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高手在異界第一百五十四章 語不驚人死不休

  所有人都重新打量著這個從亂流森林走出來的土包子光之子,他們的目光中摻雜著復雜的想法,很難說明白到底是個什么意思。

  “光之子就是光之子!”教宗張光明一臉欣賞的看著楚南,艾爾西絲出來攪局的壞心情,轉瞬間變得無比開心。

  “光之子向我們證明,力量波動所代表的實力階位,并不是一切的準則。”張光明一心偏袒楚南,哪里會放過這么好的機會:“我們都是至高無上的光明神信徒,我們沐浴在無比的榮耀神光中。只要堅定對神的信仰,得到神的祝福,就一定可以擊敗看似比你強大的敵人!”

  “我不服!”一名盔甲上同樣雕刻著人級五階光明圣騎士實力標志的人站了出來:“尊敬的教宗大人,真正的考核雙方應該都穿有戰斗套裝!光之子勝的并不光彩!他先使用計謀,騙的瑪索脫掉了具有強大防御能力的盔甲!隨后空手出現,騙取瑪索也空手戰斗,不能發揮圣騎士劍的威力!最后更卑鄙的用出了牧師系的光之錘!我希望,可以由我再跟光之子重新打一場!”

  面對一項項嚴厲的指控,早先對此楚南就不懷好意的人們,又開始跟著起哄了起來。

  “沒錯,光之子的光之錘是牧師系。”

  “說的太對了,如果瑪索有圣騎士甲防御,絕對不會這么輕易戰敗!”

  被這么一個人級一階的光之子給打敗,并且還是從亂流森林那種沒有文明開化的野蠻之地走出,這實在讓一向以文明人自詡的光明神殿眾們難以接受。

  張光明微笑著看向楚南,面對這樣的指控跟不滿,還能夠用表現壓制眾人,那才是光明神殿新一代的人才!得到【光之繼承者】徽章的人,一定可以做到這一點!

  眾人見教宗大人并沒有出聲支持楚南,一時間起哄的聲音更加提高了起來。

  艾爾西絲冷眼旁觀著這騷動的一切,今天的這一切已經夠丟人了,執著于立刻找回顏面是愚蠢的想法!教宗親自給光之子搭建上升的階梯,然后又不出聲幫忙,這到底又是在想什么?光之子,又會用什么方法來破解呢?

  觀察!一定要仔細的觀察!在沒有找到破綻之前,絕對不再著急出手!

  楚南皺皺眉毛環視了一圈起哄的人,光明神殿這里實在是太麻煩了!你們在這么囂張,小心哥們我旗幟鮮明的叛逃去暗黑神殿!在圣元大陸上所有的勢力面前,給你們一個響亮的耳光!

  “尊敬的光之子大人~~~”之前發言的圣騎士一個加速跳進了戰圈:“請吧!”

  “尊敬的光之子大人,請允許您的守護騎士雅士利,代替您出戰。”

  優雅自信的聲音,雅士利穿著象征著他人級四階光明圣騎士的盔甲,穩步來到了楚南的身旁。

  守護騎士?圍觀的人們微微一愣,光明圣騎士都是高傲的存在,哪怕你只是人級一階的光明圣騎士,走出去也同樣會得到不錯的尊重,所以圣騎士很少會去給別人做守護騎士,雅士利在光明神殿雖然算不上出名,但人級四階的光明圣騎士,還是讓人能夠感覺到一些分量的。

  這就嚇到了?楚南壞壞的笑著,哥們如果再叫一個暗黑神殿的地級暗黑圣騎士出來,讓他也承認自己是守護騎士,你們的眼珠子豈不是要瞪出來?

  守護騎士,某種情況下可以說是跟他所守護的人,為命運的共同體。雅士利這么站了出來,別人還真不好說什么。

  特別,光之子在剛剛的人級五階的測試中已經過過關了,確實也有權利拒絕另外人級五階圣騎士的叫陣。

  “雅士利?是你啊!很久不見了,不知道你有沒有進步?”叫陣的圣騎士笑聲中帶著幾絲輕蔑:“記得,我是人級三階圣騎士的時候,你是人級四階圣騎士。我是人級四階了,你還是人級四階。我現在人級五階,你怎么依然是人級四階啊?”

