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高手在異界第一百一十二章 殺生王

  不論是法撒,還是薩斯,他們都對于殺人蜂有著相當程度的了解。他們怎么也想不到,大賢者光之子,竟然控制著這么一大群的殺人蜂!

  能夠殺死殺人蜂的人,大陸上還是有一部分的。但想要活捉殺人蜂,并且將其控制,大陸上就少之又少了。

  薩斯眼中再次浮現猶豫的神色,現在的實力能擋住殺人蜂的毒針嗎?

  一聲長嘆,薩斯放棄了冒險,就算突破殺人蜂又有什么用?控制殺人蜂的人,最少也要有天級一階的實力,對上天級高手……

  麥卡倫的眼睛突然一亮,臉上盡是驚訝的來到楚南耳邊,用只有楚南能聽到的聲音說道:“這人是薩菲羅斯……”

  “薩菲羅斯?”楚南皺起了眉頭。

  麥卡倫的聲音雖然壓倒了最低,法撒的臉色還是突然巨變,薩菲羅斯!殺生王薩菲羅斯!?

  薩菲羅斯!殺生王薩菲羅斯!

  在圣元大陸上,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自己國家的國王叫做什么名字,甚至不知道自己國家的國王是第幾代國王。但幾乎沒人不知道殺生王!

  毫不夸張的說,薩菲羅斯的名字,就連那條頑皮的小孩子,聽到他的名字都會去乖乖睡覺,停止吵鬧。

  薩菲羅斯,幾乎圣元大陸上所有的人,聽到這個名字背后都會竄起一股寒意,那是對這個名字深入骨髓中的怕。

  不但圣元大陸其它國家的人聽到這個名字會害怕,就連薩菲羅斯原來他所效力的祖國的國民,那些理論上跟他是同胞的人,聽到這個名字也同樣會身體抖三抖。

  有人曾經說過,死神可以收割大陸上眾人的生命,但當死神遇到薩菲羅斯的時候,或許就連死神也同樣會被被薩菲羅斯斬殺。

  相對于傳說中收割人命的死神,薩菲羅斯所做過的事情,更像是降臨在了人間的死神。跟薩菲羅斯比起來,死神或許都沒有他對殺人敬業。

  薩菲羅斯,在他剛剛出道的時候,不過是完達山國的一名普通的將軍,他麾下也不過控制著五千人的一個營團,身份不過是完達山國的一名營團長而已。

  那時候,在沒有戰事的完達山國,幾乎沒人知道軍隊中正沉睡著一名戰場殺神,所有生命的終結者。

  直到有一天,完達山國跟嘉羅特因為領土發生了一些爭執,就在人們都以為兩國會經過協商最后重新劃定分界線的時候,國力蒸蒸日上的嘉羅特國,突然對完達山國發動了閃電一般的偷襲。

  猛烈的進攻瞬間就摧毀了完達山國防線上的國防軍,嘉羅特的進攻打的完達山國一個措手不及,同時也令周圍其它的國家感到意外跟驚訝。

  戰爭從一開始,嘉羅特就擺出了強大的兵力,令眾多國家都明白了,它并不是想要打敗完達山搶奪邊防線,這個國力蒸蒸日上的國家,他是想要完全吞并完達山國。

  兩個國家合并成為一個國家?那么嘉羅特國在國土面積上就真的有資格稱自己為帝國了!周圍的國家紛紛感到了恐慌,開始迅速的集結軍隊打算出兵幫助完達山國。

  就在這時,嘉羅特的國王給鄰近的每一個國家發了一封信件,信上的大體意思是說,如果你們不來幫完達山,那么當我吞并完達山之后,會送你們每人一個行省的地面作為謝禮。如果你們出兵支援完達山,那么當我滅掉完達山的時候轉身就對付你!

  一邊是不用出力就可以得到的利益,一邊是可能要跟嘉羅特國的軍事力量產生碰撞,那幾個國家立刻明智的選擇了保持緘默的態度,剛剛集結的軍隊都停留在了他們各自的邊防線上,想要看一下事態進一步的發展。

  這時,嘉羅特國在戰爭中已經取得了不小的優勢,人們都相信,完達山國的覆滅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在完達山國生死存亡的危機關頭,一天大雨的夜中,完達山一個軍團中突然少掉了一個營團整整五千人。

  逃兵!對處于巨大劣勢的完達山國來說,并不是什么新鮮的事情,只是這一下子逃掉了一個營團的事情,還是很驚人的事情。

  就在完達山軍隊為防止再出現類似大規模逃兵,加強了戒備的第四天,嘉羅特大軍的后方突然竄出了一支人數在五千人左右,屬于完達山國的正規軍。

  就在嘉羅特以為完達山這支正規軍,是打算用這么一點點可憐的人數,來執行雙方夾擊任務的時候,這五千人馬卻并沒有向他們發動進攻,而是把刀鋒指向了嘉羅特身后,他們所占領的完達山國的國土。

  沒人明白,這名控制著五千軍人的完達山將軍到底想要做什么。

  就在嘉羅特感到好奇的時候,這五千人的隊伍疾風一般的拿下了三個重鎮,當這個消息傳入嘉羅特軍主帥,跟完達山軍主帥耳中,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他這么做意圖是什么的時候,這名將軍再次做出了驚人的舉動,他竟然把三個重鎮所有的壯年男子都征集成為了士兵!

  凡是不響應征兵的?殺!凡是不把家中最后一顆糧食貢獻給軍隊的?殺!

