己體內有一股力量!一股蠢蠢欲動的力量!這股力量不受到攻擊的時候,無法發現它的存在。當受到強烈攻擊的時候,這股力量就開始動了!

  一連上百下對轟過來,地球全身的血液都沸騰!力量仿佛無止境的從血液中迸發出來,而且這股力量還在不停的增長!

  強大的力量,地球在戰斗中仰天發出一聲長嘯!

  坤得的面色突然一變,龍嘯聲中的龍威讓它微微一驚,這不是純粹的大地翼龍的龍威!大地翼龍不可能有這樣的龍威!這是什么?黃金龍?確實有些像!但又不純正!怎么會有這樣的龍威?

  坤得疑惑的同時,戰場上的喬坤也發出一聲巨吼,只是它的吼聲卻不是舒服抑郁的咆哮,而是痛!

  疼痛!疼痛讓它忍不住嚎了出來!地球在長嘯之后,身體突然變得異常的堅硬,兩條龍尾拍在一起,它感覺自己拍的不是龍尾,而是拍在一塊鐵板上面!

  喬坤的龍尾可以將人抽成一團肉泥,也可以將石板抽的粉碎,但抽到鐵板上面它也疼啊!

  特別是,在這之前地球的尾巴也算是繼承了大地翼龍族身體堅硬的特性,但那樣的堅硬程度還不能威脅到它的龍斗氣。

  堅固的尾巴讓喬坤想起了黃金龍族的阿斯拉!那個跟它年紀差不多的黃金龍,曾經就用那條比鋼鐵還要堅硬的尾巴,給它留下了永生難忘的疼痛。

  咆哮聲中,地球的眼中泛著一絲金色,它感覺自己的力量正在井噴一般的增長,身體也開始變得更加堅固,血脈中的力量超絕的迸發著。

  每一聲咆哮,地球眼睛中的金黃色就增加一分,它的身體也隨著變得更加堅固,它的實力也比上一次變得更加強大。

  坤得眼中的疑惑也越來越多,難道這頭大地翼龍有著黃金龍族的血脈?難道黃金龍族的某一頭黃金龍有著特殊的口味,看上了大地翼龍族的某一頭雌性的龍?然后就有了這頭大地翼龍?

  不對!坤得用力搖了搖頭,這頭大地翼龍黃金龍的血脈好像有些奇怪,這好像是黃金龍王族的血脈!黃金龍王族中出現了怪口味的龍?

  坤得搜遍腦海中所有的龍,也沒有找到一頭有怪口味的黃金龍。

  又是一聲巨龍的咆哮,地球身體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坦,那些迸發出來的力量在之前只是可以被使用,卻并沒有真正的完全跟身體融合,這一次的撞擊下力量終于融合了!

  黃金龍的所有生命精華跟大地翼龍的血脈完全融合了!兩種龍族的精華結合的剎那,地球身上爆出驚人的光芒。

  人級六階!坤得眼睛一瞪,地球的拳頭已經狠狠的轟在了喬坤的嘴巴上,這頭未成年的光之巨龍嘴里噴出一口鮮血,又是一顆龍牙被從口中打的飛到了高空,它整個龐大的身軀以不遜色于蘇菲亞投擲的速度,直接飛了向了沒有光之巨龍群,只有一面墻壁的院墻位置……

  “贏了!”楚南露出了勝利的微笑:“得了一個龍族寶藏。”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個巴掌一個甜棗?不不不!一個巴掌,一座金山!一波剛平,又起一波!麻煩不斷!

  厚厚的院墻終究沒有倒塌,兩頭眼疾手快的光之巨龍第一時間接住了倒飛出去的喬坤。

  地球仰天發出壓抑在胸口多日的咆哮,大地翼龍作為低等龍族的屈辱,因此而帶給楚南的侮辱,這種種的屈辱全部凝結在了拳頭上,完全的送回到了喬坤的臉上!

  大地翼龍的綠色斗氣中,散發著一絲絲非常微弱的金黃色光芒,坤得眉頭皺的更加緊了起來,就在喬坤被轟飛的那一刻,地球身上的龍力突然變得古怪,那像是兩個不同種族的龍,它們的力量混合摻雜在了一起的感覺。

  難道,真的是黃金龍族在大地翼龍族的血脈?坤得充滿了疑惑的望著地球。

  震驚出現在了所有光之巨龍的臉上,低等的大地翼龍竟然擊敗了高貴的光之巨龍?