  圍觀的人們齊齊“哦”了一聲,這是一個沒有潛力的圣騎士,他終生只能是人級四階而已。沒有潛力的人,價值立刻就會大幅度下降。

  楚南剛剛因為雅士利承認守護騎士抬起的分數,隨著對手叫破雅士利的歷史,又重新跌落了不少。

  “咳……咳……”楚南干咳了兩聲,抬手拍了拍雅士利的肩膀:“說實話,我本想自己打的,不過既然這位圣騎士那么有自信,那么你就跟他玩玩吧?”

  雅士利默默點頭走進了戰圈,右手輕輕搭在了腰間的騎士戰劍的劍柄上,光明斗氣從盔甲中緩緩透了出來。

  沒有任何多余的話語,沉默有時候是一種更加沖擊他人欣靈的力量!圍觀的眾人紛紛感覺到了雅士利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威壓。

  怎么被守護者這樣,身為他的守護騎士的人,也散發著跟他實力不成正比的威壓?

  人們神情恍惚的剎那,楚南突然一聲爆喝,身體中炸出無數光明力量,兩把巨大的光之巨錘分左右同時砸出。

  巨大的光之錘砸在地面那堅硬的石板上,發出“砰”的一聲,剛剛還完好無損的石板密布了數千條的龜裂花紋。

  好強的攻擊力!一旁沒有參戰的光明圣騎士們,眼皮連連跳動。

  這些石板可都是被賦予了一定光明力量的石板,它們的硬度比起外面的花崗巖恐怕還要硬上半分,不然之前的對轟腳下的地板也不會安然無恙了。

  光之子用簡單而又實際的行動告訴了眾人一件事情,之前對瑪索的戰斗他并沒有使用全力,已經算是手下留情的表現了!如果真的全力出手,兩把光明巨錘足夠將瑪索當場大掛的可能!

  兩把光明巨錘一閃即逝,楚南雙手背負在身后,淡淡的笑容浮現在臉上,仿佛剛剛的一次攻擊也沒有盡全力的樣子!絲毫看不出,因為大量消耗光明元素而出現的虛脫癥狀。

  圣光彈,光明巨錘,這一次次的釋放光明力量,就算是一個人級五階的高手也給活活的累趴下了,他竟然絲毫沒有任何事情。

  光之子可不可以同時使用三個,四個,甚至五六七八個的光之巨錘?要知道,他可是有一口氣釋放了上百個圣光彈的記錄在那里放著!

  之前出言挑戰的圣騎士帶著遮擋住臉的頭盔,沒人可以看清他的臉色到底是什么樣子,但從他那近乎死灰一般的眼神中還是可以感覺到,這位出言挑戰的圣騎士有些后悔了!

  就算擁有著盔甲的防御,加上光明斗氣的輔助,又可以同時擋住幾個光明巨錘,兩個?三個?四個還是五個?如果光之子丟出八九個光之巨錘同時砸過來……

  不少人已經開始替這位圣騎士默哀了。誠然,他有著人級五階的實力,可以擊敗人級四階的雅士利,但接下來還是要面對光之子,到時候……

  幾名跟這位圣騎士關系不錯的牧師們,已經開始偷偷的考慮是不是應該找幾個朋友,一起組成一個什么小的魔法陣。等圣騎士被光之子從場上轟出來的時候,聯手給他施展一個大型的治愈術,不然這真的可能會出人命的。

  囂張的釋放了兩個光之巨錘,楚南輕笑的看著臉色微變的圣女艾爾西絲說道:“怎么?尊敬的圣女大人,這次的比試您不打算親自宣布開始嗎?那就由這光之子來代勞了!”

  光明神殿中,單單說起稱號的地位,光之子的地位絲毫不比圣女的差。相反,當光之子被整個光明神殿大部分承認的那一刻,他的地位遠比圣女還要高出不少,將會成為僅次于光明教宗跟長老會的第三個勢力存在。

  以光之子的名義來宣布這次比試的開始,沒有任何的不妥。

  楚南不等艾爾西絲說話,把手突然一揮說道:“開始!”