  在這名將軍屠殺掉了整整一個三萬人重鎮之后,其它的兩個重鎮都明白了一件事情,千萬不要違抗這名本國的將軍,不然他真的會把殺人的血腥屠刀,對準自己的國民。

  萬般無奈的人們只好將自己綁在了這架可怕的戰車上面,隨后以閃電般的速度急行軍,攻向最近的一座城市。

  守城的嘉羅特將軍,看到一群大部分手拿著木棒,出頭,身上穿著破布組成的軍隊時,立刻放棄了守城的想法。

  面對這連流寇裝備都不如的軍隊,即便守城輕松省力,也不會得到上面的嘉獎!只有出城主動迎擊,殺光對方的軍隊跟將領,才能夠彰顯嘉羅特國的雄厚實力。

  這樣的想法,并沒有什么錯誤。當嘉羅特的主帥知道城市可能遭到進攻的時候,也同樣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說道:“一群手拿鋤頭的農夫,一個連自己國民都殺,腦子完全不清醒的小將,根本不值得注意,交給后面城市中的將軍就好了。”

  這個看起來本沒什么錯誤的命令,在接下來時間的表現,卻讓所有的人第一個感到了驚訝。

  出城迎戰的嘉羅特士兵,在跟完達山軍隊交手的一霎那,立刻感覺到了不對勁。這些明明沒有經過任何訓練的農夫,他們作戰時的勇猛,比很多國家的精銳還要可怕!

  他們沒有鋒利的武器,沒有堅實的盔甲,但他們有著足夠的瘋狂。木頭,鋤頭斷了!那就飛身撲上用牙齒!

  長劍刺入他們的身軀,不但不能阻止他們的行動,反而更加激發了他們的斗志。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就是死!也要拖上一個!這些受傷的農夫們,完全無視長劍刺入身體,他們會死死的抱住對方,然后用他們那并不鋒利的牙齒,咬斷對手的脖子。

  這樣的情形,若只是戰場上面的個例,自然沒什么可怕。但當這種情況,成為大部分人都這么做的一種舉動時,精神再堅強的士兵也受不了啊!

  他們感覺自己不是在跟活人作戰,而是跟一群完全沒有開化的野獸作戰。

  野獸的性命,怎么可能會珍貴的過人類的性命?當這種想法充斥在大多數人的腦海中時,強大的嘉羅特軍隊第一次在戰場上戰敗了。

  當他們拼命逃向城中的時候,戰場上出現了五千騎著戰馬,騾馬,青花驢,甚至騎著肥豬的騎兵!

  這五千坐騎完全不同的騎兵,嚎叫著,絲毫不顧他們坐下的坐騎性命,紛紛拿出短刀去刺自己坐騎的屁股,逼迫它們加速奔跑!

  雙方本來相距著很長的距離,在五千騎兵瘋狂的奔跑小,很快縮短著差距。

  當嘉羅特士兵剛剛走上吊橋,還沒有進入城市的時候,這五千騎兵已經殺了過來。

  嘉羅特的士兵有不少人見過完達山的精銳部隊,那是一支作風彪悍,裝備精良戰力強大的部隊。也正因為這支部隊的存在,完達山才有著茍延殘喘到幾天的機會。

  當嘉羅特士兵都以為那才是完達山戰斗力最強部隊的時候,當他們遇到了這支奇怪騎兵的時候,他們才知道自己以前的想法是錯誤的。

  這五千古怪的騎兵,才是配得上完達山最強陸軍的稱號!他們揮刀時的表情完全是一種嗜血的瘋狂,給人的感覺他們根本不認為自己是在作戰,而是在進行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放下了吊橋,打開了城門的嘉羅特士兵根本無法阻擋這五千人,還有他身后那近兩萬名農夫的攻擊。

  戰斗在開始不久,就已經進入了結尾,這支軍隊順利的占領了城市,同時還俘虜了三千多名嘉羅特的軍人。

  騎兵的長官詢問俘虜,問他們是否接受整編,這些自以為身份只是戰俘,可以等到戰爭結束后,就是國家英雄的嘉羅特士兵,立刻堅決的拒絕了這侮辱他們榮耀的提議。

  聽到了回答后,這名詢問的軍官眼皮都沒有眨一下,很隨便的一揮手說了句:“都給我殺了。”

  戰俘們還沒從這句話的震驚中清醒過來,軍官的手下已經開始了屠殺。

  這些手無寸鐵,還被反綁著的嘉羅特士兵,就像是軍隊訓練用的草人一般,很快就被全部砍到。

  殺光了戰俘后,軍官立刻下令把城中所有的青壯年全部聚集到城外接受國家軍隊的整編,凡是不服從命令的,通通殺掉!而且是滿門殺光!

  城中的百姓本以為這只是對他們的威嚇,不少人拒絕接受軍隊的整編,結果立刻變成了這支軍隊的刀下亡魂,他們的腦袋也成為了軍隊士兵斬殺敵軍立下戰功的一份證據。

  不接受整編,不參軍,就是與國家為敵,就是叛國!叛國者死~!

  年輕將軍的言論,傳遍了整座城市,血腥的味道滲透進了城市的每一個角落。

  一支五千人的軍隊,在奪去了三座重鎮,一座城市之后,兵力瞬間提升到了五萬以上,提升了整整十倍。

  在敵我雙方的軍隊將領,還沒有從這年輕軍官血腥的手段中清醒過來的時候,這軍官再次發動了對另外一座城市的攻擊。

  這次的敵軍雖然守城,但完達山國的軍隊已經從上一座城市中,得到了部分的攻城工具,在瘋狂勇猛的作戰,攻入了城市后。

  這名年輕的軍官下達了一條更加血腥的命令:屠城!

  屠城!這個軍令在各國的軍隊中都不是什么少見的命令,但屠城的對象卻是自己國家的城市時,這卻是圣元大陸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不配合攻城部隊,從內部進行反抗的國民,就是叛國者!叛國者殺!”

  整整兩天的時間,部隊殺光了城市中所有喘氣的生靈。

最新快3