  艾爾西絲同樣一臉的驚愕,光之子的大地廢龍竟然真的贏過了光之巨龍?龍品之間的差異呢?

  “我不服!再來!”喬坤推開了兩名攙扶它的光之巨龍,它一把奪過了其中一頭光之巨龍身上的大劍,光明力量瞬間沖入劍中,宛如一輪旭日即將從它的手中升起。

  龍族擁有著強壯的身體,對魔法元素也有著超乎人類的天份,它們的身體就是為戰斗而存在的,但它們不是笨蛋,不是僅僅憑借著身體戰斗的蠢貨,在多次的戰斗中它們也同樣知道了兵器的重要,只是平時的它們面對敵人并不需要動用武器,就把對手給解決了,很大程度上讓人以為龍族是僅僅憑借著身體戰斗的種族。

  楚南挑了挑眉毛,這龍族的武器是哪個種族打造的?巨大的長劍足有四米多長,拿在喬坤的手中顯得并不是十分巨大的樣子。

  “喬坤!”坤得閃身一把扣住喬坤持劍的龍爪低聲說道:“你已經戰敗了,堅決不能任性胡鬧!”

  “放開我!”喬坤爆吼著想要掙脫坤得的掌控。

  楚南笑瞇瞇的來到了地球的身旁,保持著他那充滿了風度的微笑:“尊敬的光之巨龍喬坤,希望您不要忘記剛剛以你父親名義的誓言。不知道這批寶藏是我去你的龍巢去取?還是您找個時間送到我這里來?”

  喬坤愣了一下,隨即惡狠狠的對楚南咆哮了起來:“是你!你這騙子!是你欺騙了!是你假裝不賭,引誘我跟你賭的!”

  楚南一臉的無辜:“尊敬的光之巨龍喬坤,您怎么可以這樣說話,您這是在侮辱光之子的榮耀。侮辱我可以但侮辱光之子的榮耀,相信您還承擔不起吧?至于騙?我沒有騙你啊,我當時確實說過不想賭了。”

  喬坤還想說什么,坤得忽然舉起龍爪一下砸在了喬坤的腦后,這頭處于憤怒情緒當中還沒有成年的光之巨龍,兩眼一翻身體軟軟的倒了下去,兩旁的光之巨龍連忙上前扶住了喬坤,同時惡狠狠的瞪著坤得。

  “坤得!你想干什么?它可是光龍王喬納森的兒子……”

  “喬坤,你還知道自己是誰的臣子嗎?”

  “閉嘴!”坤得兩眼一瞪突然提高了聲音發出一聲巨吼,其它那些想要譴責它的光之巨龍們,紛紛打了一個寒戰快速向后退了兩步。

  坤得瞇縫著兩條龍眼掃視了一圈光之巨龍,凡是被它掃視到的光之巨龍都在瞬間感到了刺骨的寒冷,這些巨龍們久遠的記憶紛紛都從沉睡中醒來了。

  這頭看似沉著穩健不怎么說話的坤得,那可是光龍王喬納森當年最倚重的住手,血之光明龍:坤得!

  當年這頭巨龍,那可是出了名的脾氣不好,遇到任何事情都只是用戰斗去解決。這些年上來年紀,懂得了很多做龍的道理之后,脾氣也漸漸沒有年輕時那么大了。

  但,這并不是說它沒有脾氣,而是火氣內斂了而已,沉睡的火山往往比一直翻動的火山更加可怕,因為沒有人會對它有防備,誰也不知道這火山什么時候會噴發!

  “尊敬的光之子。”坤得盯了楚南半天,微微嘆了口一氣:“作為光龍王的助手,喬坤的長輩。我應該感謝你,感謝你給喬坤上了這一課。很精彩,真的!十分精彩!先用道具作為誘餌,在喬坤要求追加道具數量的時候,用只能動用如此多的資源來拒絕賭博,成功的讓我們所有龍都墜入了你的陷阱中。現在想來,如果當時你一口答應繼續追加資源,或許喬坤反而會對你的自信產生懷疑。你用沒有資源轉移了喬坤對你的猜疑。其實,從一開始你就知道自己贏定了!我說的對嗎?”