  像之前的戰斗一樣,兩人聽到楚南聲音響起的瞬間,同時向對方沖了過去。

  真正的戰斗一開始,圣騎士也顧不上去思考光之子方面的事情了,人級五階圣騎士才會使用的【野蠻沖撞】讓他也化為一頭光牛般撞了出去。

  “【專注荊棘】。”

  從雅士利口中蹦出來的這個詞語,頓時讓本來不看好他的人為之一呆,光明神殿失傳了多年的【專注荊棘】?

  就在所有人為之一愣的瞬間,楚南跟雅士利的眼睛中劃過一絲自信的微笑。

  寬大的圣騎士長劍無需魔法師的吟唱,大量玄奧的字符猶如旋風一般圍繞著長劍旋轉,勁爆的光明力量將神圣的【荊棘之光】聚合在了一起,他身上盔甲同一時刻也爆出了上百個玄奧的光明字符,腳下蘊藏著光明力量的石板并沒有因為這股強大的力量而變得龜裂,反而其中蘊藏的光明力量竟然被盔甲給提取了出來,瞬間匯合雅士利的光明力量之中。

  僅僅只是一個剎那,圣騎士雅士利身上爆出的光明力量瞬間到達了人級五階的波動,他整個人猶如一個小型太陽一般散發出了絲毫不遜色于石像的閃亮!

  野蠻沖撞的真滴是先由沖殺在前面的巨劍斬碎敵人的攻擊或防御,然后用圣騎士那強大的身體去撞擊對方。

  雅士利跟對方雙雙一聲爆吼,兩把長劍瞬間碰撞在了一起,幾乎可以致人發盲的光芒驟然炸出,大地這一刻也微微發出了顫抖。

  光芒瞬間暴漲瞬間消失,主動攻擊的圣騎士倒飛了出去,雅士利一丟手中那碎裂的長劍,腳下猛然發力追了上去,雙手噴發著同樣驚人的光芒,他已經將【專注荊棘】完全練習純熟,不但可以武器上面使用,同時也可以將它運用到拳頭上面。

  擂鼓一般的聲音登時在大廳中爆響不斷,雅士利雙拳瞬間在對方身上連續轟擊了上百下,挑戰的圣騎士身體劃過一個并不怎么優美的拋物線,帶著一絲光亮的尾巴直飛了出去。

  狂風暴雨般的攻擊瞬間完成,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雅士利的大發神威,這次就連教宗張光明大人,眼中都露出驚疑不定的目光。

  【專注荊棘】,這在光明神殿來說或許算不上頂尖的戰技傳承,但它確實已經失傳很久了,哪怕強如教宗大人想要知道【專注荊棘】的威力,跟使用時發揮出的模樣,也只能夠從記載的文獻中,找到一星半點的東西,卻也無法利用他那強大的力量使用出【專注荊棘】。

  大部分的人都把目光轉向了張光明,在場的人之中相對了解【專注荊棘】的人,也只有教宗大人跟幾位大主教了,或許他們才能分辨出,剛剛的攻擊是不是早已經失傳的【專注荊棘】。

  “這……”張光明稍微平復了一下自己驚訝的情緒:“光明圣騎士雅士利,你怎么會使用神殿已經失傳多年的【專注荊棘】?可以為我解開這個疑惑嗎?”

  人群一片嘩然,教宗大人的話語已經是相當于告訴了所有人,雅士利使用的的確就是失傳了多年的光明神殿戰技傳承之一的【專注荊棘】。

  “尊敬的教宗大人,我不想對您有所欺瞞。”雅士利做了一個捂胸禮說道:“但,我已經向至高無上的光明神發過了誓言,除非得到教導我使用【專注荊棘】人的許可,不然我將永遠為他保守這個秘密。”

  “哦~~”教宗張光明輕輕點了點頭,雅士利已經搬出了至高無上的光明神,就連他也無法再繼續追問下去。

  圍觀的很多人眼中都流露出了無比的失望,在光明神殿的教典中有著清晰的記載,只要沒有危害到光明神殿本身的利益,如果有成員向至高無上的光明神發下了誓言,誰都不可以利用身份逼迫對方講明他不想講出的事情。

  艾爾西絲看向雅士利的眼神,從最初的不屑轉變成了饒有興致。

  圣騎士【專注荊棘】的戰技傳承或許不算什么強大的戰技,但它確實靈氣攻擊系戰技的重要環節之一。

  【神圣荊棘】是【專注荊棘】的基礎,這兩個戰技傳承在神殿中卻早已經失傳很久了,不論是教宗派的圣騎士,還是長老會一派的圣騎士,那些在靈氣系戰技有著天份的圣騎士,因為缺少這個環節,不得不全部去轉修其它系,造成了很不必要的浪費。

  如果,可以從這名圣騎士的口中得到修煉的方法,那么長老會一派的實力定然會在短時間內就飛快提升。

  艾爾西絲一眼掃過不遠處的張光明,兩人都是教廷的上位者,雖然一方位置更高一些,但大家的想法永遠都不會差很多。

  艾爾西絲在想些什么,張光明又在想些什么,兩人誰都知道對方的想法。

  “尊敬的教宗大人。”雅士利突然開口:“或許您想要知道我關于【神圣荊棘】以及【專注荊棘】的修煉方法。在這里我想對您也說一聲抱歉,因為我也向至高無上的光明神發誓了,沒有得到教導我戰技人的允許,我是不可以告知任何人的。”

  艾爾西絲臉上露出一絲勝利的笑容,比起充滿中年成熟男子味道的張光明,號稱神殿雙美女的她,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神殿中,對她有想法的男人實在太多了,想必這位圣騎士,也無法抵擋美女的請求吧?

  “是這樣嗎?”張光明的笑容充滿了中年男子的風度,他輕輕點過頭之后,便不再去看雅士利,仿佛真的放棄了這靈氣戰技的爭奪,轉而把目光盯在了楚南的身上。

  被這神殿名義上的第一人給盯著,楚南頓覺身上一陣不舒服,心中暗叫:這家伙不會看穿了雅士利是從我這里學的吧?剛剛雅士利說話的時候,并沒有看向我啊!他怎么猜到的。

  楚南心中略微有些發虛,張光明眼睛頓時劃過一絲得意的光芒。

  艾爾西絲敏感的察覺到了張光明跟楚南之間的不對勁,兩條漂亮的眉毛輕輕的一挑,心中暗叫糟糕:雅士利的戰技,不會是從光之子那里學來的吧?

  張光明感覺到艾爾西絲的目光,他淡淡一笑來到了剛剛雅士利戰斗過的地方,蹲下身子撿起了雅士利跟對手戰斗時,因為劍身材質不好無法承受強大的力量,最后崩斷的斷劍。

  “這是……?”張光明兩條眉毛微微一挑,今天的意外事件實在是太多了,多到比他一年見到的意外還要多上不少。

  斷掉的長劍,失去了主人光明力量的加持,依然散發著不弱的光亮,強而有力的光明力量在劍身中不停的跳動著。

  作為神殿的一把手,張光明的動作立刻吸引了大批人的注意,其中不乏有識之士也在第一時間發現了張光明手中斷劍的奇特。

  魔法劍?光明魔法劍!而且還是沒有鑲嵌光明魔核,或者光明晶石的光明魔法劍!

  眾人雖然不是煉金術的大行家,但也知道只是憑借著魔法陣能夠聚集的光明力量,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很快,張光明身旁就圍了一圈,有著足夠身份靠近他,可以一起研究這斷劍的人。

  艾爾西絲這時也靠近了張光明,這一刻她才完全明白了,敗在雅士利手上的那人絕對不冤枉!