  “你說什么?”楚南一臉的疑惑:“我真的只能動用那么多資源,并不是怕你們起疑心,才不追加資源的。”

  “是嗎?”坤得冷笑了兩聲:“光之子不想承認,我也不會強迫你。作為坤得的長輩,我還是要感謝你,讓年輕的它知道這個世界真的有奇跡存在。但!作為光之巨龍本身來說,你竟然敢愚弄高傲的光之巨龍,這眼中傷害到了光之巨龍族的榮耀……”

  “你不會也要跟我決斗吧?”楚南很干脆的擺了擺手:“我不會跟你打的。”

  “為什呢?”坤得冷冷的說道:“我可以拿出我的寶藏跟你賭!”

  楚南眼中劃過一絲貪婪,隨即面上露出無比的莊重肅穆表情:“尊敬的坤得,難道你認為我光之子是一個為了貪圖寶藏,就會跟龍戰斗的人嗎?你知道你這是在侮辱光之子的榮耀嗎?我要告訴你,之所以我會同意我的龍跟喬坤戰斗,是因為它之前侮辱了我,同時更侮辱了我的龍!我的龍并非只是跟我簽約那么簡單,它還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受到了喬坤無禮的對待,我要求跟它戰斗有什么錯?”

  坤得一愣,楚南一挺胸膛,像是激動的演講大師一般吼道:“我承認!這次的戰斗是我個人的想法左右了我!沒有照顧到光之巨龍族跟光明神殿的關系,這是我的錯誤!但我是人啊!有血有肉的人!我也有感情!我也會沖動生氣……”

  這一刻圍觀的人們,幾乎都徹底占到了楚南的一邊,雖然光之子沖動了一些,但他的做法還是情有可原。

  道德的基石在楚南的腳下慢慢堆積了起來,比起坤得身高不知道矮多少的楚南,憑借著一連串的道德攻勢,在意識形態上已經俯視著坤得了,猙獰的道德大棒已經拿在了楚南的手中。

  楚南長長出了口氣,一副故作沉穩的樣子:“至于,我為什么拒絕跟您戰斗。其實原因很簡單,我不想繼續因為我破壞神殿跟光之巨龍族的關系。”

  “我以單獨的光之巨龍身份向您發出挑戰。”坤得冷冷的說道:“這并非是光之巨龍族的戰斗。”

  “是嗎?”楚南苦笑著搖了搖頭:“那只是您這么認為的。如果您不幸戰敗了,您認為其它的光之巨龍不會繼續向我發起挑戰嗎?難道要再繼續跟其它的光之巨龍戰斗?最后同光明神殿所有的光之巨龍都交手一次嗎?不不不!我不能那樣做!那樣唯一的結果,就是光明神殿同光之巨龍族的關系產生巨大的裂痕。”

  坤得氣的眼角不停的抽搐著,感情光之子說了這半天的理由,就是它血之光明龍:坤得!就一定會敗給光明神殿的光之子?

  “當然!”楚南話鋒一轉又笑道:“如果我敗在了您的龍爪下,那么光明神殿會不會有人出來挑戰您?加入您再擊敗了他,還會不會繼續有新的人出來挑戰您?”

  坤得啞口無言的看著楚南,如果這次的決斗真的開始舉行,那么無論哪一方戰敗,另外一方都不會善罷甘休的,戰斗可能會越來越長。

  “如果,您真的因為這件事情而對我不滿。”楚南干脆閉上了雙眼,靜靜的直立著身體說道:“請您隨便打我,我會約束光明神殿的人,不準向您發出任何的攻擊!因為,我們是同伴!光明神殿跟光之巨龍之間是朋友!我不能讓雙方友好的氣氛遭受到破壞!如果雙方真的出現了裂痕,那么就用我的鮮血跟身體去彌補這條裂痕吧!”

  光明神殿一方的人,已經有人開始偷偷的抹眼淚了,光之子擁有的情操實在是太偉大了,為了光明神殿竟然甘愿被這樣的強者之龍攻擊!

  光之巨龍一方的龍,不少都想立刻沖到楚南面前,然后抬起它們的大腳八鴨子,一腳把這光之子給當場活活的踩死!

  但,它們沒有誰有這個勇氣,真的上來一腳把光之子給活活踩死!剛剛光之子做出準備挨打動作之前,已經明顯的暗示了光明神殿跟光之巨龍族之間,誰若是攻擊誰就是破壞雙方的關系!

  光明神殿想要對付暗黑神殿,光之巨龍族又何嘗不想對付黑龍一族?只有合作才有機會完成雙方的愿望!誰也不敢在這時候,跳出來背上破壞團結的名聲。

  楚南面上一臉英勇就義的表情,心中早已經樂翻了!我看你們誰敢動我,動我就是破壞雙方的統一戰線!

  坤得用力平復了一下即將暴走的情緒,它盯著楚南輕輕點了點頭,厲害!這光之子年紀輕輕,竟然這么厲害!幾下的功夫,就把所有龍都逼到了道德標尺的另一頭,只要稍微向前一步,那就只有萬劫不復的深淵,唯一的辦法就是忍讓了!

  “光之子嚴重了……”艾爾西絲那動聽的聲音打破了場上尷尬的氣氛,她輕輕的笑著:“這次的事情全部都是誤會產生的,我看大家各退一步。坤得大龍,也不要向光之子挑戰,光之子也不要喬坤的寶藏,大家覺得這樣如何?”

  “好是好。”楚南答應的干脆程度讓所有人都震驚,那可是光龍王孩子的寶藏啊!就這么放棄了?喬坤不解的望著楚南,光之子千辛萬苦騙來的寶藏就這么丟掉了?

  光明神殿的大部分人,都無比崇拜的望著楚南,這是多么高尚的光之子啊!為了光明神殿的利益,竟然舍棄了整整一個光之巨龍的寶藏啊!

  一片的安靜,楚南略微擔心的看了看其他人:“這個我只是有點擔心,這樣會不會影響到光之巨龍族的榮耀?我不想因為我,而讓光龍王的榮耀受損。”

  坤得這才反應過來,搞了半天光之子在這里等著它們呢!怪不得剛剛要引誘喬坤發下誓言,原來這一切早在喬坤出現的那一刻,光之子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完全想通了,早挖了個大坑讓到場的所有人都往下跳了。

  艾爾西絲的笑容微微一僵,面上快速劃過一絲恨意,那可是喬坤的寶藏啊!這頭年輕的巨龍沒有在她的面前少吹噓自己寶藏的富有,她處心積慮的想要得到喬坤寶藏中的一件藏品也好,光之子竟然全部都搶走了!

  “放心,這點寶藏我們光之巨龍族還出的起。”坤得掃了一眼艾爾西絲,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不知道為什么,它感覺寧愿把寶藏給光之子,也比送給艾爾西絲要感到心中舒坦。

  “是嗎?您這樣做,讓我感到心中十分不安。所以我決定請諾貝爾大師為你們打造兩套,不三套!不!”楚南面色無比肉痛的猛然一跺腳,伸出了四根手指頭說道:“四套!四套諾貝爾大師親手制作的道具,來作為這次的交換。也象征著我們光明神殿同光之巨龍族的友好!”

  幾十頭光之巨龍同時倒吸了一口冷氣,就連久經各種場面的坤得巨龍也完全傻掉了。

  四套!四套諾貝爾大師親手打造的道具!這是什么概念?坤得懷疑就算是高傲的光龍王喬納森在這里,聽到光之子說出的數字,也會為之一呆。

  場上出現了無比安靜的情形,艾爾西絲又驚又恨的望著楚南,這個光之子的手段實在太厲害了!打一棍子,給個甜瓜!喬坤巨龍的戰敗,本來已經出現了光之巨龍族跟教宗一系巨大的裂痕,就算這次沒有殺掉大地廢龍,那也沒有任何關系,反而長老會在這次事件中能夠得到更多的好處才對!

  然而,然而這一切都被光之子隨口的幾句話,將整個局面完全翻轉了過來!

  以往,若是諾貝爾送給光之巨龍族道具,光之巨龍會覺得這是光明神殿給的,長老會跟教宗各占據一半的人情。

  如今,這話是由光之子的口中單方面提出,那么所有的人情都是光之子一個人的了!而光之子是教宗一系的,光之巨龍族不可能不明白這一點。

  坤得望著楚南疑惑的眼光,很快變成了佩服!這個光之子日后的前途一定是無可限量,這一手玩的實在是漂亮!在眾龍都認為吃了光之子大虧的時候,突然玩上這么一手,大方的送出了四套道具來作為交換,哪怕這四套道具總價值比起喬坤的暴增遜色那么一小籌,在眾龍們的心中確實另外一翻概念!