  雅士利雖然已經是人級五階的圣騎士,但他剛剛回到神殿,還沒有時間去做提升階位的考核。

  在光明神殿中,除了少數有背景的圣騎士手持著家傳的武器外,大部分的圣騎士手中的武器都是神殿配發的制式武器。

  人級一階圣騎士的武器,絕對不如人級二階圣騎士的武器質量好。相應的,人級五階圣騎士的裝備,自然也比雅士利這名使用著人級四階圣騎士裝備的人要好很多。

  同級別的戰斗,擁有著性能良好武器的一方,通常都會占據著巨大的優勢。

  雅士利的騎士長劍在硬度的質量上確實差了一些,但這劍中隱藏的威力,就算是人級六階的圣騎士手中的武器,都遠遠比它不如。

  怪不得,剛剛爆發出的力量有著不小的古怪。艾爾西絲輕輕皺著眉頭,一名沒有什么背景,小小的人級四階圣騎士,竟然擁有性能如此好的魔法武器?這又是誰給他的?難道也是教導他戰技的人?那這人又是誰?

  可以指導光明神殿的圣騎士,學習光明神殿失傳的戰技!隨手送出價值不菲的魔法武器!這隱藏在雅士利背后的人實在太可怕了!他至少比這個光之子還要可怕的多!

  艾爾西絲眼中劃過銳利的精光,無論如何!無論如何要吸收雅士利進入長老會一派!得到他,就相當于得到了他背后的那位隱藏人!就算不能等于得到!也至少可以通過他跟那位隱藏人搭上關系!做更深一步的接觸!

  “親愛的雅士利圣騎士。”張光明微笑著來到了雅士利的身旁,輕輕晃動了一下手中的斷劍說道:“這個,也不可以說嗎?”

  “哦!這個!”雅士利淡淡一笑:“尊敬的教宗大人,這是可以說的事情。”

  “是嗎?”張光明跟所有人都有些意外:“那請問,可以告訴我,是誰在這把神殿出產的騎士長劍上面,雕刻了如此多的魔法陣?來給你這把價值并不高的騎士長劍,耗費如此多的心神,做了巨大的升值?”

  “尊敬的教宗大人。”雅士利幾步來到楚南的身旁輕聲說道:“這是光之子送給我的禮物。”

  圍觀的眾人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難道這個光之子還是一名高明的煉金術大師?煉金術士跟煉金術師都是無法做到如此工藝的!

  “哦?我們神殿的驕傲,光之子竟然是一名煉金大師?”張光明挑了挑眉毛。

  艾爾西絲聽到這個消息,手腳忽然感到一陣冰涼。這可真不是一個什么好消息!剛剛得罪的人竟然是一名如此高明的煉金大師,早知道真不該向他發出刁難。

  如果圣元大陸有賣后悔藥的,艾爾西絲哪怕花掉她所有的積蓄,也想買這么一顆藥丸吞到肚子里去。

  “這個……”楚南也笑了起來:“如果,尊敬的教宗大人,如果我告訴您,這劍并非我做的,您相信嗎?”

  “哦?”張光明眉毛再次跳了一下:“那是誰?”

  艾爾西絲忽然發現,跟這位光之子相處,心臟承受能力一定要足夠強。這人身上的變數實在太多了。

  “至高無上的光明神!”楚南把腰桿一挺,定要做到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地步!

  “光明神!至高無上的光明神?”

  “真的假的?”

  人群頓時沸騰了,楚南給出的這個消息太具有爆炸力了!難道這位光之子跟光明神是親戚不成?怎么送完了卷軸,還又送騎士長劍的?

  張光明也同樣驚疑不定的望著楚南,這話的震撼力實在是太大了,如果楚南說的是真的,那么光之子的地位會立刻再次陡升,如果隨口呼咧咧說大話,那這問題就嚴重了!長老會的人,或許會趁機利用偽造神諭,把他給弄個火堆上燒死他!

  光明神殿的大廳充滿了無比的喧鬧,每個人的心中都充滿了驚訝,懷疑,好奇之際,巨大的光明神殿外的天空,在這一刻劃過了一條近千米長的巨大閃電!雷電那龐大無比的咆哮聲,震的聽到的人心中微微一顫。

最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