  本來什么都沒有,突然之間多出了四套最想要的東西,而且還是白送。眾龍們吃虧的想法瞬間沒有了,反而覺得賭輸了竟然還賺到了比打贏了更多的道具,一種賺便宜的想法在它們腦海中快速形成。

  坤得看著眾光明巨龍的臉上樂得都跟開了花一樣,臉上也不由的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何必去管光之子到底什么用心呢?至少他現在維護了光之巨龍族的榮耀,還送來了巨大的實惠,這就比起艾爾西絲代表的長老會一派,只把光之巨龍當武器用要好的多!

  “最后!我只想說……”楚南慢慢走到了坤得的面前,仰頭說道:“我尊重光之巨龍族的榮耀,同時也希望光之巨龍族能尊重光之子這個稱號的榮耀。我很希望跟光之巨龍族做朋友,而不是敵人。”

  “我,會將你的話帶給光龍王……”

  楚南伸出了手,握住了坤得巨龍龍爪的爪尖,兩個都不笨的雙方臉上露出了一絲會心的微笑,何必爭來爭去讓其他人撿了便宜?

  咚咚……

  楚南體內數塊龍晶的力量源泉,在他手接觸到坤得龍爪的剎那,猛然一齊用力的跳動了一下。

  坤得明顯的感覺到了光之子身上龍力的散發,它的血脈也隨著楚南體內龍力的跳動,猛然跳動了一下!

  這是……坤得一對龍眼疑惑的打量著楚南……

  感受到楚南體內龍力猛然跳動的龍,并非只有坤得一頭龍,其它的光之巨龍包括大地翼龍,都第一時間感受到了楚南身上龍力的跳動。

  所有的龍齊刷刷的疑惑望向楚南,周圍人們更加疑惑,怎么所有的龍都對光之子這么好奇?

  艾爾西絲的眼角微微抽動了兩下,這些龍在干什么?它們為什么會對光之子產生興趣?這不是什么好事情的預兆!要想辦法!一定要想辦法破壞他們之間剛剛建立起來的友誼!光之巨龍族是長老會的武器,不能被教宗奪走!

  “光之子大人!不好了~”阿夫倫著急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他快速的跑進了院子,顧不上急促的喘息著急說道:“不不不……不好……愛因斯坦大祭司,正在捉您的……您的烏龜……”

  “烏龜?”楚南一愣,才發現不知道何時自己肩膀上的冰火魔龜早不見了:“在哪兒?”

  “光明神殿……”

  楚南眉頭一皺,看來跟這光明神殿真是八字不和,剛剛解決了光之巨龍一族的事情,另外一邊的烏龜又出狀況了!

  “尊敬的坤得巨龍,咱們找個時間好好聊聊,我這里有事情先走了。”楚南對坤得行了一個半鞠躬禮,轉身一拽阿夫倫說道:“快!帶我去!”

  艾爾西絲嘴角翹起一絲開心的笑容,她快速念動了魔法咒語,身體漂浮在空中緊緊跟在了楚南的身后,光之巨龍這邊的事情顯然不是那么好弄了,既然愛因斯坦看起來要跟光之子之間出點問題,那么這可是拉攏愛因斯坦進入長老會一系的好機會!

  地球愣了一下,也跟著其它的傭兵們快速跟著楚南離場。

  巨大的廣場,一下子只剩下了光之巨龍一族,其它的光明巨龍都呆呆的望著坤得,眼中除了驚訝之外還有一絲敬佩。

  光明神殿的光之子,不但在離開的時候使用了敬語,同時竟然想坤得施了一半的鞠躬禮!

  在這片注重理解的圣元大陸上,禮節的重要性超過楚南的想象,他的一個無意識的舉動,讓所有的巨龍都感覺到了無比的爽!

  坤得更是愣了半天之后,心理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對光之子之前的成見更是消失的無影無蹤,光之子剛剛可是施展的一半鞠躬禮啊!看來,光之子對光明巨龍族還是非常尊敬的。

  “各位,光之子剛剛舉動大家都看到了。”坤得緩緩的掃視了其它的巨龍一圈:“他已經向我們光之巨龍族伸出了友誼之手,各位覺得我們是否該有所回應我們的友誼,還是無視這份友誼?”

  眾多的光明巨龍短暫的沉默,其中一頭說道:“我認為我們應該回應,光之子回應不僅僅是一個鞠躬,他還送給了我們四套道具!諾貝爾大師的道具!要知道,我們本來是輸掉的!哪怕什么都得不到也是正常的!但光之子給了我們比贏還要多的友誼,我們不該拒絕!”

  “我也是這么認為的!”

  “我也是這樣認為的!”

  坤得滿意的笑著,睿智的巨龍當面對光之子的尊敬時,也會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光之子的好感再一次在光之巨龍中上升。

  “那好!”坤得緩緩的說道:“那么我們就要想辦法,等喬坤醒后說服他,不要再去跟光之子對著干了!比起長老會,光之子對我們實在好太多了。”

  “沒錯!我贊成坤得……”

  光之巨龍們群情激奮,楚南這時卻顧不上自己施展手腕得到的成果回報。

  光明神殿的巨大的雕像下,正充滿了緊張的對峙氣氛。

  蘇菲亞一手【不朽之王的碎魂錘】,將冰火魔龜完全擋在了身后,法撒手中一條戰槍靜靜的盯著一名地級一階的圣騎士。

  凱瑟琳,山豬,麥卡倫,阿夫倫,米鞥瓦,雅士利,路易斯,紛紛握著武器釋放著全部的斗氣戰力,死死的盯著愛因斯坦跟他身旁的圣騎士們。

  林念冰,路易斯,露西南希姐妹這些沒有多少戰力的人,也同樣手握著武器,憤怒的盯著他們眼前的對手。

  薩菲羅斯還是一句話也不說,只是靜靜的站在了蘇菲亞的身旁,這個白色長發的男人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手握兵刃,但對面的那些戰士們卻沒有任何人敢小看這名手中沒有武器的男人。

  相反,他們的目光都有意無意的躲著薩菲羅斯,誰也不想跟薩菲羅斯的目光對視一眼,生怕對視一眼相互確定了敵對的身份,呆會真要是動手,就要跟他對打了。

  圣騎士們很不喜歡對待薩菲羅斯的感覺,他們都是光明神殿最英勇的戰士,他們是連死亡都不會懼怕的真正戰士!但不知道為什么,他們卻始終不希望跟薩菲羅斯這個沒有殺氣的男人對上。

  諾貝爾一臉氣憤的站在蘇菲亞的另外一邊:“愛因斯坦!你已經是光明神殿第一煉金大師了,有那么多材料可以用!為什么偏偏要用這烏龜!我再跟你解釋最后一次,這烏龜是光之子的寵物!”

  “這是你第九次告訴我了。”愛因斯坦面上帶著一絲冷笑,眼睛盯著快速跑來的楚南,不緊不慢的說道:“就算烏龜是光之子的又如何?它吞掉了我用來試驗的魔核,就要用它的身體來補償。”

  “吃了你的魔核?”楚南的聲音響起,吸引了眾人的目光,他快速來到蘇菲亞的身旁,給眾人一個定心丸一樣的眼神,隨即看向了愛因斯坦說道:“吃了你什么魔核?”

  “幻歌女妖王!地級三階魔獸!”愛因斯坦一臉的肉痛:“光之子,您賠的起嗎?不要以為諾貝爾可以賠的起,幻歌女妖王雖然只是地級三階魔獸,但她卻是十分十分罕見的魔獸!她的晶核更是無比的珍貴,我正打算研究如何用這顆魔獸晶核制作成為一件厲害的精神魔法道具,卻被你的烏龜給吞食了!”

  幻歌女妖王?楚南眉毛頓時跳了跳,這愛因斯坦看來也還真有些好東西,這玩意就是當年在游戲中都非常難以打到,當年的第一高手也不過遺留了七百多顆幻歌女妖王的魔獸晶核而已。

  “怎么?”愛因斯坦冷冷笑道:“知道貴重了?那請把你的烏龜給我。讓我剖開它的肚子,看看我的晶核還在不在。”

  “解剖?”楚南一臉的害怕:“您太殘忍了,對于這么可愛的烏龜也舍得解剖……”

  “尊敬的光之子大人,請你不要完全聽他的。”諾貝爾一臉的不服:“您的小龜原本是來找我的,當時愛因斯坦拿著他制作的便攜魔法道具到我這里來炫耀,見到小龜時就說它的龜殼是一件制作道具的好材料。想要動手殺掉小龜,結果小龜逃走了,并且在逃跑的過程中溜進了他的實驗室,吞食了他那顆魔獸晶核……”

  “哦!”楚南瞪大了眼睛一臉的壞笑:“怎么?尊敬的愛因斯坦大祭司,還有這樣的事情嗎?”

  愛因斯坦微微冷笑點頭答道:“確實有這種事情,我當時并不知道它是您的……”

  “大膽!”楚南突然一聲咆哮,不但把愛因斯坦那邊的人給嚇了一跳,就連他身旁的人也有不少都被嚇了一跳,唯有薩菲羅斯跟路易斯兩人面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楚南見到路易斯這小家伙竟然跟薩菲羅斯一樣,不由的笑了笑,還真是什么師傅教導什么徒弟,一臉面無表情的師傅,交出來的徒弟也一臉的面無表情。

  笑過之后,楚南稍稍整理了一下光之子的長袍,伸手戳了戳自己的衣服,冷冷的問道:“愛因斯坦大祭司,難道你眼睛是瞎了嗎?神殿的教規都被你練成了魔法道具了嗎?在稱呼光之子這個稱號的時候,你應該加上最起碼的敬語!而你呢?在我稱呼你為尊敬的時,你對我稱呼的是什么?尊敬的光之子?不不不!光之子?不不不!你完全對我沒有任何稱呼!我的光之子稱號是神殿給的,神殿是光明神在人間的代言。你藐視我的稱號,就是藐視光明神,你好大的膽子!還不給我跪下!向我身后偉大的光明神懺悔!”

  楚南伸手指著身后那巨大的光明神雕像,圣氣凜然的神情看的愛因斯坦周圍的圣騎士們心驚膽戰。

  愛因斯坦的面容一僵,眼角不停跳動抽動,藐視光明神?這個完全就是褻瀆光明神的罪狀!光之子的指控太狠了!

  下跪?愛因斯坦眼睛怒的都要噴火了,他這一跪可不只是給光明神跪下了,光明神的掉線前面還站著光之子呢!

  跪了光明神,就等于跪了光之子!愛因斯坦可以跪光明神,卻無法跪光之子。

  “怎么!還不跪?難道你要瀆神?”楚南已經非常熟悉如何先下手搶奪道德的制高點,瞬間的功夫就將烏龜吞食別人晶核的事情,轉化成為了愛因斯坦是不是在褻瀆光明神這個命題上面來了。

  一旁趕來的艾爾西絲冷笑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這光之子是在玩火?不不不!這光之子是在玩危險的禁咒!得罪光之巨龍都比得罪愛因斯坦大祭司好!這可是光明神殿第一煉金大祭司!

  楚南冷笑的看著愛因斯坦,在別人眼中他的絕技或許高高在上,但在強大的煉金王者靈魂之火面前,一切煉金大師都是廢柴!哪怕愛因斯坦還擁有著一絲微弱的煉金王者靈魂之火,也依然還是廢柴。

  深深的做了幾個深呼吸,愛因斯坦努力壓制著自己胸中的怒火,他冷冷的笑了一聲抬腿向楚南走了過來。

  來到楚南面前他沒有停留任何的腳步,直接跟所有人擦肩而過,直接跪在了光明神的面前說道:“至高無上的光明神,卑微的愛因斯坦沒有絲毫對您的不尊敬,希望您能夠原諒我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一時沖動。”

  簡單的懺悔,成功讓趕來的其它圍觀人,對愛因斯坦產生的那一絲惡感快速消除。

  煉金大祭司是在追求真理,并非故意怠慢了光之子。不少人都感覺可以理解愛因斯坦的做法。

  重新回到原來的位置,愛因斯坦雖然化解了楚南的道德攻擊,但氣勢上面顯然比最初見到楚南的時候弱了不少。

  “尊敬的光之子,我已經為我剛才犯下的錯誤做出了懺悔。”愛因斯坦不緊不慢的說道:“我希望,您也可以秉持公正公平的態度,把您那只偷吃了我魔獸晶核的烏龜交出來。”

  艾爾西絲一旁微微的冷笑,這次愛因斯坦占據了道德的制高點,光之子看來壓倒霉了吧?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